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唐二公子

    皇帝见云舒一脸无语的样子,放下筷子笑着问道,“是烤鸭铺子的事?”

    “您知道?”

    “知道。朕还知道是谁跟你打擂台。”皇帝便对沈将军说道,“是不是那个当初想给你当继室,自己又想嫁给表弟的那个?”

    他这么会终结,真是神了。

    想当初唐家二房想叫唐六小姐嫁给沈将军做继室填房来着。

    不过唐六小姐自己是个有心的人,本想嫁给沈公子的。

    这里头的爱恨情仇不老少,能被皇帝这么总结真是神奇。

    云舒看沈将军。

    沈将军已经脸色很难看了。

    他知道皇帝是在揶揄自己,没有说话,倒是皇帝笑着笑着脸色微微一愣,淡淡地说道,“还是那个当初要嫁给五皇兄的丫头吧?”他本来是笑着,像是个阳光开朗的年轻人,这一沉了脸,脸色又露出几分阴冷与戾气。不过云舒也没有怕他,反正皇帝每一次提到跟皇贵妃与五皇子有关系的人的时候都是这么一副样子,叫人觉得他做事很冷酷狠毒似的。她都习惯了,不过听皇帝的意思,她点头说道,“是她。”

    “老段……”皇帝便笑了两声。

    老段难道不知他与五皇子母子的恩怨?

    难道不知唐六小姐和五皇子的关系?

    唐六小姐当初跟五皇子扯上关系,口口声声是五皇子侧妃,五皇子死了,她的婚事就彻底地没了着落。

    京城里没有人敢娶跟五皇子有关系的女人。

    唯一敢的,竟然是他的心腹。

    老段又是什么意思呢?

    抛弃自己的原配妻子与儿子们,娶了一个年轻美貌的名门淑女,这是不义。

    为了美色,娶了一个会令皇帝动怒的女人,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做对皇帝是怎样的伤害,这是不忠。

    不忠不义罢了。

    皇帝没再顺着宋如柏的话往下说,不过云舒却觉得宋如柏这风吹得老段已经快要稳不住了。

    她才不会做明显的落井下石的事,忙着给太子夹好吃的菜,也慢慢地又饿了,也吃了几口。

    等结账的时候,皇帝还真的默默地等着云舒付账。

    云舒咬着牙付了账,皇帝似乎吃了她一顿十分自得的样子,带着沈将军和太子这才走了。

    云舒和宋如柏这才一起回来,她问宋如柏,“你在陛下面前提到老段,陛下会不会觉得你是打击报复老段,在北疆武将之中生事啊?”

    “不会。咱们受了委屈,当然要告诉陛下。不过陛下本来也都知道。这京城里里外外的事,瞒不过陛下的眼睛。”宋如柏笑着说道,“陛下还更愿意听咱们抱怨抱怨。这是跟他亲密,他觉得咱们跟从前是一样的。”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云舒自然也就罢了。于是她开始忙着各处的婚事。

    皇帝还真的赏了王家嫂子许多的宫中珍藏的东西。

    等忙完了王家嫂子的婚礼,高大人跟王家嫂子琴瑟和鸣去了,还带着两个继子过得不错,不需要每天上别人家去吃饭,就来到了琥珀成亲的时候。

    琥珀在外头已经没有家人,于是从国公府出嫁。

    她出嫁的时候十分风光,是老太太亲手送她出的国公府的大门。

    那时候唐国公夫人还感慨说,送琥珀嫁人的时候,老太太比嫁了亲孙女还舍不得。

    至于琥珀出嫁的时候到底有多少压箱底的银子没叫人知道,云舒都不去猜了。

    老太太肯定不会少给琥珀的。

    倒是琥珀成亲以后,虽然还是很稳重,不过却慢慢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比从前总是冷漠的样子多了烟火气。

    因为琥珀是在老太太身边长大,她时常会回国公府去陪着老太太。王偏将见了,索性把皇帝赏给自己的宅子一关,拿皇帝赏赐自己的那些金银还有自己的一些俸禄买了国公府附近的一个小宅子。宅子不大,不过来往国公府倒是方便了,也能叫琥珀时常来往国公府不遭罪挨累。这么体贴,又很英俊,云舒都觉得琥珀这是遇到了很好的一个丈夫,便偷偷去问琥珀现在觉得成亲是什么感觉。

    琥珀沉着脸弹了弹她的额头,没说话。

    不过眼里的笑意却告诉云舒,成亲以后的感觉是很愉悦的。

    云舒也觉得成亲以后的日子过得很不错,大概唯一觉得成亲以后处处叫人生气的只有唐六小姐了。

    唐六小姐的烤鸭铺子经历了开张火爆的两个月以后,就算是亏本也开始慢慢地走下坡路了。倒不是她的烤鸭味儿不好,而是不及云舒的铺子里各种卤味多样,烤鸭吃起来口感也多少比不上云舒铺子里的。虽然也有很多图便宜的卖她家的烤鸭,可但凡有些银子傍身的,宁愿多花一些银子去买云舒铺子里更正宗好吃的,还能顺着尝尝别的卤味,也不大愿意买她家里的。

    更何况吃过其他卤味,觉得其他卤味也味道很好,当然就也习惯在云舒的铺子里一起都买了。

    唐六小姐骑虎难下了。

    卖得多亏得多。

    可如果不卖,无论是买鸭子的银子,还是租赁铺子,还有各种花销,也都是好大的一笔。

    看见云舒的铺子仍然风风火火的,虽然一开始有些被冲击,可是之后又重新火红起来,完全没有被自己击垮,唐六小姐恨得牙根痒痒。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鸭子是从云舒的手里买的。

    不然知道云舒竟敢赚她的银子,她不得手撕了云舒啊。

    她不服气,正憋着劲儿叫家里的人张罗,也开始做其他的卤味呢。

    云舒可不管她跟自己怎么争。

    说一句不好听的话,她家的烤鸭铺子在京城也开了很多年了,也不是没有被其他家铺子还有一些背后的权贵这样冲击过,可是能开到现在,唐六小姐那点小伎俩又算什么?她倒是觉得唐六小姐这件事还能用来培养一下小顺这个伯府未来的外头的管事,叫她积攒一些经验。哪怕小顺的经验少,有的时候考虑得不全面,可是铺子里也都是开铺子的老人了,提醒一两句,小顺的经验值不就上来了嘛。

    她没有为唐六小姐再操心,把她丢给小顺练手,恰好在这时候小顺还对她推荐了伯府里另几个年轻的下人,云舒就叫他们一起去经营铺子去了。

    她既然已经是伯府的女主人,那就得给伯爵府培养出一些人才,而不是还要去用别人的人。

    眼下的这些年轻的下人,日后也都是伯爵府慢慢在京城立足的力量。

    正是因为这样,她也在培养伯爵府里的一些管事的娘子与大丫鬟之类的,每天不是培养这些内宅的管事娘子,就是去各处府里去散散心,日子过得也很快。

    时间一晃过去,唐国公府传来了好消息。

    唐二公子回了京城。

    唐二公子已经离开京城去边城很多年了,虽然也回来过,不过大多数的时间都不能留在京城。

    老太太当然很想孙子。

    他这一次回来,老太太高兴坏了,又叫人通知了云舒琥珀等人一起高兴。

    云舒接到了消息第二天就和宋如柏到了国公府,便看见已经在家里休息够了的唐二公子坐在老太太的面前生龙活虎地说自己在边城的事。

    他长高了很多,意气风发,肩背都宽阔了很多,看上去已经是个成熟的男子了。

    见云舒跟宋如柏进来,唐二公子就笑了。

    “你们俩倒是快。这成了亲就是不一样。”他本来还想说一两句军营里的荤话打趣一下宋如柏跟云舒,冷不丁看见唐国公坐在一旁,顿时把什么荤话都吞回肚子里了,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他在唐国公的面前总是老虎见到猫似的,唐国公也训他更像是训孙子,云舒见了,都觉得唐二公子这些年在边城白白历练了一番,噗嗤一笑,小声说道,“二公子这次回来,倒是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高了壮了。”只可惜再强壮,也不敢对唐国公揭竿而起。

    唐二公子听得眉毛都要飞到鬓角去了。

    他已经为官这么多年,当然乐意叫人说他像是个男人,而不是像是个孩子。

    “小云从小就有眼光。”唐二公子笑着说道。

    唐国公见不得他不稳重的样子,只是碍于在老太太的面前,他是不敢骂儿子的,便叫宋如柏跟自己去了前头书房说话,把云舒丢在老太太的面前。

    “老宋跟父亲的关系倒是不错。”

    “你父亲很看好他呢。”老太太笑着说道。

    因为这是云舒的丈夫,老太太也很得意的。

    唐二公子见老太太的心情很好,唐国公又走了,顿时如同跳出唐国公的五指山了似的,更加兴致勃勃。

    等王偏将和琥珀也过来了,唐二公子便起身对王偏将笑着说道,“从前在边城和你有一面之缘,没想到咱们还有这样的缘分。琥珀就跟我家中姐妹似的,你我以后也别生疏了。”他知道老太太十分喜欢琥珀,便也把琥珀当做自己要袒护的人,当然对王偏将也更和和气气。王偏将也不是什么迂腐的人,见他这么痛快,也干脆地说道,“那是当然。琥珀是我的妻子,国公府就是她的娘家,本该更亲近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