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传闻

    这么直白的羞辱,叫高大嫂顿时露出了怒火,跳起来就指着唐六小姐叫骂道,“你这臭不要脸的……”

    这女人抢了王家嫂子的男人,现在还敢羞辱云舒。

    高大嫂的性子能忍吗?

    可现在是在宫里,不管是因为什么,如果闹得厉害了,都是高大嫂的错处了。

    云舒急忙拦住高大嫂,叫她不要在宫里大声喧哗,免得叫人又有人说一些什么北疆女眷粗俗的闲话,一边带着几分笑容看着一副谁也不能拿她如何是好的唐六小姐笑着问道,“威武侯服侍这是什么意思?我倒是听不明白。”她似乎并没有因为唐六小姐的羞辱动怒羞耻,不过唐六小姐早就知道云舒的性格,此刻看着她一副十分和气的样子更加生气,冷笑着问道,“怎么,难道你不是我家的丫鬟不成?做丫鬟的,飞上枝头,以为自己真的就是凤凰了?”

    她才是那只金凤凰。

    云舒看着唐六小姐自以为自己美上天的样子,耐心地说道,“我的确出身唐国公府,是丫鬟出身。这没什么好遮掩的。不过威武侯夫人后面的话我就是不明白。主子?国公府的主子,我还没见到呢。”她这话并没有羞愤自己的出身,却否认了唐六小姐的出身,唐六小姐多少因自己被唐国公赶出唐家不承认她是国公府的小姐有点心病,闻言美貌的小脸一沉,也不冷笑了,咬牙切齿地看着云舒问道,“我落到现在这步田地,你以为都是因为谁?!”

    如果不是云舒嚼舌根子,她怎么会被唐国公赶出唐家?

    她本来想好了慢慢来。

    先劝服了她母亲二夫人,叫二夫人去老太太面前求情,老太太心软,只要不像逼死她,一定会平平静静地叫她嫁给老段。

    而不是被云舒骤然揭穿,闹得唐国公都知道了,没有半分余地叫她被赶走。

    瞧见云舒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唐六小姐恨得眼睛都红了。

    云舒却更加心平气和,还拉着高大嫂的手笑着说道,“嫂子们快尝尝宫里的点心,难得精致小巧得很。”她拿着桌上的点心给高大嫂几个女眷看,一边跟大家尝着点心,一边介绍这些点心的名称还有做法,一时之间她这里笑语连连的,仿佛唐六小姐刚刚的话完全没有打击到谁。这副平和的样子,倒是叫一旁已经到场的京城的大户女眷微微点头,觉得这新晋的忠义伯夫人虽然出身低微卑贱了一些,不过到底是国公府出身,教养是数一数二的,倒是可以交往一番。

    如果云舒是那等自卑身份,小家子气的,她们倒是懒得和她走动。

    自己把自己都当成丫鬟,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又怎么能叫被人尊重呢?

    云舒不卑不亢的,叫人对她多了几分好感,便有一位上了几分年纪的女眷笑着问道,“是从前是服侍你们老太太的?我倒是瞧着你眼熟。”

    云舒从前跟着老太太出过门,虽然别人家不会对一个丫鬟有什么更多的印象,不过这个时候说倒是显出几分亲近。云舒也不管是真的记得自己,还是不过是要跟自己接话,笑着起身福了福说道,“是。我从前服侍我们家老太太的针线,也见过您。”她当然知道这女眷的身份,因此便说了什么时候去过府上之类的,于对方府上的来历也都知道。这份交往的气度还有游刃有余,就不是高大嫂能比得上的了,高大嫂不免露出几分羡慕,便听云舒借着这个功夫,顺杆爬得快极了,已经走过去和几个面露善意的京城女眷都打了一个招呼,说起京城的典故。

    等她以忠义伯夫人的身份跟着几位女眷熟悉了,便回头介绍高大嫂几个的身份。

    虽然高大嫂几个不如云舒有涵养又文雅,不过高大赛为人爽快,倒是也有能跟她们说得上话的。

    唐六小姐气得不得了,看见云舒短短的几句话,竟然翻了身,跟京城这些大户人家的女眷一下子往来亲密,不由心中暗恨。

    她本来也想和这几家夫人说些话。

    毕竟从前她自然也是见过她们的。

    不过她刚刚享受其他北疆女眷对自己的讨好还有奉承,所以一时没有来得及罢了。

    “丫鬟就是丫鬟,到了哪儿都不忘了讨好人。”她便冷笑着说道。

    听到她这话,就连那几个京城的贵妇人都皱了皱眉。

    “今日进宫的都是我心中的长辈,又与我们老太太有渊源的,讨好侍奉长辈,这没什么不对。”云舒便笑着看向唐六小姐说道,“倒是威武侯夫人,不来拜见京城的长辈吗?”她一副不认识唐六小姐的样子,唐六小姐气急败坏起来。她并不是一个按捺得住性子的人,小性子起来了,便瞪着云舒说道,“你还要教训主子吗?!”她努力要疾言厉色,云舒露出几分茫然地问道,“夫人已经再三说是我的主子了。只是我是服侍唐国公符的,夫人这主子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是唐家六小姐!”

    “夫人贸然攀亲这可不行。虽然我也知道,夫人来历不明,可是也不能攀扯我们国公府啊。”云舒早就知道唐六小姐被唐国公厌恶得透透儿的了,所以有恃无恐,反正唐国公不可能把唐六小姐给认回去,既然如此,那不在唐六小姐的脑袋上踩几脚,那也太吃亏了。她便皱眉,露出几分凝重地说道,“我们六小姐红颜薄命,早些时候就已经病故,国公爷亲自叫人去衙门说了这件事。现在,夫人怎么能冒充我们已经病故了的六小姐呢?”

    虽然大家都知道唐六小姐的身份。

    可是唐国公府就是不承认她的身份,那谁也没辙。

    云舒就喜欢看唐六小姐被气得要死的样子。

    要不然,她还真以为自己不得了了,觉得大家都怕了她,觉得她自己厉害了。

    “你敢这么说我。”唐六小姐真是被云舒气死了。

    看着云舒死不承认她的身份,唐六小姐就忍不住想跳起来,打烂云舒那张美貌却可恶的脸。

    她看着云舒那美丽动人的样子,看着她被高大嫂还有几个北疆女眷喜欢的样子,看着连京城里那几家豪门女眷都对云舒颇有另眼相看的意思,这一切的一切,仿佛更应该是她的。而不是云舒这个低贱的丫鬟的。可是她却也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点出云舒是个卑贱的丫鬟,为什么那几位贵妇人却依旧对云舒这么亲密,没有半分疏远呢?如果说高大嫂这样的北疆女眷对云舒亲密一些,那没什么关系,反正不过是一些粗俗被人看不起的女人罢了。

    可是那几位贵妇人无论出身还是身份都高贵得很。

    这样的身份,不是应该和她这个国公府出身的小姐更亲密吗?

    怎么能对云舒那么亲密。

    她心里恼火起来,看着云舒可恶的样子,眼睛转了转,不由想到自己曾经对老段说过的那些诋毁云舒的话,便突然一笑说道,“你现在是胆子真的大了。不过也对,仗着有老太太疼你,你一向都胆子大,野心大的。从前想要给我四哥做姨娘,现在能攀上高枝了,嫁给了忠义伯,想必你就把我可怜的,对你一往情深,与你海誓山盟过的四哥给忘了吧。”流言能杀人,她就不信,今天她说出这件事,云舒不会被打击到。

    这京城里有的是人愿意传播忠义伯夫人的艳闻。

    她倒是要看看,云舒难得还能怎么给她自己辩解。

    沾染上这样的丑事,这京城里谁还看得起她。

    唐六小姐便自鸣得意起来。

    云舒心里却有了几分气恼。

    唐六小姐指责她出身卑贱,丫鬟出身,云舒从不生气,因为她觉得这没什么好在意的。

    她本来就是个丫鬟出身,如果看不起她,那离她远远的也就是了,她只交那些看得起她的朋友就好。

    她又没想人见人爱,车见车爆胎,所以就算是被人嫌弃,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所以她没有格外懊恼唐六小姐揭穿她的身份。

    可是唐六小姐为了打击她,伤害她,连自己亲哥哥的名声都不顾了,叫云舒心生怒气。

    唐四公子如果跟这种事扯上关系,那能有个好吗?不说他是读书人,这斯文清白很重要。就说唐六小姐说出这种事,谁家清白出身的姑娘愿意嫁给这么一个品德败坏,跟丫鬟海誓山盟,有可能会偏爱丫鬟姨娘而不重视妻子的男人啊?

    唐四公子没有对不起妹妹的地方。

    可是唐六小姐为了一己私欲,却这么陷害自己的哥哥。

    如果这话只对老段说,陷害云舒也就算了。可是在这样的场合叫嚷出来,这就不是私底下的闲言碎语的事了。

    云舒脸上露出几分怒气,忍耐了一会才淡淡地笑着说道,“夫人还听说过这样的传闻吗?真是缘分,我也听说过一些关于夫人的传闻,说是夫人从前是家境凄惨,是倒夜香的出身,天天跟粪坑打交道的,骤然知道自己跟咱们家早逝的六小姐有几分相貌相似就来冒充,其实浑身的粪臭味都还没洗净呢。不信,你闻闻你自己身上的味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