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又是你

    云舒往一旁坐了坐,没有当出头鸟。

    在这件事里,她也没有立场做出头鸟。

    是为王家嫂子抱不平,还是怎样,都轮不着云舒。

    她坐在一旁安静地吃着茶,便见老段跟唐六小姐过来了。

    老段的脸容光焕发的,仿佛开发了第二春之后就叫他变得年轻了起来,那脸上的胡子都修理得更加精致了,云舒觉得他的身上还慢慢地散发出了熏香的味道,这就叫云舒觉得有点接受不了了。虽然京城里这些大户人家的男子都喜欢在身上熏一些香料,可云舒觉得吧……这男人熏香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如果是如唐三爷那样俊美优雅,风度翩翩的探花郎熏个香,那真是风流人物啊。可如果本身就是一个浑身充满了威严气息的男人,就不要在身上熏香了。

    反正云舒没见过唐国公或者沈将军这样的人往身上熏香。

    老段这一熏香,身上的香味儿逆风还飘荡三千里,云舒不由看了看得意洋洋地捧着还没有什么凸起的肚子的唐六小姐。

    这肯定是唐六小姐给老段打扮的。

    不过唐六小姐也不能什么男人都给他熏香啊。

    看见老段那一副人生大喜事就要临门的样子,云舒便无声地拿手遮住了自己的鼻子。她到底唯恐人家尴尬,所以就算这遮着鼻子不去闻那香味儿,也没有做出一副叫人能看得出自己不喜欢的样子。老段也没有功夫看她,相反老段似乎并没有看见云舒,反而有些尴尬地看了看正坐在段婶子一旁的王家嫂子。这出轨的男人跟小三撞见前妻肯定是要尴尬的,唐六小姐脸色也微微一变。

    只是见王家嫂子那并不年轻,也不貌美的脸,唐六小姐又得意地,用挑衅的目光看向王家嫂子。

    在她的眼里,争不过她,把老段拱手相让的王家嫂子只不过是一个失败者而已。

    对于失败者,唐六小姐当然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侯爷。”见老段对王家嫂子不敢抬头去看,满心愧疚的样子,唐六小姐是很不喜欢的。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因为她看见老段这前妻,就觉得这样的女人也就配曾经跟老段过苦日子罢了。至于老段显贵以后,她配得上吗?既然知道自己配不上,那干干脆脆地把位置让给她,这又有什么不对的吗?想到自己即将要做侯夫人,完成自己要嫁入豪门呼风唤雨的梦想,唐六小姐便觉得自己的心里更加得意。

    她娇声叫了老段一声,老段急忙应了一声。

    唐六小姐娇滴滴地抬手。

    老段就忙把她的手扶住,扶着她往一旁走,仿佛侍候老佛爷似的。

    “你小心点。”他还很温存地说道。

    这也太不要脸了。

    要恩爱,难道在威武侯恩爱得不够吗?为什么要在前妻的面前显摆?

    就算云舒不愿意惹是生非,可是看见唐六小姐小人得志这一幕,也觉得她过于厚颜无耻了。

    她甚至觉得自己对于唐六小姐还不是那么熟悉。

    再她的印象里,唐六小姐刁蛮任性,虚荣又小气,有很多的缺点,时常跟她过不去,还喜欢落井下石,喜欢对别人的苦难喜闻乐见,可是不管她有多少的人品上的毛病,云舒却觉得此刻唐六小姐露出一副在王家嫂子的面前的胜利者的样子才是最叫人觉得无耻的。她忍不住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一旁,看着唐六小姐柔软又无力,一副离开了老段就要摔倒的样子走到一旁坐下,便看了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的高大嫂与段婶子。

    王家嫂子一片平和,仿佛没看见狗男女在自己的面前这么装模作样。

    高大嫂却已经大声问道,“你把这个女人带到这里干什么?还想逼死人不成?”她一下子站起来,见唐六小姐躲在老段的身后,就想到那一天在山里看见这两个私通时的样子,大步上去就要把唐六小姐给扯出来。只是唐六小姐还有身孕呢,老段心疼自己即将过门的娇妻,怎么可能叫高大嫂打自己的女人,急忙站起来架住了高大嫂那呼啸过来的手臂说道,“不要这样,我们是来给娘请安的!”

    说起来老段就觉得委屈。

    段婶子是他的亲娘,他一向都是很孝顺的。

    别看他嫌弃自己的妻子不配自己这个威武侯了,可是老段真真正正是个孝子。

    他既然富贵了,自然就想好好地照顾段婶子,孝顺她,然后给段婶子最好的生活。

    可是是谁知道段婶子回了京城,竟然在他闹出再婚之事之后就不肯踏足威武侯府,反而跟前儿媳住到了别的宅子里,这叫老段心疼他娘,也觉得他娘受委屈了。因为是个孝子,因此老段此刻真心实意地想要求段婶子跟自己回威武侯府的,忙对着大声吐了一口唾沫的段婶子说道,“娘,你还是跟我和夫人回去吧!这地方条件比不上侯府,儿子心疼你。”他本来想跟段婶子好好地,慢慢地说这件事,只是高大嫂这么大步上前要打人的样子,叫老段不得不飞快地说起来。

    “夫人?什么夫人?”云舒急忙走过去,唯恐老段恼羞成怒伤了高大嫂。

    高大嫂固然是很能干能打的人物,只是老段是个大男人,如果真的恼羞成怒起来,高大嫂可不是她的对手。

    只是听到他已经叫唐六小姐为“夫人”,云舒不由心里恶寒,没忍住问了一句。

    “就是,就是……又是你。”见云舒阴魂不散,竟然出现在自己家里,老段脸色难看。他觉得云舒也太会搞事了,之前,他本来还对云舒这个出身于国公府的姑娘印象不错,想当初第一见面的时候,云舒那温柔娴静的京城女子的样子,曾经叫老段多羡慕宋如柏啊。可是之后,唐六小姐告诉了他许多云舒的事,叫老段对云舒的印象急转直下。他才知道,原来在京城女人那温柔的面具下面,都是有一颗十分阴险的心。

    唐六小姐这样的真性子的姑娘,在国公府竟然被一个丫鬟给欺负得死死的。

    不仅国公府里的老太太还有夫人们都被这花言巧语的丫头给迷惑了,对她比对真正的国公府千金还要好,甚至她还不安分地又是勾引这个,又是勾引那个的。

    再加上那一天,老段急着去救唐六小姐,在国公府看见云舒,之后听唐六小姐的哭诉知道是云舒将他与唐六小姐的私情告发到了唐家长辈的面前,唐六小姐差点因此被唐国公打死,老段就更讨厌云舒了。因为云舒跟唐六小姐的恩怨,最近他已经和宋如柏在宫中发生了好几次的冲突,只不过这都是外面男人的事,看云舒的样子似乎宋如柏并没有多嘴跟她提起。不过就算是这样,看见云舒,老段的脸色就沉沉的。

    云舒见老段一副冤家路窄的样子,便笑了笑,扶着眼睛都气鼓了的高大嫂走到了一旁说道,“见过侯爷。”

    她这么一笑,还是那么温顺,可是老段却觉得她果然是笑里藏刀。

    他便冷哼了一声,也不去看云舒,反而看着段婶子央求说道,“娘,我们一块来接你回家,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去吧。”他十分央求的样子,段婶子便看向唐六小姐,见唐六小姐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此刻浅浅地只在她家里的椅子里做了个边缘,一副嫌弃肮脏的样儿,还四处看着,嫌弃这个嫌弃那个的眼神,听到老段要接自己回去,还撇了撇嘴,一副嫌弃她这个老婆子肮脏的样子,便大声说道,“这就是我的家!我只和我的儿媳,我的孙子们在一处!你快滚!”

    “娘!我是你儿子!”老段见她对自己这么无情,急着说道。

    “你是我生的没错,可是你为了这么个女人,连陪你一起受苦的妻子儿子都不要了,你就不是我的儿子!”

    见老段脸色难看地看着自己,段婶子便看着他,拍着自己的胸口质问他问道,“你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自己,你干的都是人事吗?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她虽然出身贫苦,也没读过书,更不认得字,可是也知道什么叫做良心,看着儿子那为了一个什么国公府的千金小姐就昏了头的样子,段婶子声音更大了,声音震得屋子都嗡嗡响问道,“你的良心呢?你还是人吗?你个王八犊子!”

    她完全没有心疼儿子的想法。

    “我没有儿子了!你不是我的儿子了!”她的儿子死在了动心出轨,嫌弃妻子的那个时候。

    她面前的是威武侯,却不再是她的儿子。

    老段见她越来越大声地骂自己,一旁还坐着没说话的前妻,心里也是格外不安的。

    他垂着头,不敢反驳自己敬爱孝顺的老娘,由着老娘对自己大声指责控诉。

    然而这么一副不敢吭声的样子,却叫唐六小姐越发地讨厌段婶子了。

    这么一个粗鄙又讨厌的老婆子,如果以后真的回了威武侯府,她就算当了侯夫人又有什么好日子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