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再婚

    吃货这个词还是沈公子当年跟云舒学的呢。

    云舒却觉得紧张的心一下子放开了。

    她本来担心沈公子送她什么首饰之类的,那样她就要拒绝了。

    可是沈公子送的只是食谱。

    她的确是喜欢食谱的。

    而且又觉得沈公子只送给自己食谱,也是为了叫自己安心。

    她大方地把食谱接过来,又好奇地翻看了几眼,见里面的都是一些北疆或者更偏远的地方的食物,连咸菜都有,当初高大嫂家里云舒吃得几样北疆的特有的咸菜的食谱也在,便笑着对沈公子道谢说道,“我很喜欢这份礼物。”她是真的喜欢,拿在手里很高兴地翻看,只是沈公子是客人,她便关心地问道,“公子这一次去边城要这么久的吗?”她并没有多问沈公子去边城还要干什么。

    朝中大事,她问了都是不好的。

    沈公子便点头,又对她说道,“等我回来的时候,还能带着一个咱们的熟人。”

    “是二公子吧?”云舒记得唐二公子之前神秘兮兮地叫陈平不用回边城了,就是想谋求回京城来,便了然地说道。

    “是。他正巧想要从边城调换回京城来做事,回来的路上我和他也算是有个伴。”沈公子当年跟唐二公子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好的,所以提到唐二公子的时候,沈公子的脸上也忍不住地露出笑容。他提到了唐二公子,便对云舒挑眉说道,“我还听说你现在做着很大的生意。在边城开了火锅铺子,很是红火。”他便伸手跟云舒讨要说道,“你家里的火锅底料给我带回家一些。我还真是馋得慌。”

    “要辣的吧。”沈公子别看斯斯文文的,却是能吃辣的,云舒便问道。

    “自然是要辣的。”沈公子理所当然地说道,“清汤的锅底还叫火锅吗?”

    云舒眼角跳了一下。

    不知道的听到这话,还以为沈公子才是从现代穿过来的呢。

    “其实我还发明了番茄锅,我觉得好吃得很。”云舒倔强地说道。

    她觉得番茄锅就好吃得很。

    “没滋没味的。”沈公子摇头,坚持要辣的,云舒觉得他不懂欣赏,叫婆子们拿了家里存着的火锅底料给他,见他提着火锅底料十分悠闲地对自己挥了挥手走了,她这才回来,拿了今天得到的食谱看了,便带着食谱去了厨房里跟婆子们一起研究。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宋如柏厚着脸皮又过来吃饭,吃了两口今天的菜便问道,“你学着做北疆的菜了?”他一口就吃出来,可见做得还是蛮正宗的。

    云舒心里也有些得意,也不瞒着他,便说道,“今天沈公子过来,送了我一本食谱。”

    “他最近要去边城了。”宋如柏提到沈公子的时候并不会摆出一副抗拒的样子,反而很平和。

    不管怎么样,那是喜欢过云舒的人。

    对于同样能发现云舒的好的人,宋如柏只会尊重,而不是说一些不好听的话来叫云舒左右为难。

    “是啊。说是回来的时候带着二公子一起回来。”云舒便对宋如柏问道,“好吃吗?以后我经常做北疆的菜色可好?”

    “改善改善口味也好。”宋如柏便主动把自己在北疆的时候喜欢吃的菜告诉了云舒,又把自己觉得云舒会喜欢的北疆的菜也告诉给她。云舒都记下来了,虽然一边忙着成亲的事,一边还要张罗着整理各种的东西稍微忙碌,可是也没有耽误她研究食谱。就在她研究食谱的这些天,沈公子便在一天带着皇帝派遣的人出了京城往边城去了。云舒倒是挺宋如柏回来的时候提了一句,知道了沈公子平安也就罢了。

    倒是等她就快要成亲的时候,便听说威武侯府先办了婚事。

    唐六小姐嫁到了威武侯府上去,成了威武侯夫人。

    这倒是一件会叫唐六小姐得意洋洋的事。

    只是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肚子大了,或者老段唯恐觉得他再婚闹得太风光不好看,所以并没有敲锣打鼓地筹办。

    云舒觉得以唐六小姐那么爱吃风头的性子,一定气坏了。

    威武侯府办喜事那一天,云舒便问难得休息,来了她家里帮着搬东西装箱子的宋如柏问道,“威武侯府大喜的日子,你没去喝个酒啊?”之前老段送了喜帖过来,邀请宋如柏在他再婚的那天去威武侯府喝酒。因为宋如柏跟老段之前翻脸了,所以老段这一次主动送了喜帖过来,大概是想要化干戈为玉帛,重修兄弟之情。只是宋如柏依旧没有给半点面子,竟然没去威武侯府吃酒,云舒就想要逗逗他。

    “不去。去了都恶心。”宋如柏忙着把云舒库房里的那些东西都塞进箱子里,等到时候当做嫁妆一起嫁出门,听到云舒逗弄自己,便转头轻轻地敲了敲她的额头。

    “他对你不尊重,又休妻再娶,这两样都犯了我的忌讳。”他的手上脏得很,点了云舒的额头两下,顿时出现了两个黑点。偏偏云舒还不知道,见宋如柏似乎忍笑着看着自己,不由觉得有些疑惑,却还是仰着头问道,“他都给你台阶了,你这么不给面子,以后跟定有人说你。”她笑眯眯的,宋如柏不以为然地忍不住又伸出手指点了点云舒的额头,给他的额头上点出一个黑梅花来,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怕被人说我。”

    他一边说完,一边收好了几个箱子说道,“我去劈柴。”

    他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像是跑了似的。

    云舒觉得他的背影都带着阴谋,又不知是怎么回事,正觉得奇怪的时候,听说高大嫂登门拜访,便起身去招待高大嫂。

    她和高大嫂一碰面,高大嫂似乎本来是想要跟她抱怨,却看了她很久,专注在她的脸上。

    “嫂子,怎么了?”云舒心里更疑惑了。

    “这是你们京城女人喜欢的妆啊?”高大嫂便指着云舒的脸问道。

    云舒在家里很少会浓妆艳抹的,最多也就是打一个淡妆而已,觉得高大嫂很好奇的样子,云舒便说道,“就是我自己喜欢。我觉得这淡妆舒服。”

    “淡妆?”高大嫂疑惑地问道。

    看着她那一副疑惑的样子,云舒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儿,想了想,到底叫了人给自己拿了一个小靶镜过来,待看见了里头的黑梅花,云舒气得只翻白眼,一边磨牙一边拿了帕子擦额头上的那几个黑点儿,一边对高大嫂不好意思地说道,“就是随便在家里弄着玩的。”她还不好意思说自己被宋如柏给坑了,硬是咬着牙也不承认。高大嫂倒是觉得那黑梅花有点意思,不过她不是很喜欢打扮的人,也不怎么在意妆容,便对云舒说道,“我来你这里坐坐,不然在家里被人堵住了,是骂人也不是,不吭声也不是。”

    “嫂子这话是什么意思?”云舒叫人端了一些最近张罗着做的北疆的吃的上来问道。

    高大嫂尝了,觉得眼睛一亮。

    “你做的倒是正宗。”

    “胡乱做的。”云舒便笑着说道。

    其实北疆那么寒冷的地方,缺衣少物的,吃的都不算精致,也肯定吃的没有京城里的精致好吃。

    可是大概是吃了这样的吃的,也能对北疆多几分怀念吧。

    “吃了这北疆常吃的东西,我心里更不得劲。”高大嫂吃了两块切开的北疆的糖饼,脸色却黯然了一些,对云舒说道,“从前在北疆的时候,咱们这些北疆的女人多团结,现在也都变了样了。我留在家里干什么啊?难道看着她们上门,苦口婆心地劝我别犯倔,别误了我们家老高跟老段的什么从前的情分,赶紧跟她们去贺老段娶了那个女人的喜,热热闹闹地喝喜酒?你说她们怎么能变成这样?想当初,跟段家嫂子在一起这么艰难地走过来,现在为了老段的威武侯府的富贵权势,就把段家嫂子的委屈都忘了,还要娶喝老段成亲的喜酒!”

    那都是一起在北疆时的姐妹,高大嫂不想骂她们为了趋炎附势。

    所以她躲到云舒这里来了。

    云舒一笑。

    到了京城繁华的地方,人心浮动容易生变,这都是她能想到的事。

    所以,对于有的北疆女眷不顾及王家嫂子的心情去参加老段的再婚,没准还要祝福唐六小姐,奉承她之类的,云舒也有这个心理准备。

    她不觉得这是有什么好生气的。

    如果能从这一次看出谁是可交之人,不是也很好吗?

    “那有没有跟嫂子一样,也不去贺喜的人呢?”云舒对那些去给老段贺喜的不感兴趣,反而更在意这样不在意老段的权势,更在意旧时情分的人。

    “这……我气冲冲地出来,也不知道。”高大嫂便说道。

    可是她正这么说的时候,云舒家里的婆子便进来说道,“外面有几位夫人,说是追着高夫人来的,要来陪夫人作伴。”

    高大嫂一下子站了起来。

    她郁闷的眼神都变得光亮了。

    云舒也笑着站了起来,跟着她往外走,心里便也记下来了。

    能跟着高大嫂而来,不去参合老段的事,显然也看不顺眼老段做法,或者对王家嫂子还能抱有情分的这几位北疆女眷,她成亲以后也可以多走动起来。

    唐六小姐真是一块试金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