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家事

    “哼!”

    她怒气冲冲地转身走掉了。

    看见唐六小姐竟然没有理睬自己的老娘就这么走了,老段也一愣。

    他觉得唐六小姐这样做不对。

    哪怕是热烈期,唐六小姐还怀着他的孩子,老段也觉得唐六小姐不应该对自己的婆婆这么不孝顺。

    他娘养大了他,他就应该做孝顺的儿子。

    可唐六小姐为什么不孝顺自己的婆婆呢?

    “好啊,这是给我脸色看啊!我还敢去你的侯府吗?如果住进去,只怕要被他虐待!”段婶子便大声说道。

    “不会不会,不能不能。”老段焦头烂额,觉得打从段婶子到达京城以后,自己这个家就变得乱糟糟了起来。从前在北疆的时候,他一心在军营里打拼,从来没有为家事烦恼过,回到了家里也是热乎乎的饭菜,热乎乎的洗脚水打好,老娘媳妇儿子们和乐融融的,和他一起说说笑笑的,怎么有如今这种大声叫骂,婆媳不和的破事呢?他第一次觉得心里有点累得慌,先忙着安抚了段婶子,这才看向王家嫂子支支吾吾地说道,“你放心,你跟了我一场,我不会叫你后半辈子无依无靠的。”他觉得这样做是一个有良心男人的应该做的。

    就算休了妻子,也要赡养前妻,叫她别落得饥寒交迫,无依无靠。

    这话却叫段婶子大声吐他的口水。

    都把人给休了,还说什么良心。

    “滚出去!”段婶子今天吃饱了,当然叫得大声,把老段给骂了出去。当然,老段也很担心一个人跑出去的心爱的唐六小姐,也顾不得再安抚老娘,匆匆地追着唐六小姐就走了。等他这么一走,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云舒也不好再说什么,倒是段婶子气呼呼地说道,“一天比一天不要脸了!”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自然是气得不轻,王家嫂子便安慰她说道,“您别为了这些事生气。犯不上。”老段早就这么不要脸了,所以她一点都不生气。

    倒是唐六小姐叫王家嫂子皱了皱眉。

    “您没有必要的话,还是别去侯府了。”她便对段婶子说道。

    唐六小姐的心眼看起来可不大。

    她正讨老段的喜欢,而且男人大多都是粗枝大叶的,如果段婶子在侯府闹腾,怕是会受到唐六小姐的打压。

    段婶子不以为然地说道,“她还敢杀了我不成?我倒是不信了!她还想好好地做侯夫人,做梦吧。”她一心一意地要和唐六小姐作对,竟然似乎因为这一口气的原因,身体也变得慢慢地康复了起来。云舒这段时间又给她请了几次安,送了几次点心,便忙着翠柳的亲事了。翠柳的亲事那一天,陈家外面热热闹闹的,陈平夫妻也忙前忙后,云舒瞧见陈平跟春华为了翠柳这么忙碌,便笑着对坐在梳妆台前打扮的翠柳说道,“一个哥哥一个嫂子,这都为了你忙前忙后的了。”

    “可不是。我哥哥与嫂子能敷衍我嘛。”翠柳脸上今天画得红红的两团,脸颊涂着红红的胭脂,偏偏还觉得自己这样很没,见云舒给自己捧着出嫁的衣裳等着,便上前穿了,得意地说道,“好不容易才能叫你服侍我一回。”她这么得意的样子,云舒不由想到曾经年纪小那会儿,自己性子温和,翠柳总是会在里里外外护着自己几分的那厉害的样子,心里竟然有些舍不得,摸着翠柳的盖头叹息说道,“你嫁人有点早了。”

    “这还早?你都要嫁给宋大哥了,我当然要比你先嫁人。不然我一个人在家里多寂寞。”翠柳一边轻快地跟云舒说话,一边翻开了一旁的一个漂亮的盒子,里头是一副十分精致的金头面,她拿出来对云舒晃了晃,云舒便笑着帮她将这金头面一样一样地插在她的头发里,一边问道,“这是赵家送来的首饰吗?”翠柳成亲用的首饰都是赵夫人给送来的,显然赵家在这件事上并不打算吝啬,不管怎么说,这都把面子给得足足的了。

    翠柳便点了点头,爱惜地摸了摸头上的首饰说道,“夫人对我有心了。他也是。”她在国公府里长大,什么珠光宝气的首饰没见过,镶嵌着各种珍贵的宝石的,山上的海里的珠宝的首饰不计其数,赵家的金头面除了是新打造出来的簇新的之外,并没有特别珍贵。可是这样的金头面里面却有赵夫人对她的一番看重的心意,因此,哪怕宝石小颗了一些,可是她却喜欢极了。

    见她对赵家这么看重,云舒也觉得这样不错。

    翠柳跟赵夫人婆媳关系好,日后也好立足。

    更何况虽然赵夫人愿意不拘束她和赵雨,答应叫他们成亲之后就搬出去,可翠柳却没有急着搬走的意图。

    她说想跟赵夫人一同过几年。

    虽然赵家大奶奶的确叫人不怎么喜欢,可是赵夫人这个做婆婆的却对翠柳这么好,翠柳也想跟她好好亲近亲近。

    对于翠柳的这个决定,云舒也说不出是好是坏,毕竟她也没有太多婆媳经验,若说见得多的婆媳,大概就是国公府里的老太太与几个儿媳,那自然是婆媳关系都很不错,老太太从不给唐国公夫人她们添堵闹事的。或者说跟段婶子与王家嫂子似的,婆媳相处得跟亲母女似的,老段出了轨,段婶子还为了儿媳帮理不帮亲呢,这都是一块过日子相处出来的感情。不过有好的,自然就有日子过得不怎么和睦的。

    比如陈白家的跟春华,云舒就发现最近陈白家的对春华的态度有些僵硬。

    虽然并没有疾言厉色地冷待,不过却也有些冷淡别扭的样子。

    所以说婆媳相处这样的,云舒难得说不出什么建议。

    她自己没有婆婆,因此也从没有想过这样的相处。

    见云舒没有说什么,一心给自己修理身上的衣裳首饰,翠柳便满不在乎地说道,“我是想着我刚刚进门,如果就搬出去了,倒是与小三一块过得舒坦。只是这跟家里岂不是少了走动?没有相处的感情,一家人难免就不亲密了。我知道大奶奶难缠,爱抢白人,可是这吵架也是感情啊。”她便对云舒抱怨说道,“长大了实在是一件麻烦的事。烦恼都更多了。对了,我跟你说了没?方姐姐要跟二哥搬出去单过了,就等我进门以后。”

    她……成亲这么紧张忙碌的人生大事的关键时刻,竟然还能一心八卦。

    云舒服了她了。

    “没听说。我最近没听赵家提起过。”她见翠柳兴致勃勃的,便妥协地说道。

    “我听娘去了赵家说婚事的时候回来说给我的。”翠柳便对云舒说道,“听说是方夫人撺掇的。”当然,这是赵夫人跟陈白家的私底下抱怨,当然要抱怨一下儿媳的亲娘,所以翠柳也只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便飞快地说道,“听说是二哥这回正式升官的认命下来了,所以又是同僚又是下属又是上官的,以后得忙着招待人,赵家的小院子那么小,也招待不下。我又进了门,那宅子更小了,所以方夫人就跟方姐姐说,为了二哥的前程还有人缘,应该早点搬出去。”

    “赵二哥能答应吗?”赵二哥虽然是个爱妻的人,不过也是一个孝顺的儿子。

    自己搬去大宅子,反倒叫父亲母亲还有兄弟姐妹们还住在小宅子里?

    那可不像是赵二哥能答应的。

    翠柳见云舒果然了解赵家的事,便低声说道,“二哥当然不能答应,所以这件事你瞧瞧看,夫人都提出来多久了,说是以后二哥一家和我与小三这两家都分出去过。可是怎么就一直都没有人搬,没人动弹,还挤在那小宅子里呢?不就是二哥不答应嘛。”她一摊手便对云舒说道,“二哥的意思是,大宅子既然买了那就去住。不过他说全家都搬过去,把现在造假住的那宅子留给大公子跟大奶奶这一房。”

    赵二哥的意思,云舒顿时就懂了。

    赵家的宅子给大房住,余下的人都归他,他接过去一同奉养。

    无论是父母还是兄弟姐妹,赵二哥都包圆了,不叫赵家大公子再操半点心,连宅子都给他空出来。

    虽然赵家的宅子住上上下下那么多口有些拥挤,不过如果只住赵家大房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又也还算是敞亮了。

    “这不是挺好的嘛。”

    “夫人不答应。”

    赵夫人不答应?云舒愣了愣。

    “为什么?”

    “夫人说,这世上的父母长辈只有跟着长子生活的,没有便宜了长子,反倒叫次子辛苦养活的。如果按二哥的意思,这不是二哥吃亏了吗?她虽然偏爱大儿子,可是也没想叫二哥一直付出,所以她不搬。所以这件事就僵持了下来。”

    云舒便点了点头。

    “你不好奇啊?”

    “再好奇也比不上你今天成亲。”云舒拍掉了翠柳扒拉自己的手,把大红盖头盖在她的头上笑着说道,“赶紧上花轿吧,新娘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