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成亲

    不过这些看威武侯府婚事不顺眼的女眷都来云舒这儿了。

    云舒觉得老段和唐六小姐只怕是要恨死她了。

    她便在心里觉得自己有点倒霉。

    倒是高大嫂对云舒说道,“你也要嫁给老宋了,咱们这些姐妹过来,正好跟你亲香亲香。”她完全不给威武侯府面子,带着这些北疆女眷在云舒这里好好地说笑了一整天,等晚上的时候宋如柏过来吃饭,这些女眷才打趣了一番全都散去了。虽然成亲之前的男女总是这么走动是不合适的,不过北疆出来的人倒是对男女大防没有京城里那么厉害,所以见宋如柏成亲之前还时常往云舒的家里跑,她们想到宋如柏跟云舒也是从小一起长大,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打趣了一番便都告辞回去了。

    他们回去的时候,云舒都送了一小酒坛子的腌菜。

    是沈公子送她的北疆食谱,她又改良了几分做的。

    北疆的女眷们也都高兴地对云舒道谢,把腌菜给拿走了。

    因为在北疆,不都是这家吃点那家吃点的嘛。

    所以云舒送腌菜倒是叫她们觉得更亲切一点。

    她们就跟云舒说,过几天再来的时候也送她一些她们做的腌菜。

    这不就慢慢地走动起来了吗?

    云舒觉得今天的待客还算满意,见宋如柏似乎喝了一些酒,便给他调了一些桂花蜜水来喝,一边问道,“在外头喝酒了?”

    “和沈将军喝的。”宋如柏便接了蜜水一口一口地喝着说道。

    “沈将军没去威武侯府?”既然沈将军跟宋如柏喝酒去了,那说明肯定没时间去威武侯府的亲事了,云舒便诧异地问道,“沈将军不担心老段心里不高兴?”沈将军可是和宋如柏与老高这样就算任性也不要紧的人区别大了。作为皇帝最信任的沈家人,沈将军的态度直接会叫人觉得这就是皇帝的态度。其实老段成亲这件事,沈将军应该是应该去给老段贺喜,就算是对老段再婚这件事觉得不应该,至少也喝杯酒什么的。

    这叫顾全大局,叫人觉得北疆武将再怎么内部闹腾,依旧是铁板一块,一致对外。

    可是沈将军既然跟宋如柏喝酒去了,那就是叫人都明白,他是真的对老段不满了。

    这样不会叫人觉得北疆武将之间有机可趁了吗?

    “陛下把咱们都带到京城,难道还要管一辈子?随他们去吧。”宋如柏便靠在一旁,见云舒在一旁吃饭,便帮着给她挑一些她喜欢的菜色来吃,一边不在意地说道,“就算是叫人觉得铁板一块,可是到了京城,人心也不如从前那么整齐了,不是吗?何必粉饰太平。陛下已经给了荣华富贵,以后想要怎么往下走,陛下与沈家也管不了。”所以,沈将军这一次没有去威武侯府,其实就有些是与有些心生异动,被京城迷住了眼的北疆武将渐行渐远。

    不过这样也好。

    依旧忠诚的还是对皇帝忠心耿耿。

    至于有了别的心思的,沈家也犯不着继续交好,还当兄弟袍泽。

    云舒一边点头,一边吃着饭菜,听宋如柏这么说,便说道,“沈将军看不过去威武侯府这么件事,倒是叫我觉得他的品行更优秀了。”

    如果沈将军还要对威武侯府依旧跟从前一样亲近,哪怕云舒知道这是沈家要拉拢北疆武将,可是她也觉得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

    不管怎么,云舒天生就站在王家嫂子这一面。

    她希望老段被世人唾弃,被所有人都抛弃才好呢。

    见她虽然嘴上没说什么,脸上却笑了,宋如柏便也露出了笑容。

    “倒是我没想到,还有一些北疆家眷去威武侯府捧臭脚了。”云舒说道。

    “这有什么。老段之前在陛下封赏功臣之中功劳第一,自然会有人想要依附他。”宋如柏见云舒对自己言行没有顾忌,倒是觉得很高兴,毕竟谁愿意在家里总是端着文绉绉地说话。

    云舒也不觉得自己在宋如柏的面前说话更自在。

    她和宋如柏说了一会话,就叫宋如柏回去歇着,之后的几天,便听到一些京城里的流言蜚语。

    什么威武侯休妻另娶,听说新娘子肚子都起来了,又有说什么这新娘子竟然还出身唐国公府,是国公府里那已经都说病逝了的唐家六小姐之类的。这些话云舒早就有准备,而且她最近也不怎么出门,当然听到的不多,就当眼不见心不烦了,倒是翠柳最近听了好些,有一天怒气冲冲地从对门过来,见云舒已经把家里的嫁妆都整理得差不多了,连成亲时候的衣裳也都做好了,正整理一些细节,便坐在云舒的身边气呼呼地说道,“真是叫我没脸死了!”

    “怎么了?”

    “还不是几个今天过来跟母亲说笑的附近的官家夫人。”翠柳便对云舒气道,“知道我出身国公府,都来问我国公府六小姐是怎样天姿国色的美人,当初跟五皇子闹出侧妃的传闻,现在又成了威武侯夫人,这如果不是国色天香,能叫五皇子跟威武侯都折腰吗?你说气不气人?”这些问题就不怀好意,不是普普通通的八卦话题,而是也有讥笑翠柳的意思,她也是国公府里出来的,还嫁给了官宦家的儿子,所以,那些管家夫人都也是在嘲笑翠柳罢了。

    “当着你婆婆的面儿问的?”云舒便笑着问道。

    她最近要成亲了,修身养性,很少生气。

    “可不是。大嫂还在一旁阴阳怪气。”翠柳便扯着云舒的衣裳生气。

    “那夫人是怎么说的?”

    “母亲自然是护着我的。见那几个夫人不怀好意,就把人赶走了,说既然看不起赵家的儿媳,以后就不要登赵家的门。”翠柳脸上露出几分笑容。

    “既然夫人心里有数,你还气什么。我之前 就跟你说过,你又不是银子,还能人见人爱啊?就算是白花花的银子,还有人嫌弃铜臭味儿呢。”云舒笑着说道,“爱说什么说什么去,你跟她们生气干什么?如果下回她们在这么问你,你就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建议她们亲自去威武侯府瞧瞧威武侯夫人到底是怎样的国色天香,不比问你来得更准确吗?只怕她们的身份还够不上威武侯府的门槛儿,没资格见到威武侯夫人的美色,这你也没办法了。”

    “你说的对。下次我就这么说,气死她们。”翠柳眼睛一亮。

    云舒便笑着说道,“只可惜夫人护着你。我这番话只怕英雄无用武之地。”

    “母亲可真好。你不知道,她护着我的时候,比娘对我都真心。”翠柳顿了顿,便轻声说道。

    云舒便拍了拍她的手。

    别看翠柳和陈白家的母女之间已经缓和了,不再计较从前,可到底裂痕还是在的。

    “等我成亲的时候,你也得过来帮我的忙啊。”云舒便对翠柳说道。

    这一下子叫翠柳有些失落的心情亮堂了起来。

    她也顾不得陈白家的了,点头对云舒说道,“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到时候我一定过来帮你的忙。”她既然能这么说,可见在赵家过得很自在,赵夫人是不时常拘束她的。云舒觉得这样很好,自然也放心,也不在乎那些唐六小姐的什么话了。反正国公府能做的补救都已经做了,京城里就算有传闻,难道只是唐国公符丢脸吗?更丢脸的,现在被人嘲笑的是威武侯府段家。

    老段和唐六小姐自己都不在乎,那别人更不会在乎了。

    临近成亲,谁还管什么唐六小姐。

    一转眼的功夫,就到了定好的成亲的日子。

    陈家夫妻都来帮忙,还有陈平夫妻与翠柳夫妻,汇聚在云舒的小院子里,叫云舒觉得自己总是冷冷清清的院子一下子热闹起来。

    这样的时候,叫她觉得也不孤单了。

    等她忙着打扮和换衣裳的时候,国公府里也来了人,最前面的是琥珀,身后还有两个丫鬟,是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身边贴身的姑娘。

    “给你送压箱钱来了。”琥珀便对云舒说道。

    她比云舒年长,虽然不及云舒豆蔻年华娇艳无双,却多了几分沉稳,举止也稳重优雅,这样大家族里的风范,顿时叫云舒翠柳这样的小丫鬟有些黯然失色了。

    云舒撅了撅嘴,跟琥珀小声抱怨说道,“琥珀姐姐一来,就抢了我的风头了。”

    她其实是希望看到自己出嫁的时候,老太太还念着自己的。

    见老太太果然还念着自己今日成亲,还叫琥珀亲自过来,云舒觉得自己的心里圆满了。

    她这话像是在撒娇似的,琥珀看着对自己今天多了几分亲近的云舒,拍了拍她的脸颊说道,“新娘子最美。”

    她的眼睛里难得多了一些笑意。

    云舒便高兴起来,先谢了琥珀,又谢了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的丫鬟,接过了压箱钱守在箱子底下,便梳妆打扮,陪着大家说了一会话。

    等到了吉时,外面吹吹打打热闹非凡,整条街都惊动了一样,云舒听着外面的热热闹闹的声音,难得有些紧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