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反唇相讥

    对于云舒把自己给说成一个倒夜香的,唐六小姐火爆的脾气当然忍不住。

    “你胡说八道!”

    她的声音一下子声色俱厉。

    云舒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淡淡地笑了。

    “我没有胡说。只看夫人你现在这气急败坏的样子就知道,你是个冒充的。”她看着唐六小姐说道,“口口声声养在国公府我们老太太的膝下,可是就算是我这个不过是服侍我们老太太的丫鬟,都得老太太训诫教养,知道宫中禁地绝对不是可以大声喧哗吵嚷之处。皇家威严,太后娘很与许多娘娘都在宫中,大声叫嚷惊动了贵人,这是十分无礼的行为。连这样简单的礼数都全然不知,夫人也好意思说自己乃是出身名门,出身我们国公府?真是贻笑大方。”

    唐六小姐瞪着云舒,看着她那犀利地开合的嘴巴,恨不得一把撕烂了她。

    “我就是国公府六小姐!你竟然诬陷我,好大的胆子。”

    可是她这一次,在众女眷的目光里把声音压低了很多。

    她的眼睛却还是赤红的,看着云舒的眼神像是要撕碎她一样。

    “诬陷?既然夫人敢诬陷我,诬陷我们府里的公子,那为何我就不能说一点这样的话?”云舒便笑了笑,转身对一些兴致勃勃地看着的女眷赔罪说道,“真是一场笑话。我们国公府沾染上了威武侯夫人,也是十分头疼。也不知是不是失心疯,口口声声就要巴结国公府。六小姐也是可怜。本来就红颜薄命,现在连名声都要被拖出来嘲笑。”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似乎十分为难的样子,一旁一个京城女眷便笑着说道,“谁家都有这样胡乱攀亲的人。树大招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们府里老太太教养出来的小姐必然是好的。看看你就知道了。”

    这么一个丫鬟出身的都比做主子小姐的沉得住气,大方得体。

    威武侯就算想要娶一个名门淑女,可是怎么娶了这么一位仪态性情都不行的?

    虽然明知道唐六小姐的的确确是唐国公府的小姐,可是既然云舒不承认,别人自然也不会承认。

    当年唐六小姐跟死了的五皇子之间就有一些关系,威武侯娶了她,也不怕叫人笑话。

    不过或许是刚刚封了威武侯,没什么见识才被唐六小姐给迷惑了吧。

    迎着京城那些贵妇人的讥笑的眼神,唐六小姐指着云舒很久,突然一下子捂住了肚子,脸色发白地说道,“我肚子疼。”

    她有孕在身,这一肚子疼自然是十分叫人紧张的,她身边还有几个一直在讨好她的北疆女眷,看见她捂着肚子叫了起来,顿时慌乱地上前扶住她,转头还对云舒叫嚷道,“老宋家的,你也别太过分了!老段家的如果动了胎气,我看你怎么办!”唐六小姐娇滴滴的样儿在那里,云舒看了一眼就知道装的。别的不说,这什么接着肚子疼就想要打压别人,想要占便宜的事儿,云舒没见过一千也见过八百,谁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谁不知道唐六小姐只不过是想借着肚子打压她,道德绑架啊。

    不过云舒本以为唐六小姐还有很多的手段。

    没想到这么快就拿出了压箱底的“肚子疼”。

    可见唐六小姐最近也没什么长进。

    她见那几个北疆女眷慌慌张张地握着唐六小姐打转,便一笑,反而坐在了椅子里,用很悠闲的语气笑着说道,“她动了胎气和我有什么关系。这又不是我的种。我紧张什么。”这话十分粗俗,不过却又并不叫人厌烦,几个京城的贵妇人本来正准备看好戏,没想到云舒会说出这样的话,微微一愣,倒是都笑了,觉得云舒很有意思。高大嫂本来也觉得云舒今天在宫里这样沉稳叫人生出畏惧,不过这么接地气的话一说出来,不由也哈哈大笑起来。

    “你没有人性!”一个扶着唐六小姐的女眷愤怒地指着云舒说道。

    “有没有人性,得先看威武侯什么时候奉养自己的亲娘。夫人,你说是不是?”云舒笑了笑,看着咬牙看着自己的唐六小姐说道。

    连亲娘都不奉养,还好意思跟她在这里提人性。

    这就是厚颜无耻。

    至于唐六小姐是不是真的动了胎气,云舒完全不在乎。

    就算真的动了胎气,老段还想怎么着?还敢来打她吗?

    如果老段敢动手,云舒敢保证宋如柏绝对把老段打成残废。

    她在心里格外镇定,自然气定神闲地看着唐六小姐嚷嚷。恰好在这个时候便听到有人在水榭外笑着问道,“怎么这么热闹?”话音未落,云舒便看见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妯娌两个一同来了。唐国公正在朝中炙手可热,唐国公夫人自然不会被人怠慢,顿时几个刚刚还很悠闲看戏的京城各家的贵妇人也都起来,亲亲热热地上前跟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相见。其中一个便笑着说道,“正跟忠义伯夫人说笑着呢。到底是你们府里出来的,礼仪教养都是一等一的。”

    这夸奖真是叫云舒脸红。

    不过既然是夸她的,云舒当然很高兴地借着这个功夫上前给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相见。

    “这孩子是我们老太太膝下长大的,谁是主仆,可其实老太太心里拿她当半个亲孙女,无论吃穿用度还是礼仪教养都是最好的。”唐国公夫人当然不会把云舒还当做家里的小丫鬟,便拍着云舒的手笑着说道,“她一嫁人,我们老太太心里就难受得很。这几天精神都不好,就当真跟舍出去了一个孙女似的。”这就是在抬高云舒的地位了,这会子云舒也只有微笑的份,垂头装作羞答答的样子听唐国公夫人抬举自己。

    见唐国公夫人进了水榭只看着云舒,却对一旁也起身上前的唐六小姐看都不看,这形势一目了然。

    怪不得忠义伯夫人不过是唐国公府的丫鬟都敢对唐家的主子小姐这样肆无忌惮。

    原来唐家是真的不承认唐六小姐了。

    既然这样,这京城里的女眷最会看风向的,一时对唐六小姐和她身边几个女眷更加冷落了起来。

    她们这些生活在京城,出身显赫,嫁的显赫,一辈子养尊处优的贵妇人本来就看不起骤然得到皇帝看重的北疆的女人,哪怕老段是威武侯,可是一个没有根基,没有簇拥,才刚刚立府的侯爵,在他们这些传承多年的门阀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唐国公府既然是这样的态度,自然也更加不会叫人把威武侯这不被唐国公府承认的姻亲看重了。这样的态度之下,所有的女眷都簇拥着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在说话,唐六小姐被冷落,心里更加眼红云舒能坐在唐国公夫人的身边,不由叫了一声,“大伯娘,三婶!”

    “你是……”唐国公夫人被这声音惊动,转头看去。

    “大伯娘,我是小六啊。”唐六小姐便委屈地说道。

    “这位是威武侯夫人。”云舒低声说道。

    合乡郡主见唐国公夫人面容带着笑容却没有说话,便不屑地笑了一声说道,“原来是威武侯夫人。头一回见到,不过你的名声真是如雷贯耳。”

    她可是皇家郡主,不是等闲人能比得上的,唐六小姐从小就有些惧怕合乡郡主,可是听见她这么说,她到底是急了。

    “三婶,我是小六。你怎么能不认我。”

    “什么伯娘三婶的。还小六,你在这里跟谁攀亲?难不成是瞧见我与大嫂和气,就想攀亲国公府,攀亲皇亲国戚?”合乡郡主身份高贵,就算是在国公府里也一向被人让着的,当然说什么都没关系。她打量了一下慢慢咬住了牙的唐六小姐说道,“我就说最近京城里有一些什么传闻,什么威武侯娶了唐家小姐的话。原来是你在这里冒认唐家小姐,在污蔑我们唐家。”

    “她不就是个倒夜香的嘛。”高大嫂便在一旁说道。

    “什么倒夜香?”合乡郡主便问道。

    云舒便把刚刚唐六小姐都说了什么说给合乡郡主听。

    唐国公夫人脸上笑容依旧,可是眼里却沉了几分,合乡郡主已经露出了怒意看着唐六小姐。

    这没良心的丫头,竟然连自己的亲哥哥都忍心诬陷。

    之前,唐四公子为了她这么妹妹做了那么多,那么关心她,却是农夫与蛇,被她反咬一口。

    “你说的不错。我看她全身臭烘烘的,只怕也不是好来历。”合乡郡主讨厌唐六小姐连亲哥哥都要陷害,便抬手甩了甩帕子,不屑地说道。

    如果说云舒的话只不过是像是在胡言乱语,可合乡郡主都这么说,顿时叫人感到十分意外。

    这可不仅仅是斗嘴那么简单了。

    简直就是在给唐六小姐一个真正的倒夜香的出身。

    云舒却觉得唐六小姐还不如人家倒夜香的呢。

    倒夜香也是劳动人民,靠着辛苦与勤劳生活,很光荣的,是正当职业。

    没什么要被嫌弃的地方和理由。

    其实如果不是唯恐污秽了唐国公府的名声和招牌,云舒更想说唐六小姐更像是粪坑本坑,跟倒夜香的劳动人民相比,都侮辱了人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