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拒绝

    老段已经发花的眼睛看着在自己被拖走的时候转身不理睬自己,只顾着叫人赶紧把屋子熏香散味的年轻漂亮的小娇妻,虎目湿润。

    他也不知自己是为了什么眼睛这么酸,也不知道心里在失落什么。

    明明豪宅华服美貌的小娇妻都有了。

    这本来不就是他一直以来想要的生活吗?

    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的事,唐六小姐就更不会关心了。

    她还忙着叫人赶紧给屋子放味道呢。

    老段竟然不听她的话去喝酒,这叫她很生气。

    怎么会有这么粗鲁的没有教养的男人。

    真是丢脸。

    她觉得老段这一次给自己丢脸了,也没有想着去问一问老段为什么今天会喝得醉醺醺的,更不知道问一问老段在京城最近都和同僚怎么样了,在差事上有没有什么不好干的地方。

    等老段被拖去洗澡,她也就不关心老段了。

    当然,这一天她并没有叫老段跟自己睡在一起,因为闻到了酒臭味叫她感觉到很恶心。

    老段一个人睡了地铺。

    等第二天,老段当然一声不吭地被催着去上朝,在唐六小姐这样名门淑女的面前,他也只能低头认错,昨天的事唐六小姐算是勉强原谅了他,也叫他以后不许再犯,就过去了。

    因为夫妻很快就这么把风波度过,京城里也不知道威武侯府上发生了什么,云舒也没听到什么关于老段的最近的事。

    她张罗着连着几天去段婶子的家里,给王家嫂子准备准备成亲要用的东西。因为来得巧,她还看见了老段跟王家嫂子成的两个儿子。两个小伙子已经瞧着很高大了,因为也在军营做事,身上就有一种军营里的正直的气质,对于自己的娘再婚,两个小子乐见其成,没有半点不乐意,觉得给自己丢了脸什么的。对于他们这样的态度,云舒觉得十分有好感,反正因为最近烤鸭铺子的生意有唐六小姐挤兑,烤鸭剩了不少,她今天大方地带过来了好几只,就看见这两个小子风卷残云。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这真是至理名言。

    看着这两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几口就把一只烤鸡给吃了,云舒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这如果还在北疆,段家的日子得过得挺穷的吧?

    因为养这么两个能吃的小伙子都得花不老少了。

    “婶子看我干什么。”老段的一个儿子见云舒看着自己,也觉得自己吃相凶残,红着脸道,“就是太好吃了。”

    云舒跟他们的岁数差不多,可是辈分大。

    只是女人大概都不大会愿意听见别人管自己叫阿姨,叫婶子什么的。

    云舒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个称呼,这才笑着说道,“是瞧着你们吃得香,我看在眼里很满意。自己做的饭有人捧场,你说高不高兴?如果真的爱吃,那你们多吃点,我看着就是对我的认同了。”她今天带来很多的卤味,跟宋如柏也约定好了,等他出宫就来段家一起吃饭。现在还有高家的人也在,热热闹闹一起吃饭,不比在家里安安静静的叫人感觉到开心嘛。听她这么说,老段的两个儿子被说服了,对云舒道了谢,就吃起了别的好吃的。

    云舒在一旁啃虎皮鸡爪。

    她现在正喜欢这种滋味。

    高大嫂见她不吃肉,反而啃鸡爪,无奈地摇了摇头。

    虽然这什么虎皮鸡爪是很好吃,可是她更爱吃肉,被卤人了味儿的酱牛肉。

    因为今天已经给王家嫂子收拾了一天,如要带到高家的什么被褥衣裳各种摆设比如恭桶都算上,高大嫂累得不行,一边吃一边跟段婶子还想一想需要什么。段婶子忙着回想的时候,有人进门禀告说老段过来了。这话叫本来很热闹的屋子里顿时没有人吭声,老段的儿子们把手里的吃的放下,因为年轻还不懂得掩饰,已经露出了排斥还有厌恶。显然,对于老段这个父亲,他们已经没有好感了。

    虽然古人很重视孝道,老段的两个儿子露出对老段的敌意会被人指责,可是现在都是自己人,谁会指责两个孩子。

    他们的娘被爹抛弃了,难道还要去跟拥着小三风流快活的爹父慈子孝吗?

    云舒没吭声,见段婶子说道,“我不见他!”

    可是在这功夫,老段已经进来了。

    跟之前刚刚跟唐六小姐成亲,一脸幸福得意,还十分精致的样子不一样,老段今天有些胡子拉碴的,看起来气色也不怎么好,身上虽然穿着的是精致的锦袍,可是他看起来似乎不怎么自得,进了屋子里,似乎是没想到今天有这么多人在,他一愣才对段婶子强笑说道,“娘,我过来看看你。”他虽然口口声声说是来看望段婶子的,可一双眼睛不时地看向王家嫂子。

    王家嫂子站起来走开了。

    她现在是要再婚的,跟前夫牵扯不清算怎么回事。

    见她头也不回地挑了帘子进里屋去了,完全是一副疏远自己,不愿意跟自己有牵扯的样子,老段心里隐隐作痛。

    不过他又不是生活得很精致的人,心痛了一下,也不会去想什么,倒是看着自己两个已经慢慢长大成了小男子汉的儿子,他咧嘴笑了一下。

    “你们怎么也来了。一回跟爹回去。”

    “可别回去。别气坏了你那身份高贵的侯夫人。”段婶子见老段今天来得蹊跷,大声哼了一声,对两个孙子说道,“你们都是孝顺的孩子!知道我这个当祖母的没有儿子奉养,一同来奉养我,可比你们那不孝顺的爹强多了!”她听说这京城里有些心肠狠毒的女人会伤害前妻留下的孩子,顿时就对唐六小姐更加警惕,是不可能叫孙子们回到威武侯府上去的。当然,段婶子也知道唐六小姐容不得这两个孩子,唯恐叫那个小妖精以后给两个孩子扣上不尊敬生父的恶名,她当然要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

    两个孩子不回侯府,不是因为不孝敬亲爹,而是为了代替不孝顺的亲爹来孝顺她这个奶奶。

    以后唐六小姐如果敢拿这样的事去诬陷两个孩子,段婶子一定把鞋底砸在她的脑袋上。

    “娘,我……”

    “行了,你是什么玩意儿,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叫两个孙子也别在这里生气,段婶子把他们赶到里屋去,这才对老段问道,“你来干什么来了?”

    “我这不是听说她要成亲了,所以想来问问,娘,是真的吗?”老段便忍不住问道,“真的是高家老大?”高家老大跟他也算是同僚,之前他怎么没看出那老小子有这样的心呢。老段心里有些埋怨高大人竟然抢自己的女人,脸上也露出几分不满。段婶子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冷笑了一声问道,“怎么着?你还不答应啊?你有什么资格不答应?这亲事的确是真的,而且,还是我点头答应的。你以为你嫌弃的就是别人嫌弃的?我看是你瞎了眼,别人的眼光好得多!”

    她大声说道。

    老段看着段婶子那凶恶的样子,倒退了一步。

    “娘怎么能这样。她是我儿子的娘,怎么能嫁给别人?!”

    “你还是你儿子的爹,怎么还能娶别人,休了你儿子的娘?”段婶子大声说道,“她就是能嫁给别人!而且,你的儿子是她的儿子,她的丈夫就也是你儿子的爹!”

    老段本来还格外不满,听到这话,懵了。

    这是什么意思?

    “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仅叫她嫁给高家的,以后我还答应叫孩子们管高大侄叫爹。”段婶子见老段被自己这话打击了,毕竟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容忍自己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大声冷笑着说道,“至于你还有没有儿子,我可不管。你家里那个不是还怀着吗?你等着她的吧!对了。”段婶子又想到一件事,对老段说道,“我听京城里的夫人小姐们说,这侯爵的位置还能世袭,都是叫长子世袭。你的爵位可是我的大孙子的,你可别忘了。”

    云舒眼角跳了跳。

    大孙子都管别人叫爹了,然后还要继承权是吗?

    段婶子真是什么都不放弃啊。

    老段更懵了。

    他看着气势汹汹的亲娘,竟然不知道从哪句话反驳,很久之后才说道,“我的儿子怎么能管别人叫爹。”

    他已经被打击得糊涂了,脸上一片茫然。

    段婶子却没有回应这个已经问过一次的话,相反,她只是在对他宣布而已。

    那个爵位值钱得很。

    她得帮她的大孙子守住了,不能便宜了小妖精。

    “我不要。”就在这个时候,段家大孙子从里屋走出来,板着脸说道。

    “你傻了啊?”段婶子见大孙子竟然这么傻,便拍了他两下。

    “傻也认了。可就算没有这个什么世袭的爵位,我也不在乎。我和弟弟已经在军营,以后也能自己去拼搏,犯不着要这么恶心的一个爵位,恶心自己。”段家大孙子见老段伤心地看着自己,不客气地说道,“以后娘和祖母有我们养,你别来了。我跟弟弟已经长大了,养老人的事,用不着你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