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重视

    一个是亲儿媳,一个是外甥媳妇,却差别对待了。

    明明是唐六小姐的出身更高,还是那琥珀的主子小姐呢。

    可是段婶子却愣是摆出一副不稀罕大户人家的小姐,却去稀罕一个丫鬟的姿态。

    这不是给唐六小姐这个亲儿媳下不来台吗?

    特别是这么下不来台的不仅仅是段婶子一个。

    看见唐六小姐这么生气,那说是非的女眷都不该张嘴了,倒是唐六小姐阴沉着小脸看着她问道,“你继续说。还有什么事?”

    “这……你肚子没事吧?”唐六小姐一有不如意的地方就要肚子疼,这些女眷觉得京城里的女人太娇贵了,却还是小心地问道。

    “没事!”唐六小姐忍着气说道。

    她就不信还有比段婶子更可气的。

    可是还真的有。

    “那我说了啊。还是高家嫂子说的。”那女眷便对唐六小姐说道,“你知道的吧,段婶子做主,把王家嫂子嫁给高大人的事?”见唐六小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忍耐着心里的怒火,女眷便继续说道,“这不是跟高家嫂子就亲密起来了嘛,高家嫂子就知道很多唐家的事。她说唐家那位国公府的老太太,哎哟,给那叫琥珀的丫鬟好丰厚的嫁妆,比大户人家的小姐的嫁妆还丰厚,只是为了不那么显眼,才实实惠惠地给压在一起,就算是这样,也抬出去十几箱子的嫁妆。那些什么家具啊,粗苯的东西,早就抬去王偏将家里去了,根本都没算在这嫁妆里头。我还听说那嫁妆都是什么黄花梨打的,值钱着呢。”

    唐六小姐听到这儿都快要气疯了。

    段婶子这恶婆婆一向和她关系不好,给她下不来台也就算了。

    可是老太太是她的祖母。

    为什么也要给她下不来台。

    叫一个丫鬟压在她的头上,被丫鬟比较还落在下风,她以后还有什么面子?

    特别是明明知道自己嫁给老段了,老太太竟然还左一个丫鬟右一个丫鬟塞到北疆武将的家里来,这叫她以后怎么做北疆女眷的首领?

    她捂着心口好久,这才对那彼此用眼神对话的几个女眷硬邦邦地说道,“我累了,你们走吧!”这虽然是她一向的口吻,也觉得自己是京城里的小姐所以才这么高高在上,可是其他女眷听了,大多都觉得心里也不怎么舒服。这种被唐六小姐看不起的感觉当然并不好,不过看在老段现在是威武侯,在北疆武将之中乃是最得皇帝看重的那一个,她们也不敢违抗唐六小姐,便都心里埋怨着离开了。

    她们前脚才走,唐六小姐已经把手边的梅瓶用力地扫到了地上。

    哗啦一声,精致的梅瓶顿时粉碎。

    这是前朝的古董,价值很高,是唐六小姐平常最喜欢的,可是现在她也不心疼了。

    “欺人太甚了!”她咬着牙叫道。

    这一定是云舒干的好事。

    为了讨好老太太与段婶子,为了拉拢一个跟自己能联手的,她竟然把琥珀那个老丫鬟塞给了王偏将。

    王偏将是老段的表弟,本该跟老段同心协力的,可是如果叫琥珀嫁给王偏将,那王偏将只怕只会跟云舒的男人走得近了。

    为了叫她孤立无援,为了给她下不来台,那小云竟然使出这样的毒计,唐六小姐心里怎么可能不恼火。

    她又觉得云舒可恶,欺人太甚,又觉得老段竟然没有给自己做主十分生气,便趴在一旁哭了起来。哭了半天,等老段脸色格外失落地进来,她抬手就把一旁的一个垫子丢到老段的身上哭着骂道,“你这么没用的人!我都要被人害死了,你还不知道去了哪呢!”她觉得老段没用,都这么多天了,竟然还没有逼得云舒来给自己赔罪不说,相反,还叫云舒把琥珀说给了王偏将,这不是跟她对着干是什么?

    “我是你的妻子。你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唐六小姐刁蛮地哭闹道。

    看着她在自己的面前发疯哭闹,算一算,自从成亲以后,每隔几天家里都会吵闹抱怨,没有半点温馨和和乐,老段心里更加累了。

    他只是沉默地坐在唐六小姐的对面,脸上失落,心里更难受了。

    前妻要改嫁了,但凡是个男人,心里都不会好受的。

    哪怕他曾经那么嫌弃前妻,可是当她就要属于另一个男人的时候,他当然心里很不是滋味。

    更叫老段不是滋味的是,他嫌弃前妻从北疆而来,不文雅高贵,可是别人却觉得他的前妻是好得不得了的女人。

    这分开才多久啊,就又有人上门提亲了。

    提亲的还是北疆同僚。

    这叫老段或多或少地觉得,就像是自己瞎了眼丢了前妻,人家正守在边儿上等着,看见他扔了,就急急忙忙地给抢走了似的。

    想到高大人竟然这么愿意娶自己的前妻,甚至连那些京城里的愿意嫁给他的妙龄官宦小姐都没放在心里,老段心里更加复杂。

    前妻那么好吗?

    好到在高大人的心里,连京城里的女人都比不上?

    连官宦人家的小姐都比不上吗?

    想到总是给自己一个温暖安定的家庭环境,自己每一次回来都热乎饭,热乎乎的洗澡水,还有快乐的家庭环境的前妻,再看看总是对自己抱怨尖叫,嫌弃自己粗俗,嫌弃自己没用,逼着自己做这做那的唐六小姐,老段难受得很,却觉得这种难受憋得慌。今天知道前妻要再嫁给他的触动太大了,哪怕唐六小姐依然花容月貌,高贵着,可老段还是难得没有第一时间去哄他。

    他隔了一会,想到对自己已经横眉冷对的前妻生的儿子,再看看唐六小姐的肚子,为了自己能后继有人,才吞下了所有的心累,走过去哄唐六小姐开心。

    可是情意绵绵的时候哄着是夫妻之间的亲密。

    现在哄着,老段却更觉得心累。

    “又怎么了?”他便赔笑问道。

    在唐六小姐的面前,他总是觉得自己抬不起头,觉得自己比唐六小姐低了一等。

    这或许娶了大户人家的高贵小姐都是这种感受吧。

    “还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那个小云!她太可恶了,太阴险了!”唐六小姐可不管别人说段婶子怎么怎么喜欢琥珀,只觉得一切都是云舒的奸计。如果不是云舒在段婶子的面前说三道四,她怎么会被段婶子这恶婆婆那么讨厌。不是她搬弄是非,段婶子怎么会知道老太太身边还有一个琥珀?那琥珀都已经是老丫鬟了,根本就是嫁不出去,只能赖在老太太身边以后等着在府里做老嬷嬷的,却被云舒嫁给了北疆的武将。

    唐六小姐抓着老段的手恶狠狠地说道,“王偏将是你的表弟,你做哥哥的得去提醒他一声!那琥珀,琥珀可不是好相与的,最有心机的就是她!不然,老太太怎么会那么喜欢她。而且琥珀的岁数可不小了,她身边的姐妹都嫁人了,偏偏她不肯出府,你以为是为什么?叫我说,她一定是看中了府里的爷们儿,才舍不得嫁出去。不是相中了我三叔,就是相中了我大伯父!她和小云亲姐妹一样的感情,小云是什么人,她也一定是什么人!”

    “琥珀?”老段对唐家的丫鬟不怎么熟悉,唯一知道得多一点的就是被唐六小姐咬牙切齿的云舒。

    现在多出一个琥珀,也都觉得有点晕乎乎的。

    唐家老太太身边到底多少丫鬟啊?

    “就是她。你快去跟王偏将说,叫他别中了小云的圈套。不然,你表弟以后家里一定会闹笑话。”唐六小姐恨死了段婶子跟老太太。

    既然她们不给她脸面,她就搅黄了这门婚事。

    老段的表弟总不能愿意娶一个那样的丫鬟。

    “可是表弟已经对我不理不睬很久了。”老段为难地说道,“更何况这是他自己的婚事,咱们何必管他。”

    王偏将自从他把段婶子丢在侯府外头,就不再跟他往来了。

    老段不想去自取其辱。

    他之前劝过宋如柏叫他看清楚那小云的真面目,宋如柏就跟他割袍断义了。

    只怕他表弟知道他说琥珀在国公府里的事,也得跟他兄弟陌路。

    所以,老段就不想管。

    他也不知道怎么管,只劝着气呼呼看着自己的唐六小姐说道,“你好好地等着生孩子就行了,别为了那些丫鬟置气,不值得。等以后叫表弟和老宋自己看清楚那些丫鬟们的嘴脸,他们就知道后悔了。”他一说到后悔两个字,心里一突突,就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眼神都动了动没有跟唐六小姐对视。只是这只不过是他下意识的动作,也没有叫他觉得哪不对,想扶着唐六小姐好好躺着,却见唐六小姐用力地推开他。

    “说来说去,就是你没用而已!”她嫌弃地看着一声不吭的老段,生气地说道,“我不能叫她得意!我要叫她疼,叫她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

    “那你想做什么?”老段便问道。

    “我……我也开烤鸭铺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