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活该

    “咱们不是鸭子多吗?好心一点,卖给他们一部分。”云舒对小顺吩咐。

    “可是!”

    威武侯府的铺子,那烤鸭也就是鸭子的材料赶不上云舒铺子里的。

    如果连鸭子都是一样的,那味儿就真的一样了。

    小顺想要建议云舒别做傻事。

    云舒却已经对他继续叮嘱说道,“不是有没有按着烤鸭喂的鸭子吗?把那样的卖给她家。”云舒便靠着椅子笑着说道,“她既然亏本赚幺儿,那这段时间的销量一定不小,只怕鸭子也是不够的。没有了鸭子这原材料,她那什么跟咱们竞争?只怕她如今也正着急想要买大量的鸭子回来。既然是这样的话,不是从咱们家买,就是跟别人家买。与其叫别人做了她的生意,不如咱们自己做吧。”烤鸭的鸭子要肥瘦均匀,是很讲究的。不过云舒不准备卖这样的鸭子给唐六小姐。

    她因为经营者这样的几个铺子,所以已经开了一个养殖场,都是鸡鸭鹅的,平常自家用不完这么多,也卖给京城里别的做生意的店铺。

    既然能做别人的生意,她当然也能做唐六小姐的生意。

    “那这也好。”小顺听云舒的意思不是把自家的根基卖给唐六小姐,这才放心了下来,犹豫了一下。

    “你还有什么建议?”

    “这其实有些阴损。”小顺犹豫了一下才对云舒说道,“叫我说,既然威武侯府卖的烤鸭这么便宜,不如咱们也打个折,挤兑他。”

    “用不着这样。打折什么的,这就不值钱了。”云舒便笑着对他说道,“不过你可以考虑卖一只烤鸭,就放一两块试吃的卤味给顾客,叫顾客也尝尝咱们家别的卤味,自然能打开更多的商路。”见小顺脸色一亮,云舒便不在意地说道,“就算威武侯府有金山银山,他也不可能永远亏本。一旦价钱上来了,没有价钱上的优势,这顾客也不是傻的,当然知道还是咱们家的烤鸭更划算。至于最近,少烤一些烤鸭,免得放坏了。也用不着跟他们气冲突。也都是给威武侯府做事的,何必为难那些下头的人。”她就算是要找人算账,也只会去找唐六小姐算账,而不是下头听命于她的下人。

    小顺点头答应了。

    他又觉得云舒的话叫自己觉得很感动。

    不去为难下人的主子,他很少见到。

    小顺真的很庆幸当初被皇帝赏给了忠义伯府。

    如今被主母重用,还并没有鄙夷他身份地位,愿意给他尊重,这样的主母他怎么可能不敬重呢?

    “我知道了。夫人放心,外头的事我都会用心打理。”

    见小顺一副很郑重的样子,云舒便笑着说道,“用不着这么一本正经的。我知道你的本事,也知道你的忠心。咱们伯府也是刚刚建府,你是难得能被我信任的人,以后要叫你操心的事多着呢。”她这话倒是真心话,因为她和宋如柏都不是有根基的人,刚刚爬到这个位置,外面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能使唤信任重用的又有几个人呢?能有小顺这样聪明又忠心的人,云舒觉得同样是一件幸运的事,不然总不能叫她亲自出马在外面张罗生意。

    “不过你岁数也不小了,如果心里有喜欢的姑娘,就来跟我说,我一定给你做主。”

    云舒虽然年纪不大,不过已经开始往老气横秋上去了。

    小顺到底年轻,见云舒一本正经地跟自己说他的亲事,顿时红着脸跑了。

    “这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云舒心说这孩子脸皮也太薄了。

    宋如柏回家的时候听她说这件事,见云舒用长辈的语气说着话,便笑着对她说道,“小年轻的提到自己的婚事,又几个不害臊的?你以为都跟我一样没脸没皮?”他坐在云舒的对面,见桌上的是几样家常菜,还有几盘子各种卤味,便对云舒问道,“小顺来跟你说什么?”他吃两口卤味喝两口酒,十分惬意,云舒也没有瞒着他,把唐六小姐干的好事跟他说了。听了这个,宋如柏脸色微微一沉。

    “她就想一直跟你作对?”他对云舒问道。

    “她一向看不起我。从前在唐家就总是找茬,现在能自己当家做主了,当然不会放过我。”云舒心大地说道,“不过她没占到我的便宜。”

    “她摆出跟你为难的态度,叫京城里别的人家看见,还以为你是好欺负的。”宋如柏听云舒把卖鸭子给唐六小姐的想法,便对云舒说道,“既然她敢这么干,老段一定是纵容了她。她既然敢在后面为难我的女人,我也只好在前朝为难她的男人。”他见云舒一副兴致勃勃要跟唐六小姐做生意,便不会对唐六小姐出手了。不过为了不叫京城里的人都觉得云舒是随便能这样为难的人,他也只好在前朝好好地整治老段,叫人知道,云舒不是好惹的。

    谁敢惹她,自己的男人就得被整治。

    “你想怎么做?”云舒好奇地问道。

    “我不想怎么做。我就是叫段家知道一个教训,叫他们以后听到你的名字都不敢大声说话而已。”宋如柏眼里充满阴沉地说道。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吃亏的人。

    云舒见他心里有数,也不催问,跟宋如柏一同吃了饭就罢了。

    过了两天,翠柳就上门来找她,把自家铺子前面多了烤鸭铺子,还降价的事给她说。

    这时候云舒刚刚卖了叫小顺通过别人卖给唐六小姐一批鸭子,很是赚了一笔,这么数着钱算了算,竟然没有亏,还有的赚,见翠柳登门,她心情当然很好,叫翠柳来跟自己坐在一起,便笑着推了推面前装满了银票的盒子对她问道,这么着急干什么?这是哪儿着火了不成?”她还笑得出来,翠柳都着急了,对她拍着胸口大喘气着说道,“还笑呢,不好了。咱们铺子对面有人拆台了。”

    云舒的烤鸭铺子里头当年就有翠柳的股份。

    可是后来陈白说不能叫云舒这么补贴翠柳,翠柳也不好意思再跟云舒再说什么股份的事,怕以后牵扯多了,各自成亲生儿育女,这乱账分不明白,所以已经跟云舒说好了,铺子里再也没有她的股份,这烤鸭铺子都是云舒一个人的。不过云舒也知道她刚刚成亲,哪怕是嫁妆很多,可以后跟赵小三单独过日子,手头宽裕一些才好,便说成亲前三年铺子里还给她分红。

    因为只是分红,没有股份,翠柳知道云舒跟自己是从小到大的感情,也知道云舒想要拉拔自己,也没有拒绝,姐妹俩算是说好了这么件事。

    现在,翠柳不仅是担心自己的分红,还担心云舒会吃亏,知道有人跟云舒的铺子这么拆台,就来告诉她。

    “这事儿我知道。是六小姐干的好事。”

    “她也太过分了!”翠柳性子急躁,见云舒笑了笑没说话,便咬牙切齿地说道,“从前就跟你作对,现在还想跟你作对。威武侯真是瞎了眼了,怎么看中了她了!”

    她很生气。

    云舒半点不生气,把自己卖了鸭子,在唐六小姐身上赚了好大一笔的事跟她说了。

    翠柳对云舒的做法很不解。

    “她买了这么多鸭子,不是更能跟你作对了吗?”

    “她现在卖烤鸭是亏本的。”云舒耐心地对翠柳说道,“多卖一只,她就多亏一些银子。卖得多,亏得就更大。既然她不怕亏得多,手里有金山银山,那我何乐而不为,为什么不趁着她这么有钱的时候不赚钱?我倒是希望她买得更多的烤鸭,才能亏得厉害了,知道价格战不是谁都能打得了的。”至于唐六小姐撑不住了要涨价的时候,除非她把价钱抬到不亏本的价格,有了赚才能保住自己的家底。

    可是如果价格加到不亏本的程度,那谁还会买她这不正中的?

    云舒的烤鸭也并没有贵得离谱,而且还有试吃,到时候唐六小姐就知道云舒的厉害。

    更何况烤鸭铺子虽然叫云舒赚得多,可又不是她唯一赚钱的生意,唐六小姐想从一个烤鸭铺子上就打击她,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云舒稳坐钓鱼台,看着唐六小姐任性妄为。

    至于唐六小姐亏本以后怎么办,云舒可不管。

    翠柳见云舒已经有了主意,方放心了,坐在云舒的对面大口喝了两口水说道,“还好你沉得住气。我听见这件事都急坏了。”

    “这有什么好急坏了的。现在急坏了的应该是六小姐才对。”

    唐国公符又没给她嫁妆,只靠着老段得皇帝赏赐的家底还有二夫人给她的那点嫁妆,她能撑到什么时候啊。

    如果一直这么卖低价,云舒的铺子还稳稳当当的,唐六小姐到时候的脸色一定特别好看。

    到时候大概老段的脸色也一定很好看。

    出轨出了个败坏家业的女人,这也是没谁了,老段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不过出轨的男人嘛。

    云舒只能送一句活该给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