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刁难

    不过叫云舒说,皇帝还不如叫唐国公世子夫妻回来呢。

    世子夫人是太子的亲姨母,而且有教养有见识,不必云舒这种没见识的小丫鬟能叫太子心里更觉得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

    特别是云舒觉得世子夫人做亲姨母的,肯定会保着太子,是对太子最用心的人。

    不过唐国公世子好歹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在奔波,云舒也不会说什么叫世子夫妻回来的这样的话,自作主张。

    她只是觉得有点心疼太子。

    男人的心不如女人的细腻,大概是不能看得出小孩子有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的。

    她一边想着,一边便和太子又问了一些别的。

    听太子说了一些宫里的事,见他除了在功课上有些挫败之外,也没有别的了,她便放心了几分。

    在这时候,皇帝与宋如柏都到了太子的地方,看见太子腻歪着跟云舒在一起说话,皇帝便笑着说道,“太子最近总是没精打采的,朕就觉得应该叫女眷进来陪太子说说话,开解开解。”他果然是粗心的,云舒便推了推太子的手臂,太子露出几分明白的样子,便跑过去对皇帝说道,“那是因为京哥儿觉得比不上别人。”他得到云舒的安慰,知道自己并不是没用的,会叫皇帝嫌弃的孩子,便放心地把自己遇到的发愁的事跟皇帝说。

    皇帝听了,看了太子一会。

    “父皇?”太子紧张地看着皇帝。

    他不由回头看了看云舒。

    皇帝却在这时候笑了。

    “发现自己比不上别人,并没有因此嫉恨,咱们京哥儿真是心胸宽大。”皇帝突然笑了,年轻英俊的脸一片阳光,用力地把太子给抱起来走到一旁,把太子放在自己的身边对云舒说道,“太子会那样想,朕真是没有想过。不过文武比不上别人又怎么样?朕当年也并不是十全十美,功课好得师傅都夸赞的优秀的人。”见太子好奇地看着自己似乎在倾听,皇帝便怀念地说道,“当初朕功课并不十分优秀,不过朕有一个优点。”

    “是什么?”

    “心里放得开啊。优秀就优秀他的,自己优秀自己的。”皇帝很放松地说道。

    云舒先说这大概是学渣的自我安慰。

    不过看着皇帝还很得意的样子,云舒觉得他当年那阳光开朗真是太了不起了。

    自我安慰安慰得很不错的感觉。

    皇帝如果功课也不是很好的话,那云舒当年可没看出皇帝有什么自卑的。

    她心里在诽谤皇帝是个学渣,还叫儿子也变成学渣,便见宋如柏坐在自己的身边轻声问道,“太后可跟你说什么了?”他这话问得奇怪,云舒不由疑惑地问道,“太后娘娘还能问我什么?”她今天妆容十分得体,头上也是珠翠满头,带着几分伯夫人的尊贵气度,宋如柏笑着帮她理了理头上的一只珠钗,一边低声说道,“前两天老段家的进贡也给太后请安。我担心她在娘娘面前说你的坏话。”

    唐六小姐也进宫了?

    也对。

    威武侯府跟忠义伯府的确是割袍断义了。

    可是皇帝并没有因此冷落老段。

    太后也不会因为老段这些私事就对老段有什么不好的,进而厌弃了威武侯夫人唐六小姐。

    云舒知道太后不是一个会得罪人的人,如果是气性那么大的,当初早就被皇贵妃给逼得走投无路了。正是因为周全,不得罪人,所以才叫先帝找不着理由废了她当年那个皇后之位。云舒想到这里,便对宋如柏说道,“娘娘在我的面前一句都没有提过,想来没有在意她。”唐六小姐擅长说人坏话,没见老段把云舒给误会成什么样了嘛,不过云舒觉得唐六小姐那点能耐也就哄哄老段吧。

    太后在宫里过了这么多年,能熬到成了太后娘娘,能是唐六小姐说两句坏话就相信的吗?

    她没有在意。

    宋如柏见她没有当一回事儿,便也不会提及唐六小姐了,见皇帝已经把太子逗笑了,便对云舒说道,“陛下还跟我说,过两天太后娘娘会在宫里宴请几家京城的女眷。”他低声说道,“其实是想给沈家说亲,不过为了不那么显眼,叫了北疆女眷作陪,再叫了几家京城里有合适的小姐的人家进来。”太后显然是想给沈家做媒的,云舒听了倒是也不奇怪,只是又觉得只为了沈公子一个人说亲弄得太大张旗鼓了。

    “不仅是沈公子。”宋如柏说道。

    难道还有沈将军?

    云舒觉得这肯定不是沈将军的意思吧。

    看沈将军的样子不像是要续弦的。

    “太后娘娘会叫我也进宫吗?”

    “你现在跟女眷们走动得这么好,肯定会叫你。回头咱们听着信就知道。”宋如柏没有再说太后宴请的事,只是跟云舒一起感谢了皇帝对他们夫妻的照顾,还有皇帝赏赐的下人的用心良苦,又跟皇帝回忆了许多曾经的旧事,等皇帝龙心大悦了,叫了沈将军也过来跟大家一起吃饭,云舒便忍不住把目光时不时地看沈将军一眼。她的眼神自然是有些打量的样子,沈将军端着脸吃了饭,等得了皇帝的吩咐送他们夫妻出门的时候便问道,“你吃饭的时候看我干什么?”

    云舒差点吓得跌倒。

    “我只是随便看看。”

    “随便看看。”沈将军便看着云舒说道,“难道我是随便的人吗?”

    云舒摇头。

    “那你随便看我干什么?”沈将军不客气地问道。

    宋如柏知道云舒心虚着,为了护着妻子,便在一旁解释说道,“小云只是听说太后娘娘要给将军说亲事,便想知道将军喜欢什么样的小姐,如果太后娘娘有兴趣给将军做媒,也好在一旁说些将军的话,免得娘娘乱点鸳鸯谱。”他这都能帮云舒给圆回来,云舒觉得宋如柏太强大了。沈将军听了脸色却有些黑了说道,“我没有想过现下就续弦。”他看着云舒说道,“以后看人光明正大地看。用不着随随便便。”

    “这是什么意思啊?要我光明正大地看他?我为什么要光明正大地看一个大老爷们?”云舒见沈将军酷酷地说完转身走了,便气急地对宋如柏问道。

    宋如柏忍笑,看着云舒气急败坏的样子。

    “我也是大老爷们,你多光明正大地看着我就行了。”他知道如果笑出来云舒非锤他不可,便板着脸说道。

    云舒见他忍笑忍得这么辛苦,也不由噗嗤笑了一声,心情很好地跟他从宫里出来了。

    她果然收到了太后的召见,说是要在宫里开设宴席。

    因为高大嫂还有几家跟云舒相处得不错的北疆女眷也收到了邀请,云舒就和她们相约一起在那一天进了宫里。

    一进了宫里,她们便去了太后娘娘设宴的地方,见太后还没来,只有几家女眷已经到了,云舒逡巡了一下这个地方,见是一处很敞亮的大大的水榭,清凉怡人,而且四下都能看到很远的地方,是一处不错的设宴的好地方。这时候水榭里已经坐了几个女眷,云舒看了一眼,便见有几家是曾经在国公府见过的贵族女眷不提,另一侧倒是也有几家北疆女眷,她们簇拥着一个面容如花的美貌的年轻女子。

    云舒定睛一看,那十分惬意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听着周围女眷们围在自己身边拍马屁的不正是唐六小姐吗?

    见唐六小姐也来了,云舒先在心里说一句冤家路窄,不过却没有畏惧唐六小姐的感觉。

    她觉得唐六小姐不畏惧她就不错了。

    难道勾引有夫之妇还是一件不亏心的事情吗?

    她淡淡地看了唐六小姐一眼,没有开口,也没有上前跟她相认,只和往一旁恶狠狠地呸了一口的高大嫂坐到了另一侧去,眼不见心不烦。

    然而她不找事,唐六小姐却从来都不是一个息事宁人的性格。

    她早就憎恨云舒至深,这种憎恨可是从年幼的时候就开始的。

    从还年纪小的时候,唐六小姐做主子小姐的就没有在云舒这个做丫鬟的身上讨过便宜,到了大了,又叫云舒亲自在唐国公府所有长辈的面前揭穿了自己最为丑陋狼狈的那个样子,唐六小姐心里最恨的人之一就是云舒了。从前她拿云舒毫无办法,在国公府的时候老太太与长辈们都偏心云舒,可是她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是威武侯夫人,已经是北疆女眷之首,收拾一个云舒还不手到擒来?

    老段当初一箭射杀了谋逆的二皇子,军功在北疆武将之中第一,在皇帝的心里地位重要。

    就算是唐国公也不敢对老段疾言厉色。

    她现在已经不惧怕任何人,见云舒竟然也有脸做出一副伯夫人的样子坐在宫中水榭里,心里更加憎恨,眼睛一转,便抚着肚子突然笑了起来。

    “我当是谁来了。这不是咱们家的丫鬟吗?”她便看着眉目浅浅地看过来的云舒,用恶意的眼神讥笑着问道,“怎么,才嫁了人就不知道规矩了?还不过来服侍你家主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