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招待

    合乡郡主这句话算是彻底地打击到了唐六小姐。

    唐六小姐真是没想到合乡郡主宁愿为云舒这么一个丫鬟说话,也不肯为自己这个唐家正经的主子小姐说话。

    难道合乡郡主没有吃过丫鬟的亏吗?

    当初,不也是老太太身边的珍珠在唐三爷的面前做了那么多的事,那一时间闹得三房鸡犬不宁?

    明明合乡郡主应该最讨厌这些老太太身边的丫鬟的才是啊。

    “三婶。”

    “什么三婶。你再攀扯唐家,我就顾不得什么威武侯府的面子了。”合乡郡主柳眉一挑,看了唐六小姐两眼,却突然笑着说道,“不过你除了年轻美貌一些,不及段家前头那位夫人远了。”这段时间段婶子经常来唐国公府做客,还带了前任儿媳跟老太太一同斗地主。因为王家嫂子并不是争强好胜的人,所以斗地主的时候特别会算着牌,不动声色地叫两个老人家多多地赢着笑呵呵的,合乡郡主也是做儿媳的,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她对威武侯的这位前任妻子也很和善。

    更何况,老太太正跟段婶子商量琥珀的婚事呢。

    看着老太太跟威武侯府老太太这么要好的样子,合乡郡主当然得跟婆婆站在一起。

    她虽然膝下只有两个儿子,可和唐三爷都还年轻,日后未必不会再生出其他的儿女。如果是生了女儿,难道还要叫唐六小姐这样名声败坏的做自己女儿的姑姑吗?这连带着自己的女儿的名声都一臭三千里。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老太太,合乡郡主都比唐国公夫人更激烈地不肯再承认唐六小姐是唐国公府出来的这样的身份了。她出身王府,当然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这样说的时候,唐六小姐就知道合乡郡主是不可能承认自己了。

    那一时间,她心里充满了怨恨。

    “大伯娘,你也是这个意思吗?”她含恨看着唐国公夫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

    “好好好,今天你们折辱我,不承认我,以后可别后悔!”她不再是从前要依附唐国公的那个二房的无权无势的唐六小姐了,她现在是威武侯夫人,是一品命妇,她嫁的男人是如今在朝廷里炙手可热,得到皇帝信重的心腹威武侯,比唐国公也没有差什么。既然唐国公府不接受她的善意,不愿意承认与威武侯府的姻亲关系,唐六小姐也不屑继续扒着他们唐家不放。只是等以后威武侯府压制唐国公的时候,唐家这些女人可别后悔。

    到时候,就算是她们哭着爬到她的脚下求情,她也不会原谅的。

    唐六小姐心里全都是恼恨,便想回了侯府以后,一定叫老段不能放过唐国公。

    还有忠义伯!

    “怎么,你还敢威胁我们。”合乡郡主便冷笑了两声,眼睛里充满了看不起。

    “你以为你是谁啊?叫你一声夫人,是看在陛下册封威武侯的面子。不然,谁知道你是谁。”她半点都没有给唐六小姐面子,唐六小姐气得捂着肚子冒汗,一旁的那几个北疆女眷何曾见过合乡郡主这样如神仙妃子一样的华贵美人,都已经被合乡郡主的气势给镇住了,觉得想要说话都是亵渎似的。这会儿云舒便老老实实地跟高大嫂坐在唐国公夫人的面前,就跟没有看见合乡郡主大发雌威似的。

    合乡郡主恼火的时候谁都别想去说合。

    不然,合乡郡主这股气不知要撒到谁的头上。

    她老老实实的,少了刚刚对唐六小姐那气人的样子,不过到底还是一副娴静柔顺的模样,一旁一个京城的贵妇人便笑着对唐国公夫人说道,“言行胡子都是上好的。你们府里出来的都错不了。”她这话真是客气了,云舒心说唐家出来的姑娘,从唐大小姐开始,只要是有点存在感的都差错大了。不过这是一份对她的认可,她便笑着对那贵妇人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就算是要打唐六小姐这落水狗,她也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

    不然,叫人觉得她咄咄逼人可不好。

    什么时候趁着没人的时候给唐六小姐几下子就行了。

    不过她顾虑着没有说话,合乡郡主却没有这个顾忌,就把唐六小姐真的骂得几乎要动了胎气了。

    看见合乡郡主这么折辱自己,唐六小姐很想拂袖而去,可是今天是太后宴客,她坚决不能离开叫云舒今天出了风头,所以忍着怒气还有对合乡郡主的恼恨坐在一旁,一张脸面沉如水。看见她这么不敢反驳,合乡郡主这才笑了,转头便对云舒笑着说道,“老太太还念着你呢。你这小没良心的,成了亲这么久,也不说回来给老太太瞧瞧你和忠义伯。”她其实对忠义伯还是十分好奇想要见一见的,因为这位当初救了整个国公府的忠义伯,她久仰大名,可是却始终没有见过。

    从前是宋如柏不愿在唐国公府里与身为丫鬟的云舒相遇,面对云舒面对自己的时候感受到身份上的差别。

    现在既然他们俩已经成亲了,合乡郡主当然想要见一见宋如柏。

    又是从小就认识,又是曾经雪中送炭,又是家产相托,又是时隔多年却依旧念念不忘,不在意身份地位,这都叫合乡郡主感觉到了好奇。

    特别是当初如果不是宋如柏及时援救了国公府,她只怕就要被珍珠给害死了,甚至儿子们都不能保全,合乡郡主想到那一夜的惊慌,现在都后背有冷汗。

    她对宋如柏的感谢不是平平常常的人能感受的,乃是发自真心。

    而且宋如柏娶了叫她很看得顺眼的云舒,这就更亲密了几分。

    “本来是想去给老太太请安的。只是……”云舒犹豫了一会儿对合乡郡主小声问道,“老太太与段家婶子还玩牌吗?”

    “原来你是怕这个啊。”

    老太太跟威武侯府老太太恨不得天天都在牌桌上,瘾大着呢,合乡郡主就知道云舒怕什么了。

    她怕被唐国公打。

    “你放心,没事。”合乡郡主笑容满面地对云舒说道,“有忠义伯在,大哥肯定会给忠义伯面子。”

    也就是自己的小命还是看在宋如柏的面子才保住了。

    云舒听了便放心了,这才想到了一件事,见唐国公夫人正和其他贵妇人寒暄,她也不去争什么风头,也不忙着跟那些京城里的贵妇人打成一片,反而很是关心地问道,“琥珀姐姐的事,她答应了吗?”她知道琥珀的婚事老太太不会不叫儿媳们知道,所以直接问了。合乡郡主见云舒现在都已经是伯夫人了,却还是没有忘记从前照顾过自己的姐姐,也没有忌讳自己的出身,笑容里不由更加多了几分温度,对云舒和颜悦色地说道,“虽然没有答应,可也有了动摇。”

    竟然出了能叫琥珀动摇的人?

    云舒更关心了。

    “郡主这话是怎么说呢?”

    “威武侯府老太太把她的那个外甥带来给老太太和琥珀看了。的确很英俊。”合乡郡主欣赏地说道。

    不过在她的心里,大概再英俊的男子也一定比不过唐三爷了。

    云舒却一愣。

    她倒是没想到段婶子竟然这么愿意琥珀。

    王偏将好歹也是身上有官职在身,前途光明的武将,段婶子却愿意叫他来给琥珀相看一眼,而不是敷衍着,这算得上是对琥珀十分尊重了。

    也看得出段婶子心里没有把琥珀的丫鬟的身份当回事。

    那位王偏将既然也愿意来,可见也不在意琥珀的出身,而且还很主动。

    如果婚事能成当然叫人很高兴。

    不过云舒就好奇了,能叫琥珀都动摇的英俊,那得多英俊的人。

    只可惜不能问宋如柏这个问题,一问他就吃醋的。

    云舒觉得自己得赶紧和宋如柏去国公府,问问琥珀是不是真的动了心,这可真是太不容易了。

    “那就好。”

    她笑着对合乡郡主说道,“老太太也一定很高兴。”

    “又高兴又舍不得。琥珀可是陪着母亲最长久的一个了。”见云舒一愣,合乡郡主便笑着说道,“与其说是琥珀不愿意离开母亲,其实也可以说是母亲离不得琥珀。你们几个都是母亲看着长大的,一个个地都嫁人了,离得远了,母亲心里还是觉得不舍的。”她见云舒露出几分愧疚,展颜一笑说道,“不过留在母亲的身边也叫她为你们的终身发愁。最好的选择就是你们都嫁在京城,在母亲看得见的地方。时常回来陪着母亲,她就十全十美了。”

    云舒听了更加心潮澎湃。

    唐国公打她的害怕都不顾了。

    “我以后一定过会去看望老太太。”

    “这就对了。”合乡郡主笑着说道。

    她们在唐六小姐充满怨恨的目光里说着玩笑着,水榭外头隐隐过来了一行人,正是太后带着几个嫔妃一同过来赴宴。

    当太后一进了水榭,唐国公夫人便拉着云舒沾到自己的身边,一同给太后请安。

    “用不着这么多礼,今天大家轻松一些便罢了。”太后的眼睛在唐六小姐扶着肚子给自己请安的姿势上停了停,转移开,对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