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高升

    唐二公子正气凛然。

    云舒躲在大门口听得差点笑出来。

    为了讨好上峰吃了那么多年鱼香肉丝的是谁啊?

    她探头看了一眼,见唐六小姐似乎被唐二公子这正气的样子给唬住了。

    “你是不想要自己的前途是吧?”她现在能威胁唐二公子的也只有这件事了。

    “我的前途掌握在陛下的手里,跟你有什么关系。”唐二公子不是看不起老段,而是觉得以他唐国公嫡次子的身份,就算老段想要拦住他的前途,皇帝也会过问的。就算皇帝被老段糊弄住了,可难道唐国公是吃素的,会眼看着自己的亲儿子吃亏?倒是唐六小姐这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叫唐二公子感到好笑,他对唐六小姐说道,“我回了京城本以为你的那些传闻有水分。可是看看现在的你,那些传闻只怕不假。”

    唐六小姐那些不要脸的事,唐二公子还以为都是夸大其词呢。

    没想到唐六小姐还真是这么不要脸。

    他一脸鄙夷。

    唐六小姐俏脸发青。

    她肚子是真的被气疼了。

    不是之前在宫里吓唬云舒的装疼,而是真的隐隐作痛。

    云舒见唐六小姐一副要跟唐二公子拼命的样子,便走出来对唐二公子说道,“公子既然都说清楚了,就回去吧。”

    “又是你!”唐六小姐看着云舒叫道。

    云舒回头看了看她,笑着说道,“当然又是我了。怎么,嫉妒啊?我能随意进出国公府,可是你却被拒之门外?这心里不好受吧?”她已经对唐六小姐很不耐烦,从前忍着她,为了的是不叫老太太为难生气,也不叫府里因为这些事烦恼,最重要的一点是从前她只是一个丫鬟。既然是丫鬟,得有点职业道德,哪儿有跟主子吵闹的,所以云舒兢兢业业当丫鬟,对唐六小姐的挑衅并不理会。

    可是她现在是忠义伯夫人,是宋如柏的妻子,总不能还叫唐六小姐闲着没事把自己当奴婢。

    她和她的身份现在没有区别。

    甚至她还是宋如柏的原配,唐六小姐只不过是小三上位的。

    这在京城里,她跟唐六小姐又是一层不同。

    她已经对唐六小姐没有了退缩,当然就敢笑话她了。

    看见她还是一副很悠闲的样子,唐六小姐俏脸皱成一团,看着云舒冷笑着说道,“哪里都有你!怎么了,觉得忠义伯不能满足你攀附权势的野心,现在你来勾引我二哥了?”

    “你胡说什么!”唐二公子不在乎唐六小姐之前的威胁,却很在乎她把这些丑陋的话扣在他和云舒的身上。

    他十分动怒,看起来要打人似的,瞪起眼睛就没有了笑容,唐六小姐吓得叫丫鬟们簇拥着退后两步。

    云舒早就知道她是个什么人,也没生气,看着唐六小姐若有所思一会才说道,“心肠龌龊的人,想什么都龌龊。为了你生气,动肝火,那是白瞎了。”她劝唐二公子别跟唐六小姐生气,转头便笑着说道,“不过你这些说辞都叫我觉得厌烦了。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你总是这么传播我的谣言,叫我很烦恼。”她一副很烦恼的样子,唐六小姐却知道云舒对自己束手无策,因为嘴长在她的身上,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对谁说就对谁说,云舒只有哑巴吃黄连的份。

    她见云舒为自己烦恼,更加趾高气昂。

    云舒却看着她笑着说道,“为了除掉这么麻烦,看来我得先下手为强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唐六小姐有不好的感觉。

    云舒笑眯眯地看着她问道,“六小姐是不是忘了?我跟四公子二公子的这些话,不过是你的一张嘴在传言而已。可你跟五皇子的那些事,那当初可是人尽皆知啊。也不知道威武侯大人知不知道你当初都已经跟五皇子勾搭成奸,五皇子爱你入骨,拼着叫当初出身显赫的功臣显侯府出来的五皇子妃不满,也要接你进门当高高在上的侧妃娘娘。你这么随随便便就跟威武侯有了苟且,只怕从前,跟都已经许你名分的五皇子也没少了这样的事吧?”

    云舒笑得和善。

    可是其谈论之狠毒,无出其右。

    唐六小姐看着云舒竟然污蔑自己的清白,气都上不来了。

    “你敢污蔑我!”

    “是你先污蔑我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换了别人,我肯定不用这么恶毒的手段。可是既然是污蔑我清白的你,那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云舒一步一步走到唐六小姐的面前,看着她竟然仓促地叫丫鬟扶着后腿,一副被自己吓住了的样子,笑着挑起眉梢说道,“你也知道害怕吗?既然你也知道害怕那就好了。我警告你,以后如果京城里再有我跟唐家哪个公子的谣言,我就去找威武侯说事。”

    “他早就知道我和五皇子有过约定。”唐六小姐咬牙说道。

    “可是他不知道你跟五皇子之间到了什么程度吧。”云舒笑着说道,“名分无所谓,可是别的……威武侯也能忍得了吗?”

    “我和五皇子没有苟且过。”唐六小姐脸都绿了,对云舒大声说道。

    “你再大声嚷嚷,嚷嚷得人尽皆知更好。”见唐六小姐一下子闭嘴了,紧张地看向国公府大门左右,云舒收敛了 笑容沉着脸说道,“我也和唐家公子们清清白白,不也是被你随意造谣?你会造谣,别人难道就不会吗?不过好在我有一个信任我的丈夫。就是不知道老段能不能特别相信你。”唐六小姐跟五皇子之间清清白白,云舒是唐家的丫鬟当然知道。当初她跟五皇子都没见过,唐国公严防死守着。

    可吓唬她还是没问题的。

    不叫唐六小姐吓到,她以后当然不会放过污蔑云舒的这些事。

    “你不敢的。”唐六小姐看着脸色不好的云舒紧张地说道。

    “你看我敢不敢。”

    云舒没什么不敢的。

    虽然是吓唬她,可如果唐六小姐再这样不知道教训,非要污蔑她,她也不在意做小人,去老段的面前污蔑污蔑她。

    都是女人,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云舒为什么不敢?

    她是敢的。

    她的眼睛里都透出这样的意思。

    唐六小姐呼吸更加紧张,甚至看着云舒的目光都多了一些惧怕。

    “回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唐六小姐叫自己忍住这口气别叫老段真的听云舒的话来怀疑自己,虚弱地对扶着自己的丫鬟说道。

    她才要转身离开,就听云舒说道,“还有你的烤鸭铺子。”

    “难道你还想叫我关了?”唐六小姐气势汹汹地转头问道。

    “怎么会。”她还靠着那铺子赚钱呢,那可是成百上千的鸭子啊,云舒用看大客户的眼神看着唐六小姐亲切地说道,“我的意思是烤鸭生意很红火,加油。”红火也是在亏本,唐六小姐看着云舒那副为自己加油的激励的样子,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笑话自己还是在真心激励自己了。她对云舒怒目,见云舒亲切地微笑,便对在一旁看戏的唐二公子叫道,“二哥!你真的不管管吗?如果她胡说我和五皇子的谣言,那国公府也要被波及!”

    “你以为没波及过啊?随便呗。”唐二公子死猪不怕开水烫。

    五皇子跟唐六小姐当初的那纳妾之事京城没有不知道的,就算是再有点谣言又能怎样?

    唐家也不在乎。

    他一副发生什么都没关系的样子,唐六小姐被云舒摊开手看着自己笑的样子气得翻白眼,却拿云舒无计可施。

    国公府的大门又不叫她能进来,她只能灰溜溜地走了。

    “不错,没吃亏就行。”唐二公子对云舒笑着说道。

    “我怕她干什么。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分了家的而已。”云舒一副势力的样子。

    唐二公子认同地点头,又对宋如柏笑着说道,“你可别听她的胡说八道。我对小云可没起过歹意啊。”

    他其实也怕唐六小姐胡说影响云舒和宋如柏的感情。

    宋如柏缺笑着说道,“如果你起了歹意,就没我什么事了。”

    唐二公子笑了起来,跟宋如柏勾肩搭背地进了国公府。

    云舒见他们关系不错,也笑着一起回去,转头看着威武侯府的轿子灰溜溜地走掉了,顿时感到旗开得胜。

    她在唐家过了一天,庆祝了唐二公子回到京城以后就回了自己的家,接连几日,便等着皇帝对唐二公子的认命。

    等宋如柏过了几天回家的时候告诉她唐二公子的认命下来了,云舒听了却顿时吃了一惊。

    “不是说去了军营是做老段的下属吗?怎么现在却成了和老段共同掌管军营?”

    如果是同掌军营,那就不是下属,而是平起平坐了。

    如果是这样,那自然是唐二公子前途无量,是大喜事。

    不过皇帝突然重用了唐二公子,还分了老段手里的权,云舒心里一喜,又有点同情唐六小姐了。

    唐六小姐心心念念要踩唐二公子跟唐家一脚,如果听到这个喜讯,可别气晕过去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