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妯娌

    老太太说完这么气势汹汹的话,便去看琥珀。

    琥珀却没再说什么。

    “你觉得怎么样啊?”老太太便关心地对琥珀问道。

    琥珀摇了摇头。

    “你先别忙着回绝了段家老太太。”老太太急忙对云舒说道,“这事儿咱们慢慢来。”在老太太看来,这门亲事其实很不错,不论是这王偏将自己的能力还是如今的官职,还是段家的态度,都是对琥珀十分看重的。而且王偏将也出身北疆,是与忠义伯宋如柏一路的,如果琥珀能嫁给王偏将,日后也不算是顾虑无缘,进出还有往来都还有云舒这个从小和她感情极好的,这才是老太太最关心的地方。

    不过见琥珀还是不太愿意成亲,老太太心里有些着急了。

    她叫云舒先别忙着回绝段婶子,就是打算这些天好好地跟琥珀念叨念叨。

    云舒可不敢参合这件事。

    反正老太太念叨着念叨着,没准把琥珀念叨得回心转意了也说不定。

    她功成身退,回了家里,忙着自己成亲的事了。

    翠柳已经成亲,陈白跟陈平父子俩都已经腾出手来,当然就开始用心地忙着云舒的婚事。

    云舒和宋如柏都算没有长辈的了,能为他们操心奔波的人很多,可是真正关心他们的,云舒只承认陈白父子。

    更有陈白家的在后宅忙前忙后的,云舒自然更轻松。

    不过看见陈白家的这些天为了自己的婚事奔波得脸都瘦了,云舒还是有些心疼。

    虽然陈白家的偏心眼,为了碧柳做了很多糊涂事,可是她对云舒却其实没有半分不好的。心里对陈白家的再埋怨,云舒也只不过是小小地埋怨,就跟牙齿和舌头似的,哪一天没有个磕磕碰碰的呢?可是她对陈白家的还是当做长辈一样尊重的。见她都累瘦了,云舒就忙着把自己藏着的国公府里带出来的上好的补品拿给陈白家的,给她每天都好好地补着,陈白家的见她花钱如流水一样,便训她说道,“我用不着吃得这么好。你以后要嫁给阿柏了,自己好好补着,补出一个有精气神的新娘子就行了。”

    云舒听了觉得心里有些难过。

    看着陈白家的也苍老了很多,云舒便急忙笑着点了点头。

    “我还有呢,一定精精神神的。婶子也吃着吧。不然我一个人吃多无趣啊。”云舒便叫厨房开始做很多好吃的一块吃,不仅自己吃,而且还叫人送到对门赵家去。她本来也不是小气的性子,送给赵家的补品之类的也不抠搜得只给翠柳一份儿,而是多多地给几份,不管赵夫人还是赵大奶奶方柔还有赵家小姐都有的。因为她这么大方,翠柳没过多久就过来了,手里还提着很大的一篮子食盒给云舒。

    云舒打开,见是炖得十分干净剔透的燕窝,便笑了。

    “这是赵夫人给的?”她便笑着问道。

    “母亲说总是吃你孝敬的,怪过意不去的。”翠柳嫁人后这段时间越发明艳照人,此刻鬓角戴着一朵大红的花,并不庸俗,反倒多了几分娇俏。她还穿着新娘子才穿的大红的裙子,见陈白家的瘦了好些,忙坐在云舒的身边先给陈白家的端了一碗燕窝,关心地问道,“娘怎么瘦了?”她心里埋怨她娘,可是也是关心她的。见云舒这段时间对自己这样滋补着,翠柳也是第一时间关心自己,陈白家的眼眶都红了。

    她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

    就算是现在,她也放不下长女碧柳。

    可是她却想着,再也不想伤孩子们的心了。

    “我这不是最近没有胃口嘛。”陈白家的拿碗遮掩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喝了两口又急忙低声对翠柳关心地问道,“你婆婆叫你端了这么多燕窝,没叫你两个嫂子看见吧?”这妯娌之间,谁得宠一点儿,谁占得多了,就会有些芥蒂。这说起来,当初陈白家的非要给碧柳说了王秀才,其实也是因为王秀才是独子的原因。这独子虽然家里单薄了一些,却少了很多的人际往来,少了许多的小心。

    跟赵家似的,赵家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这么多的孩子,难免会有一些嫉妒或者偏心的举动。

    她之前也听赵夫人对她抱怨过许多,也知道赵大奶奶不是一个心眼大的。

    而且就算是性子温柔的方柔,也未必会愿意见到赵夫人偏心翠柳。

    “您放心吧,母亲不是会落人话柄的。给了我带出来这些,就也叫人送到嫂子们那儿去了。”翠柳便不在意地说道。

    赵夫人虽然也是挺偏心的,比如偷偷给她做一些好吃的,不过在叫人看见的时候,赵夫人绝不会叫人觉得自己偏心。

    她既然这么说,陈白家的便放心了几分说道,“这还好。你是最小的,你嫂子们进门都比你早,就算从前走动得亲密,也姐姐嫂子的叫,可是你现在是赵家的儿媳了,就得知道尊重,也不好跟做姑娘家的时候那样什么都说,没个忌讳了。”她对翠柳虽然比不上对长女那么挂念,可是好歹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能不关心呢?虽然这些话翠柳自己也明白,可是听着陈白家的对自己这样关心,她还是忍不住笑了的。

    “这燕窝不错。”陈白家的觉得女儿看着自己的目光叫自己格外不自在,便停了下来,垂头喝着燕窝。

    “那可不是。是母亲之前花了大银子买来的最好的燕窝。”

    “你倒是叫母亲叫得亲近。”陈白家的便说道。

    翠柳便一笑。

    她想说赵夫人疼她比陈白家的这个亲娘更疼几分。

    只是这话说了只怕陈白家的要伤心,她就忍着没说,也端了一碗燕窝吃着。

    见她吃得慢条斯理的,似乎并不急着回去,云舒便把最近自己去了国公府几次给她说了。只是她并没有提琥珀的婚事。

    琥珀也不知道会不会答应这门婚事。

    可不管答应不答应,她都不准备传播琥珀的闲话。

    “老太太还记着我呢。”

    “你这话说的。你才出去多久啊,难道是离开了十年八年吗?老太太为什么不记得你?”云舒取笑说道。

    “我其实在老太太跟前也没做什么正经的差事。”翠柳在老太太院子里的时候虽然也升了二等丫鬟,不过却也不算是最得宠的,虽然也被老太太看重,她却没有想到老太太这样关心她。她便爽快地说道,“等过些天,我就去给老太太磕头去。本来我担心我冒犯回了国公府,老太太觉得我没脸没皮呢。”她这话是玩笑话,云舒听了也只不过是莞尔一笑,忍不住问道,“你在赵家还好吧?”

    “也还好吧。大嫂是个厉害的小心眼,见不得别人过得好。”反正在云舒的家里不需要避讳什么,翠柳便不在意地说道,“但凡二哥对二嫂好点,或者我们小三给我多买两块糖,她就在一旁说酸话,还总是防贼似的防着我跟二嫂,担心母亲偏心,把钱财好处偷偷给了我们。不过我懒得理她。”她见云舒皱眉,显然是关心自己,便笑着说道,“不过也只有她难相处而已。除了她,虽然我那两个小姑子清高了一点,不过清高也有清高的好处。到底是读书人家的小姐,就算看不起我这个做过丫鬟的嫂子,平常也只是冷淡了点儿,也不说什么难听的话。”

    只不过是当没有翠柳这个人而已。

    翠柳觉得这样也没什么。

    她们不理她,她更轻松。

    她也没说自己特别喜欢招待小姑子啊。

    这样冷冷淡淡地相处也没有问题。

    “反正过两年她们就嫁出去了,到时候出嫁了不在家里了,也不可能总是对我一副看不起的样子。”

    翠柳的性子本来就是开朗的。

    不然,如果是云舒,她一想想赵家有那么多麻烦的人,一权衡利弊,未必愿意嫁给赵小三。

    “方姐姐就不说了。一定是跟你要好的。”云舒便笑着说道。

    “二嫂是个不错的。只是方夫人不省心。”翠柳却皱了一下眉对云舒说道,“二嫂性子温柔体贴,跟我也是这么多年的亲近,当然没有一处不好的。不过最近方夫人不是时常过来家里吗?我瞧着她盯着我的眼神儿,就跟大嫂盯着我的眼神似的,似乎担心母亲偏疼我,偷偷给我塞银子,我多占了家产似的。”赵夫人从前就极为喜欢翠柳,这喜爱的程度也没有瞒着别人,方夫人早就知道。

    不过从前她没当一回事儿。

    翠柳不过是个国公府里丫鬟出身的,赵夫人愿意喜欢喜欢,谁会放在心里。

    可是方夫人没有想到,赵夫人喜欢翠柳喜欢到这种程度,竟然把一个丫鬟出身,世仆出身的丫头给娶进了家门,叫这么一个丫鬟跟方柔这官宦小姐做了妯娌。

    不仅这样,而且方夫人惊讶地发现,亲家赵夫人明显喜欢翠柳超过了方柔。

    明明翠柳只不过是庶子媳,方柔的丈夫赵二郎才是赵夫人最出色,最能干得力的亲儿子。

    可是赵夫人却依旧更喜欢翠柳。

    方夫人有些危机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