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不缺儿子

    她便笑着对宋如柏问道,“这是上门兴师问罪来了?因为我在宫里给了他妻子难看,就打上门来了?”

    “他想得倒是好。”宋如柏便冷笑着说道。

    他从前跟老段关系的确不错。

    可是老段这抛妻弃子不管老娘的样子,跟他当初那死了的爹一模一样。

    宋如柏吃过苦,所以唯独这件事是绝不可能妥协的。

    老段已经是他的拒绝往来人群。

    更何况,兴师问罪?

    来质问谁?

    他的妻子吗?

    老段的胆子也真够大的。

    他叫云舒安稳地坐在自己的对面说道,“不用管他。什么事都有我来办就成。”用不着云舒出头,也犯不着叫云舒为了一个老段生闲气。他还对云舒说道,“你在宫里做的不错。我也在宫里听说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谁敢羞辱你,你直接反击回去。不然,还以为你是好欺负的。”他知道云舒的身份会叫人嘲笑,如果云舒会知道闷着头吃亏,那只会叫更多的人踩到她的头上去。所以在宫里的时候宋如柏听说云舒并没有忍气吞声,就觉得妻子做得很对。

    他还对云舒说道,“如果在宫里谁还给你难看,你就直接叫人来找我。”他现在管着禁军,也在宫里。

    妻子需要帮忙的时候,他一定带着人马过来,看谁还敢说云舒的不是的。

    云舒听着听着笑了。

    “知道了,知道你是能帮忙的人了。”她正跟宋如柏说话的时候,老段已经吵吵嚷嚷地进来了。显然伯爵府的下人是拦不住老段的。

    听着老段在外面大声说话,一副怒气冲冲地扬起,宋如柏“啪”地把手里的筷子一丢,站起来恼火地说道,“这是不要人吃饭了!”他压住云舒的肩膀,看着外面快步就要进来的老段说道,“你别出去,免得叫他冒犯了你。”他直接出了房间,直接把大步而来的老段一下子推了个踉跄。老段本来大怒地过来,被这么毫不客气地推了一把,等等等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身体,看着对面脸色难看的宋如柏,似乎被一推感觉到受到刺激了,大声问道,“老宋,你推我?!你对我真的没有半点兄弟情义了?”

    “你骂骂咧咧地来找我家的麻烦,对我又有兄弟情义了吗?”宋如柏冷声问道。

    他看着老段,总是沉稳的脸上露出怒意。

    “我,我是为了讨一个公道。”

    “什么公道。”宋如柏看着他问道。

    这声音落在云舒的耳朵里,她觉得宋如柏的语气都有些危险的味道了,可是老段却浑然不觉,还觉得宋如柏跟自己是兄弟一样,指着坐在屋子里没动弹的云舒说道,“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女人对我家夫人做了什么?!我夫人还怀着身孕,她就气得她肚子疼,还诋毁她,羞辱她,叫她动了胎气!她也太恶毒了!从前,我还以为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我家夫人跟她都是误会。原来她竟然真的是这样的人!”老段一向回到家就在自己的肩膀上哭得不能停止的唐六小姐,心疼坏了。

    他当然要为了自己的夫人讨回公道。

    “她是一个有孕的妇人。如果有个好歹,你们于心何忍!”

    老段觉得自己很委屈。

    宋如柏却并不在乎别人的肚子。

    “没了孩子就没了孩子。你又不缺儿子。”他不在意地说道。

    老段被宋如柏这样的一个态度震撼了。

    什么叫他不缺儿子,没了这个也没关系啊?

    难道他不是在说老宋娶了一个恶毒的女人做妻子吗?

    “老宋,你怎么……”

    “我听过世间有一句话,叫做先撩者贱。”这是宋如柏听云舒玩笑的时候听的,觉得倒是颇为贴切,看着老段面无表情地说道,“之前在宫里,她三番两次诋毁我的夫人,看不起她。难道我的妻子就要忍气吞声,就要忍受那些无耻的指责和诋毁?既然她先做了这样的事,我家小云驳斥了她,她自己无能,不能反驳,和小云有什么关系?小云从不恶毒,不然,今日在宫里也不会得太后娘娘的赏识夸奖。难道你的意思是太后娘娘瞎了眼,夸奖错了人,就你是个聪明人是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老段听说这里面还有太后的事,他是不敢冒犯太后的,急忙说道。

    “小云并不恶毒。在我看,你家那个下贱倒是下贱得货真价实。”

    老段听得心里震动,看着宋如柏这个多年的兄弟,竟然觉得他变化太大了。

    云舒却知道这才是宋如柏的真面目。

    老实沉默的老实人,那就是伪装而已。

    不过宋如柏很喜欢拿这种伪装披在身上装羊,她也觉得这样很好玩。

    她坐在屋子里夹着土豆丝当看戏的零食。

    宋如柏看着老段继续说道,“而且有什么公道。你还想要个什么公道?我没有想到你的心里竟然还有公道二字。口口声声公道,你给段家婶子公道了吗?给你的糟糠公道了吗?给你的儿子们公道了吗?你自己就没有公道,还想来我这里讨什么公道,真是无耻。”既然兄弟没得做了,宋如柏就放飞了,从前看不惯老段没准就离他远一点就是了。可是老段竟然好意思为了那个唐六小姐来找云舒的麻烦。

    宋如柏没有打烂老段的脸就很客气了。

    他还没去威武侯府找老段的晦气呢。

    唐六小姐在宫里竟然敢那么羞辱云舒,他能忍住这口气没有去段家已经是圣人一样。

    他心里其实窝着火,看老段就更加疏远,拳头也捏起来了,只等着老段再敢说什么,就要给他两拳头解恨。

    老段却被宋如柏这一连串的“公道”给说得蒙了。

    “我只是喜欢一个女人,这有什么错。”他觉得其实很冤枉,见宋如柏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便看着宋如柏一副掏心窝子的样子说道,“老宋,难道你不明白我的心情吗?如果你不明白,那为什么你也娶了一个京城的女人,而不是当年就娶一个北疆的女人做夫人?你也知道北疆的女人跟京城的女人不一样吧?”他希望宋如柏能理解自己,便继续说道,“这些日子你也看见那些北疆的女人在京城闹了多少笑话了。她们,她们就不合适在京城里当夫人,闹笑话,还粗鄙。这样的女人,怎么帮咱们男人出去在京城里……”

    他还想说什么,宋如柏已经听得十分勉强。

    他今天吃了好吃的牛肉面,本来心情很好,却快叫老段恶心吐了。

    “这么嫌弃北疆的女人,你当初为什么还娶了北疆的女人,还能一同生活,生了儿子?当初谁逼着你娶北疆的女人了吗?”

    “我的意思是,别人不明白,可你能明白。”

    “我也不能明白。小云不过是生做京城的女人而已。如果她是北疆的女人,就算和你说的那样闹笑话,粗鄙,我也不在乎。我还会深爱她。这世上谁不闹笑话?京城里的女人就没有闹过笑话吗?那你现在娶的那个又算什么?她的笑话可多了去了。”宋如柏沉着脸看着老段说道,“别把自己变心都推到女人的头上去。这让人更觉得你卑劣无耻。如果一个男人发达了就要抛妻弃子,还振振有词,我只会觉得这个男人卑劣得不是人。”

    老段口口声声嫌弃自己的妻子,却没有想过,自己贫贱的时候,是这样的妻子陪伴他,孝顺他的娘,养着他的儿。

    只不过是男人变了心,不是人了。

    何必说这些深有苦衷的话。

    敞敞亮亮地当一个渣男不好吗?

    为什么还要当一个伪君子呢?

    宋如柏便看着老段说道,“我这里没有你要的公道,赶紧滚。我的家不欢迎你。”

    他已经是耐着性子在和老段说话了。

    老段看着宋如柏,摇头说道,“你娶了个京城的女人,当然不知道我的心情。”他执着地觉得宋如柏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虽然云舒是个丫鬟,可是却是国公府长大的丫鬟,那气度礼仪容貌都是顶尖的,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拿得出手,在宫里在外面都很体面,所以宋如柏才不明白他的心情。可是宋如柏真是不想听他说自己的内心世界,见他不走,便走过来沉着脸问道,“叫我把你打出去是不是?”

    “老宋,你变了。你从娶了那丫头,就变了。”老段见宋如柏还想跟自己动手,不由失落地说道。

    “我一直都没有变过。是你变了。”被京城的这些浮华虚荣迷住了眼睛,在宋如柏的心里,从前那个豪爽正直的老段已经死了。

    老段看着宋如柏那没有半分念旧情的样子,心里十分失望,进门的时候的气势汹汹都已经湮灭,此刻倒是气势弱了下来,低声说道,“不管怎么样,看在她是个孕妇,叫小云去给她赔个礼道个歉。就当为了孩子行不行?”

    宋如柏冷笑起来。

    老段这异想天开的……是不是喝多了?

    “做梦!”他干脆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