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看望

    宋如柏和赵小三得到老太太的话,跟着唐国公和唐三爷过来了。

    “瞧着是小云喜欢的人的样子。”宋如柏高大,肩膀厚重,面容老实沉稳,老太太看了,看着云舒说道。

    云舒干笑了两声。

    她觉得老太太对自己喜欢的人的样子有点误解。

    “这孩子倒是俊俏。”对宋如柏是有些身份上的顾虑,老太太对他亲切有余,却少了几分自在。倒是看见了赵雨,看赵雨年纪和翠柳差不多的样子,俊俏得很,老太太是喜欢年轻的孩子这样一副俊俏讨喜的,便叫儿子们陪着宋如柏郑重地说话,免得怠慢了这位忠义伯,却叫赵雨坐在自己的面前,问他一些是。赵雨本来就是一个十分机灵的性子,而且性格也很开朗,并没有因为是在国公府就小家子气畏畏缩缩,相反,见老太太对自己很慈祥的样子,他对老太太十分尊敬,又带着几分晚辈对长辈的俏皮。

    他还给老太太讲自己在五城兵马司里,每一天在市井里遇到的一些新鲜有趣的故事。

    老太太更喜欢他了。

    老人家最喜欢的就是听晚辈说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了。

    见宋如柏没有赵雨在老太太的面前如鱼得水,云舒忍不住对宋如柏眨了眨眼睛。

    宋如柏的眼底不由多了一些笑意。

    唐三爷都看在眼里,脸上也多了笑容。

    唐国公依旧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喜怒。

    不过既然云舒今天过来,唐国公没拿斗地主的事兴师问罪,云舒觉得唐国公大概是饶了自己这一次了。

    说起这件事云舒都觉得冤枉。

    她是推荐了斗地主给老太太,可上瘾每天都玩儿又不是她撺掇的,她现在愤愤不平,觉得唐国公如果纳这个“治罪”于她,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在,云舒的胆子都大了,还敢偷偷在肚子里跟唐国公叫板了。

    这大概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典型吧。

    云舒跟宋如柏的这暗地里眉来眼去的,也就唐国公与唐三爷看在眼里,至于别人,都被赵雨那干脆利落的市井故事给吸引了。他长得年少俊俏,跟翠柳俏生生地坐在一起十分般配喜庆,而且是喜欢说笑的眉眼,也没有诚惶诚恐,短短的时间,老太太很喜欢他,还叫他时常来国公府给自己请安,跟自己说话。赵雨也都笑着答应了,唐国公夫人坐在一旁便笑着说道,“和你哥哥是两样的性子。你哥哥不爱说笑,你的性子却十分活泼。”她这就说的是赵二哥了。

    因为赵二哥从前救过唐国公夫人的兄长朱侯,唐国公夫人对赵家还是很看重的。

    她自然也见过赵二哥,再看看赵雨,便觉得赵家的男儿模样都是十分出众的。

    赵二哥英俊逼人,不过瞧着为人冷淡一些,不是喜欢亲近人的。

    倒是赵雨,比哥哥更俊俏几分,却性子开朗,爱说爱笑的。

    “二哥性子沉稳,至于我,就浮躁了很多。”赵雨说道。

    “你们兄弟各有各的优点。”唐国公夫人便对老太太笑着说道,“赵二郎的媳妇是官宦出身,性子很温柔,我嫂子还跟我夸奖过。”

    “真的吗?那倒是很般配。”老太太便点头说道。

    “我二嫂为人可好了。”翠柳便在老太太面前说方柔的好话说道,“这世上再也没有赵家那么好的婆家了。婆婆慈爱,妯娌也和谐,老太太不知道我现在的日子过得多好。”她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老太太见她嫁了人以后日子过得这么好,便放心地说道,“那就好。不过你也是很出色的姑娘。”这话叫赵雨连连点头说道,“您说的没错。娶了翠柳,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他是认真的。

    当年他还是一个不得宠的庶子。

    只有她,对他没有一点偏见,总是关心他。

    她对他的好,是他给家里扫雪的时候送来的一碗热油茶,是他在外面张罗买卖的时候,她出府来,也陪着他一起卖东西的陪伴,总之,从很从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如果能娶到翠柳就是很幸福的事了。只是那时候他知道自己一无所有,翠柳不是自己能攀得上的。直到后来,他们有了缘分,他也愿意为了自己的幸福还有多年的愿望去争取,为了她宁愿付出一切。

    他年纪小,也一无所有。

    可是他对她的心却一定是这世上最真心的。

    所以,当老太太觉得翠柳是出色的姑娘,赵雨便觉得老太太是一位十分有眼光的老人家。

    他看着翠柳的炙热都叫人脸红。

    老太太却喜欢见到小夫妻柔情蜜意的。

    如果干巴巴的对坐,那多没意思。

    老太太心里高兴,便觉得今天一定要好好热闹热闹,笑着问道,“玩牌吗?”

    这话一出来,云舒本来很高兴的,顿时怂了。

    翠柳在云舒都怂了的时候,当然也不敢出头,见唐国公正看过来,连忙摇头说道,“今天我们想跟老太太多说一些话,别玩牌了。”她捅了捅赵雨,赵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云舒和翠柳都一下子怂了,不过他很机灵地对老太太说道,“我再给您说个故事吧。”他拉着老太太说市井里的故事,云舒松了一口气,却没有见到老太太脸上的笑容十分揶揄,显然是刚刚逗她玩呢。她只不过是见琥珀出去端茶,便忙跟着出去了。

    琥珀在前面走,云舒就在后面跟着。

    国公府里的景色还跟从前一样。

    云舒觉得景色还有一切都没有变。

    她在熟悉的国公府的花园里走着,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怀念还有熟悉。

    琥珀突然在前面停下了脚。

    云舒也急忙停住了,见琥珀转过身来看着自己,便笑着说道,“我陪姐姐走一走。”她和琥珀这么多年都在老太太的面前,她转一转眼睛琥珀就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跟出来的。只是对比自己的亲事,琥珀却开口只对她问道,“六小姐在宫里给你下不来台了?”这话问得云舒一愣,无语地看着不关心她自己亲事反倒来关心云舒的琥珀,问道,“是大夫人回来说的?”

    “郡主也说了。”琥珀淡淡地说道。

    她看起来对云舒并没有格外关心。

    可是现在这样问她的时候,云舒却像是回了娘家,跟自己的姐姐在说家常话似的。

    她的心里感动,见琥珀似乎等着自己回应,忍不住在琥珀的面前低声抱怨说道,“她张嘴闭嘴都说我是个丫鬟,是服侍人的。我当然不可能叫她踩在脸上。不然,不仅我的面子,连宋大哥的面子都没了。”她和宋如柏是夫妻,她丢了脸,难道宋如柏这个新晋的忠义伯就脸上有光了吗?就算是为了忠义伯府的面子,云舒那一天也不可能对唐六小姐退让的。她这样抱怨了一番,琥珀静静地听着,之后才说道,“她算不得国公府里正经的小姐。你就算打死她,这府里也没有人会心疼。”

    琥珀从前绝对不会这么说话。

    可是现在,却还是更顾念云舒,所以才会这样大逆不道。

    唐六小姐是唐二爷这个庶出的老爷生的,这府里是嫡枝的天下,就算是云舒打了她,也真的没人会心疼。

    难道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还会心疼一个庶出一房的侄女?

    只是大家族嘛,总是喜欢嫡庶一家亲,喜欢粉饰太平,就算是老太太心里冷淡几分,明面上还是对二房十分照顾的。

    所以,琥珀作为老太太的心腹大丫鬟,当然从不表现出对二房的疏远还有轻视。

    可是今天为了能叫云舒心里更踏实地对待唐六小姐,她还是把这样的话给说出来了。

    云舒便点了点头。

    “多谢姐姐。我都知道。”

    她感动了一会,想着自己的事已经完事了,就想问问琥珀,段婶子家的外甥,那位王偏将的事。

    合乡郡主之前说琥珀有点松动了态度,她觉得自己得先问问琥珀的意思,如果琥珀真的愿意出嫁的话,云舒作为当初牵头的人,有的忙碌呢。

    “姐姐,那王……”

    “下次她再敢说你和四公子的闲话,你就拿五皇子的事堵她的嘴。现在已经分了家,五皇子的事赖不到国公府的头上。”

    琥珀板着脸对云舒说道,“用不着对这种人投鼠忌器。她还没有这个地位。”

    云舒千言万语想跟琥珀问问,操心死她的亲事了,见琥珀却只顾着叮嘱自己,她心里又感动又郁闷。

    好歹叫她知道知道,那王偏将是不是真的特别英俊啊?

    “我知道了。”云舒见琥珀说完了这话才看着自己,一副叫自己开口的样子,便急忙问道,“姐姐,王偏将这门婚事,你觉得中不?”

    她最近跟着北疆女眷时间久了,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方言。

    琥珀却没有笑她不说官话,反而听到这问题,眼里露出几分迷茫。

    她似乎难得不知所措。

    “他很诚心,可是我却有些害怕。”

    她对云舒说了自己的心里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