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风平浪静

    段家女眷到了京城这一天,高大嫂叫人来给云舒送信,邀请云舒也去见一见段家的女眷。

    云舒觉得这就没什么必要了吧?

    说起来,老段这件事是段家的家事。

    云舒又不是太平洋警察,之前因为唐六小姐的事儿说了几句话而已,可是也不好天天往人家的家事里参合吧。

    那管得也太宽了。

    只是高大嫂已经叫人来请她,云舒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绝,毕竟这件事对于段家女眷来说,还是段家女眷比较倒霉,遇到了老段跟唐六小姐这两个不地道的人。她把这为难的事跟宋如柏说了,宋如柏见云舒发愁,显然是不大想去段家,便想了想对云舒说道,“如果你不想去,那就不去。段家这件事是家丑,想必段家也能明白你的顾虑,也不愿意叫那么多人参合在这里面。”他就叫高家过来传话的人回去跟高大嫂说云舒身体不舒服,担心把病气传给刚刚好了些的老段的母亲,又见云舒装了许多的药材补品做主了礼数,也就把这件事给遮掩过去了。

    云舒见宋如柏没有逼着自己去跟段家的人见面,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

    “你不愿意的事,我不会逼着你做。”宋如柏便说道。

    他的确觉得段大嫂这件事值得同情。

    可就算是这样,也比不上云舒的心情。

    云舒不想总是涉足段家的家事,宋如柏也知道云舒是为了什么原因。

    毕竟老段闹出这样的丑事,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段家的事儿。高大嫂是段大嫂这么多年的好朋友,管着段家的事也就算了。可是云舒却并不一样。

    她跟段大嫂还没有见过,又为什么总是要参合段家的事呢?

    那也太自来熟了。

    所以宋如柏没有逼着云舒去跟段家的女眷见面,倒是等过了一阵子,突然就听说老段和段大嫂没什么风波地就合离了,老段把除了威武侯府之外的所有皇帝给自己的赏赐全都给了段大嫂,就当做是净身出户了一样,之后就开始飞快地筹办起了自己的第二春的婚事。云舒听说段大嫂没吵没闹就这么便宜了老段,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只是问宋如柏,“段家这位嫂子是这样和气的人吗?”她本以为段大嫂那样北疆出来的女子,怎么也跟高大嫂一样儿是个脾气大,嗓门大的女子,遇到老段出轨,不闹得满城风雨,不把老段跟唐六小姐的脑袋给扯下来都不算完的性子。

    谁知道段大嫂就这么放了手。

    这叫云舒觉得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了似的。

    宋如柏也觉得奇怪得很。

    “段家嫂子跟高家嫂子是脾气相投的人。她没有吵闹,只怕还有别的原因。”他想了很久也想不通,便对云舒说道,“不管怎么样,老段这一关算是过了。”他也以为老段会丢一个大大的脸,或者被骂一句始乱终弃,可是谁知道段大嫂这么不吵不闹的。倒是因为段家这件事这么悄无声息地平息,虽然京城里的许多人都看在眼里,也都知道老段做了始乱终弃的事,可既然段大嫂这个苦主都没有声张,没有拉着老段一起去死的意思,他们也无法对老段下手,因此也就这么过去了。

    这件事过去,云舒才觉得自己应该去段大嫂面前走走。

    宋如柏到底在北疆做过武将,与段家的关系还算不错,不论是叫北疆其他武将看着,还是为了宋如柏,云舒都得去给老段的亲娘,那位段家的老婶子请个安。因为这位老人还没有去威武侯,而是住在一处租赁来的宅子里,跟前儿媳一同住着,因此云舒便直接带着一些礼物去了这处宅子。她去段家之前已经送了帖子,因此才到了宅子门口,便看见高大嫂风风火火地迎接出来,见到云舒便拉着她说道,“快进来吧。”她一边拉着云舒进去,一边对云舒抱怨说道,“每次来都带着大包小裹的东西,你也太多礼了吧。这都是自家的婶子嫂子,用不着这么客套。”

    “我这回带的大多都是点心之类的,想着请威武侯府的老太太也尝尝喜不喜欢。”

    “叫什么老太太。就叫段婶子就行。”高大嫂便对云舒说道。

    云舒便点头答应了,见到了已经坐在屋子里的段婶子,她便也不生疏地叫了一声婶子。因为是第一次见,云舒倒是对这位段婶子十分好奇,却见到这是一位十分消瘦的老太太,和自家那位富态的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不一样,段婶子头发都花白了,浑身也瘦得很,显然从前也是十分清贫的。她的身材高大,老段看起来那么高大,或许也和她这样高大有关系,看起来很高大的一位老太太,段婶子说话的声音也很响亮,虽然言辞并不十分文雅,可是却大说大笑,十分爽朗。

    她虽然说话并不文雅,却也没有很粗俗,见到云舒还十分喜欢,叫云舒走到自己的面前好奇地看着云舒。

    “真是好看。”段婶子虽然病了这么久,不过在京城也算是休养过一段时间,所以说话的声音并不虚弱。她很喜欢云舒这样对自己温柔的样子,一边拉着云舒的手啧啧称奇,觉得云舒的手保养得柔软白嫩,一边对一旁站着给自己端了一碗汤药的中年女子说道,“还是阿柏有福气,回了京城能娶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她这么说的时候,那一旁同样高挑的中年女人便对云舒笑了笑,顺手把药碗给了段婶子。

    段婶子愁眉苦脸地喝着。

    云舒吻了吻,发现是参汤,便知道这是给段婶子保养的。

    “之前您刚到京城的时候,我没有过来给您请安,心里一直都很不安。”云舒便给段婶子又施礼之后,看见段婶子胡乱地摆手说道,“这算什么,又不是大事。你今天能过来,我就知道你不是外头那些瞧不上咱们的那些人。更何况你高家嫂子一路上跟我们说了不少你的事儿,也知道这件事上你为难。”她一口把参汤给喝了,砸吧了两下嘴低声抱怨说道,“这京城里的贵人真是奇怪。这玩意儿有什么好喝的。喝的人心里都苦嗖嗖的。”

    云舒便笑着把自己带来的点心奉上。

    这都是国公府里老太太喜欢吃的,软烂香甜的点心,因为今日送给段婶子的,因此云舒用的料都足足的,闻一闻都香甜里带着浓郁的奶香味儿,因此段婶子眼睛一亮,急忙拿了一块儿往嘴里一塞,连连点头说道,“又香又甜!”她像是个知足常乐的,吃了一块点心,脸上便已经露出笑容。云舒见她的脸上都是清贫与寒冷留下来的痕迹,也知道这位段婶子这些年在北疆只怕过得并不好,便也笑了笑没说什么,起身又跟一旁端了药碗下去又回来的中年女人见过,说道,“见过嫂子。”

    “我娘家姓王。以后你叫我王嫂子就好。”

    这位显然就是老段的前妻。

    不过因为已经跟老段没有关系,她就叫云舒叫她王家嫂子。

    云舒便叫了一声。

    只是见王家嫂子和段婶子依旧这么亲密,云舒心里倒是有些奇怪。

    说起来,老段已经封了威武侯,皇帝连侯爵府都已经赏下来了,段婶子怎么不去跟儿子住侯爵府,反而跟已经不再是自己儿媳的王家嫂子在一块儿住。她心里觉得奇怪,却并不是那等不懂眼色随意开口戳人家伤口的,因此也没有问,倒是一旁高大嫂走过来,坐在云舒的身边对干瘦的脸上露出笑容的王家嫂子说道,“刚刚小云过来,我忙着接她过来没来得及说。婶子,你跟嫂子就这么住在外头,这宅子还是租的,这叫人心里瞧着不好受。”

    “有什么不好受的。这么大的房子住着,这么好吃的点心吃着,天气也暖呵呵,太阳也暖呵呵,我这日子神仙都不换。还有什么不好受的。”段婶子吃了一块点心就还想吃第二块,见前儿媳没有拦着自己,便兴高采烈地去拿第三块,冷笑了一声,声音粗亮起来说道,“他不觉得把老娘丢在外头丢脸,那就自己安心去住着那什么侯府的大房子去!老娘就跟自己的闺女孙子们过!”

    闺女?

    云舒眨了眨眼睛。

    之后她就了然了。

    段婶子说的闺女,应该说的就是她前儿媳了。

    不是儿戏了,却是她心里的闺女,可见在段婶子的心里,王家嫂子只怕比老段那个亲儿子还叫老人家心疼喜爱。

    这也更说明在照顾老人这件事上,王家嫂子这些年一直都很孝顺,因此才会叫老人舍了儿子还有侯爵府的舒坦日子,反而跟她过了。

    既然是这样,那更是说明王家嫂子的人品是很好的。

    云舒想到这儿的时候,心里对王家嫂子自然也更多了几分亲近的感觉,只是下一刻,突然想到自己刚刚听到的话,眼睛微微一跳。

    段婶子说她要在外面跟孙子们过日子?

    这么说的话,老段之前跟王家嫂子生的孩子们,也没有留在侯爵府,反而住在租来的宅子里?

    抛弃妻子?

    人渣里的战斗机了吧这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