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失落

    现在的事情那么多,云舒哪儿有时间理唐六小姐。

    王家嫂子要再婚,琥珀要成亲,她还得忙着孝顺老太太,张罗自己的家业,忙得分不出心来。

    至于唐六小姐,那就叫老段好好地消受吧。

    反正老段不就是喜欢唐六小姐这样儿嘛。

    云舒留翠柳在家里吃饭,翠柳便摇头说道,“我就是过来跟你说一声,我还得回去呢。”她现在已经嫁人了,哪怕赵夫人对她十分好,可翠柳也记着自己不能在夫家过于放肆,得到几分疼爱就蹬鼻子上脸,也不愿意叫赵夫人因为偏心自己叫两个嫂子不高兴。她倒是张罗着搜刮了云舒好些在家里做好的腌菜还有各种好吃的,打着帮云舒孝顺赵夫人的旗号跑了。云舒哭笑不得,等宋如柏回来的时候跟他说翠柳现在也开始学着做一个懂事的儿媳了。

    宋如柏便笑了。

    他得陈白照顾,当然把翠柳也当做妹子一样,翠柳现在能在赵家日子过得不错,他也很乐意看到。

    不过他今天的笑容云舒都觉得有点阴险。

    “你怎么了?干什么坏事了?”云舒笑着问道。

    “没干什么。只不过是知道老段军营里的战马死了一批,大概死了三十匹,今天在朝上我弹劾老段而已。”宋如柏轻松地说道。

    可是这话题却不怎么轻松。

    “战马怎么一下子死了这么多?”虽然三十匹看起来不像很多,可这是战马,是最好的马匹,就算是整个军营里大概也只有几百匹,每一匹战马都是十分镜柜的,而且是重要的资源,价值也高。因为本朝不善于养马,这些战马还都是从那些外族人的手里买来,总是是很重要的。可老段的军营一下子死了三十匹,云舒都觉得这不是宋如柏跟老段没事找事,而是老段的确很不对,皱眉说道,“他怎么这么不用心养马?三十匹,这损失可不小。”

    宋如柏这回弹劾老段没弹劾错。

    在军营里,每一匹战马都十分珍贵。

    而且古往今来,骑兵永远都是最能够冲锋陷阵的。

    老段把战马给养死了,这么大的事,不亚于谋害军中将士。

    只是老段虽然在女人的事儿上糊涂,却也不至于在差事上都有问题,云舒便好奇地问道,“怎么回事?他不像是这么不用心的人啊。”

    “他的确很用心。不过之前跟唐家那女人的婚事闹得他心不在焉,差事上懈怠了很多。”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他手底下养马的那几个人暗中盗取养马的银子,给战马吃了不好的饲料滥竽充数,那饲料里有一些对战马不好的东西,战马吃了就吃坏了。不过老段发现得早,这才只死了三十匹战马。他也知道这件事不太好交待,本想瞒着过去了事。毕竟也没有人时常去战马那里去数有多少马,还不是他这个军营里的主官说了算。到时候每个月多报一匹病死,两年过去张目就平了。”

    老段其实已经处置了那几个养马出了问题的。

    不过他是军营的主将,一个失察之罪是肯定不能避免的。

    所以,为了不叫皇帝对自己失望,老段本想把这件事给瞒下来。

    谁知道叫宋如柏知道,宋如柏就把这件事捅破了。

    不仅是为了宋如柏跟老段之间的私人恩怨,也是宋如柏坚定地认为,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隐瞒这样军中的错处。

    既然做错,哪怕是宋如柏今天做错了事,也应该禀告皇帝还有朝廷,无论是补救还是被处罚,都应该有一个结果。

    而不是欺上瞒下,妄图把这件事压在手中。

    宋如柏这么说是很有道理的,云舒也认同他这样的意思,不过想到老段,她便对宋如柏说道,“只怕老段更恨你了。你的北疆的兄弟们也会觉得你不近人情。”

    “那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宋如柏喝了一口茶对云舒说道,“如果觉得我不近人情,本应该为老段遮掩,那不叫兄弟,那叫党羽。这种做错事还要遮掩不禀告朝廷的事,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只有从一开始就约束自己忠心为了陛下,为了朝廷,才能不会变的越来越没有底线,越来越放松自己。”他见云舒噗嗤一声笑了,便也笑着说道,“更何况如果他们如果当我是为了私人恩怨不近人情也无所谓。至少以后没有人敢来招惹你。”

    “那陛下怎么说啊?”云舒笑着问道。

    她觉得宋如柏刚正不阿的态度叫她很顺眼。

    她决定奖励一下他,靠过去抱着他的胳膊吧唧亲了宋如柏一下。

    宋如柏竟然愣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恍恍惚惚地看着云舒。

    他见云舒看着自己笑,又木讷了一会才找回语言,有些呆滞地说道,“陛下说……”

    他一下子被云舒这一下给打断思绪了似的,很久之后才靠过来说道,“陛下自然动了怒。罚了老段一年的俸禄,官降三级留用察看。只是我知道,陛下动怒不仅仅是因为老段养死了战马,而是因为老段竟然也开始学着骗他了。”老段本应该是皇帝最信任的人,如果战马的事出来,老段第一时间对皇帝禀告,皇帝哪怕对老段这段时间抛妻弃子格外不满,可是看在他对自己坦诚,依旧忠心,并不会重重地处罚他。

    可是老段却选择了隐瞒。

    是不相信皇帝会宽恕他,还是想要欺骗皇帝,皇帝都会觉得失望。

    北疆武将本该是皇帝的心腹。

    而不是背后捅皇帝一刀,欺骗皇帝的那个人。

    如果被信任的人欺骗,那伤害更大。

    宋如柏想到皇帝今天的脸色,便摇了摇头。

    “那陛下会不会觉得你骤然揭穿这件事,也叫陛下措手不及丢了脸?”老段是皇帝手下的人,出了差错被宋如柏揭穿了,皇帝不也是脸上没有光了吗?

    云舒不由担心。

    “我是先把这件事暗中跟陛下说了,随后上朝之前,陛下叫我在朝廷所有人面前弹劾这件事。”宋如柏对云舒说道,“陛下不在乎自己的脸上没有光,陛下也只希望自己不去遮掩这样的事。”只是皇帝到底对老段失望了。

    对于他们这些暂时没有根基的北疆无疆来说,皇帝的信任与倚重是能够在京城立足的根本。

    皇帝对老段失望,不再那么相信他,老段以后只怕地位要不稳了。

    不过这跟宋如柏何干。

    自从老段纵容唐六小姐跟云舒打擂台,宋如柏就不管老段的死活。

    他倒是关心云舒的生意。

    “赚了好大一笔。我倒是希望她最近多卖一些烤鸭。”云舒笑着给宋如柏看手边的银票。

    宋如柏自从成亲以后就不管云舒怎么收钱花钱,只要是家里的银子都归云舒处理,他不在意地看了一眼点头说道,“也好。叫她也受个教训,知道不是谁都那么好惹。”

    至于老段现在的心情,宋如柏不去考虑。

    除了诅咒他,还能是什么。

    果然这一天晚上老段喝得酩酊大醉。

    他一路摇摇晃晃地回了家里,唐六小姐正在发愁。

    因为她今天买了一批鸭子算了一笔账。

    才开业没两天,似乎没有赚到银子,反而花出去了不少。

    她的嫁妆算是完全添进了烤鸭铺子里,毕竟买铺子才是大头,京城里一个铺子都已经两千两了。

    再加上开业之前的各种花销还有修缮,这一批鸭子都算不得什么大额花费了。

    如今唐六小姐算了算自己花了多少,脸都绿了,唯一期望的就是赶紧把云舒的铺子给挤兑垮了,她好把价格提上来。

    算了一笔账,唐六小姐心里正郁闷呢,见老段醉醺醺地回来,能不生气吗?

    她是最讨厌男人醉酒的。

    老段一喝醉了酒,身上不说一股子酒臭味,更何况为人还粗鲁,一点没有大户人家的公子那样文质彬彬的。

    比如她三叔唐三爷,就算喝醉了酒,也十分风雅,也不粗俗,那才是唐六小姐希望老段变成的样子。

    就算不能跟唐三爷一般,好歹跟她父亲唐二爷一样也行啊。

    可是看着老段那鲁莽粗俗的样子,唐六小姐就觉得格外生气。

    “你怎么喝成这样?不怕被人笑话啊?!”她站在屋子中间瞪着老段大声质问。

    这个样子,老段就算醉醺醺的,可是也恍惚了一下。

    从前跟军营里的兄弟喝了酒回了家,家里暖洋洋的,妻子会很快地跑过来架住他,无奈地絮叨着把他扶到屋子里去,给他漱口擦脸,照顾他,关心他。

    还会给他煮酸汤,叫他喝下去能舒服一些。

    他那时候喝醉了摇摇晃晃回家,心里是不慌的,因为知道自己的妻子会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只要回了家,什么都不是事儿。

    可是现在,没有人搀扶他,没有人照顾他,没有人给他换衣裳清洁身上,连叫他总是觉得烦的絮叨都没有了。

    有的只是一个已经一脸嫌弃地远远站开,捂着鼻子大声叫下人来把他拖去沐浴的美貌年轻的名门淑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