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审美

    太后倒是看不出对唐六小姐喜欢不喜欢。

    这样在深宫里一辈子的女人,在脸上怎么可能看得出她对谁是什么心情。

    不过云舒觉得太后对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格外亲切。

    大概是因为早在先帝的时候,唐国公对皇贵妃并不怎么感冒,唐国公夫人也对被冷落,随时可能被废的太后依旧十分尊重,从没有片刻失礼的原因。

    其实看着唐国公夫人的一言一行,还有太后如今对唐家的格外的友善,云舒也能明白一些道理。

    那就是不要落井下石,也不要对弱势的人做一些伤害人家的事。

    有的时候不经意的一些善意,也会得到很好的回报。

    真正的大家族,都是在这样的善意还有从来不会对人做一些不好的事开始慢慢走向兴盛的。

    云舒便越发不会做那些看不起谁的事了。

    她虽然年轻,还有很多不明白的事 ,可是想着跟唐国公夫人还有合乡郡主学着一定是没错的。

    她坐在一旁安安分分的,太后便看了她一眼,笑着对唐国公夫人说道,“忠义伯夫人进宫几日,总来都是十分稳重内敛,虽然年纪不大,可是这份气度却是出身大家。”她夸了云舒,也夸了唐国公府,唐国公夫人脸上也很自豪,便听太后对云舒笑着说道,“你叫御膳房做的那几样可口的小点心味道很不错。皇帝和太子孝敬我,我试着尝了几口,觉得很合胃口。尤其是那个苹果饼,酸酸甜甜的,倒是很开胃。”这就是苹果派了,其实叫苹果馅饼也没错,云舒忙笑着说道,“太后娘娘喜欢,这才是我的荣幸。”

    “之前我也吃过国公府上来的一些过节的时候的糕饼,月饼还有汤圆,花样新鲜,听说都是你的主意。你是个贤惠又知道持家的。忠义伯娶了你,真是叫人放心。听说你们是有旧日的渊源,这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了。”太后说了云舒许多豪华,云舒琢磨着怎么这么像是专门在这里夸自己。不过想到皇帝,云舒觉得这怕是皇帝求了太后多给自己一些脸面,叫自己好能在京城这些贵妇人之中立足。

    她心里感动,又对太后说了几句自谦的话。

    或许是太后对云舒格外喜爱,京城的那些女眷们对云舒更加另眼相看。

    哪怕太后不是皇帝的亲生母亲,可既然皇帝承认她,给她太后的尊荣,那太后就是不容小确的。

    太后见云舒依旧对自己恭敬着,无论是看在皇帝,还是看在这些年一直坚持自己这个正宫的尊严的唐家,她都对云舒的印象更好了。

    不过今天既然召集了这么多的女眷过来,太后也不会专门只盯着云舒一个冷落了别人,便依次又称赞了高大嫂与几个北疆女眷,还对高大嫂笑着问道,“我听说你有一个女儿,下次进宫带进来叫我瞧瞧。我上了年纪,也喜欢自己的宫里有一些孩子的欢笑。”高家的女儿自然就是高大嫂的闺女欢欢了,这段日子被高大嫂聘请的嬷嬷教导着,京城的礼仪也学得差不多了,高大嫂心里很高兴,却也学着云舒的自谦对太后笑着说道,“那丫头是个淘气的性子,我担心冒犯了娘娘。”

    “我就喜欢活泼的孩子。稳重的孩子没趣儿。”太后便笑着说道。

    她之前其实也已经召见过高大嫂,也说起过欢欢这个孩子,今天也只不过是抬高欢欢在京城女眷们心里的印象,叫她们知道自己很喜欢高家的女儿。

    高大嫂眉飞色舞。

    云舒见太后不过是寥寥几句话就叫北疆女眷对她格外感激亲近,不由觉得太后难怪能那么不稳当却依旧没有被皇贵妃给拉下马。

    这样与北疆女眷们亲密起来,倒是弥补了皇帝没有皇后,不能招待各家女眷的缺漏。

    不过太后做得这么好,云舒倒是心里有点自私的想法。

    瞧着太后就已经能把京城里里外外的女眷给招呼得明明白白,那宫里还要皇后干什么?

    皇帝不如别续弦,别再娶什么继后了,就叫后位空悬着,叫云舒说也不错。

    一则是叫皇帝只有沈二小姐一个妻子,能确保太子的位置不会被继后生的皇子动摇。

    另一则,云舒心里自私地觉得,沈二小姐为了皇帝做了那么多事,皇帝有必要再娶别人做自己的妻子,叫沈二小姐的位置都被别的女人夺走吗?

    她宁愿叫后位这么空着,叫太后掌管后宫,也不想看见另一个女人得到沈二小姐的位置。

    反正太后跟皇帝的关系不错,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她的娘家,都会和皇帝与太子和睦下去。

    她的脸上带着温顺的笑容,换了谁只怕都猜不到她心里在想的都已经是不想叫皇帝再迎娶皇后了。

    太后和在场的女眷都说了一些话,也没有旁落了唐六小姐,温和地问了她的肚子几句,之后便叫人上了宫里的一些吃的玩的和大家说笑起来。她没有冷落谁,不过云舒在心里帮皇帝多咀嚼了几个皇后以后就发现,太后还是更喜欢和唐国公夫人说话。她正观察着水榭里的人物往来,也被合乡郡主拉着和京城里的贵妇人说一些京城里里里外外的事。因为她也时常在家里和宋如柏讨论一些京城里的事,所以眼光也不仅仅局限于后宅,也能说一些京城的形势,这样更加叫人刮目相看,那些女眷也更喜欢和云舒说话。

    唐六小姐看着云舒在宫里混得如鱼得水,生气得眼珠子都红了。

    明明坐在合乡郡主身边可以眉飞色舞,得到那些夫人们认同的是她才对。

    可是现在却被云舒抢了风头。

    “对了,我听说夫人膝下还有一位公子,年纪轻轻却已经十分出色。”云舒正听着一位京城的女眷说一些玩笑话的时候,便听见太后的身边一个打扮得非常美丽的嫔妃对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听说贵府二公子还没有成亲?这倒是巧了,我娘家有一个……”她似乎兴致勃勃想要做媒似的,云舒听她说的是唐二公子,自然多了几分关注。只是看那嫔妃头上戴着一只点翠凤凰珠钗,便多少知道这大概是最近在宫里比较得宠的一个。

    她就说嘛。

    之前总是说第一批进宫的嫔妃都是十分懂事安分的,说都是差不多的性子,都不是不懂事的。

    她还觉得奇怪,觉得皇帝的运气不可能这么好吧?收了那么多的嫔妃,竟然都是老实人。

    果然,这才多宠爱几天,就有人变得不那么老实了。

    想要和唐家联姻,也不想想皇帝能不能同意。

    唐国公府炙手可热,唐二公子可是唐国公的嫡子,自己又是很出色的人,他的婚事能是随便决定的吗?

    云舒猜想以唐国公的性子,只要家里有女儿在宫里做了嫔妃的,那都不会联姻。

    虽然这突然冒出来的嫔妃有些不怎么和谐,不过却有点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皇帝也不会同意叫权势极大的国公府跟宫里的嫔妃的家族联姻的。

    水榭里的气氛多少凝固了起来,大概是跟这位娘娘一样没有眼色的人也不多。

    云舒坐在合乡郡主的身边,认真地竖着耳朵听,便听见唐国公夫人安静了片刻才笑着说道,“他的婚事我已经和国公爷有了一些想法。只不过是女儿家贵重,婚事未成之前不好到处吵嚷。”她虽然笑着,可是这话却是拒绝了,那嫔妃大概是真的最近宠爱颇多,竟然瞪起了眼睛,脸色不善地对唐国公夫人问道,“夫人这是在拒绝我吗?”这话叫云舒都想笑了,不知道谁家举荐了这么一个女子进宫。

    得了几天宠爱,就敢跟唐国公夫人龇牙。

    就不怕被唐国公在前朝按在地上摩挲?

    这家真是捡到鬼了。

    只是这个时候她自然不能叫唐国公夫人被人刁难丢脸,便在一旁笑着说道,“不过是娘娘来晚一步罢了。唐家公子的确是极好的,可也不能一家许两家,许两个小姐是不是?不过既然唐家公子已经有了婚事上的想法,娘娘就不必自责了。娘娘得陛下喜爱,娘家妹子也必然是很出色的小姐,就算没有唐家公子,日后娘娘看中了谁,就早点下手,免得再晚了一步,叫娘娘妹子的婚事落空了。”她这话给双方都打了圆场,那嫔妃的脸色果然好看了几分,笑着对云舒说道,“还是忠义伯夫人明白我的心意。”

    云舒忍着笑点头。

    太后与听出云舒意思的几个女眷都笑着看了她两眼。

    云舒这是在为唐国公夫人出气了。

    什么叫看中了谁就早点下手啊,总是嚷嚷着自己的妹子跟这家公子那家公子的,那丢不丢人?

    不过显然这嫔妃没有听出来而已。

    云舒看着对自己很欣赏,觉得自己很给面子的嫔妃,脸色倒是微微古怪了一下。

    怎么宠了这么一个不懂人事的女人。

    皇帝的审美就是这样的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