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金山

    唐六小姐想到自己竟然要跟这么一个婆婆住在一起,不由偷偷拉了拉老段的衣裳。

    她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国公府里慈爱温和的老太太她都不想管,更何况是一个看着就粗野的乡村老太太。

    更何况这个老太太显然是跟老段的前妻是一国的。

    她就更不乐意了。

    其实对于老段合离之后,他的那个前妻还算是有眼色,不仅自己走了,还带走了老段的娘,还有老段的那几个碍眼的儿子,唐六小姐觉得老段的前妻虽然丑了一些,到底还算是个有眼色,知道她身份的人。因为如今威武侯府里已经没有人了,唐六小姐自己在侯府里做主,哪怕是还没有成亲,却已经是能做老段的主了。她一直都在侯府之中耀武扬威的,怎么可能叫头上多出一个什么婆婆,所以她这么不乐意,便对回头关心地看她的老段露出了一个哀怨的表情。

    老段不由愣了愣,之后再面对段婶子的时候,就垂着脑袋听,却不敢再说要他娘跟着他回去的话。

    他要娶的小娇妻可是名门淑女,怎么能跟他娘说到一块儿去啊。

    现在,他还是很心疼唐六小姐这个娇滴滴愿意嫁给自己这个大老粗的小媳妇儿的。

    更何况唐六小姐还有了他的骨肉。

    如果强硬地住在一起,那唐六小姐受气不说,他老娘似乎也不怎么过得愉快。

    所以老段垂着头听了一会儿段婶子的叫骂声,认真地想了想,便对段婶子无力地说道,“我知道娘理解不了我们。娘, 儿子也是人,儿子也想享福,想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他虎目含泪,不过云舒觉得他那高大的样子一点都没有言情男主的气派,倒是有些不伦不类的。而且老段这话叫人觉得不中听,段婶子也颤抖地指着他问道,“想享福,想和心爱的女人在一块?当初你怎么不说这样的屁话!谁逼着你娶亲生子了吗?”她觉得儿子这真的是太无耻了,更叫她没有想到的是,老段这个一向孝顺她的儿子竟然用一种沉痛的语气说道,“娘既然暂时不想跟我住,那就先在这里停停脚。什么时候娘想通了,想回侯府了,儿子一定过来接您。”

    老段又想了想继续说道,“这段时间,我把银子什么的给娘送过来,一定叫娘过好日子。”

    他觉得这就是两全其美。

    段婶子见她为一个小妖精连自己这个做娘的都要丢在外头,脸色一下子难看了。

    老段的心思她怎么可能猜不到。

    只不过是担心她为难了他那个心爱的小妖精,所以宁愿不叫她回去住,也要叫小妖精过得舒舒服服的。

    可是想舒舒服服地当侯夫人,段婶子叫她做梦!

    “行,既然你这么说,我当娘的也不和你客气。我住在这里多久,你就送多久的银子。还有米粮,还有什么绸缎料子的,你都给我!如果你怠慢了我,我就去告发你!”段婶子威胁地对老段说道,“我听京城里的人说,如果不孝顺的人,是可以杀头的!如果你敢不孝敬我,不供养我,我就去告状,叫你人头落地!”她气得脸色都不好看了,显然大病刚刚痊愈,是受不得气的,云舒心里也有些担心,老段却已经急忙点头说道,“娘你放心,我怎么能不孝顺你呢。我一定好好孝顺你。”

    他其实是个孝子。

    如今这不是左右为难嘛。

    其实,如果段婶子肯退让一步,和唐六小姐和睦共处那就好了。

    “你的那个侯府……”

    “我给娘一直把住的院子准备着。”老段急忙说道。

    “日后我如果去侯府,你敢把我拦在外面不叫我进去,我也去告你。”段婶子说道,“咱们丑话都说在前头,日后如果你不叫我这个当娘的进门,我翻了脸,你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她这话叫老段也多少汗颜了,配笑着说道,“那是娘的家,儿子怎么敢不叫娘回家?我不会拦着娘不叫娘进去的。”他见段婶子似乎有回心转意的意思,便想着叫唐六小姐也得到长辈的承认,便扶着不情不愿,嫌弃地站起来不愿意靠近段婶子的唐六小姐凑过来赔笑说道,“娘,您又要做奶奶了!”他自鸣得意。

    段婶子早就知道这件事,便冷笑了一声。

    “你们还没成亲,就养出私孩子,亏你还有脸这么高兴。”她大声吐了一口唾沫。

    唐六小姐可是名门淑女,嫌脏的,尖叫了一声跳起来老高。

    看她那么一副尖酸的样子,段婶子更看不顺眼了。

    “我不管你们这个私孩子是个什么,也不管你是从那个大户人家出来的,既然已经做了这种事,就少在我的面前摆谱。一个跟人私通的丫头,放在咱们哪儿都要捆起来用嘛给拖死,还敢摆谱!”段婶子瞪着气呼呼的唐六小姐说道,“还有,别以为你能糊弄住这王八犊子就得意了!他今天能跟你私通,明天就能跟别人私通,后天就还不知道要睡到谁家炕头!”她出身不高,自然这话粗俗得很,唐六小姐嫌弃又恼恨,便捂住了肚子。

    这种捂着肚子装难受的样儿,都是国公府里那些姨娘们玩儿剩下的,云舒看了两眼就觉得没兴趣了。

    不过老段是没见识的人,见唐六小姐捂着肚子脸色发白,便心疼万分,急忙上前帮她揉了揉肚子,转头对段婶子说道,“娘,你少说两句,她还怀着孩子呢。”

    “谁还没怀过孩子不成?就她金贵?!”想当初她儿媳怀孕的时候,月份都很大了还在忙忙碌碌,为了这个家忙前忙后地操劳,那时候儿子可半点都没有心疼过。段婶子看见老段那副样子更生气,唯恐老段以后被唐六小姐迷住,叫自己的几个孙子吃了亏,便坚决地在心里决定日后一定要时常去侯府跟这个小妖精斗法,叫她别想有一天安生日子过,一边还提醒儿子说道,“你又不是没有儿子!她生的这个也不金贵!还有,虽然你合离了,可是你也别忘了……”她要老段不许叫王家婶子吃亏以后,被抛弃之后就不管了。

    哪怕和老段合离的时候,王家嫂子拿走了许多老段的家资,可是以后老段也得继续奉养前妻。

    段婶子正不知怎么说,云舒便在一旁补充说道,“赡养费。”

    京城里的人官这个叫赡养费吗?

    段婶子一下子就心明眼亮了,对老段说道,“你得给咱们赡养费!”

    云舒便在一旁笑。

    她很喜欢段婶子这样急急的,又公正的人,所以便在一旁对王家嫂子低声说道,“一会儿我给嫂子留两个茶方,都是凝神静气,疏肝疏解的。婶子生了气,对身体也不好。这茶方我留下,嫂子回头请大夫来看看,瞧瞧婶子能不能吃,或者添减一些药材之类的。”这些茶方都是她平常听别人说的,瞧着别人家用的也不错,并不算是谁家的独门秘方。只不过段婶子这样的老人是北疆过来的,大概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或许就不知道。

    云舒这么和气,也没有参合老段此刻赌咒发誓说不会忘了赡养费的事儿,王家嫂子也没有开口对前夫说什么,闻言便点头说道,“我先谢谢你。”

    “这有什么。如果大夫来给婶子诊脉,也会有这样的调理方子留下来。我不过是提前卖个好罢了。”云舒与王家婶子说话这么亲密,唐六小姐在一旁看的眼睛都红了。

    她早就和云舒不对付,存了许多的恩怨,特别是当初在国公府,云舒在老太太的面前把她的事都给抖搂出来,叫她被唐国公处置,被唐家病逝,还害的二房分了家,她竟然连唐家本家的小姐都未必算得上了,这叫唐六小姐心中非常痛恨云舒,这段日子一直都想给云舒一个大大的教训。只是云舒一向不和人争执,还躲在家里不怎么出来,就算唐六小姐想给她难看也找不着办法。

    此刻,看见云舒和老段的前妻,那个失败者那么亲密,这不是专门跟唐六小姐作对吗?

    唐六小姐在老段的面前还要装一装小娇妻的,也不好在这里先跟云舒厮打吵骂,不过却把这份仇恨记在心里,已经想着怎么和云舒算账了。

    她的确在不久之后给云舒挑起了一个巨大的风波。

    只是云舒却并不知道唐六小姐藏着坏心,她也不怎么关心唐六小姐的心情。

    唐六小姐看她不顺眼,那她做什么都是错的,做什么都会被她报复,哪怕她安安分分的,唐六小姐那些年在国公府不是也时常找事吗?

    云舒已经看开了。

    反正唐六小姐已经被唐国公厌恶。

    被他们那位国公爷厌弃的唐家小姐就没有一个重新被唐国公原谅重新接纳成为一家人的,所以云舒现在一点都不在意得罪唐六小姐了。

    她和王家婶子在说给段婶子调养身体的方子的时候,老段已经不知答应了段婶子多少好处,叫回过神来的唐六小姐气得翻白眼。

    “每个月给你们三千两银子生活?你当你儿子是金山吗?”她都没见过那么多的三千两!

    “我儿子如果不是金山,你倒贴爬到他床上干什么!”段婶子反唇相讥。

    唐六小姐瞪着这个胡搅蛮缠、粗俗贪婪的未来婆婆,突然觉得自己以后的侯夫人的生活,未必那么开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