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找场子

    唐国公夫人笑着对云舒点了点头。

    “你这小脾气,从前在母亲身边可没看出来啊。”

    云舒现在又是话里有话,又是笑里藏刀,又是指桑骂槐,听说刚刚还把唐六小姐气得翻白眼,合乡郡主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云舒。

    记忆里,这些年的云舒都是性子柔和,能让的就让,从不跟人争吵的。

    “从前有老太太护着,自然温柔贤惠。现在要护着别人,我是依旧贤惠,却多了脾气。”

    这要护着别人,说的如今自然是唐国公夫人。

    合乡郡主觉得云舒更加有趣。

    从前她就觉得云舒是个有趣聪明的人,不过现在却叫她觉得更加生动了起来。

    “你随便气她,不用担心唐家。”合乡郡主撺掇云舒收拾唐六小姐。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云舒才不天天跟唐六小姐闹呢。

    就比如人还能跟狗一样天天计较吗?

    那叫自己都不像是个人了。

    只要疯狗别来咬她,她犯不着天天给疯狗几棍子。

    云舒这样的回答倒是还像是温顺的,合乡郡主点了点头,笑着跟云舒一同品尝一些宫里精致的茶点。她现在夫君在前程上一片光明,两个儿子又跟太子作伴,已经是个人生赢家了,当然心情很好。倒是等太后和唐国公夫人又说了一些话,刚刚那嫔妃也不再提自己的妹妹了,云舒便见其他的夫人们将自己带来的几个年纪都差不多少豆蔻年华的小姐举荐给太后。太后温和地问了她们一些话,云舒听着倒是中规中矩的,都不错。

    不过经过刚刚那嫔妃,云舒倒是觉得人不可貌相。

    看起来老老实实的,一旦得宠了,或者已经嫁给沈家的人了,没准就变了样呢。

    她从不在别人的婚事上置喙,所以只不过是听着。

    虽然不知道这些小姐们的真实的脾气,不过云舒倒是觉得她们的谈吐都十分文雅,模样长得也都很好,应该是家里精挑细选出来的。这样的名门小姐,嫁给沈公子自然是品貌相当,不过云舒记得宋如柏说过还可能是给沈将军挑续弦,这些小姐们瞧着可比沈将军小了很多岁了。心里念了沈将军一句禽兽,云舒回了家跟宋如柏吐槽。这槽点太多,宋如柏也不知道该先跟云舒说什么,看着她兴致勃勃地吐槽皇帝和沈将军,宋如柏叹了一口气。

    “你说,陛下怎么会喜欢那样的嫔妃。”

    “不然难道喜欢聪明隐忍的?”宋如柏见云舒张罗着做饭,看着切了一盘子酱牛肉,今天还拿牛肉汤煮面,云舒念念叨叨什么加州牛肉面什么的。虽然不知道加州又是天下的哪里,不过宋如柏觉得这牛肉面当真是好吃得很,再配上一些糖蒜,酸酸甜甜的土豆丝,宋如柏埋头连吃两碗,见云舒坐在自己的对面笑着看着自己,他便说道,“别人家的姑娘都带了许多的金银做嫁妆,你倒是把腌菜都当做嫁妆陪送过来。”这糖蒜就是云舒从家里陪嫁过来的。

    “这不是家底都陪送给了你嘛。”云舒便吃着好吃的牛肉面,觉得香喷喷的味道很好,笑着说道。

    宋如柏看着颠倒是非黑白的云舒。

    家里的家底都是她在掌管,前两天连他藏在床底下的小金库都被抄了,她还好意思说陪送给了自己。

    难道不是他把自己都陪送给了她吗?

    “陛下也是特意挑了这么一个宠着,也有叫这个压制那些心思隐忍,有心计的嫔妃不能上位,免得那些嫔妃心里多了小算计日后算计了太子。”宋如柏把空碗递给了一旁的丫鬟,叫那丫鬟再去给自己端一碗面来,见云舒一心喜欢吃糖蒜还有土豆丝,他便也夹着吃,一边对云舒说道,“有这么一个蠢一点的在头上,那些嫔妃专门冲着她去,多少还想不到对太子做什么。而且这样的娘娘陪着陛下,喜怒哀乐都在脸上,陛下心里更放心。”

    所以,皇帝这是特意挑了一个傻的宠爱。

    “虽然这个是傻了点,小心思却没少多少。”云舒便对宋如柏说道,“还想跟唐家联姻呢,你觉得她是没有野心的人吗?不过陛下倒是有眼光,这是个真傻的,当着太后娘娘的面就敢提跟唐家的婚事。还敢给国公夫人摆脸色。”她笑了笑,把头上那些沉甸甸的金首饰取下来放在一旁,轻松了一些,便对宋如柏说道,“这种又傻又有野心的才最容易叫有心人给撺掇了。她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如果叫人挑拨几句,说太子就是她日后上位的阻碍,那些隐忍有心计的或许还知道审时度势。可是你信不信,这种傻子,她就敢不顾后果,直接对太子下毒手。所以陛下不宠着聪明人是对的,可是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多宠爱两晚上就敢当窜天猴的,只怕也不是好事。”

    云舒这话叫宋如柏脸色凝重起来。

    “你说的也有道理。你们女子的事,的确是男人容易疏忽。”

    “陛下当年在宫里见过的各种嫔妃难道少了不成?”云舒想到对自己那么亲密地叫云姨的京哥儿,便对宋如柏说道,“还不如宠爱个明白人,知道关系利害的。只是我想着,这也是我心里一点想法,陛下是从宫里长大的,这些门道没准知道的比我明白。我不过是杞人忧天而已。”她说完这些话,就不提皇帝的后宫的什么事了,这时候丫鬟把面送上来,宋如柏虽然看似沉稳木讷,其实是个心思敏感的人,并不喜欢有人在自己的面前晃,叫自己的一些秘密还有心思无所遁形。

    他挥手叫丫鬟出去,不叫她听云舒和自己的夫妻肆无忌惮的说话,一边大口大口吃着面和里头炖得酥烂的牛肉,一边对云舒低声说道,“陛下如今考虑的事情多,前朝后宫有很多事,也想不仔细。你说的这些,只怕陛下经过今天的事也会想到了。”他低头沉思了一会,便对云舒低声问道,“你打从成亲之后,虽然也看似和我说一些京城里里外外的事,可是却在家里也对陛下越发尊重恭敬。你是不是……”

    他放下筷子,云舒一愣,也放下筷子。

    屋子里没有外人,云舒见屋子的门靠着,外面一目了得没有人在,便低声说道,“都说伴君如伴虎,我也是过于小心了。”

    忠义伯府内内外外都是皇帝赏赐的官奴。

    这些官奴里,会不会也有皇帝的耳目呢?

    古往今来,这样的事并不少见,云舒其实也只不过是想着,无论有没有,她都本本分分地生活而已。

    至于对皇帝恭敬一些,又不会少块肉,何乐不为呢?

    只是一些不会叫人高兴的话,不是只有夫妻两个的时候,云舒都不会在伯爵府里说了。

    宋如柏便笑了笑。

    “你倒是比我还谨慎。”

    “我知道陛下是一个顾念旧情的人,也不是狡兔死走狗烹的人。在我的心里,他永远都是那个当年的八殿下。我也记得陛下对咱们的真心的关照还有维护。不过我还是想要谨慎一点。”云舒见宋如柏对自己笑了,便也笑着说道,“这也是为了能更加君臣相得,叫咱们和陛下的情谊走得更远吧。不要越过了君臣的界限,便得娇纵狂妄。”她本来也不是得志猖狂的人,就算是得到皇帝的喜爱还有信任,也只会更加谨慎。宋如柏看着云舒,方才说道,“等以后咱们离开京城的话,你愿意吗?”

    “离开京城?”

    “等我在京城里稳固了根基人脉,这几年好好地保护陛下以后,我就请旨去边城。”

    宋如柏对云舒说道,“京城里人事多,你也忙碌,费神。如果去了边城,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你还能自在一点。”

    云舒想了想。

    “如果你愿意去边城,我当然跟着你。”她愿意留在京城享受,不过去边城的话,肯定比在京城里受约束,一言一行都要小心好得多。

    当然,边城的生活条件肯定是不太行了。

    云舒纠结了一会,却没有多想。

    反正宋如柏这几年肯定是要留在京城跟着皇帝好好整顿朝堂和京城的,想那么遥远的事没用。说不得还有什么事到了那时候会改变。

    她没有多想,跟宋如柏吃着汤汁浓郁的牛肉面,还有一旁专门做的酱牛肉与糖蒜,吃得嘴里都带了糖蒜的味道。不过夫妻俩谁也不嫌弃谁,对坐吃得额头都带了汗的时候,外面隐隐传来了锤门的响声。忠义伯府可是不小的宅子,前头锤门的声音都能传到后院来,这动静已经算不得小了。宋如柏有点不快地放下筷子,叫了人进来问道,“怎么回事。”他现在好歹也是皇帝看重的忠义伯,谁还敢这么放肆。

    “伯爷,是威武侯来了。”这下人去了前院,片刻回来禀告说道。

    因为宋如柏跟老段已经断了兄弟之情,听说老段来了,宋如柏便脸色一冷说道,“不见!”

    云舒听说老段来了,心里倒是有些猜测。

    这老段,不会是真的给唐六小姐找场子来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