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谈钱伤感情

    唐二公子哈哈大笑。

    他用力地拍了拍王偏将的肩膀。

    他在边城多年,就喜欢这样不虚伪的人。

    王偏将坐在琥珀的身边,也跟老太太说话。

    他在老太太的面前格外尊敬的样子,老太太没问一句话都认真回答,云舒在一旁看着,仿佛看到了回答老师问题的小朋友。

    唐二公子坐在云舒的身边对她问道,“跟老宋成亲以后,觉得怎么样?”

    “还好。”云舒问他,“公子回来想吃什么?还想吃鱼香肉丝吗?”

    之前唐二公子不是很积极地迎合上峰的口味,想着吃鱼香肉丝鱼香茄条吗?

    唐二公子的脸都青了,摇头说道,“可算不用吃那个了。咱们吃烤串吧。”他便跟云舒低声诉苦说道,“自从有了这两样,我在边城天天吃这个。再好吃也都吃吐了。”他苦着脸跟云舒抱怨,云舒噗嗤笑了一声,又觉得自己这么笑有点不厚道,便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唐二公子说道,“辛苦公子了。为了仕途,这可真是太不容易了。”她是用很同情的声音说的,唐二公子琢磨了一下,对云舒说道,“你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怎么说?”

    “从前你可不会这么随意地开玩笑。”见云舒好奇地问自己,唐二公子便说道,“小心翼翼的,生怕如何如何了。”

    “那不是为了别叫人误会嘛。”云舒从前在唐国公府的时候,对国公府里的公子们都不是很喜欢玩笑的,这也是为了不叫人觉得自己对公子们有想法。不过一说到这件事云舒心里憋气,反正唐二公子也不喜欢唐六小姐,她便说道,“我就算这样小心谨慎,也保不齐叫人说一两句难听的话,流言蜚语的。如果再放肆说笑,那还了得?”她这些话自然不敢叫老太太听见,免得老太太为了自己去生闷气,唐二公子才回了京城,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事,问道,“难道有人污蔑你?”

    他拿了一旁的一颗水果咔擦咬了一口。

    云舒觉得这就像是在看戏之前先给自己找点零食似的。

    不过她也没有隐瞒唐六小姐对自己的恶意,把唐六小姐谣言自己跟唐四公子的那些话都跟唐二公子说了一遍。

    唐二公子咔擦咔擦地咬水果,没有说什么。

    “她的事我回昨天就听府里的人说起过一些。她嫁给了北疆武将,还叫那个威武侯抛妻弃子是不是?”唐二公子没见过老段,和老段不熟,没什么交情,当然对老段没有什么顾念的,见云舒点头,便说道,“这个威武侯的人品不好。今日抛妻弃子,来日谁说得准会不会抛弃她?她从小就没长脑子,长大了更没脑子了。一个随随便便连陪着自己度过那么多年艰苦的妻子都不要的,以后还能顾念她?你别管她,她的苦日子还在后头。”

    唐二公子条理分明。

    云舒见他对老段没有好感,想到皇帝的安排,唯恐他跟老段之间有隔阂,便对他说道,“公子对威武侯的这些话别显露在脸上,免得日后如果威武侯做了公子的上峰,公子跟他之间的关系不好。”唐二公子是多么愿意跟上峰处好关系的人啊,如果不是为了交际上峰,至于吃了那么多年的鱼香肉丝吗?皇帝说以后老段就是唐二公子的上峰了,云舒忍不住提醒他一下,免得以后起了冲突。

    “你放心吧。我又不傻。”唐二公子便对云舒说道,“家里今天来不及做了。叫你铺子里多送几只烤鸡烤鸭来。对了,烤鸡也好吃,可别忘了。”他一副要吃吃吃的样子,看样子是真的被鱼香肉丝给虐了。云舒忍着笑叫丫鬟去铺子里多拿些卤味还有好吃的,也不提唐六小姐正跟自己较劲儿,反而多问了一些唐二公子在边城的生意。她在这些生意里也有股份的,比如火锅铺子,还有陈平来往京城边城做的那大宗的生意,涉及到自己的生意,云舒当然要多问一句,“公子既然回来了,那咱们在边城的生意是要全都停了吗?”

    “我就说你回来见我,不可能只是跟我感情到位了。还是为了生意啊。”唐二公子翘着二郎腿看着云舒说道。

    云舒干笑了两声。

    “谈感情伤银子。”

    唐二公子眼里笑意更多了。

    “谈银子还伤感情。”云舒继续说道。

    唐二公子终于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这一笑,连老太太都惊动了,老太太看着笑得拍桌的唐二公子,见云舒尴尬地坐在一旁,便说道,“不许欺负小云。”

    “她嫁给老宋,谁还敢欺负她啊。您是没听她刚才说了什么。”唐二公子把云舒刚才那两句箴言跟老太太说,老太太听了也忍不住笑着说道,“她从小就是这么促狭的人。不过是你不知道而已。不过这两句话倒是真的有道理。”她还帮云舒找回面子呢,唐二公子知道老太太偏心云舒,也没有反驳,只是坐回云舒的身边闷笑了好久,这才对云舒笑着说道,“你放心,各宗生意都还在,我在边城这些年也结交了好些朋友,也有不少的管事在那儿,现在都叫陈平管着,生意断不了。怎么样,这银子在了,是不是感情也在了?”

    他逗云舒说道。

    似乎说是因为云舒已经成亲,唐二公子对云舒也没有从前那么拘谨。

    不然,他担心自己过于英俊潇洒,把涉世未深的小丫鬟给迷得非要嫁给他不行。

    云舒是不知道唐二公子的心里活动。

    不然肯定一句脸大送给他。

    可似乎是因为都少了拘束,云舒和唐二公子都觉得彼此似乎比从前更有趣了起来。

    云舒听说生意还在,便对唐二公子笑着说道,“既然感情还在,那再给公子带两只烧鹅回来尝尝。”

    “如果生意不在了呢?”

    云舒没说话,笑眯眯的,唐二公子叹了一口气。

    他为了一口吃的,付出的可太多了。

    “我听说沈公子留在边城了?”云舒问道。

    唐二公子一愣,见云舒只不过是平淡的关心,而没有别的,方才点头说道,“是啊。他想要历练历练,边城倒是好去处。”他其实也隐约地察觉出沈公子的心意,不过见云舒提到沈公子的时候很平和,他也没有多说,对云舒说道,“正好他在边城还能帮咱们看顾生意,也算是物尽其用。”这么得意地使唤人家沈公子,云舒也是无语了。她叹了一口气,觉得沈公子遇到唐二公子也很难,说笑了片刻,等唐国公兄弟与宋如柏一同过来,又加上二房的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兄弟上门来见堂兄,老太太的院子顿时热闹了。

    唐二公子见了两个堂弟很高兴,完全没有分家的隔阂,对他们问一些话。

    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都回答了,唐三公子便对堂兄说道,“我与四弟快要成亲了。等成亲的时候,也会给府里喜讯。”

    突然说起婚事,唐二公子愣了。

    云舒看着唐二公子那脸色复杂的样子,觉得自己都看得出他在郁闷什么。

    自己还是一只单身狗,弟弟们却要成亲了。

    不过婚事连老太太都感觉到很意外,因为她也之前没听过什么信儿,探身问道,“怎么之前没来和我说?”就算是分家了,可是老太太也是很喜欢明理懂事的唐三公子兄弟的。

    “是才定下来的事,所以没来得及跟老太太回话。正想着这两天就过来说,叫您也高兴高兴,没想到二哥回来,这就正巧了。”唐四公子便说道。

    老太太听说这是才定下的婚事,方才点头,笑着问道,“是谁家的小姐?是你们母亲给你们说合的?”

    如果是二夫人给说的婚事,那只怕唐三公子的婚事要糟糕。

    听说二夫人分家单过以后,对把持家中大权,令唐四公子言听计从俨然二房家长的庶子十分不满,觉得他身为庶子压过嫡子,是不懂规矩,野心勃勃。

    如果是她给唐三公子说亲,老太太就真的担心二夫人仗着自己是嫡母,唐三公子不能反驳拒绝,给他说一门不好的婚事来打压他。

    她十分关心,虽然没有明说,不过唐三公子是很会看别人的脸色的人,多少明白老太太为自己担忧什么,心里感激,更加敬重老太太,闻言恭敬地说道,“不是母亲说的亲。是三姐给我和四弟说的婚事,都是好人家的小姐,家风都很清白。能结亲,也是三姐辛苦奔走牵线。”只是唐三小姐为唐四公子这亲弟弟说了一门好婚事没叫二夫人说什么,为了庶出而且还管着家里的弟弟唐三公子说了好出身人家的小姐,这令二夫人对唐三小姐格外不满,还骂唐三小姐胳膊肘往外拐。

    唯恐老太太担心,唐三公子没说二夫人那些和唐三小姐的争执。

    他也没说二夫人这嫡母的不好。

    唐三小姐和唐四公子对他的好,他都记着呢。

    为了这些感情,他也不会对二夫人生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