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贺礼

    不过方夫人时常有危机感。

    云舒都见怪不怪了。

    早些年的时候,方夫人还觉得她是个小妖精,会去勾引赵二哥呢。

    想到这儿,云舒便笑了笑。

    她只是对翠柳问道,“方姐姐对你的态度真的没变吧?”虽然方柔的性格很好,一向都很温柔,不过方夫人这做亲娘的如果总是在她的耳边说一些话,那云舒担心方柔对翠柳心存芥蒂。她也是多心了,翠柳大大咧咧地说道,“没变。我不是说了嘛,二嫂的为人很好。就是有点太软弱了。”她便对云舒压低了一些声音说道,“总想着家和万事兴,长嫂要尊重的这些话。大嫂时常对她说一些酸溜溜的话,还挑拨是非,二嫂却总是退让。”

    方柔本来就不是喜欢跟人拌嘴的。

    赵大奶奶时常说一些不中听的话,方柔默默地听了,从不反驳。

    就算是赵大奶奶做了一些不怎么叫人高兴的事,她也只是忍了,从不会在家里闹事。

    这样的妯娌,翠柳自然觉得是很好的,至少跟方柔相处起来会觉得很轻松,方正方柔都不会生气。

    可是看着赵大奶奶那么嚣张,翠柳又觉得心里生气,恨不能帮着方柔把事都给拿起来。

    赵大奶奶之所以这么嚣张,不过是因为知道方柔好欺。

    只要方柔反驳一次,赵大奶奶自己就不会再闹事了。

    翠柳在一旁看得都替方柔着急。

    “赵大奶奶没有找你的事吧?”云舒便急忙问道。

    “她找过事,叫我给堵回去了。”翠柳又不是忍气吞声的人,在国公府的时候就没忍气吞声过,更何况是在赵家。她见陈白家的十分关心自己,忙劝她再喝一碗燕窝,这才对云舒说道,“我觉得二嫂对家里人有点气弱,像是直不起腰似的。只怕是当初她变心……也说不上是变心,反正就是跟二哥的婚事没成的那件事,她现在都觉得在家里不敢大声说话,也不敢闹腾叫母亲不喜欢她。”方柔只怕是心存顾虑。

    当年她差点要嫁给宋如柏,这件事就算是赵二哥不介意,可是赵家其他人呢?

    摆明了方家那时候瞧不起赵家。

    方柔自然觉得自己在赵家面前没有那么理直气壮。

    所以赵大奶奶的一些事,一些话落在方柔的身上,她只能忍受。

    这云舒就无能为力了。

    她之前都劝了赵二哥许多如何体谅关心妻子的话,就是为了叫方柔能过得好过一些。

    难道她还能再帮方柔把心结给打开吗?

    “那赵家这么多年,是不是都已经不在乎那时候的事了?”云舒好奇地问道。

    “至少母亲和公公脸上看不出来对二嫂有什么不喜欢的样子了。”翠柳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赵夫人多少不太满意方柔性子柔弱,什么都得靠着赵二哥出面的话当着陈白家的说,只是对云舒眨了眨眼睛才笑着说道,“这其实都过去多久了,谁会放在心上啊?而且母亲的性子也不是小气的,怎么可能还会记得当初的事。”她对云舒眨了眨眼睛,云舒心领神会,便也不去问方柔的事了,只问赵小三对翠柳好不好什么的。

    翠柳幸福地对云舒笑了。

    云舒便知道,她的生活过得很好。

    这其实就已经叫人很高兴了。

    她看着翠柳过得开心,便觉得自己以后也会过得这样开心。

    时间慢慢地过去,等宋如柏托了段婶子做长辈带了媒人忙碌起了成亲的各种事,陈白也作为云舒的长辈忙碌,定下了婚期,云舒也开始在家里忙着做衣裳被子还有出嫁的时候要穿的凤冠霞帔,她便也不怎么出门了。虽然国公府里老太太那儿还没有动静说琥珀有没有点头答应成亲的事,不过云舒觉得这应该还是主仆俩较劲儿呢,也放心地没有去催问。她不问,段婶子也不着急,还跟没事人一样带着王家嫂子去了国公府给老太太磕头。

    她还带着王家嫂子跟老段的儿子们,随便买一送一,就带了自己的外甥王偏将。

    老太太应该是看见了王偏将挺满意的。

    如果不满意,那老太太早就拒婚了,怎么可能还跟琥珀在那里继续磨蹭呢?

    云舒都好奇了。

    她都想瞧瞧那位王偏将是不是真的长得不错了。

    不然,如果跟老段似的那模样,老太太肯定看不上啊。

    她心里偷着乐的时候,手上也忙着做自己出嫁的衣裳,心里倒是觉得有些奇异的感觉。

    她做了十几年针线,却是第一次,这样用心地为自己的人生大事做衣裳,这种感觉是说不出来的轻松。

    做丫鬟的时候,固然是老太太慈爱,她的生活过得跟大户人家的小姐没什么两样,可是那种心境是绝对不一样的。

    哪怕粗茶淡饭,可是还是自由的感觉更好,更叫她心里轻松没有负担。

    就在她的嫁衣做了大半的这一天,云舒便见府里的婆子进来说家里有客人登门。

    瞧着那婆子脸色有些迟疑,云舒便放下手里的针线笑着问道,“是哪位啊?”难道是高大嫂?

    “是沈公子。”虽然云舒和沈公子之前的事并没有很多人知道,不过那一天沈将军气势汹汹地来找云舒这件事瞒不过家里的婆子们,她们当然也知道沈公子是跟云舒求过亲的。因为云舒现在都要嫁给宋如柏了,沈公子的位置就格外叫人觉得尴尬。虽然这婆子觉得比起高大威武的宋大人,还是斯文文雅的沈公子更般配她们温柔美貌的小姐,可是不管怎么样,嫁给宋大人是她们小姐的选择,这应该是觉得还是宋大人更合适她吧。

    做下人的可不敢去说主子的闲话。

    婆子们也承认宋大人对她们小姐真的很好。

    可是这么一来,沈公子突然过来了,叫她们有些不安。

    云舒愣了愣,这才起身说道,“来者是客,我去招待吧。”她觉得沈公子当初对自己那番跟热血上头了似的的冲动应该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

    见过了京城里这么多的淑女名媛,沈公子应该已经发现自己当初是多么的冲动了。

    这么久以来,沈公子第一次这样光明正大地上门,可见他的心里对她已经没有了曾经的那份心动的感觉。

    既然这样,云舒又怎么会像是要避嫌实则心里有鬼似的避而不见呢?

    沈公子既然光明正大而来,她自然光明正大接待。

    她出去到了会客的地方,便看见沈公子正仰着头看着挂在屋子里的一副山水画。

    这山水画是云舒新换的,听说还是本朝名家的笔墨,云舒觉得这泼墨山水其实意境什么的自己看不出来,不过倒是得了对门赵夫人的几次称赞,说这山水画极好,什么山峦叠起之类的,把云舒说晕了,却还是很虚荣地给挂起来了,作为自己也很有文化素养的证据。此刻看着沈公子欣赏那副山水画十分出神的样子,云舒知道沈公子十分擅长书画的,便上前福了福这才问道,“公子觉得这画很好吗?”

    沈公子便回头,看着在自己的面前笑容柔和的云舒。

    他看了她一眼,便又笑着去看那副山水画,带着几分揶揄地问道,“自然是极好的,怎么,你看不出来?我本来以为时隔多年,你突然挂了山水,是因为你现在会看这山水画了。”

    “怎么可能。泼了一滩墨上去,又说什么气势又说什么浩瀚的,我可不明白。”云舒还是更喜欢接地气的工笔画。

    这泼墨山水之类的高深的画,她一向都看不明白。

    沈公子微微笑了。

    这么多年,云舒依旧还是这样又俗气又实诚。

    仿佛还是当年,年纪也不大的小丫鬟好奇地站在他的书桌跟前,看着他笔下的山水,毫不遮掩,也不怕被他笑话地说她看不明白。

    她觉得那些富丽堂皇的牡丹比什么泼墨山水好看多了。

    她一直都没变。

    “不明白你还挂着。”

    他转头看着云舒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涟漪与怀念,只像是对很久不见的朋友一样笑道。

    “有赏识它的就足够了。”云舒便摊手说道,“摆出来抬我的身价的。”

    “糊弄别人的?”沈公子忍俊不禁地问道。

    “公子既然知道,又何必说出来。我不要面子的吗?”云舒抱怨说道,一边叫人端茶上来。

    “说的也是。你也该多挂几幅山水画,四面墙都挂起来,这才叫人觉得你有……内涵。”沈公子便坐在一旁笑着说道。

    云舒眼角微微一跳。

    “我这又不是卖画的。”就跟插钢笔似的,插一根是文化人,插七八根在口袋上,那就是修钢笔的了。

    见沈公子今天心情不错,云舒便问道,“公子来找我是有事吗?”

    “我得了陛下的旨意,要去边城督查边城的防务,这一走只怕就得半年。你的婚礼我只怕是赶不上了,所以先带了一份贺礼过来提前送你。”

    沈公子说着,便把一本书册放在云舒面前的桌子上笑着说道,“你是个爱吃的,这是一本食谱,送给你,成了亲也好好做一个吃货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