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再婚

    老段站在门口,看见他的王家表弟把自己的老娘给接下来。

    段婶子笑容满面地下了车,正好看见老段。

    看见儿子也就看见了。

    她大声地呸了一声,带着一脸恭敬的外甥去敲唐国公府的大门。

    老段看着都有些惊讶了。

    他和唐国公府的关系并不好。

    段婶子却怎么好像跟唐家很熟悉似的?

    特别是在唐国公府的一个门房笑容满面地把段婶子和王偏将迎接进了国公府,没有半点不欢迎的意思,老段恍恍惚惚。

    他被唐家拒之门外,被唐国公这么看不起。

    可是他娘和表弟竟然还能堂而皇之地进了国公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段百思不得其解,本想也趁着这功夫去跟唐家的人问问,却见人家已经关上了门。

    这就更叫他奇怪了。

    段婶子那么粗鄙的一个北疆出来的老太太,唐国公府那么一个大家族,怎么会这样热情地请她进去,而且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连他这个威武侯都不能得到唐国公的眼神。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真实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老段心里疑惑之外,又觉得有些失落。看着陪着段婶子进了这自己很想联系的唐国公府的是自己的表弟,他心里不是滋味儿。

    看了一会,他就走了。

    段婶子虽然看见了他心里很是不悦,不过和王偏将一起去见老太太的路上心情很快就好了,问带着自己进去的一个小丫鬟问道,“小云今天也过来了?这真是巧啊。”她时不时地就带外甥过来一起给唐家这老妹妹一起说个话什么的,也不说成亲不成亲的,只是想叫琥珀多见见自己的外甥,能多一些好感。没想到今天凑巧遇到云舒和宋如柏也在,段婶子觉得人多热闹,笑着说道,“幸亏我今天来了,不然,人能这么齐全吗?”更何况,她今天还有喜事要宣布。

    云舒在的话,正好一起听。

    等她到了老太太的面前,说是有大喜事,老太太十分好奇地问道,“是什么事?”

    “我儿媳,就是王氏,她快要成亲了。”段婶子喜气洋洋地说道。

    “是王氏吗?”老太太便急忙问道。

    云舒也看向段婶子。

    段婶子说的这就是老段的前妻,王家嫂子。

    之前虽然也听段婶子提过,要王家嫂子再嫁,可是这再嫁的速度也太快了,云舒都有点觉得措手不及。

    不过她还是觉得很高兴的。

    这世上没有什么理由,是女人为了个负心的前夫还要守着的。

    王家嫂子能在这样一个封建的古代,遇到一个不封建的前任婆婆,还能轻轻松松地再嫁并且被人祝福,云舒认为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没有见到王家嫂子,云舒便笑着问道,“嫂子今天怎么没来?”

    “我今天过来说她的喜事,她不好意思呗。”段婶子坐在老太太的身边,因为见到唐国公与唐三爷也在,瞧着唐国公的气度威严,令人敬畏,唐三爷俊美优雅,翩翩斯文,更重要的是听说这两个都是十分孝顺的。她心里羡慕老太太有孝顺的儿子,比自己生的那个王八犊子强多了,便叫王偏将去跟男人们说话去,自己便对老太太更喜上眉梢地说道,“我儿媳那一直都是很抢手的。也就是我生的那个才不珍惜,可是知道她是个好女人,知道她的好的多了去了。才一合离,好家伙,好几个都想娶她的!”

    云舒也不知道段婶子夸张没夸张,不过也忍不住笑得眉毛都飞了起来。

    老太太也是见过王家嫂子的,便笑着说道,“都说一家有女百家求。她其实也是一样的。”

    老太太本来也是十分开明的人。

    王家嫂子她见过,的确是一个很好女人。

    这样的人被老段给糟蹋了半辈子的时光,老太太都觉得她应该得到更好的男人。

    特别是王家嫂子这姻缘是被唐家出来的小姐给拆散了,老太太心里其实一直都惦记着这件事。

    “是什么人家?”

    老太太当然要问问,免得王家嫂子在遇人不淑。

    “也是从前北疆的,都是咱们眼前的,从前都跟着陛下与沈将军在军营里,多少年没娶媳妇。”段婶子跟老太太便说道,“从前咱们那地方穷啊,女人也少,他就耽误了,耽误到了四十多岁了都没娶上媳妇。这不是到了京城嘛。”他在国公府已经很熟了,也不见外,拿了一旁的水果大口吃着,对兴趣盎然的老太太说道,“听说我儿媳合离了,他就上门来了,说想娶她。哎呀,可诚心了,陛下赏赐给他的赏赐,什么金银啊,绫罗绸缎啊,全都搬到我家里来了。还说以后愿意连我一起养活。”

    云舒听着都忍不住喷笑了。

    这为了娶媳妇,连媳妇前夫的老娘都想养活,也太实诚了吧?

    “这倒是诚心诚意的。”老太太也忍不住笑着说道。

    “可不是。还跟我儿媳说了,他都四十好几了,棺材土都到了膝盖了,以后就把我那几个孙子当亲儿子。”

    王家嫂子年纪也不小了,这北疆过来的武将既然没有成亲的话,哪怕四十多岁,可也应该是想生孩子传宗接代的。

    按理说,这位北疆武将应该娶一个年轻女孩子,好能生儿育女。

    王家嫂子上了年纪,未必能生孩子了。

    可是既然这人说没孩子没啥,前夫的儿子就是自己的儿子,云舒都好奇地对宋如柏问道,“这位是哪个?是我认识的人吗?”她嫁给宋如柏之后,也请过几回客,见了与宋如柏关系不错的几个北疆的旧识。不过段婶子说的目标太大,云舒记得宋如柏好几个北疆的兄弟都没有娶媳妇,这也是因为北疆寒冷,冰天雪地的,生存十分严酷,一般的女人如果能嫁到外面去,绝对不会留在北疆,能在北疆娶到媳妇的并不多。

    不少都是光棍,云舒也不知道这说的是哪一个。

    不过云舒听着这话,倒是觉得这人是真心想娶王家嫂子,而不是仅仅为了娶一个老婆。

    如果说从前在北疆,一年半载见不到一个女人,那王家嫂子被抛弃了,有人愿意娶她可能只不过是想要家里多一个女人。

    可是现在大家都已经在京城了,这北疆武将跟着皇帝回来的,因为皇帝当他们是自己最忠心的心腹,也愿意念旧情,所以北疆的武将哪怕没有跟老段和宋如柏一样封侯封伯的,可也都是有了很好的前途的。就连琥珀好不容易动了心的这位王偏将,不过是追随皇帝赶回京城平乱,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建树,也都已经宅子金银官职都有了,被安排得很好,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她当然要问问宋如柏。

    段婶子见她问宋如柏,便停下来,笑呵呵地叫宋如柏说。

    她一个人说不算,得叫宋如柏也说一说王家嫂子以后要嫁的对象是真好还是假好,才有可信度。

    对于段婶子的心思,宋如柏倒是知道,便对云舒说道,“你见过两回。也不是别人,就是老高的那个大哥。”

    云舒一愣,脸色有点异样,之后就觉得这事儿有点不简单。

    说起来这人她自然是知道的,无论是和高家走得亲密,还是因为宋如柏的原因,她都对这老高的大哥知道得多一点。

    这是老高的亲大哥,比老高年长,运气比不上老高,没有娶到跟高大嫂一样的媳妇,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

    之前偷偷围观宋如柏跟自己接触的那群大汉里头就有这家伙一个,性格比老高活跃一点,不过还是很有分寸的。

    平常为了区别他和老高,云舒一直都管这人叫高大人。

    高大人和宋如柏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能和宋如柏关系好,那说明人品是被宋如柏认可的。

    因为他比老高的官职高,当初在京城平乱的时候,他的功劳也比老高的大,得到皇帝的赏识也多,皇帝赏赐了他不少的赏赐,摇身一变就成了新鲜出炉的富贵人家。

    不过高大人一直都没有给自己说亲的意思,光棍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今天在宋如柏和云舒家吃吃,明天在弟弟老高家吃吃,高大嫂张罗着给他娶个媳妇好歹知冷知热,他也一直都堵着耳朵说什么娶媳妇管着自己不自由什么的。

    不然,以他的官职还有那富贵,想给他说亲的是真的不少,都是好人家的姑娘。

    云舒本以为高大人是真的喜欢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现在看看,真的是未必啊。

    特别是她想到了一件事,便觉得高大人想娶王家嫂子恐怕是早有预谋。

    那当初老高一家和她与宋如柏撞破了老段出轨,这件事被气愤的高大嫂回来骂人被高大人听到的时候,高大人听说很怂恿着高大嫂这弟妹赶紧把段家女眷给接到京城里,还跟高大嫂递小话说什么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的男人绝对不能要什么的。

    现在想想,高大人这从前打从知道老段出轨以后,就想挖老段的墙角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