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生意

    “烤鸭铺子有什么用?”

    老段不知道唐六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唐六小姐冷笑了两声,白了老段一眼。

    “你知道什么。小云这些年在国公府里那么志得意满的,还不是靠着她这个赚钱的烤鸭铺子。”云舒从进了国公府没多久就能一飞冲天跟在老太太的身边,只给老太太做针线,日子过得那么松快,而且还得老太太的信任和喜欢,这国公府里又不是太平盛世,连唐六小姐这个主子小姐都讨厌云舒,更别提国公府里其他的下人了。可是正是云舒后来经营了烤鸭铺子,日进斗金,那银子海水一样流到手掌心里,手上有钱,花钱就散漫大方,到处在府里拿着银子笼络下人的心。

    不管是做什么,她都很大方,给一些服侍自己的小丫鬟之类的也大方得很,所以才叫国公府里的下人都对云舒改观。

    就算是心里仍然酸云舒得宠,可是拿了云舒的银子手短,得了云舒的好处嘴短,当然要跟云舒更客气一点。

    唐六小姐看着云舒这些年在国公府上下打点,讨人喜欢的样儿讨厌极了。

    现在,她自己能当家做主了,就想断了云舒的财路。

    如果云舒没有了烤鸭铺子那么赚钱,她还能在忠义伯的面前摆谱吗?

    如果没有了大笔大笔的银子,她心疼得得快死掉了吧。

    更何况烤鸭铺子是赚钱的买卖,唐六小姐当然也想自己有赚钱的营生。

    这些年,烤鸭都成了京城里叫人不能忽视的品牌了,唐六小姐当然知道。

    “可是烤鸭那不是有秘方的吗?”老段听了这么件事,倒是没有反对,却有些犹豫地说道。

    他吃过烤鸭,当然也是觉得很美味的,所以觉得唐六小姐这开烤鸭铺子的主意不错。

    只是多少有点对不起宋如柏这个兄弟,老段有些羞愧,好一会才继续对唐六小姐说道,“还是算了吧。老宋好歹是我的兄弟。如果你开了烤鸭铺子,那不是跟老宋抢生意吗?”这跟背后给宋如柏一刀也没有区别。老段虽然跟宋如柏做不成兄弟,可是也没想这么丢脸,叫北疆的其他兄弟看见自己给宋如柏插刀子,那怕是会叫其他兄弟对自己不满。对自己的形象,老段还是很在意的,却听唐六小姐更加嫌弃地看着他说道,“你这么这么胆小怕事!这京城里,难道烤鸭只能她一个人开吗?她难道霸占了烤鸭的生意吗?什么叫抢生意,只不过是开个铺子而已。”

    更何况这些年京城里除了云舒的烤鸭铺子以外,还有好几家其他人家开的烤鸭铺子。

    云舒又不是独一份。

    只不过是别人家的没有云舒家铺子里的烤鸭叫人觉得正宗,所以就算是烤鸭铺子不少,云舒家的还是最红火的。

    可唐六小姐却并没有担心。

    云舒当年为了孝敬老太太,在国公府里也教了好几个厨娘做烤鸭,秘方是不少人知道的。只是这些人都是国公府里的下人,身家性命都在国公府,当然不敢有人泄露。

    唐六小姐嫁给老段,国公府当然不会把服侍老太太的厨娘给她,不过二夫人担心女儿在侯府里过得不舒服,就把几个二房的厨娘下人给了唐六小姐当陪嫁。这几个厨娘虽然不知道烤鸭的秘方,可是也是见过几次老太太的小厨房里做烤鸭的,说起来也算是头头是道。唐六小姐平时也吃国公府里的烤鸭,滋味都是记得的,只要叫厨娘多烤几只鸭子,自己吃得差不多的口味,那就能跟云舒打擂台了。

    她现在在侯府作威作福,老段不敢管她,见她一心一意要跟云舒作对,也没说什么。

    所以没过几天,云舒就听家里的下人跟自己说,自家烤鸭铺子对面的铺子换了经营的人,忙忙碌碌的,修缮得崭新崭新的,现在开业了,竟然也是烤鸭铺子。

    “按理说这铺子开得古怪。”站在云舒面前的是一个她最近十分重用的小厮,名叫小顺。年纪不大,只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不过却是很机灵的,是皇帝赏赐给伯府的官奴。云舒之前才把他提拔起来,因为这小厮脑筋灵活,看见谁都嘴甜,帐也算得明明白白的,云舒瞧着是个人才,就叫他现在在伯府的各个铺子里忙前忙后,慢慢地把一些管事的权力交给他。这小顺也是一个知道感谢人的,见云舒信任自己,十分感激,对云舒忠心耿耿,现在在她的面前便对云舒说道,“这京城里谁不知道夫人的烤鸭铺子是最红火,最正宗的。在咱们的门前开铺子,那不是班门弄斧吗?”

    京城里是开了好些烤鸭铺子,不过却都不会离云舒的铺子太近,唯恐被比下去了,以后没有生意上门。

    这突然就在街道的对门开铺子,小顺觉得这开铺子的有点奇怪。

    不是傻子就是脑残。

    脑残二字,还是小顺跟云舒学的。

    云舒倒是觉得这个形容很好笑,特别是叫小顺这么挤眉弄眼地说出来。

    “是谁家的生意啊?”这京城里做生意,都得有点门路靠山,她当然要问问。

    不过她也的确觉得有点奇怪。

    小顺便对云舒说道,“才打听了,是威武侯府。夫人,我记得威武侯与咱们伯爷不是袍泽吗?”

    虽然他也知道威武侯跟他们伯爷割袍断义的事,可不管怎么说,威武侯也不能这么不讲究吧?

    难道不仅要割袍断义,还要对着干吗?

    “威武侯府?”云舒便想到了唐六小姐。

    对于唐六小姐这脑残,云舒一向不敢去想她到底能脑残到什么程度,沉吟了一会才说道,“大概是威武侯夫人的意思。”唐六小姐那点小门道,云舒不用看就知道她想干什么。想到唐六小姐来这么一处,显然是被最近唐家的那些事气得够呛,云舒都觉得好笑。她完全不介意跟人竞争的,不过对于唐六小姐手段这么拙劣的“商战”,云舒觉得跟她竞争都有点拉低了自己的格调,问道,“他们家已经开始 做生意了?”

    “是。今天一大早上就开始卖烤鸭了。”小顺就对云舒说道,“我叫人去买了一只回来尝了,味儿倒是跟咱们的差不多。只不过是鸭肉有点柴。”说起来,这烤鸭虽然吃着好吃听着什么秘方的神神秘秘,其实京城里藏龙卧虎不知多少大厨,早就把烤鸭怎么做的也琢磨得差不多了,味儿一样都不稀奇。至于鸭肉柴,那大概是火候与鸭子不是精心养的,不那么肥而已。

    云舒点了点头。

    虽然她的铺子是烤鸭铺子,不过现在烤鸡烧鹅的,还有各种卤味,样式繁多,唐六小姐不知道她现在的生意做到什么程度,只拿烤鸭来跟她对着干,其实不会对她造成冲击。

    小顺当然也知道。

    只不过是看见对门来了威武侯府的铺子,跟云舒提醒一声而已。

    “她是新开的铺子,有没有优惠?”云舒想到唐六小姐不择手段的性子,便问道。

    “他们卖一只烤鸭只需要咱们的一半的价。”小顺便脸色凝重地对云舒说道,“这是项庄舞剑,气势汹汹而来。夫人,威武侯府这是真想跟咱们翻脸吗?”如果不是要跟他们对着干,那非要打五折干什么?这也太过分了。连着鸭子带各种工序,打五折这几乎是赔本赚吆喝了。他当然觉得有点不像话,云舒却多看了小顺几眼,觉得小顺这出口成章,而且性子机敏,倒不像是普通小厮的教养。不过想到小顺是官奴,云舒便顿了顿,没有说什么,对小顺倒是更温和了些说道,“别为了这点事生气。你还年轻,所以没见过这种损人不利己的。等见识得多了就知道,这算什么啊?为了这些人气着了自己,倒是不值得。”

    小顺的脸一红。

    他年轻气盛,又到了伯府就被云舒重用,当然也有点心高气傲。

    见威武侯府跟自家伯府这么对着干,他心里当然是来气的。

    “我只是……”

    “我知道你生气是为了咱们伯府。把伯府当自己的家,我高兴还来不及。只是想劝你不要为了小人生气。以后也是这样。”

    云舒便叫小顺坐在对面用心地问他说,“咱们铺子受到的影响大吗?”

    “有些冲击。除了那些口味刁钻的老餮,专认咱们家的烤鸭,别人家的吃不惯意外,其他的普通人看见他便宜,味儿也没差多少,当然会叫他们给吸引过去。他们开在咱们对门,有的本来想来咱们家铺子的,听见他们家便宜,味道又差不多,转个身就去了他家了。”小顺坐在云舒的对面不自在了一下,就从容起来,对云舒问道,“夫人,哪怕咱们铺子现在不只靠着烤鸭,可是也不能叫他们这么欺到头上。”

    云舒笑了笑。

    她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开铺子做生意都是为了赚钱的。

    只有唐六小姐这种奇葩才会做赔本买卖。

    既然她这么愿意做赔本买卖,云舒不在她的身上赚一笔那可太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