第541章小产

    自从当了死对头,云舒和唐六小姐心有灵犀。

    唐六小姐的确气得发狂。

    她已经把自己家里的很多东西都砸碎了。

    就算是怀着身孕,可是也不阻拦她眼睛红红地,发狂地打砸家里的一切。

    “不可能,怎么可能!”她听到这个消息,想到自己之前还在唐家的面前那么炫耀,顿时气得肚子疼。

    唐家一定都在笑话她吧?

    笑话她错了小人,出了丑。

    更叫唐六小姐气得翻白眼的是,云舒肯定现在都要笑昏过去了吧?

    看她丢脸,自以为是却白白高兴一场,那丫头一定很高兴。

    “你这个废物!”她指着坐在一旁有些愣愣的老段大声骂道,“你怎么能叫他跟你成了平级?他多大,你多大?你一把年纪,却成了小年轻的同僚,你不觉得丢脸吗?!”她声音凄厉地把人,把老段给骂得一下子清醒过来。看着气得发狂的妻子,老段嘴里都是苦的,无力地说道,“这是陛下的决定,我能怎么办。”老段现在也还在发愣,明明之前皇帝已经跟他提起过,会把唐二公子安排在他的手下做事,还叫他照顾唐二公子一点。

    那时候明明皇帝的意思是叫唐二公子做他的下属。

    可是为什么旨意下来,却成了这样?

    这不是分他的权吗?

    可是既然这是皇帝的意思,老段又能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是陛下的心腹爱将,是他的功臣!如果不是你,那谋逆的二皇子还在宫里大开杀戒呢,陛下能这么轻易就攻破宫门救出先帝,能这么容易地得到皇位吗?你是陛下跟前最有功劳的人,陛下本应该以你为重,就算是陛下想要叫人跟你平起平坐,你也应该拒绝陛下,反对陛下,叫陛下知道你不是一个容忍别人的人!”唐六小姐气呼呼地对慌张地站起来想要搀扶自己的老段,用力地打开他伸到自己面前的大手不耐烦地说道,“你快进宫去,跟陛下说,就说你不可能叫我二哥跟你分权!”

    “这怎么可能。陛下不会答应。”老段小心地说道。

    唐六小姐正怀有身孕,他很担心她的身体,也很紧张这个孩子。

    儿子们已经跟高家走得很好了,他之前的儿子们跟他已经没有了感情。

    他现在能寄予期待的孩子,只有唐六小姐生的了。

    就像是他最后的救命的孩子一样。

    正是因为紧张这个孩子,老段更不敢拒绝唐六小姐。

    他什么都顺着她,只求她能高兴,好好地把孩子生下来,别叫他半生戎马,最后却连孩子都要眼巴巴地等待。

    可就算是什么都答应妻子,唯独这件事,老段知道自己也没有办法。

    如果他真的敢去跟皇帝说拒绝的话,那怎么可能呢?

    他没有这个胆子,也知道如果自己那么做了,就是不忠。

    “你说了这么多,不就是不想去拒绝吗?你只考虑你自己,没想过我是多丢脸吗?我在唐家已经把话都放出去了,现在你跟我说,你跟我二哥是同僚?我的面子往哪放?那小云只怕更要笑我。”唐六小姐推着老段的胸膛大声指责说道,“就是因为你无能,没用,好欺负,才叫我也跟着丢人现眼!你明明是数一数儿的功臣,可竟然比不上我二哥那么一个年轻人。”她总是嫌弃老段没用,还上前推搡厮打老段,老段被她推得连连后退,不敢反抗,只能默默地承受。

    只是他退后着,却没见唐六小姐脚下一滩刚刚被她泼在地上的茶水,叫她推搡的时候脚下一滑。

    唐六小姐尖叫了一声,跌倒在了地上。

    她捂着肚子叫了起来。

    一滩鲜血在老段惊惧的目光里慢慢从地上摊开。

    “叫太医!”老段急忙去抱起了疼得满脸是汗的妻子,转头怒吼。

    在外头看夫妻吵架的侯府下人都惊慌地向着外面跑去。

    等太医来了,老段才把唐六小姐交给太医。

    太医诊断了一番,威武侯府上叫嚷了一整天。

    云舒也是在家里开始预备晚饭的时候,听说老段突然上门来的。

    她以为老段是不忿唐二公子跟他一同掌管军营来和宋如柏抱怨,还觉得老段这人有点看不懂别人的艳色。

    她和宋如柏都已经和他割袍断义了,老段竟然还想要跟宋如柏抱怨什么?

    “咱们还有什么义务听他的牢骚话吗?”云舒便推宋如柏回去回绝老段,反正她是不想看见老段的。

    宋如柏垂头亲了她一口,笑着去了。

    云舒本以为宋如柏打发老段很快就好,没想到过了好一会子宋如柏才脸色微沉地走回来。

    他身后并没有跟着老段,显然是老段已经走了,云舒格外奇怪,以为老段跟宋如柏又说了难听的话,一边拉着宋如柏一起坐下,一边好奇地问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他抱怨什么了?还是求你什么了?”难道是老段求宋如柏一同进宫拒绝唐二公子做他同僚?其实说起来,老段这也算是被皇帝给放了鸽子,心里不舒服来跟宋如柏这个北疆同僚商量也是可以想到的事。

    宋如柏却摇头说道,“不是公事。是私事。”

    “私事?又怎么了?他家还想开什么铺子挤兑我吗?”云舒开玩笑问道。

    “不是。是唐家小姐小产了。”宋如柏对云舒说道,“老段在我的面前哭了。”老段也是七尺男儿,雄赳赳气昂昂的军营里的好汉,在宋如柏的面前却哭得特别可怜。

    宋如柏虽然不耐烦听老段的哭声,可是他也懒得劝老段,所以由着老段在自己面前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之后等他想跟自己诉苦的时候,就请他回去。

    老段满腹的伤心还有悲伤没有办法倾诉,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

    宋如柏这才回来。

    “啊?小产了?”云舒顿时捂住了嘴。

    唐六小姐从前总是嚷嚷她肚子疼,遇到什么事就一副动了胎气的样子威胁人。

    云舒可没有想到她真的有小产的这一天。

    不过唐六小姐小产又不是云舒害的,云舒只是惊讶了一下,便急忙问道,“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小产?难道是老段纳妾了?”老段如果色迷心窍了,收一个通房姨娘之类的,把唐六小姐气个好歹也是说不准的事。宋如柏摇头说道,“不是老段的错。是她跟老段推搡的时候跌倒了。她就是个娇娇女,摔了一下孩子就没了。”唐六小姐这种名门淑女都娇气,有个跌倒就动了胎气。

    云舒揉了揉眉心。

    “她跟老段闹什么?真的是为了二公子的事?”

    “不然呢?还能闹什么。我听老段的口风,她自从嫁过来,就总是骂老段无用无能,嫌弃老段。你说这女人也是有意思,既然这么嫌弃老段,当初为什么勾引他?难道小树林里抓到她的时候,她不是自己愿意脱了裙子的?”宋如柏的话叫云舒眼角跳了跳,不过却没有觉得宋如柏这粗俗的话叫人讨厌。他们是夫妻俩,夫妻俩之间也用不着小心地说话,她没在意,对宋如柏说道,“她嫌弃老段是真的。看上老段的爵位也是真的。”

    老段那样的相貌年纪,唐六小姐能看得上吗?

    她看得上老段的也只有老段那个威武侯的爵位而已。

    所以,为了做侯夫人可以勾引老段。

    可是嫁过去以后,又看不起老段。

    不过不管怎么说,嫁都嫁了,还要嫌弃自己的男人,闹到最后小产了,闹了这么一圈,她到底图什么啊?

    “为了个侯夫人的封号,什么都不要了。那现在好了,太医说她小产的时候月份不小了,又孕期总是动怒,满怀心事,身体又弱,这一次过后很难再怀孕了。”宋如柏对云舒说道,“不然你以为老段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心疼那个唐家小姐是一码事,更重要的是,他为了唐家小姐抛妻弃子,人家那头都不认他了。如果唐家小姐以后还不能生了,他后继无人。”作为一个男人,儿子们跟自己没有感情,从此不把自己当做父亲才是最大的打击。

    为了一个女人,闹得妻离子散,儿子怨恨,前妻改嫁,家无宁日。

    值得吗?

    宋如柏干脆地认为,完全不值得。

    就不能只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过安分日子?

    他看着老段这样,觉得老段就像是一面镜子。

    看见老段现在闹成这样,这就是富贵以后翻脸不认人的下场。

    “怎么会这么严重。”云舒听到唐六小姐这一次伤了身体很难再有孕,疑惑地问道。

    “大概是今天推搡得太激烈了。”宋如柏没问老段那么详细的。

    他对威武侯府发生什么,老段和唐六小姐夫妻俩怎么闹成这样并不怎么好奇。

    只不过是以人为镜,看到老段的教训,能自省更多而已。

    “唐家小姐这件事,要不要通知国公府?”宋如柏想到唐六小姐好歹是唐家出来的小姐,对云舒问道。

    “二公子今天正是升官的好日子,拿这种事去说,那不是扫兴吗?至于到了明天,六小姐的事肯定瞒不住,国公府能从京城听到风声了,我又何必去说这样的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