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相中

    云舒觉得段婶子看着琥珀的眼神格外地喜欢。

    不过谁会不喜欢琥珀呢?

    云舒也很喜欢琥珀。

    她便看着段婶子对琥珀问了几句话,比如几岁了之类的,琥珀看了老太太一眼,见她微微点头,也知道这位威武侯府的老太太不是一个细微的人,便也细细地跟她回答。等这顿饭吃完了,老太太便好奇地对云舒问道,“翠柳的亲事怎么样了?”她自然十分关注,毕竟翠柳好歹也是嫁到官宦门第,对于官宦人家觉得自己养出的丫鬟好,老太太心里也有几分得意。云舒不变笑着说道,“热闹着呢,而且她婆婆对她十分看重。”

    “这都是她和她婆婆的缘分。”老太太便对云舒说道,“等她出了新婚,你看见她就跟她说,叫她时常来府里跟我说话。旁人嫁到外地去的也就算了,她是嫁到咱们京城的,就在咱们面前,难道就不走动了不成?”虽然翠柳并不及云舒这样在她的面前被重视,不过老太太也觉得翠柳是个不错的孩子,自然也愿意提携她一些。更何况翠柳的爹陈白对唐国公忠心耿耿,老太太怎么可能不给翠柳几分面子呢?

    如果翠柳时常能在国公府走动,她夫家应该也会更看重她几分。

    老太太可太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了。

    云舒心里也十分感念老太太这样的话,忙点头说道,“她自己还说呢,等过了新婚就给您磕头。”

    “她和你一样儿,都是极好的孩子。”老太太心里高兴,便笑着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日多多地运动了的关系,老太太觉得精神比从前每天干坐着更好一些。见云舒与琥珀都在,她眼睛一亮便对段婶子笑着问道,“老姐姐平时在家里做什么消遣?不如咱们打牌?”她从前在家里的时候一般玩儿的都是叶子牌,倒是云舒到了国公府以后,就开发了斗地主……当然,这名儿得缓一缓,毕竟这是在古代,人家地主好好儿的,也不好战斗人家。云舒就换了名儿,说叫斗老虎。这显然是没有过于精心的改名,老太太还嘲笑过云舒没文化,不过玩儿起来,老太太特别感兴趣。

    她曾经跟儿媳们玩了一整天。

    饭都舍不得拿时间出来吃。

    因为老太太太过沉迷,云舒挨了唐国公好一顿训斥。

    虽然没打板子,不过却挨了骂,那时候云舒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从此更加畏惧唐国公这个唐家的大家长了。

    因此,挨了训斥的云舒从此对斗地主越发怨念,平常也监督总是眼馋的老太太不许完得过了头,免得自己回头被唐国公给吊起来打。因为她毫不通融,老太太就算再喜欢玩牌也只能无奈地听云舒的。等云舒出了国公府,之后的大丫鬟又有琥珀盯着,谁也并不敢放老太太玩牌,唐国公夫人哪怕也喜欢玩牌,也偷偷地带着几个唐国公的姬妾躲在自己的院子里打牌,不敢叫老太太知道了也嚷嚷着要玩。

    今天段婶子来了,老太太便难得想到了,还看了琥珀与云舒一眼。

    她之前被琥珀和云舒管得紧紧的,此刻能够因为段婶子得到这么多好吃,一时高兴。

    她一副老小孩的样子。

    段婶子便好奇地问道,“打牌?我不会啊。”在北疆的时候,谁有闲心消遣时间,每天种地收获,跟北疆寒冷的天气战斗都来不及。所以她对京城的这些后宅妇人的游戏一窍不通。见她十分不明白,老太太眼睛一亮,急忙说道,“也不难,我教给你。”她便高兴地叫琥珀去拿了牌来,跟同样好奇的段婶子讲解了一番,因为缺人,云舒苦着脸坐在了牌桌上,觉得自己回头真的要被唐国公打死了。

    段婶子一开始还生涩,还有些糊涂。

    可是这斗地主又不难,没什么不好学的。

    很快,段婶子就明白了,之后虎虎生风,也一副沉迷的样子。

    眼看着外面天都黑了,老太太和段婶子还兴致勃勃,云舒腿肚子都在哆嗦,很担心什么时候唐国公回到府里看见,自己小命只怕都要没了,瞧见一局结束了,急忙把手里的牌一放,对捏着牌恋恋不舍的老太太果断地说道,“我得回去了。宋大哥还等着我给他做饭呢。”她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老太太看了看桌上的牌,再看看拍着腿也十分不舍的段婶子,便低声说道,“把你儿媳叫来,咱们就凑齐了人了。”她一副跟段婶子纠结成了团伙的样子。

    云舒看见老太太显然是以后要跟段婶子与王家嫂子一起玩,不由看了琥珀一眼,露出几分可怜。

    唐国公再骂她的时候,她总得有人帮自己说句话吧?

    琥珀冷酷地扭头,对她视而不见了。

    云舒心里更觉得自己可怜,见段婶子也摸着桌上的牌十分舍不得,还跟老太太保证下一次就把前任儿媳带来,亚历山大。

    倒是段婶子,见今天在 国公府里的时间久了,便告辞,跟云舒一同回去。

    云舒是家里的车子送过来的,车子不大,来的时候装了不少给老太太带来的新鲜的瓜果蔬菜什么的,回去的时候也依旧被老太太叫人给装满了好吃的,都是外头的人孝敬给唐国公府的。这些好吃的可比云舒送的那些金贵多了,云舒小里小气地算了算,发现自己竟然赚大了,正偷笑的时候,便见也上了段家的车子的段婶子突然在车里探出身来叫了一声,“小云,你过来,我跟你问一件事。”她这段时间跟云舒的关系已经很不错了,云舒便忙从车上下来。

    “叫你家的车先回去。我在后面跟着,保证先把你送回家。”段婶子便对云舒说道。

    她显然是想跟云舒说什么,云舒便叫家里的车带着国公府给拿的那些吃的用的回去,看见自己和段婶子的车子也往她的家里去了。

    “婶子是有什么吩咐吗?”云舒好奇地问道。

    “没有,我还能有什么吩咐。”段婶子便摇头,之后想了想,便对云舒说道,“小云,你也不是外人,我拿你当亲侄女看,所以有些事就不跟你客气了。”她见云舒笑着听着,十分尊敬自己,容貌美丽又柔和,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心里不由多了几分羡慕,便对云舒低声说道,“我是想问问你,你们老太太身边的那琥珀姑娘,她怎么还没嫁人?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是不是你们老太太给你们府上的爷们儿留着的?”

    “这个绝对不是!”云舒也知道别的人家的老太太都喜欢把身边最信任的大丫鬟留给儿子,便也不为段婶子的猜测恼火。不过她却一定要解释清楚,免得不仅坏了琥珀的名誉,也坏了自己的名誉,毕竟都是老太太身边的人……她便一脸郑重地说道,“我们老太太最讨厌的就是身边的丫鬟妄图做爷们儿身边的姨娘小妾。这在国公府里头就已经相识家规了一般,老太太身边出来的丫鬟,不是外嫁外头的平民,就是嫁到府里的管事人家去。老太太是最讨厌身边的丫鬟跟府里的爷们儿拉拉扯扯的。”

    “这就是你们老太太心疼儿媳了。”段婶子便感慨地说道,“倒是难得。不过琥珀姑娘长得好看,还那番气度,难得是要配给 你们府里的哪个大管事?”

    “婶子到底想说什么?”云舒不由听得笑了起来对段婶子问道,“婶子既然不把我当外人,何苦又跟我兜圈子呢?”

    “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嘛。”段婶子见云舒笑着看着自己,沧桑的脸一红,却还是问道,“我就想问问,琥珀有没有定人家啊?我见你年纪小的都被唐家放出来成亲了,她可比你大了好几岁吧?”

    “琥珀姐姐的确比我打了几岁,按说老太太慈悲,与她一般年纪的丫鬟都已经放出来嫁人了。只是琥珀姐姐舍不得我们老太太,一辈子不嫁人,只守着我们老太太,侍奉老太太的。”云舒便耐心地说道,“琥珀姐姐倒是没有定亲,不过是她自己都拒绝了,咱们老太太都拿她没有办法。”她心里一动,想到段婶子之前那么重视琥珀,问了她好些话,又见她问琥珀的亲事,便好奇地问道,“婶子是想?”

    见她对琥珀格外敬重,一口一个琥珀姐姐,段婶子就知道琥珀的为人了。

    如果不是人品好,云舒也不会这么敬重。

    她心里越发心痒,只是想到云舒说琥珀只守着老太太,又觉得格外焦虑。

    “那你们老太太不劝劝她?小云,我不瞒着你,我是看中琥珀了,想求你帮我说说亲去。”她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放弃,便对云舒说道。

    可是琥珀的性子云舒也没办法啊,如果一个不好,而且云舒也不是会不考虑琥珀的意愿就信口开河,满口答应别人的人。

    她犹豫了一下,便对段婶子问道,“婶子想把谁说给琥珀姐姐?”如果不行的人,她直接拦住了就算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