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御状

    皇帝却知道这不可能。

    沈二小姐是什么样的女子,他最知道不过。

    那是一个不会容忍跟别的女人分享的性子。

    从他答应朝臣纳嫔妃进宫,他其实跟沈二小姐的缘分也就断了。

    什么以后把京哥儿养大,皇位给京哥儿继承以后他再去找沈二小姐,再续前缘,也都是不可能的事。

    沈二小姐从来不吃回头草。

    他有了别的女人,她就不会再回头了。

    不会再和他破镜重圆。

    她给他留下的最后的纪念就是儿子了。

    皇帝看着云舒含笑把仰头亲昵地看着她的太子拉到身边,便对沈将军说道,“京哥儿难得会喜欢小云。”

    “陛下不喜欢她吗?”沈将军觉得满嘴都是甜味,皱眉问道。

    皇帝一愣笑了。

    “你说的没错。朕也很喜欢她。”皇帝说的喜欢当然不是男女之情,而是他觉得云舒是个很有趣的女子,而且为人处世的态度叫他很顺眼,至少比宫里那些为了皇帝的权利而争宠不休的嫔妃值得他喜欢多了。可想到云舒招人喜欢,皇帝不由想到沈公子,摇头说道,“如果出身再好一点就好了。”他不嫌弃云舒的出身,而是觉得如果云舒出身更好一些,和沈公子之间的阻力会小很多,云舒的顾虑也不会那么多。

    如果是那样,那鹿死谁手都是未必。

    宋如柏未必争得过沈公子。

    “如果她的出身再好一些,也遇不到陛下,遇不到咱们每一个人。”

    如果云舒是好人家的姑娘,怎么会遇到落难的沈公子,怎么会遇到曾经的八皇子,还有那时候在市井之中努力生活的宋如柏。

    她丫鬟的出身造就了她和所有人的遇见。

    所以,皇帝的如果一点都不可能发生。

    见沈将军这么说,皇帝笑了笑,露出几分洒脱。

    “大哥说的也对。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如果。”他现在还年轻,洒脱,只不过是想到沈二小姐心情有些黯淡,看着眼前的热热闹闹的京城的景象,便慢慢地把心里的失落都抛在脑后,对云舒笑着说道,“既然遇到了我们,那就一起走走。你们得请吃饭吧?”他逗趣似的,云舒才在段家吃了饭,还撑着,见皇帝还要讹自己一顿饭,十分无奈地说道,“那两位跟我们回家吃饭吧。你们吃着,我们看着。”

    皇帝被这诙谐的话逗笑了。

    “你们吃完饭了?”他把太子从云舒的身边拉过来牵着,左看右看地问道。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去你家吃饭有什么意思。在酒楼出,老宋请客!”他吆喝着说道,还跟沈将军一同回忆当年的事说道,“当初我做皇子的时候,还时常来市井里吃饭,就是为了知道百姓的生活是否富足,百姓们吃的都是什么。这也该叫京哥儿学一学,以后对他知道民间疾苦很有用。”他一本正经的说自己当初是多么多么的关心百姓,沈将军铁面无私地吐槽说道,“你当年不就是想偷溜出宫吃吃喝喝。”

    云舒觉得这吐槽太强大了。

    她也就敢在心里吐槽。

    沈将军这是直接敢说出来啊。

    不亏是做大事的人。

    皇帝尴尬了一下,看向云舒和宋如柏。

    宋如柏一脸沉稳老实,一声不吭,云舒回答他刚刚的问题说道,“吃过了,在段家婶子家吃的。王家嫂子要成亲了,咱们过去庆贺一下。”

    “这件婚事我知道。”皇帝听了对云舒点头,英俊的脸隐约透出几分不悦说道,“她再嫁到高家是很好的。老段这次是做了亏心事。”

    皇帝都觉得老段做了亏心事,云舒觉得老段怕是要完蛋了。

    如果在皇帝的心里,不再是正直诚实的人,那以后皇帝怎么信任他?

    “大哥记得回宫以后,帮我给王家嫂子送几样添妆。”皇帝怀念地说道,“想当初,我也在段家吃过好几次饭。段婶子那么热情,王家嫂子也是大方人,有肉可劲儿给咱们上是不是?”他怀念的当然是在北疆的时候,云舒听了这样的怀念的话,更觉得老段要完蛋了。她对老段在皇帝的心里变成什么样都不会感到着急,一声不吭地看着皇帝牵着太子走在热热闹闹的街上,落在后头一点对沈将军问道,“沈公子是不是要回来了?”

    沈将军看了她一眼才说道,“他不急着回来。”

    “为什么?”

    “叫他在外头知道些风浪,对他以后回到京城有好处。从前我护得他太紧,唯恐他在外面被人害了。现在他也老大不小的,陛下也登了基,外面太太平平,他应该学着如何一个人面对外面的是是非非。”沈将军不仅对太子是个狼爸,对沈公子现在也长了狼哥,一副爱他就要推他下山的样子。云舒也觉得沈公子既然都已经岁数不小了,那的确被狼一狼不会叫人担心,闻言没说什么,反而说道,“我听说国公府二公子要回来京城了。”

    “没错。他在外面熬了几年资历,也该回京城。他是唐家人,陛下也更信任他。特别是。”

    沈将军突然不说话了。

    云舒犹豫了一番,见皇帝爽朗地笑着把太子抱起来,指着远处的热闹给他说,父子一团乐呵,压低了声音对沈将军问道,“是不是陛下不愿将信任都倚重在北疆武将的身上了?”

    从前北疆武将是皇帝的心腹力量,很受重用。

    可是回到京城以后,北疆武将中的一些人变得太快了。

    那些纳妾的,开始慢慢地享受京城里那些权势人家的亲热逢迎的,还有老段这种变了心的。

    哪怕是他们对皇帝依旧忠诚,可是皇帝的心里也不敢过于信任了吧?

    能被一点点浮华就迷得晕头转向,以后会不会为了更大的利益反过来背叛皇帝?

    做皇帝的,肯定会想得更多一点,想得周密一点。

    唐二公子是唐国公的儿子,忠诚是必然有保证的,云舒才这么问了一句。

    “你这么聪明是想干什么?”沈将军嫌弃地问道。

    比男人还机敏,可真是太可恶了。

    最可恶的是,当初他不知她扮猪吃老虎,把好好的一个弟妹拱手让给了宋如柏。

    沈将军实在后悔,恨不得回到当初打断自己找上云舒宅子时的那双腿。

    云舒被他脸上的嫌弃伤害到了。

    “畅所欲言嘛。”她便说道。

    “他回到京城会去给老段做副手。”沈将军嫌弃过后,有些不悦地回答说道。

    “这倒是不错的安排,二公子也能掣肘老段,令陛下对军营放心。”见沈将军没说话,云舒又无语地说道,“不过六小姐要洋洋得意了。”

    “什么意思?”沈将军在计谋军营里的事在行,对女人之间的小心眼也不算在行,疑惑地问道。

    见他被自己吸引了注意力,没跟一开始似的正眼都不看自己,云舒心里乐呵了一下,一边握着宋如柏的大手,一边对沈将军笑着说道,“六小姐这些年在国公府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不如长房光彩多。现在二公子这个长房二公子竟然成了她的丈夫的副手,那相当于被她一脚踩在头顶上,她能不得意洋洋吗?不仅得意洋洋,而且还恨不得想要衣锦还乡,回国公府摆一摆二公子上峰夫人的谱,叫国公府的大家都知道,她现在成了国公府的头上人了。”

    沈将军看着对女人的事也这么聪明的云舒。

    他只感到女人的这点心眼真是比男人的更费解。

    “什么玩意。”他低声说道。

    云舒没听见,当然没听见他这番吐槽,不过看样子沈将军似乎没有把这种女人之间的小事放在眼里似的。

    她也只是玩笑而已。

    唐六小姐自己倒是想显摆显摆,可是唐国公不把她给抡出国公府啊。

    她在唐国公面前可别想摆谱。

    所以,她觉得自己今天这些话只是玩笑,没想到的是等唐二公子回来了京城,因她今天这几句玩笑得到了很大的好处,还差点气死唐六小姐跟老段。

    这都是日后的事,云舒自然不知道,她现在忙着跟皇帝他们逛街。

    跟这群人逛街,就没有单独和宋如柏逛街的意思了。

    到了最后,皇帝兴致勃勃地带着太子跟沈将军去了京城里最贵的酒楼。

    他还点了一大桌子的菜,之后看着云舒笑笑。

    云舒眼角微微跳了一下。

    皇帝还真想吃大户啊?

    因为她家花钱,所以不心疼?看看那一桌子的山珍海味……

    云舒诚恳地坐在皇帝对面,对皇帝笑着说道,“陛下在宫里吃油腻的大概都吃腻了,不如尝尝有特色的菜色。”

    她十分温柔体贴,皇帝却笑着问道,“你是不是心疼银子了?”

    “怎么会。陛下对我一向维护有加,我能有现在的荣华富贵都是陛下给的,再多的银子也不心疼。”云舒笑着说道。

    宋如柏却坐在她的身边对皇帝说道,“她不心疼给陛下花银子,请陛下吃饭,她乐意得很。只是现在家里的生意被人挤兑,生意不好做。”

    云舒无语地看着宋如柏。

    这是在告御状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