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改嫁

    高大嫂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云舒见段婶子与王家嫂子并没有怎么样动怒,便没有说话。

    她不过是第一次见到段家的女眷,也不熟悉,因此就算是义愤填膺也觉得没有立场。

    倒是她还是把唐国公府的态度又隐晦地说了一遍,免得叫段家女眷觉得唐国公府在唐六小姐这件事上跟那对狗男女是一丘之貉。

    王家嫂子对云舒的话很平静的样子。

    她也没有跟那些婚变了以后就哭哭啼啼的女人一样大声怨天尤人或者指责这个指责那个的,相反,她的样子很平和,也并没有因为丈夫出轨便多么的伤心,反而很平静。见云舒有些奇怪地看着她,她便和气地对云舒说道,“小云也别放在心里。这件事,怨不得唐家。如果老段没有生出别的心思,唐家那位小姐也没法拆散了咱们。”她显然是觉得这件事男人错得更多一些,云舒觉得这种想法十分前卫,见她没有撕小三的意思,便急忙问道,“嫂子到了京城可有为难的事?唐家三公子和四公子之前说过,如果嫂子有为难的地方,就去唐家叫他们一声,他们一定义不容辞。”

    “说不上什么为难不为难的。”王家嫂子便对云舒笑着说道,“我们在京城的日子过得还好,而且这件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他的心都不在这个家,我勉强也没有用。难道我离开了这个男人还活不下去了吗?”她这番谈吐叫云舒觉得她可比唐六小姐高大多了,唐六小姐这国公府的小姐竟然在王家嫂子的面前,那些所作所为都小家子气得不行。她不由看着王家嫂子平和的样子,低声说道,“唐家两位公子因为这件事十分愧疚。”

    “他已经嫌弃我,就算没有唐家的小姐,也会有李家的小姐,赵家的小姐……更何况,那两位公子又没有勾引人,何必愧疚。”王家嫂子对云舒含笑说道,“我来京城这么久,知道 唐家是家风很清白的人家。唐国公大人在京城的为人也一向被人称赞,因此,这件事这么轻轻地过去,对你们国公府也是好事吧。虽然老段可恶,可是我也不想牵连了无辜的人。闹一场倒是容易轻松,也解气。可是闹一场以后呢?叫那些无辜的人也受了连累,更不能得到男人回心转意,这有什么用?”

    云舒觉得王家嫂子还有一句话没说。

    那就是出轨过的男人,她也不稀罕要了。

    不过大概是因为段婶子在,王家嫂子没说得那么明白。

    这些话大概是解释给高大嫂听的,想必高大嫂觉得王家嫂子在老段这件事上过于软弱,没争没抢的。

    云舒觉得王家嫂子这番话的确有道理,不过能有这样的心胸,云舒是自愧不如的。

    她自己就做不到这么洒脱。

    不闹得狗男女身败名裂,云舒才不会停下来。

    因此她对王家嫂子便越发敬重,觉得怪不得高大嫂跟她要好,的确是一个叫人敬重佩服的女子。而且叫云舒说,如王家嫂子这样有心胸,又很聪明的女子,哪怕没有美貌与年少的模样,可是叫云舒说,她是老段的话,也绝不会选择空有美貌却行事不妥帖的唐六小姐。她垂了垂眼睛,便将曾经老太太对自己说的话说给王家嫂子听,说道,“国公府里的老太太还说呢,说是等婶子与嫂子到了京城,就下帖子请你们过去做客,日后也好时常走动。”

    王家嫂子没有闹得人尽皆知,这件事唐国公府必然是感激的。

    因为一旦闹得太厉害了,那唐家的脸面自然也会十分不好看。

    哪怕二房已经分家出去,可是唐六小姐也是唐国公的侄女,这说出去多给唐国公丢脸。

    王家嫂子这苦主没有声张,悄悄地跟老段把婚给合离了,唐家捡了便宜的。

    云舒心里一时十分唏嘘。

    她觉得老段太不是个东西,唐六小姐也太无耻了。

    王家嫂子受苦这么多年却受了这样的委屈,云舒也觉得心里为她难过。倒是段婶子在一旁听了一会儿,便对王家嫂子说道,“没事,这男人咱们就不要了。爱怎么跟那些小妖精胡混就胡混去,有他后悔的那一天!等过几天,我给你找个好男人嫁了,气死那个王八犊子。”她作为老段的亲娘还要把老段的前期,自己孙子们的生母给做主再嫁,云舒听得大开眼界,觉得段婶子也是一个十分前卫的人。

    古代的老婆婆,不是都应该叫儿媳生是我儿子的人,死是我儿子的鬼吗?

    怎么段婶子就这么洒脱呢?

    “婶子,你要把嫂子嫁给谁啊?”高大嫂也愣住了,砸吧了一下嘴,关心地问道,“那老段的脸上能好看吗?”段婶子不管怎么说都是老段的老娘,难道一点都不顾及儿子的脸面啊?如果王家嫂子再嫁,那老段的脸上得多难看啊?为自己生儿育女的前妻再嫁,老段的儿子还有了继父,这怎么叫人觉得这么别扭呢?就算是高大嫂这么爽利的性子也觉得有点超前了,段婶子却一摆手,一边往嘴里塞云舒带来的点心,一边大脚翘起来说道,“许他能分开以后娶小妖精,不能咱们女人分开以后再找男人啊?难道还要给他守着?他的脸怎么那么大呢?”

    云舒听得噗嗤一笑。

    她一下子觉得段婶子这位老太太是一个十分叫人尊重的老人家了。

    能愿意叫自己的前儿媳再嫁,而且还觉得女人不该为一个变了心的前夫继续守着,这样的老人是值得她的敬重的。

    她一笑,高大嫂也笑了,之后爽快地说道,“既然婶子也觉得这样行,那就行!”反正老段这不要脸的都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再叫人多嘲笑几件事算什么啊?高大嫂便对段婶子兴致勃勃地问道,“那婶子想把嫂子嫁给谁啊?是知根知底的不?”她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云舒也十分关心,段婶子就说道,“我闺女人这么好,想嫁什么样的嫁不着。咱们一块想,可不能再遇上那种王八犊子了。”她显然对王家嫂子比对老段感情深,云舒便抿嘴笑着说道,“您看中的人,一定是很好的人。”

    她这也是表态,觉得王家嫂子再嫁并不是不能接受的惊世骇俗的事。

    见她并没有大惊小怪,觉得合离过的女人不该再嫁,段婶子看云舒的眼神都变得更加喜爱了。

    “小云就是有眼光!”她便大笑着说道。

    王家嫂子便在一旁笑着听着,时不时说一两句话。

    她还留云舒在宅子里吃饭。

    因为觉得段家的女眷人品不错,云舒也觉得走动起来更好,因此越发亲热,自然也不会拒绝在宅子里吃饭。她这次过来除了带了许多给老人家享用的点心以外没有带别的,倒是厚着脸皮装作自己很精通厨艺的样子跟着王家嫂子去了厨房。厨房里有两个使唤的婆子,王家嫂子也是个十分能干人,抱着柴火烧了灶台,利利索索地洗菜切菜下锅,又干净又爽利,云舒在一旁看着,不由敬佩地说道,“嫂子做的菜闻着真好吃。”

    “那就多吃点。”王家嫂子见云舒笨手笨脚地给自己递菜的样子就知道她不会做饭,不过却没有说出来叫云舒难堪,又听云舒在一旁念叨着做了一样白切鸡,这才与云舒端着饭菜去了前头张罗着吃饭。段家因为白天只有女眷,所以吃的不多,简简单单地几道菜而已,云舒却觉得这样做不浪费,挺好的。倒是她坐在高大嫂的身边,见只有她们四个女眷吃饭,便好奇地问道,“府上的公子们不回来吃饭吗?”

    “她们今天去沈家了。”段婶子吃了一口白切鸡,便说道,“这菜之前没吃过。”

    “小云的主意。”王家嫂子便一边把鸡腿分给云舒,见云舒摇头不吃,便也不客套地塞给了高大嫂,另一只鸡腿嫁给了呵呵地笑了的段婶子,跟云舒一块儿啃鸡翅膀,一边对云舒说道,“他们之前就是沈将军麾下的人,沈家来了信儿,叫他们以后继续跟着沈将军做事。”能在沈将军的麾下做事,似乎对于他们这些北疆武将的家庭来说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云舒见王家嫂子脸上带着笑容,便也笑着说道,“那真是太好了。”

    沈将军在皇帝的面前很受到信任,能留在沈将军的麾下,以后前程可期。

    她觉得这是一件高兴的事,因此也埋头开吃,等才吃过了饭,正喝茶消失的时候,段家又有客上门了。

    这次上门的不是别人,正是老段还有唐六小姐。

    他们是来给段婶子请安来的。

    显然老段一头忙着要再婚,一边也没忘了带着唐六小姐这新欢在老娘的面前刷存在感。

    云舒见冤家路窄,竟然自己避开了这么久还撞见老段跟唐六小姐,不由揉了揉自己的胃,心下感叹了一声。

    幸亏这两位是她吃过饭才来的。

    不然她都没有胃口吃饭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