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如果

    段家大孙子的话硬邦邦的。

    老段看着已经快要长得跟自己一样高大的儿子,很久之后才难过地说道,“虽然我和你们母亲已经没有了感情,可你们还是我的儿子。”

    女人可以不要,

    可是儿子怎么能不要呢?

    “心疼你那小的去吧。”段家大孙子听到这些话,便想到之前听说的老段跟唐六小姐在树林子里怎么怎么样,转身走了。

    他宁可不要富贵的爹,也要跟着辛辛苦苦养大自己的娘。

    这么强硬,老段都不知怎么叫住儿子了。

    段婶子并没有拦着孙子。

    不过云舒觉得她心里不是不难过的。

    可再难过,段婶子也没说什么叫父子尽弃前嫌的话。

    她觉得此刻最为难的就是段婶子了。

    云舒就问老段说道,“侯爷今天来只是来问这件事吗?”

    虽然不喜欢云舒,可是老段还是感激她在这时候开口说话,不叫他被冷落,急忙说道吗,“是。而且,我还想着拿点银子出来给她做成亲的时候的花用。”

    他匆匆忙忙地掏出了一把银票。

    云舒看了两眼,觉得有点想笑。

    这点银票只怕还不够唐六小姐现在亏本开店败家的一半呢。

    老段就给自己前妻这点银子当成亲的祝福?

    不会是他自己的私房钱吧?

    如果是老段的私房钱,那一个侯爷的私房钱才这么点儿,云舒觉得老段可太惨了。

    “还是不用了。”见老段面对自己一点都不带心虚的,仿佛跟自己“商战”是一件不亏心的事,云舒也不说什么,只对老段笑着说道,“王家嫂子也不差这一点银子。侯爷不知道吧?高大人把陛下赏赐给他的所有的银子都给了王家嫂子,王家嫂子不缺钱。”拿着前夫的钱花在现在的婚事上,恶心谁呢?不过云舒觉得这银子能要一点是一点,不过不能叫老段这么要,便不客气地把老段手里的银票接过来笑着对他说道,“虽然王家嫂子用不着这银子,可侯爷你可以孝敬段家婶子啊。婶子是侯爷的娘,侯爷不会连孝敬你娘,这点银子都舍不得的哈?”

    比起便宜了唐六小姐,好不如给段婶子吃好喝好呢。

    她这样利落的嘴,老段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点了点头都没有明白的时候,银票就不见了。

    云舒数了数银票,把银票给了段婶子。

    段婶子更用不着跟自己儿子客气了。

    接过来就揣进了衣襟里。

    老段这才反应过来云舒干了什么。

    见云舒笑眯眯的,十分温柔和顺,老段只觉得自己的脾气都没有办法在云舒的面前发作,忍着心里的怒气,在段婶子看过来的时候还得挤出笑容说道,“她说得对。娘,就当这是儿子孝顺您的零花钱。可是娘……”这银子还真是他千辛万苦攒下来的私房钱,因为唐六小姐管得严,他也没有办法能藏多少私房钱,这些银子也是听说前妻要再婚,心里失落,一时糊涂拿出来的。

    现在老段有点后悔。

    有一点私房钱还能在外面偷偷喝点小酒。

    如果私房钱都被拿走了,他的人生都没有半点乐趣了。

    “没什么可是的。你现在出息了,当了侯爷了,可不能叫你娘过苦日子。”段婶子更吝啬,毫不客气地说道。

    她一副要儿子的钱完全没问题的样子。

    高大嫂在一旁都看乐了。

    “如果只是送钱,那现在银票到了,你就走你的吧!”高大嫂看不起老段现在的为人,站起来说道。

    她可比只知道笑里藏刀的云舒难对付多了,一不小心就要上手,老段心里多少也怕她,翘首以盼却见王家嫂子没有出来看他的意思,这才失落地转身走了。

    他这么过来了,除了损失了一笔银子,没有什么别的用处。

    等宋如柏和老高一起到了段家,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宋如柏知道老段过来了,便对段婶子说道,“如果婶子为难,那来日不如回侯府住。”

    “我回去干什么。”段婶子便说道。

    “嫂子如果成亲,那这宅子里只剩下婶子一个,难免叫人不放心。”宋如柏一副沉稳的样子,不过云舒却觉得他是在憋什么坏水,见宋如柏一本正经地对段婶子说道,“至于两个侄儿,平常都跟着沈将军,更多留在军营。婶子如果一个人在外头,叫他们两个孩子怎么安心在军营做事。”他别的没有叫段婶子在意,可这关系到孙子们以后能不能在军营里用心做事,便叫段婶子重视起来。

    高大人倒是愿意养她这个老家伙。

    可是段婶子知道自己不能搬到高家去。

    那成什么样了。

    儿媳嫁了,孙子们忙前程,她也应该给唐六小姐那小妖精找点事做了。

    段婶子便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是得回侯府去享受我儿子打下来的富贵老太太的生活了!”她一副要找事的样子,云舒就知道宋如柏是拱了什么火了,等从段家出来,她便对宋如柏说道,“你也太缺德了。老段知道了肯定要恨你。”段婶子跟唐六小姐跑水火不容,宋如柏还把段婶子往侯府里撺掇,以后威武侯府还能有安宁的日子吗?一个亲娘一个爱妻,老段夹在这中间,这不活脱脱的古代版双面胶吗?

    云舒预想了一下老段的未来,觉得不太看好。

    威武侯府以后怕是乱子大了。

    “我还怕他恨我?他对咱们家本来也没干什么好事。”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他做什么,我回报他什么。你从前不是也说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现在我也是这样。而且叫婶子回去,不仅仅是为了出咱们的这口气,而是为了老段那个爵位。那爵位难道还要给唐家那个六小姐生的?”叫小三的儿子世袭爵位,宋如柏觉得太可笑。那爵位的继承人不应该是段家大孙子吗?

    宋如柏也算是看着那小子长大的。

    作为叔伯,也不能叫孩子吃那么大的亏。

    “我听他自己说不要爵位。”

    “少年孩子气的话。他是有骨气,不要爵位,这是他自己的骨头硬,是好事。可咱们这些做叔伯的却不能叫孩子吃了这个亏。”宋如柏见云舒笑着点头,是认同自己的,便笑着对她说道,“难道就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要了?便宜了仇人,那可不行。”今天天气不错,天色将晚,却不冷,宋如柏和云舒一同慢悠悠地往自家走,权当散心消食,沿途看见了一些市井里卖的吃的,他还给云舒买点。

    什么芝麻糖,饴糖之类的,宋如柏都在手里给云舒提着。

    云舒拿着一块芝麻糖吃着,香甜酥脆,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她也不是什么金贵的肚子,也不会吃外头的吃的就会坏肚子,所以看见什么就叫宋如柏买来。

    走到了一处街头,云舒看见对面皇帝和沈将军竟然也在逛街。

    沈将军脸色威严跟在皇帝的身后一点,两个人都是穿着普通人穿的衣服,后头远远地跟着好些侍卫,隐没在人群里,不会叫人感觉到有什么大人物在。

    皇帝的手里还牵着太子。

    云舒就无语了。

    怎么她一出来逛街就能撞见大人物呢?

    大人物就这么闲?

    不过都撞见了,转身想走是不可能了,更何况云舒又没有什么对不起皇帝的,为什么要转身就跑啊。

    她跟宋如柏去给皇帝请安。

    “用不着多礼,这是在外头。你们郑重其事的,不是把我给暴露了嘛。”皇帝急忙摆手说道。

    云舒更无语了。

    “就算是没有我们,可是您这鹤立鸡群的气质也叫人知道,您不是普通人啊。”

    “你这是拍我马屁吧。”皇帝犀利地问道。

    云舒觉得这话不好回答。

    她当然是在拍皇帝马屁。

    不过也不能承认啊。

    她又去给太子请安,太子却扶着她不叫她请安,大大的眼睛看着云舒手里的芝麻糖。

    “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好给太子吃。”见皇帝也看着,云舒便说道。

    “不干净?那你刚才怎么吃得那么乐呵?你可吃了一路了。”皇帝不客气地从宋如柏的手里抢过芝麻糖,先给儿子嘴里塞了一块,自己叼住一块,又给板着脸的沈将军递过去一块,眨眼的功夫,芝麻糖顿时少了一般。看见他竟然当街抢劫,云舒都想问候一下宫里的娘娘们是不是没有按时送汤汤水水,没有把皇帝陛下给喂饱啊。不过看在皇帝还知道给自己剩下一些,云舒表现得大方了,没有跟皇帝要芝麻糖的钱。

    皇帝咔擦咔擦吃了芝麻糖,笑着对沈将军说道,“还是从前那个味儿。”

    他带着几分怀念。

    不过也透露出大概皇帝在当身份高贵的八皇子的时候,也肯定偷溜出来,偷吃过市井小吃了。

    沈将军似乎不爱吃甜的,皱眉把芝麻糖吃了,没说什么。

    “这个好吃。”太子捧着芝麻糖吃了,对皇帝说道。

    云舒俯身给他擦脸上的糖渣。

    太子便仰着头给云舒撅起了小嘴。

    皇帝本来还笑着,看见云舒给太子擦嘴边的糖渣,脸上的笑容慢慢地黯淡了下来。

    如果沈二小姐也在他的身边,现在他们一家三口该多快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