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进宫

    “这是应该的。”

    云舒既然嫁给宋如柏,就不能那么小家子气,只为了自己生活轻松就不出去交际。

    那样的话,也不是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

    她应该在京城里交际起来,跟着宋如柏一起为了生活努力。

    “那我们给宫里送折子吧。”云舒说道。

    她们向宫里送折子,如果太后愿意见她的话,就会叫她进宫。

    不过太后怎么会不愿意见她呢?

    不是云舒人见人爱。

    而是太后是十分看重皇帝,并不是一个跟皇帝反着来的。

    既然是皇帝看重宋如柏跟云舒,那自然云舒也会得到太后的看重。

    她这么干脆地点头,宋如柏便笑着拿一旁的帕子给她擦了擦嘴角说道,“太后自然是极好的人。不过你不要和宫里的娘娘们走得太近。”他这话是叮嘱,云舒自然也听了,便关心地问道,“宫里娘娘们不安分吗?”她从前是不多问宫里的事的,不过既然和宋如柏成亲,宫中的事还是多知道一些为好。宋如柏便摇头说道,“女人多的地方就是江湖。”这话还是云舒从前跟宋如柏说过的,云舒便忍不住笑着说道,“你说得也对。”

    可不就是女人多的地方争斗会多嘛。

    而且还是宫里。

    为了争夺皇帝,娘娘们不知得使出多少手段。

    而且还有一个太子的位置在那里。

    云舒心里想了想,便和宋如柏说道,“等见过太后娘娘,便再去看望太子吧。”她还是对京哥儿挂念得很,宋如柏自然也知道自己该站在那条船上,也微微点头。夫妻两个说了一会话,虽然是新婚,不过因为已经认识得久了,也并没有什么不熟悉的,因此还是跟从前一样。等过了几日,宫里召见云舒的旨意便到了。云舒打扮了一番便去了宫中,直接去拜见了太后。

    太后对云舒依旧很和气,并没有对云舒有什么其他的态度。

    她的态度这么好,显然也是皇帝的一番态度。

    因此,太后身边正看着云舒打量的几个嫔妃都对云舒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云舒也依旧恭恭敬敬地和太后与嫔妃们说话。

    趁着这个时候,她也知道了这几个嫔妃的容貌,见大多都是温柔贤惠的样子,倒是有两个模样如闭月羞花一般的美貌,只是似乎品级不高,瞧着宠爱也很平常的样子。这些嫔妃对云舒都很好奇,大概也听说了云舒从前的身份。从一个丫鬟直接成了伯夫人,大概在她们的眼里算是有传奇色彩吧,所以她们的打量就多了几分不同的神色。云舒也满不在意,等太后瞧着累了,这才从毕恭毕敬地告退,直接往太子的地方去了。

    她到了太子的宫里,难得太子今天没有功课,正等着云舒呢。

    见到云舒来了,太子露出高兴的笑容,小跑着到了云舒的面前仰头对她笑。

    “云姨。”

    “您怎么就这么出来了?”见太子这么热情,云舒只觉得受宠若惊,不过也知道太子如今身边都只是三两个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人,难免是寂寞的,便请了安,便拉着太子的手进了宫里对太子笑着说道,“我还想着回头跟小厨房说,给太子做些甜甜圈尝尝呢。”她开口就是吃的,太子红着脸说道,“我不是吃货。”他这样子格外可爱,云舒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小脸,这才一本正经地说道,“太子自然不是吃货。不过是一两个甜甜圈而已,算什么贪吃啊。”

    “什么是甜甜圈?”太子好奇地问道。

    云舒便说给他听。

    太子觉得自己还不如承认自己是个吃货呢。

    他跳到椅子上跟云舒坐在一起,跟云舒说最近在宫里都做了什么,便问道,“云姨怎么这么久都没来?是因为 和宋叔成亲的原因吗?”

    “是呀。”

    “那云舒成了亲,是不是就能时常进宫来见京哥儿了?”太子追问道。

    见他期待地看着自己,云舒心里一软,便笑着点头说道,“是啊。要忙的事已经都忙完了,以后我一定不会偷懒,会时常来见太子的。”她笑容柔和,太子便露出了笑容,之后犹豫了一下,伏在云舒的身边轻声说道,“云姨,如果京哥儿不是最优秀的那个,云舒也会喜欢京哥儿吗?”他这话叫云舒一愣,垂头问道,“太子这话从何说起呢?”她觉得格外奇怪,太子垂了垂头,有些沉闷地说道,“京哥儿不如别人聪明。”

    “别人是谁?”云舒便问道。

    “陪着京哥儿的伙伴。”

    这说的只怕是太子身边的那些伴读了。

    都是出身大家的小孩子,跟太子差不多的年岁的。

    唐三爷与合乡郡主的两个儿子也在这些玩伴之中。

    云舒想到这里,便摸了摸太子的头笑着问道,“太子殿下为什么觉得自己不如别人聪明呢?”

    “有的人比京哥儿射箭射的准。读书比京哥儿学得好。我还没有学好的文章,有的人很快就学好了,还能得到先生们的夸奖。”太子便低声说道,“京哥儿文武都不是最出色的。”

    云舒便露出几分诧异。

    她本以为身为太子的伴读,应该懂得藏拙,应该知道自己不要表现得比太子优秀太多,要知道不要压过太子的风头,这才是好的伴读。

    从前,她在很多的电视剧与小说上都是这么看的。

    读书的时候表现得超过太子,或者在宫中锋芒毕露,把太子压住,这像是跟她看的小说完全不一样?

    不过收敛锋芒什么的这都是懂事的大人才明白的事。

    跟京哥儿差不多大的孩子,大概都是喜欢表现的年纪,还不怎么懂事呢。

    她便笑着对太子说道,“这大概是做给太子殿下看吧。”

    “给我看的?”

    “是啊。因为想要得到太子殿下的另眼相看,想到成为太子殿下能够喜爱的人,所以小公子们才努力地把自己最好的一面都竭尽全力表现给太子殿下看,希望得到你的喜欢还有看重。因为太希望得到您的眼神,所以他们才拼命地表现,想要展现自己最好的地方。而且,您不必感觉到挫败。都说术业有专攻,您身为太子,身为未来的君王,不需要文韬武略,成为最出色的,而只要能够成为有眼光挑选良才美玉的栋梁,能够叫他们都忠诚在您的面前为您所用,这就已经是最优秀的了。”

    太子仰头听着。

    他眨了眨眼睛。

    “这些话,您从未对别人说过吧?”云舒便笑着问道。

    “我怕父皇和舅舅知道了,会对我失望。”太子轻声说道。

    可见不是最出色的那一个,叫太子真的受到很大的打击。

    “怎么会失望呢?”太子愿意对云舒说这件事,大概是因为云舒是女子,对太子来说更亲近柔和。云舒便摸着太子的手臂温柔地说道,“如果陛下与沈将军他们早一些知道您的心事,早就会把这样的道理说给您听了。做父亲做长辈的,永远都不会对自己的孩子失望的。”她想了想,觉得还不保险,唯恐太子以后再为了这件事感觉到失落,便对太子说道,“太子殿下不如这样想,您和小公子们就仿佛都在一条大船上,您是那个舵手,是指引方向的人,可是却不必事必躬亲,去做其他的活儿。而小公子们就像是船上的水手,船上的护卫,船上的厨师,他们都得听您的,照着您指引的方向劲儿往一处使,叫这条船一直一直开下去。”

    “京哥儿是那个指引方向的人吗?”

    “是。”见太子的眼睛明亮起来,云舒便点头说道,“是最重要,不可或缺的那一个。所以太子,您不需要在文武上出类拔萃,可是却要知道什么方向是正确的,什么方向是错的。一直指引着正确的路就足够了。”她也不准备说什么叫那些小公子掩饰锋芒的话,那本来就是不正确的,毕竟孩子们的天赋为什么要压制呢?她只希望太子能够良才,不需要嫉妒别人的好,也不需要为自己不如别人而感觉到低落,和这些小公子们好好地做玩伴,以后叫他们都成为对他有用的人。

    她更不会责备那些小孩子。

    其实,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她这么说,太子便连连点头说道,“我记得云姨的话了。”

    “做太子殿下的,心胸要更宽大。”云舒挑眉说道,“下一次,如果哪位小公子在文武上胜过您,您不如大大方方地称赞一下。”

    她又想了想说道,“至于其他的驭人之术,如何叫他们能真正地听从您这位舵手的话,我不明白。太子殿下不如去问问陛下与沈将军。”

    她只是一个后宅女子,哪里知道哪些驭人之术。

    不过是女子心细,能开解孩子的苦闷的心情。

    至于孩子的成长,还有如何成长,叫云舒说都是男子的事。

    怎么叫一个孩子成长为经天纬地的男子汉,这不是她能插手管教的。

    有这个时间,她还不如去教教御膳房怎么做甜甜圈,管好太子的胃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