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修好

    云舒便愕然地看着总是坐在屋子里,就算是出来散散心也总是很快就回去歇着的老太太被段婶子给扶着,额头还有汗水,几个大丫鬟在她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连声说道,“老太太歇一会吧。”这样的话,看着老太太脸上的笑容并没有不高兴,云舒觉得有趣极了,急忙进去给老太太和段婶子请安,这才看见段婶子和老太太都停下来了。虽然云舒知道锻炼身体,多晒太阳对老年人的很好的,不过老太太平时在屋里久了,也不好一下子就激烈运动,因此她便扶住老太太笑着说道,“我还不容易过来一次,陪您说说话吧。”

    老太太本就觉得有些累了,便笑着点头。

    她摸了摸额头上的汗,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不过精神倒是极好的。

    平常如果没有段婶子的话,她是不可能自己出来这么活动的。

    甚至她多动弹几下,都有许多的丫鬟与儿媳们急急忙忙地劝她别累着。

    威武侯府的这位老太太倒是很有趣的人。

    老太太觉得自己并不讨厌这样的一个老姐姐。

    “老姐姐,你也来坐坐,尝尝咱们国公府里的奶茶。”之前老段跟唐六小姐闹出那种叫人没脸的事,正常人都觉得段家跟唐家肯定不可能亲密起来,谁知道出人意料,段婶子竟然能在国公府这么自在,云舒瞧见老太太对段婶子这样亲切就知道,老太太是觉得段婶子是个可以交往的人的。她便一边扶着老太太赶紧回屋子里去别吹了风,一边回头对段婶子笑着说道,“婶子来得巧极了。如果不是婶子来了,老太太肯定合不着奶茶。”

    她早就建议国公府给老太太戒奶茶了。

    “是吗?”段婶子便好奇地问道,“真的那么好喝?”

    “小云鼓捣出来的,这丫头从小就聪明。”老太太很自得地说道。

    云舒是她看着长大的,夸了云舒,老太太就觉得自己也是很有眼光的人。

    “小云现在也很聪明,又心眼正直。”段婶子对云舒的印象很好,而且云舒和她走动,就算是平常来她的面前请安也从不文绉绉地装出一副有教养的样子,每一次都不空着手上门,却也没有那么生疏地拿什么贵重的东西叫人觉得不舒服,而是什么点心啊,小咸菜啊,或者烤鸭啊……一提到烤鸭,段婶子口水都要留下来了。她是在北疆生活的,就很喜欢吃肉,吃油香油香的肉,忙对老太太说道,“还会做好吃的。之前还做了什么白切鸡?”

    云舒尴尬了。

    那是王家嫂子做的。

    她可是个厨房杀手。

    “对对对,都好吃着呢。”老太太也馋了,看向云舒。

    琥珀站在一旁,见老太太又要喝奶茶,又想吃烤鸭,此刻还跟云舒提什么“你们铺子里不是新推了一个什么叉烧……”一听就是香喷喷的肉。

    如果是平时,琥珀这身边老太太最敬畏的大丫鬟是绝对不可能叫老太太这么放开吃的。

    老太太年纪大了,总是得注意保养。

    不过见段婶子跟老太太今天都很高兴,琥珀便没有扫兴阻拦。见她今天难得没有管着自己,老太太眼睛一亮便对云舒说道,“再做一个烤鱼。给老姐姐也尝尝。”她今天十分高兴,或许是因为在外面活动了一番,因此兴致也高一些。云舒听得额头冒汗,偷眼去看琥珀,见她站在老太太的身后仿佛监工,却没有阻拦自己,相反错开了看向自己的目光形同默认,她这才放心了,还对老太太笑着说道,“今天小庄子上送了一些鲜嫩的青菜,都是之前我去拜佛的时候那山上的山泉水浇灌出来的,头茬的小青菜,最鲜嫩清爽不过,我带过来好些。老太太与婶子不如都尝尝。”

    “小青菜有什么好吃的。”段婶子爱吃肉。

    她肉都没吃够,不想吃青菜。

    “老姐姐可别这么说,青草做得好了,也好吃着呢。”老太太便笑着说道。

    她便对段婶子说道,“今天老姐姐就在咱们这吃饭,叫你尝尝我们府里的手艺。”她便笑着叫丫鬟去小厨房预备这些吃的,云舒在老太太的面前如今也算是能有个座儿了,坐在下边笑着听老太太跟段婶子话家常。一个是在国公府里生活了几乎一辈子的贵妇人,一个是在北疆平凡地生活了半生的寻常的女人,可是凑在一起说话,竟然毫不鸡同鸭讲,老太太听着北疆的风光十分向往,段婶子听老太太说一些京城里的故事,也啧啧称奇,竟然十分和睦。

    不过老太太并不是一个讳疾忌医的人。

    她在跟段婶子说了一会话以后,便先对段婶子赔罪。

    “说起来,都是我管教不严,养出了作孽的孩子,连累了段家。”老太太便对段婶子苦笑着说道,“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姐姐的面前我也不说假话,也不知是不是我不会养孙女的原因,我的膝下好几个孙女,却大多都不太像话。”老太太其实不是不感到挫败,毕竟国公府里的男人都是极出色的,却偏偏总是在女孩子的身上掉链子,从唐大小姐唐二小姐一直到唐六小姐,都叫人不省心,也引得国公府脸上没有光彩。

    唐六小姐这一次闹出的事,老太太心里是极为难受的。

    她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无能,因此才养不好孙女们。

    “谁家还没有几个不孝儿女。如果你这么说,那其实我那个儿子也不是什么好玩意。”段婶子便也跟老太太吐苦水说道,“从前在北疆的时候,他装着是个人儿似的,可是这一富贵了,什么老娘媳妇儿子全都不要了。你也别说只是你们府上那丫头的错。就算没有她,我瞧着他也得勾搭别人家的小姐。他啊……”段婶子便摇头说道,“就是心思活动了,看不上从前的人了,所以没有这个,也会有那个。这人变了,心变了,就不像是个人了。”

    她露出几分难过。

    老太太忙安慰她说道,“是我说错了话。老姐姐可别往心里去。”

    “这些话,我如果没跟你说心里也要憋死了。妹子,你说这是什么事儿?怎么荣华富贵反倒成了祸害了呢?”段婶子想不通,见老太太叹了一口气,便抱怨说道,“从前在北疆一无所有的时候,反倒日子过得痛快快乐。虽然苦了点,可是人还是人样儿。荣华富贵谁都想要,可是一有了这些,就什么都变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说……陛下把咱们都从北疆带出来,是想叫咱们都过好日子的。可是我却觉得还不如在北疆的时候。”

    云舒觉得这跟荣华富贵没什么关系。

    就算是拥有荣华富贵,也有如宋如柏,如高大哥那样依旧跟从前一样的人。

    至于老段这种类型只能说他本身就不是人样。

    她坐在一旁听着,老太太便唏嘘起来说道,“谁家都有这样的事。”她不提这些了,便对段婶子笑着说道,“虽然孙女不像话,不过我的儿子儿媳,孙子们却都是很好的。”她便不说老段的事了,虽然唐国公跟唐三爷今天外头有人设宴因此没有回家,不过老太太却给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介绍了段婶子,又把三房的两个小公子给段婶子看过,段婶子见唐家这么大一个大家族,便笑着说道,“我的孙子们也要娶亲了。如果你不嫌弃,下一次过来,我就带他们过来给你磕头。”

    “把……他们母亲也带着,正好一同说说话,日后好亲近。”老太太急忙说道。

    她提到的自然就是老段的前妻王家嫂子。

    见唐国公府并没有排斥王家嫂子,段婶子的眼神就更亲近了几分,点头说道,“那可好。她一个人在家里不知道多闷呢。”对于唐家对王家嫂子这么好,段婶子自然也高兴,觉得唐家的确是个有道德有仁义的家族,的的确确跟唐六小姐不一样。她放下了心防,便跟老太太更加紧密了起来,云舒在这时候自然搭不上话,便笑着听着,等吃饭的时候,便跟琥一同给老太太和段婶子布菜,见段婶子吃得赞不绝口,果然也喜欢那些青菜,云舒觉得更高兴了。

    老太太和段婶子也不叫云舒布菜了,叫她跟她们一起吃,段婶子便见老太太身边生得美丽,举止优雅端庄的琥珀,不由看向老太太说道,“你们府里的姑娘,都这么好吗?小云就很好了,你身边这个我瞧着跟外头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也没有区别了。也坐下一块吃。”

    老太太一愣,更自豪了。

    琥珀可是连她都管着的,那能是普通的大户人家的小姐能比得上的吗?

    “老姐姐有眼光,她可是我们院子的大总管,别说丫鬟们,就连我都要听她的管。”她便笑着说道。

    琥珀一向沉稳,听到夸奖也不喜形于色,也不自鸣得意。

    段婶子不由多看了琥珀几眼,眼睛亮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