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婚后

    “别紧张啊。”翠柳便调笑说道。

    云舒白了她一眼。

    不过她还是笑了起来,少了几分紧张。

    不管怎样,宋如柏也是自己认识多年的熟悉的人。

    虽然比不上现代的那种随意交往的感情,可是总比古代的盲婚哑嫁强多了。

    她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紧张了。

    “嫁过去了,就是有了夫君的人,要以夫为天,要三从四德啊。”陈白家的便拉着云舒的手最后说一些夫妻之道。她是真的有些舍不得,看着云舒便想到从前柔和地叫自己婶子的那个小姑娘,想到这些年,自己也把云舒当半个女儿来疼的,此刻眼里的眼泪就更多了一些,对云舒说道,“好歹阿柏也是知根知底的,又是求娶你的。小云,你的福气还在后头呢。”她拉着云舒说话,琥珀也坐在一旁听着,云舒虽然觉得陈白家的话有些自己不能赞同,可是想到陈白家的这也是对自己一番心意,也不去反驳,若是柔顺地听了。

    至于三从四德。

    云舒觉得自己该教教宋如柏什么是男子的三从四德了。

    “娘,您别哭了。”翠柳便安慰陈白家的说到,“小云嫁给宋大哥是要过高兴的日子,咱们为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翠柳就觉得云舒嫁给宋如柏并不需要舍不得。

    宋如柏跟陈家这么亲近,把陈家也当做自家走动,以后云舒嫁给他,夫妻俩不照样时常回陈家的嘛。

    她大大咧咧的。

    陈白家的便点了点她的头说道,“你明白什么。”翠柳粗枝大叶的,自然是不懂的,只是她也揉着额头笑着帮云舒着落今天来的女客,不叫任何一个人觉得被冷落了。这对于翠柳这样长在国公府里的来说是小菜一碟,云舒也不会担心,见春华和翠柳把里里外外张罗得很周全,她便放心地坐在一旁,看着陈白家的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把大红的盖头一下子盖在了她的头上。

    盖头落下来的时候,云舒觉得眼前一暗,就看不见眼前的一切了。

    她垂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还有说笑声,带着赵小三与陈平的一些凑热闹的笑声与为难,仿佛陈平很唯恐天下不乱地在为难宋如柏什么。云舒在心里磨牙,只恨当初陈平成亲的时候自己好心没有去为难他,却后悔莫及,只听了一会儿,听见外面传来了大声的说笑,仿佛陈平没有难住宋如柏,这才算放松了几分。等又过了片刻,她便感觉到自己的面前慢慢地走过来一个头,一只大手探来,云舒盖着盖头,只能看到面前这只粗糙的满是粗糙的茧子的大手。

    她抬手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站了起来。

    大手便握住了,牵着她往外头。

    云舒紧紧地闭着嘴,感觉到似乎自己和宋如柏走出去的时候,四周都安静了起来。

    她虽然看不见左右的人,可是却觉得周围一定有很多人在围观。

    不过云舒到了现在已经完全不紧张了,直接跟着宋如柏到了外面,上了停在外头的花轿,已经停下来的喜乐又敲锣打鼓地热闹了起来。她觉得这花轿摇摇晃晃的,可是却是通往自己的新的生活还有家庭的路,这一路上花轿里除了听到外面的喜庆的乐声没有其他的动静。等花轿落地,她又被宋如柏牵着走进了一个房间,坐在上头,听到一旁有人笑着叫宋如柏把盖头挑起来,便感觉到眼前突然一亮,宋如柏也穿着成亲的衣裳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眯着眼睛逆着这屋子里的光对宋如柏笑了一下。

    宋如柏愣了愣,之后也笑了起来。

    一旁的几个北疆女眷咋咋呼呼地叫嚷了起来,都在说云舒是个漂亮的美人。

    打趣宋如柏是个有福气的。

    虽然声音吵嚷,可是云舒却并不觉得讨厌。

    成亲的时候当然是要热热闹闹的才好不是吗?

    而且因为为了喜庆,还有几家的小孩子也在,都是年纪不大的孩子,在屋子里给云舒贺喜也很可爱,云舒见高大嫂的闺女欢欢也在,便笑着叫她带着几个孩子到了自己的面前,拿了自己已经准备好的给孩子的红包,一人给了一个。这些小孩子便欢呼了一声,围着云舒叫婶子的,叫嫂子的,叫大娘的叽叽喳喳一团,还都高高兴兴地打开了云舒送给他们的红包。这红包是云舒用红色的锦缎绣的荷包,十分精美,本来就是因为要给孩子,所以绣得更小乔可爱,打开了,里面都滚出四个赤金的笔锭如意的金裸子。

    这些小金裸子十分精巧,而且还很漂亮,又是赤金的,几个北疆女眷都觉得云舒是个大方的人。

    不然,怎么会给孩子们金子呢?

    瞧见了是金裸子,小孩子们也觉得云舒对他们是真心喜爱,更加高兴地围着云舒了。

    “快喝交杯酒吧。”一旁便有人笑着把看着云舒和孩子们说话的宋如柏推过来。

    宋如柏坐在云舒的对面,竟然难得露出几分紧张。

    “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云舒小声说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太高兴。”宋如柏拿了酒杯递给云舒,慢慢地凑近了云舒,和她手臂缠绕,一口把交杯酒喝了,便起身说道,“我得出去应酬了。”

    他难得脸色发红,背影有些像是落荒而逃。

    云舒也忍不住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脸。

    见送宋如柏走了,北疆的女眷们便围着云舒说着话。

    等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外面已经大黯,北疆女眷们才都纷纷告辞离开,外面的酒席也都散了。

    云舒靠着床边等了片刻,便见宋如柏一身酒气地进来。虽然看起来喝了不少,可是他的目光却清明,看见云舒靠着床边看过来,他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很久之后才同手同脚地走过来,慢慢地坐在了云舒的身边。他转头看了云舒许久,才慢慢地抬手轻轻地碰了碰云舒的脸,慢慢地又碰了碰,见云舒没有拒绝,这才露出几分轻松,轻轻地凑近了云舒。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说他这些年老实得很,没有和其他女子有过往来还是真的,虽然看起来生涩,不过云舒却觉得,她宁愿要一个在夫妻之道上生涩的丈夫,也不想要一个花样百出,从容得体的丈夫。

    她觉得宋如柏这么生涩,倒是叫自己很高兴。

    等到了第二天天亮以后,云舒倒是先醒了过来,看见宋如柏睡在自己的身边,手臂搭在自己的身上,不由撇了撇嘴角。

    怪不得她觉得晚上的时候跟鬼压床似的。

    这么沉的一条手臂,能不压得她喘不上气嘛。

    不过比起从前听春华抱怨说陈平晚上睡觉睡像特别差,睡着睡着就霸占整张床,把人挤到床底下去,云舒倒是觉得宋如柏还勉强能叫人接受。

    想到这里,云舒便忍不住笑着轻轻掐了掐宋如柏的脸。

    宋如柏机警地张开眼睛。

    看到是云舒,他才放心了,靠过来一些抱着云舒带着几分睡意地说道,“再睡会儿。”

    “该起来了。”

    “忙什么,咱们没有公婆,这府里你最大,我第二。”宋如柏便说道,“谁也管不着咱们。”他们夫妻爱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因为没有长辈看着,也没有人指手画脚。

    云舒听了想笑。

    她也有些倦意,是因为昨天和宋如柏成亲第一天,难免伦敦,所以才会觉得有些疲倦。

    不过她觉得成亲第二天就开始睡懒觉,有点叫人觉得不太合适吧?

    “你说的对。”她便往被子里一钻,跟宋如柏又睡了一个回笼觉。

    这可是在自己家。

    不睡觉睡到自然醒,那还像话吗?

    更何况连她的丈夫都不挑剔她,其他人的评价对她来说可不算什么。

    云舒心安理得地睡到了下午,实在是饿醒了才跟宋如柏起身。

    她和宋如柏都穿戴好了衣裳才从屋子里走出来,先见了一些今后服侍自己的下人还有丫鬟婆子的。

    因为皇帝当初顾虑云舒的出身,所以赏赐给忠义伯府的下人本来就都是身份很低微,也都很老实的,所以就算是云舒跟宋如柏一觉睡到下午这么不像话,这些下人依旧都老老实实的,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见他们都是埋头做事的,云舒也不会做什么立威这种不必要的事,温和地叫了几个眼神沉稳的丫鬟以后服侍自己,只叫自己从家里陪嫁过来的几个婆子依旧守着厨房这最重要的地方,其他的也就叫人各自分工就是了。

    等婆子们做了云舒习惯的菜色上了桌,云舒跟宋如柏便一同吃了饭。

    见宋如柏吃了饭等着自己,云舒一向吃东西都慢条斯理的,也不着急,便对宋如柏问道,“你想跟我说什么吗?”宋如柏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

    “陛下之前说,等咱们成亲以后,就叫你进宫去再给太后请个安,也好叫人都知道,你已经是明媒正娶的忠义伯夫人。”宋如柏便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