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拒之门外

    琥珀说得没有太明白她在怕什么。

    可是云舒却知道得很清楚。

    琥珀怕的那些事,其实云舒从前也害怕过。

    只不过是嫁给了宋如柏以后,她就没有再害怕过了。

    不过她也不会直接说穿了琥珀害怕什么。

    她倒是想了想,便对琥珀问道,“姐姐见过王偏将,你觉得多多少少有一点喜欢他吗?”

    “他为人不错。和我说过话,并没有看不起我,他的眼里,我是和他一样的人。”琥珀脸色淡淡的,可是眼里却露出几分温和。

    云舒觉得是不是北疆也特别喜欢出这样的男子。

    宋如柏也不在意她丫鬟的身份,当她是平等的。

    这位王偏将看起来也是这样。

    “那就好了。没什么可怕的。”

    “可如果以后他变了心呢?”琥珀便反问云舒说道,“等成亲以后,如果他发现还有别的女子比我更好,变心了。可我却把自己的心托付给他。那不是要为他伤心?如果不嫁人,就不会看到丈夫三妻四妾,就不会伤心,其实也很清净。”显然琥珀是看多了男人纳妾,令妻子伤心。所以为了伤心就一步也不迈出去了。不过既然她都已经考虑到这个程度,说明是想过嫁给王偏将这样的事,才会想得这么周全。云舒便笑了,轻松地说道,“变心了又怎么样呢?难道我与姐姐还没有退路不成?变心的男人,咱们也都不稀罕。再换一个新的,改善改善口味也没什么不好。姐姐,老太太就是咱们的后路。只要唐家在,咱们就不会有那种无处可去的地步。所以为什么不试着去接纳一个现在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的人呢?不管以后是不是会变心,可是现在是幸福的。”

    她觉得男人变心了又怎么样。

    离开变心的男人,再嫁一个更年轻英俊的,没准儿还能享受新的感情。

    虽然在古代这样很难,可是云舒想,靠着唐国公府,没什么不能坐的。

    王家嫂子离开老段还正寻摸再嫁的人选呢。

    她们怎么就不行。

    “你这话要是叫忠义伯听到……”琥珀看着云舒沉声说道,“只怕他要生气了。”

    “他听到了就听到了。只要他不变心,我就不会变心。不过我觉得他不是会变心的。如果要变心,这么多年在北疆他早就变心了。”云舒见琥珀的脸色好看了,便上前更加好奇地问道,“王偏将真的很英俊吗?比起……我家宋大哥呢?”她是真的很想知道,琥珀无语地看着一脸没事找事的云舒说道,“比忠义伯英俊。”这明显是偏心自己未来的那口子嘛。云舒不信,哼了一声说道,“威武侯的表弟还能英俊到什么程度不成。”

    老段就是个普通的大汉样子。

    王偏将是老段的表弟,能英俊到什么样儿啊。

    云舒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

    琥珀懒得说她,不过听云舒说到唐国公府是她们的退路,她总是严肃的脸露出了笑容。

    小云或许说得没错。

    有国公府这退路,她怕什么。

    大不了,如果男人变了心,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她还回来服侍老太太就是了。

    得了云舒的开解,琥珀的心里就感觉到好多了。

    这种改变等云舒跟琥珀回来的时候就更加明显。

    老太太看了一眼就知道云舒是去开解琥珀去了。见琥珀脸上多了一些温和,老太太心里又高兴又舍不得,心里知道琥珀也要嫁出去了,自然觉得有些难过。赵雨是一个十分伶俐的人,见老太太脸色黯然,便急忙说了几个笑话给老太太。老太太听了,虽然心里依然舍不得琥珀,可是却心情好了很多,对赵雨自然更喜欢,便要留云舒夫妻和翠柳吃饭,先问了宋如柏喜欢吃什么,又问赵雨,见都说不挑食,便笑着说道,“那就做几样咱们府里特有的。”

    国公府里自然也有几样是外头吃不到的。

    宋如柏在外一向都不爱说话,倒是赵雨,吃一口就夸一句,把老太太哄得十分开怀。

    唐国公是跟赵雨这样伶俐的性子说不到一起去的,倒是跟宋如柏有些话说。因为宋如柏不是夸夸其谈的人,说起朝中的一些事也没有过于夸张的话题,唐国公倒是很欣赏宋如柏这样沉稳又心里有数的人。他正与唐三爷陪着宋如柏吃酒,外面有人报,说是威武侯上门来给老太太请安。这话叫正陪着老太太说笑,一边埋头吃国公府里特有的菜的云舒差点把嘴里的菜给喷了,觉得老段这似乎还把自己当唐家的侄女婿走动的样子真是有点叫人无语了。

    更何况就算是走动,也该去二房的宅子走动。

    来唐国公府干什么。

    她觉得老段只怕是不能进来。

    难道以为自己现在是个侯爵,唐国公府就要看在他的身份贵重,承认他跟自己是姻亲?

    那老段还是太年轻了。

    云舒都想建议老段回去问问这些年显侯在唐国公面前的遭遇。

    那还是世交外加姻亲呢,看看显侯是怎么在唐国公面前碰一鼻子灰的。

    还以为自己的身份很重要,连唐国公都要退让?

    云舒心里腹诽的时候,唐国公已经冷酷地说道,“不见。”他这回答叫云舒觉得好熟悉啊,老太太等人也都是见怪不怪的样子,显然是见的多了。宋如柏眼神微微动了动,见唐国公是这样的脾气,他便在心里敬重了几分。或许唐国公拒绝了现在最得皇帝信任的威武侯有些过于强硬,可是宋如柏却觉得只有坚守自己的准则的人,而不是随波逐流,才更能令人感到信任和尊敬。

    他便给唐国公敬酒说道,“小云这些年得府中庇护,这恩情我们夫妻永远都不会忘记。”

    “闭嘴。”唐国公冷冷地说道。

    难道国公府护住了一个小丫鬟,还是为了叫这小丫鬟有报答的那一天吗?

    宋如柏闭嘴了,连喝三杯,对唐国公说道,“是晚辈说错了话。日后这样的话,晚辈不会再提。”他认错倒是态度很好,唐国公这才点了点头,冷淡地说道,“小云的一些生意还在国公府之中。”云舒之前想的那些逢年过节的粽子月饼汤圆之类的,花样百出,都是在国公府的铺子里卖,云舒只分银子。现在云舒都成亲了,又是伯夫人,唐国公自然不爱占云舒的便宜,便想把这份给分出来。宋如柏见他提到这个,便摇头说道,“那就继续留在国公府中。国公府对她来说,跟自己的家是一样的。”

    他明白云舒对国公府的感情。

    自幼被卖,爹不是爹,娘已经死了,对于云舒来说,她成长这么多年的国公府才是她的家。

    既然是云舒的家,又何必分得干干净净。

    多一份与唐国公府的牵连,云舒也会高兴。

    他没有跟唐国公府切割的意思,所以也不准备把云舒从前的生意从国公府分出来。

    既然他这么说,唐国公大概觉得宋如柏跟云舒有点粘包赖,唐三爷却觉得云舒和宋如柏都是重感情的人,心里满意,笑着说道,“那就不分也罢。难道咱们两府还要分得那么干干净净吗?谁家姻亲不是生意套生意的扯不清。”他竟然能说出姻亲二字,显然是准备把忠义伯府以后当做姻亲走动了,宋如柏回头见云舒正在笑,便也笑着对唐三爷说道,“自然应该如此。”

    他不介意为了云舒和唐国公府走动得更加紧密。

    而且,唐国公的确是一位值得敬佩的人。

    只要别惹了唐国公的底限,宋如柏觉得唐国公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他倒是觉得唐国公人还不错,没有冷酷无情,可是这话如果叫唐大小姐唐二小姐之流听到,大概要被气哭。

    老段也是被唐国公冷酷无情打击到的人,虽然没有跟女人一样哭鼻子,可也觉得心里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提着礼物站在国公府的大门口,看着紧闭的国公府的大门,他垂了垂头,脚步很沉重地转身准备离开。

    他以为自己娶了唐家六小姐,怎么着唐国公这位伯父也会对他慈祥一点。

    哪怕是唐六小姐那件事叫唐国公大怒,可是一家人,生气生气就过去了,难道还真的以后不往来,断亲了?

    那也太无情了吧。

    一想想自己被唐国公连门都没让进来直接赶走,老段都怀疑唐国公是不是忘了他是威武侯了。

    对一位皇帝封赏的侯爵这么下不来台,唐国公这么傲慢真的不怕触怒了皇帝吗?

    他可是北疆出身的武将,是皇帝的心腹,代表着皇帝。

    因为唐国公这么不给面子,老段心里对唐国公也很不满。

    不过唐国公大概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心里恨他了。

    恨唐国公的那么多,人家也不怕多老段这一个。

    只是老段心里恨上唐国公了,准备回家想一想以后该怎么对待唐国公府,却看见唐国公府门外,又过来了一辆不大的小马车。

    前头骑马的那个跳下来,老段脚下停住了,看向那人。

    那不是他的王家的表弟吗?

    他来唐国公府干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