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嫉妒

    云舒总是觉得自己撞破了一个大大的“阴谋”。

    倒不是说王家嫂子跟高大人从前就有什么不轨。

    而是云舒看来,大概是高大人看见老段出轨,知道老段要抛弃王家嫂子以后,就开始动了心思。

    知根知底的都是北疆来的人,他应该知道王家嫂子是什么样的女子。

    所以,他觉得老段不珍惜的人,却恰恰是自己珍惜,自己会喜欢的人。

    如果不是真的愿意去珍惜一个女子,怎么会什么都不在意地求亲呢?

    云舒笑了笑,虽然觉得高大人对老段“不怀好意”,不过这件事却正好是她想要看见的。

    老段嫌弃糟糠之妻,觉得王家嫂子配不上他了,还要另娶名门淑女,觉得那就是幸福了。

    可是就得叫他看看,他嫌弃得不行的糟糠,却是别人的心头宝。

    没有了他,王家嫂子照样嫁得好,生活得依旧精彩。

    没准嫁给一个懂得自己的好的丈夫,王家嫂子能比之前嫁给老段的时候跟幸福。

    “那这真是太好不过的婚事。”老太太听云舒跟自己简单地说了几句这高大人的情况,顿时露出了笑容,对哈哈大笑的段婶子说道,“这千金难买有情人。这件婚事不错,既然已经开始预备了,那咱们也得备一份厚礼。”她本来就对王家嫂子又喜欢又愧疚,当然在王家嫂子要再婚的时候给很丰厚的一份庆祝成亲的厚礼,也能叫自己的心里踏实一些。段婶子也不跟老太太客气,点头说道,“不然我过来干啥?不就是为了叫你给厚礼的吗?对了,你多给预备点稀罕物儿啊。”她这么毫无芥蒂,虽然看起来像是要东西似的,可老太太却知道段婶子是在告诉自己,王家嫂子对唐家没有半点芥蒂。

    这是叫人安心啊。

    老太太笑着点头说道,“你放心,一定都是稀罕物儿,就算没有,我也叫他们出去找去。”

    她因为这婚事脸上的笑容都多起来。

    不过她也不准备冷落王偏将。

    见琥珀没说什么,反而去了唐国公那一桌给王偏将端了一套新鲜的盘子碟子,老太太就知道琥珀的态度了。

    王偏将显然是对琥珀这样难得温和的态度很惊讶,起身对琥珀道谢,眼里露出笑容。

    云舒见这位王偏将很英俊的样子,倒是真的跟老段不像,相反,比老段年轻却很沉稳的样儿,不由为琥珀感到高兴。

    看起来王偏将很尊重琥珀。

    并没有把她当一个丫鬟随意差遣。

    琥珀也没说什么,给王偏将福了福,便回了老太太身边,仿佛没有什么态度,可是却也叫人全都知道了她的态度。

    段婶子看着琥珀对王偏将这样一个态度,搓了搓手,小声说了一句“双喜临门”,一边对老太太说道,“我现在就指望着外甥还有媳妇了。”她现在已经对老段太失望了,哪怕老段还是很孝顺,时常送宫里赏赐的好东西给她,可是看着老段把日子过成那样还执迷不悟的样子,段婶子便摇了摇头说道,“这过日子啊,不是每天把头上摸好几层油,穿得漂亮就是好日子的。咱们不是过那样日子的人,过你们这样的生活,咱们自己都觉得累得慌。”

    国公府里奢华精致,叫人羡慕不?

    当然是叫人羡慕的。

    可是如果每天都过这样的日子,国公府里的人从小就这样长大习惯了的也就罢了,段婶子却觉得自己习惯不了。

    吃饭以前还得先拿上好的茶水漱口,吃了饭也得漱口,还得拿帕子擦脸……虽然这是贵族习惯了的日子,可是真是叫人觉得被约束了。

    老段是被她马马虎虎地养大的,喜欢什么,她这个做娘的全都知道。

    可是看着老段现在精致得完全没有半点军营里汉子的样子,再听说他在侯府里吃的都是最精致的吃的,段婶子都替他累得慌。

    她感慨了一声,就不跟老太太提自己的儿子了,相反,见了赵小三与翠柳,见这两个孩子都很漂亮,又是云舒十分亲密的人,便对他们感兴趣。等知道赵雨也是官宦人家的儿子,也娶了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她就觉得赵家是很有眼光的,点头说道,“可不是嘛,这没见过老妹妹身边的丫鬟的不知道。这知道的,谁不说跟外头的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我还听说京城里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宁娶丫鬟不娶小姐的……”

    那是说宁娶大家婢,不娶小户女。

    云舒便笑着说道,“那都是京城里的人说着玩的。”

    “这可不是说着玩的。要我说,这在大家族里熏陶出来的难得得很。什么丫鬟小姐的,不过是个出身而已。丫鬟怎么了?也是好女孩。”段婶子出身贫寒,对出身没有偏见。她说话是这样直率,翠柳连连点头,见云舒在一旁笑,见怪不怪的样子,翠柳便对云舒小声说道,“这位威武侯府的老太太难得是个和气人。”她觉得琥珀能嫁给王偏将,有段婶子照看是一件很好的事。

    云舒也这么认为。

    不过她也知道,老太太是真的舍不得琥珀的。

    可哪怕舍不得,老太太也开始给琥珀预备嫁妆了。

    如果说云舒是老太太很喜欢的,那琥珀就算得上是老太太的心尖上的人了。

    比起云舒在老太太心里的位置,琥珀比她不知道高了多少,这份喜欢就在老太太给琥珀准备的嫁妆上看出来了。

    云舒最近时常来国公府看望老太太,顺便把一些自家做的北疆的小菜什么的给老太太尝个鲜,看见最多的就是老太太念叨琥珀的嫁妆,各种值钱的古董宝石绫罗绸缎加在一起,云舒看着,这跟国公府里那几位正经的小姐出嫁的时候的嫁妆有过之无不及。她也没什么嫉妒的心情,相反,因为已经成了亲,对于嫁妆什么的是过来人,还跟着老太太一同商量着琥珀的嫁妆。

    琥珀又是老太太跟前最得脸的那个,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各有馈赠,都十分丰厚。

    云舒跟着忙前忙后了好几天,便整理出了长长的一条清单,看着上头的嫁妆都咋舌。

    这很不少了。

    哪怕是普通一点的贵族小姐成亲,嫁妆也就是这样了。

    “叫我说,还是把箱子都给压得实惠一些。”云舒见琥珀的嫁妆整理了几十抬,便对老太太说道,“如果大张旗鼓地给琥珀姐姐这么多嫁妆,从国公府里络绎不绝地抬出去,这虽然是琥珀姐姐的光彩,可是叫人看见了去,又会说咱们国公府张扬了。”她便笑着说道,“就比如把两个箱子里的东西折成一个箱子,实惠都在里面,等姐姐成亲的时候,开箱以后再叫人知道琥珀姐姐的富庶,不比在街上洋洋洒洒叫人说道更好吗?”

    她也只不过是建议了一下。

    老太太拉着她说道,“你说的有道理。王家到底只是普通人家,太张扬了,倒像是给王家脸子看似的。”

    王偏将家里虽然也有赏赐与官职,不过肯定赶不上琥珀这些嫁妆的光彩。

    张扬地抬到王家,王偏将脸上恐怕也不太好看。

    老太太便叫人把嫁妆都紧着收一些,几十抬的嫁妆最后严严实实地整理出十几抬,看不出特别光彩,可是实惠都在里头。

    云舒一向信奉闷声发大财,自然是赞成的。

    她就去问琥珀这样行不行,琥珀本来就不是张扬的人,当然也觉得这样更好。

    她是嫁给王偏将做妻子去的。

    可不是嫁到王家去显摆自己嫁妆,压制自己的丈夫去的。

    她还觉得云舒这样做很合自己的心意说道,“这样就很好。都是低调过日子的人,不必闹得那么热闹,倒显得没见过世面似的。”

    不过再低调,王偏将要娶唐国公府老太太身边的丫鬟的事也在京城与北疆武将之间不胫而走。

    这件事和王家嫂子即将改嫁高大人并列为北疆家眷之中的稀罕事。

    正在威武侯府享受侯夫人的幸福生活的唐六小姐当然也听说了这件事。

    这都是那些最近想要讨好老段的一些北疆女眷在她的面前说的。

    “夫人不知道,王偏将娶的那个丫鬟还有点来历,听说是老宋家的那个的什么姐姐,特别得唐家老太太的喜欢。夫人,你也是国公府出来的,那王偏将家的是不是真的那么得宠啊?”

    唐六小姐听见女眷这么问她,脸色顿时变了。

    “是琥珀?!”她沉着脸问道。

    “没错,就是这个名儿!说是他们府里老太太跟前一等一的大丫鬟,连老宋家的都比不上她得宠。听说是段家老婶子亲自去国公府,国公府的门槛都给踩破了,千求万求给求回来的。”这女眷没看见唐六小姐的嫉恨无比的样子,还在感慨说道,“段家老婶子为了这丫鬟真是舍得啊!听说陛下赏的赏赐,金银珠宝还有宅子良田,一点没剩全都当做聘礼送到国公府上去了。这太重视了,比对亲儿媳妇都……”

    看见唐六小姐气得通红的眼睛,这女眷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当初唐六小姐成亲的时候,段婶子可没有给这样的重视和礼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