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轻视

    “可是她已经哭了半天了!”唐六小姐知道老段会心疼自己,当然知道怎么拿捏。

    “滚犊子!”宋如柏粗鲁地说道。

    没有叫唐六小姐磕头认错给云舒就不错了。

    他上前推了老段一把。

    “老宋,你我兄弟……”

    “当我是兄弟,你却来伤害我的妻子?”宋如柏看着突然抽了抽鼻子的老段,再一次说道,“滚出我家。”

    “你吃蒜了?”老段却突然问道。

    宋如柏板着脸没有理睬老段的话。

    蒜味儿的确不好闻。

    老段现在是高贵的人了,大概觉得蒜味儿特别掉价吧。

    看着他不肯搭理自己的样子,老段本想说什么,却只能垂头丧气地被赶走了。他想到宋如柏刚刚身上的蒜的味道,那刺鼻的味道,心里就一直惦记着。等回了威武侯府,就见许多的丫鬟围绕着正拿着帕子擦眼睛,把唐六小姐当做太后娘很一样服侍着。看着唐六小姐已经自顾自地开始吃了起来,老段心疼唐六小姐,也不会抱怨什么。倒是看了桌上今天格外精致的那些吃的,就想到了宋如柏身上的蒜味儿,便坐在唐六小姐的对面拿了筷子。

    “小云呢?”唐六小姐便问道。

    她正等着云舒登门给自己赔礼道歉呢。

    看着她期待的样子,老段想到宋如柏对自己的厌恶,有些不敢面对妻子的期待的眼神,垂着头说道,“没来。”

    “你说什么?!”唐六小姐顿时丢了筷子对老段质问道,“你可是威武侯!难道你还制不住一个丫鬟出身的?!”她觉得老段无用极了,想到自己在宫里受到的伤害,便看着老段尖锐地问道,“你的妻子,我这个侯夫人被她下了脸面,你竟然不能为自己的妻子做主?你这个威武侯是干什么吃的?!传出去,你还有面子吗?你知不知道会被人笑你无能,笑你没用?!”她气得饭都吃不下去了,老段唯恐她生气伤了肚子里的孩子,急忙诚惶诚恐地说道,“可是老宋也不是普通人。他也是伯爵。”

    “你是侯爷,比他高了一等,你还要看一个伯爵的脸色吗?!”唐六小姐怒道。

    她的脸红红的,已经动怒到了极点,脸都变形了,显然是气得不轻。

    老段觉得唐六小姐一下子变得这么尖锐,叫自己心里一颤。

    从前对他多温柔体贴,可是一成了亲,又有了他的孩子,她却变得强势了。

    “可老宋好的也是我的兄弟。”他有些不敢和这样的唐六小姐争执,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把他当成兄弟,可是他呢?他如果把你当成兄弟,现在已经捆着小云那小贱人在我的面前磕头赔罪了!”唐六小姐一看老段那没用的样子就生气。她好不容易才成了侯夫人,成了这京城里有名的贵妇人,可是却叫云舒那么在宫里羞辱诽谤,那时候又有谁顾忌到了她的面子了?见老段不敢吭声,唐六小姐扭曲着自己的脸看着说道,“我堂堂国公府的小姐嫁给你,你知道你的福气多大吗?现在你不知道护着我,你从前说会对我好,原来都是骗我的!”

    “我没有。真的没有。”老段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翻脸相逼得自己喘不过气的女子。

    他的前妻是个十分得体的女人,从不在他的面前抱怨什么,把家里就操持得很好,用不着他担心。

    老段只要忙着在军营里的事就好了。

    所以,他一直都以为女人都是一样的,都是很贤惠,不给男人惹麻烦,从没有提无理要求的。家也是会叫人觉得放松的地方。

    可是自从跟唐六小姐成了亲,虽然迎娶了美娇娘,还可以得到一个能在外面十分有面子的妻子,可是老段却总觉得回到家里的时候,自己要小心翼翼的。不要惹怒了妻子,听她的叫嚷是一件事,还有唐六小姐那很多的要求,比如回家了不能大声说话,不能吃辛辣之物,不能吃味道重的,不能吃肉,不能喝酒,醉醺醺油腻腻的她不习惯,每天吃得精致,什么拿炖得上好的鸡汤去烫小青菜,只吃那鲜嫩醇香的青菜,那固然是十分富贵精致,老段也承认是很好吃,可是他……更想吃被随后扔掉的炖得酥烂的鸡……

    不过他现在看重唐六小姐,和她正是情浓的时候,也愿意顺着她。

    反正他得到了那么多的赏赐,不就是来享受荣华富贵的嘛。

    可是老段更希望自己能吃一碗鸡汤面。

    稀里哗啦地吃,再吃两瓣蒜。

    “你明天再去忠义伯府!如果不叫小云过来赔罪,你也别回来了。”唐六小姐颐指气使地说道。

    她可是国公府的小姐。

    嫁给老段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他自然得全都听她的。

    老段听着她的命令,抬头看见她正颐指气使地看着自己,想到宋如柏对自己的讨厌,不敢反驳唐六小姐,应了一声。见唐六小姐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允许他吃饭了,他便夹了桌上的两筷子做得十分精心的菜,尝着鲜美,可是却还是想要吃面条,便对唐六小姐问道,“叫厨房做点面来吃吧?”他其实也很喜欢精致可口的菜,觉得这样的菜才是有身份的相争。不过他从前早就习惯了吃那些面啊大饼的,一时不吃就有点想的很。

    唐六小姐沉着脸看了看他,到底是自己现在的丈夫,她便叫人去厨房煮了一碗鸡汤面给他。

    老段想要蒜的时候,她却已经忍无可忍了。

    “不行!你是侯爷,怎么能吃蒜。蒜多臭啊。你不怕叫人笑话啊?”唐六小姐能忍着看老段稀里哗啦地吃面条就已经够了,见他还想吃蒜,一向那味儿就觉得恶心。他不许老段吃蒜,老段小声说道,“我就在家里吃。不出去吃。”宋如柏都能吃蒜,他也想在家里自在一点。唐六小姐一向都不喜欢味道大的东西,拒绝说道,“熏得我恶心。”她觉得吃蒜是一件粗鄙的事,也看不起老段都有了显赫的身份还要吃蒜,言谈之间露出几分看不起。

    老段迎着她的目光,没有吭声,垂头默默地把不过巴掌大的白瓷小碗的鸡汤面给吃了。

    鸡汤面是好吃。

    可是这碗也太小了!

    “再给一碗吧。”他吃了没够,便对唐六小姐说道。

    “你都吃了一碗了,怎么那么能吃啊。我的哥哥们平时吃这些已经够了。你现在是侯爷了,斯文点行不行?”一顿吃一锅面条,那是饭桶,不是侯爷。这样出去了会被人笑话的。唐六小姐早年在家耳濡目染的,见的都是唐家公子们斯斯文文的样子,何时见过老段这种还嫌碗小的。她撇了撇嘴,叫人又给老段端了一小碗面条,对老段说道,“你才刚刚成立侯爷,所以不知道京城里贵人的规矩。在外头的时候,别胡吃海喝的,跟一辈子没吃过好东西似的。像什么样子。”

    她便拿帕子甩了甩。

    老段觉得在她的面前更抬不起头了。

    他默默地接过下一碗面条,吃了。

    两旁的丫鬟都围着唐六小姐团团打转,不敢在唐六小姐的监视之下凑到他的面前。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肚子没特别饱的原因,老段觉得自己离开吃饭的地方去刷牙,免得身上沾染了饭的味道熏了妻子的脚步都沉重了几分。

    他在家里竟然开始吃不饱饭了。

    云舒可不知道唐六小姐是拿着唐三公子唐四公子那读书人的胃口去衡量一个强壮的武将的肚皮的。她看见宋如柏把老段给赶走了,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和宋如柏吃了饭,叫人给翠柳传话说一起去国公府给老太太磕头,等和宋如柏温存了一晚上,便打扮起来,坐了车先去接了翠柳跟赵小三,这才两对夫妻一起去了唐国公府。因为她是和翠柳一起去,姐妹俩也还算都是新婚,都打扮得新娇娘似的,老太太看了感觉到十分喜庆。

    因为宋如柏和赵小三都来了,所以唐国公带着唐三爷在前院招待他们。

    并没有把他们当成是丫鬟嫁人以后带来的,相反,还是十分看重的。

    老太太跟云舒翠柳在后宅说话,见翠柳气色娇艳,便笑着对翠柳说道,“可见你在婆家过得是真不错。”

    “我婆婆可喜欢我了。”翠柳现在最喜欢炫耀的就是赵夫人对她的好,便对老太太说道。

    “我记得是看着你长大的。”老太太见翠柳点头,说道,“听说你嫁的那孩子是个十分俊俏的,我倒是好奇多俊俏。”她又对云舒笑着说道,“早就想看看你家那位忠义伯了。从前就是他救了咱们府上,却一直没有登门。现在我倒是想见一见是什么样的英雄,能叫你动了心,托付终身。”老太太自然是更想看看宋如柏的,倒不是因为宋如柏的地位,而是因为老太太更喜欢云舒。

    她也对宋如柏当初在京城大乱之中救了国公府一直都很感谢。

    她便叫人去前院请宋如柏和赵小三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