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伯爵府

    “你说的也对。怎么不把姓王的一块打呢。”翠柳想了想,很遗憾地说道。

    人家当亲娘的,能打自己的宝贝蛋亲儿子吗?

    云舒都觉得无语了。

    不过对于碧柳挨打,云舒一点都不同情。

    碧柳之前竟然还想跟宋如柏拉拉扯扯的,虽然云舒自己没动手打她,不过也只是勉强忍着而已。

    她现在挨了婆婆的揍,云舒心里只会幸灾乐祸。

    不过看起来陈白家的似乎对碧柳十分放心不下的样子。

    这就跟云舒没关系了。

    她只顾着和翠柳高高兴兴地说一些京城最近的事儿,等在陈家吃了晚饭,见陈白家的脸色十分不好,云舒也没有多关心她,只是和宋如柏一同离开了陈家。等出了陈家的门,云舒就听宋如柏跟她说道,“明天咱们去伯爵府看看。”他这话叫云舒一愣,顿时想到伯爵府就是皇帝赏给宋如柏的宅子,这倒是有些意外了,云舒便问道,“我去合适吗?”她和宋如柏既然要成亲的话,那去看宋如柏的宅子会不会叫人说闲话?

    “没什么不合适的。”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正好明天我不进宫。”

    “不进宫吗?”

    “我又不是铁打的,不能天天都在宫里没个休息。”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正好,你去伯爵府也瞧瞧,看看有没有你觉得不喜欢的地方。”皇帝早就把伯爵府赏给宋如柏,只是因为想跟云舒住得近一些,宋如柏就一直没有搬到伯爵府上去住。这份心意云舒一直都在心里记着的,此刻见宋如柏一心想请自己去瞧瞧,她也不是迂腐的人,便点了头,第二天吃了饭就跟宋如柏一同去了伯爵府。

    伯爵府的宅子很大,着落的地方只距离唐国公府两条街而已,到处都是簇新的,显然是刚刚修葺过,云舒觉得修得不错,样式有些仿照的是苏州园林的样子。这样仿照苏州园子的样式最近几年一直都是京城里最流行的,云舒平日里跟着老太太也在外面走动的时候也不算是没有见识的人,当然看得出这里头的每一处都是非常用心的。虽然说苏州园子更雅致几分,有些京城的人不怎么喜欢,不过云舒其实觉得真的蛮不错的,而且少了几分富丽堂皇,却多了几分精致的奢华,并不坠宋如柏这个忠义伯的身份,来往迎接招待客人的话,也不会叫这伯爵府瞧着不显赫,因此便点了头。

    “我觉得不错,你觉得呢?”云舒问道。

    宋如柏一直在看她。

    见云舒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他的脸上便也露出笑容。

    “你喜欢的自然是好的。”

    “难道我说不喜欢的话,宋大哥,你还要重新把这些都给拆了不成?”云舒便笑着问道。

    宋如柏毫不迟疑地点头。

    云舒不由露出几分惊讶。

    “我是开玩笑的。”

    “我却没有开玩笑。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修饰,咱们就从头换一遍。小云,这是咱们日后要生活一辈子的地方,当然要处处都合你的心意才行。如果你不喜欢,住得不高兴,那这宅子算什么?还不如咱们现在住的。”宋如柏的话叫云舒有些意外之后,又有些感动,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带着笑意说道,“我是真的很喜欢。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她虽然喜欢过好日子,可是说起来讲究真的不太多,因此对宋如柏说道,“只要一个家能过得和乐融融,其实什么宅子我都觉得好。”

    “我知道。”宋如柏看着云舒柔声说道。

    他的大手轻轻地拂过云舒的鬓角的碎发,轻声说道,“你想要的也只不过是一个能叫你过得舒舒服服的家而已。”

    云舒想要过的生活只不过是和乐融融四个字罢了。

    除了这,她也没有别的要求。

    宋如柏觉得有些心疼。

    云舒想要的幸福就只不过是安安稳稳,和乐融融,没有波折。

    可是对一个从小就被卖了的女孩子来说,这又是多么不简单的愿望。

    能做自己的主,自由地生活,过没有波折的生活,看似简单,可是却对于云舒来说那么难。

    也幸亏是生活在没有太多烂事的唐国公府,不然云舒一个丫鬟,能过什么舒心的日子。

    “咱们再走走。”宋如柏便带着云舒在伯爵府里到处走了走,这伯爵府是按宋如柏如今忠义伯的品级来划分,因此宅子极大,云舒逛一逛就累了。她跟着宋如柏去了上房,坐下了,看见有一些小厮上前给端茶倒水的,不由对宋如柏好奇地问道,“这些是……”她没想到伯爵府里的下人都已经不少了,宋如柏低声对她说道,“陛下赏的。大多都是一些官奴,还有一些早年在官奴奴籍上的下人。”有些官奴没入奴籍的时间久了,自然也会生儿育女,这些人的孩子也出生就是奴籍,都在衙门的奴籍册子上,作为平时皇帝赏赐人的时候的赏赐品。

    云舒愣了愣,不由有些不自在。

    因为她想到如果沈家没有翻案,如沈公子就是这样的官奴。

    既然皇帝赏赐的都是一些官奴,那岂不是说她日后要使唤的曾经也都是一些官宦子弟?

    她虽然是丫鬟翻身做主,可是也没有想过要使唤曾经的那些高高在上的人。

    特别是她担心这里面有被冤枉的那样的官宦人家的孩子,那就能叫人觉得不舒服了。

    “你放心,陛下是个细心的人,知道你会顾虑什么。赏赐到咱们家里的这些都是在官奴册子上好几代了的,没有那些抄家之后才被没入奴籍的。”见云舒轻轻点头,宋如柏便安慰她说道,“而且这些官奴之前的那些祖辈都是真正地犯了案的,跟……沈家不一样。”宋如柏知道云舒是个心肠软,心眼好,见不得有人受难的,因此将这些下人的来历都说给云舒,见云舒这才放心了,便对她笑着说道,“更何况对于这些好几代都在衙门赋役的官奴,能到了咱们伯爵府,对他们来说算是逃出生天了一样。在官奴坊的日子更不好过。他们能到了咱们伯爵府,对他们也是一件好事。”

    “我只不过是担心会有被冤枉的那样的官宦人家。”云舒这才放心地说道。

    “不会。陛下当初也受过沈家这样的伤害,怎么会眼睁睁地看有人也受到这样的事。”宋如柏不由笑着说道。

    云舒便也笑了。

    她彻彻底底地放心了。

    “而且,这些官奴跟咱们在外头要买奴婢其实都是一样的。他们的身契都在我的身上,等回去了我给你。”宋如柏对云舒继续说道,“说是官奴,其实几十年过去了,他们跟普普通通外头买来的那些已经没有分别了。”他这么细心地叮嘱云舒,仿佛是担心云舒不好使唤这些下人似的,云舒觉得他想多了,笑着点头说道,“我知道宋大哥的意思。不过我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就有什么顾忌,你放心。”她又不是那种迂腐的人,难道还要把这些本来就已经是奴籍的下人给供起来吗?

    除了沈家那样跟唐国公府有瓜葛的,云舒对别人没有这样的耐心。

    而且宋如柏说得也没错。

    这些在奴籍坊长大的官奴,跟唐国公府里的家生子差不多。

    她没有什么不能使唤的,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更何况这些官奴也并非都是曾经出身高贵的出身。

    一旦获罪抄家,那无论是主子还是曾经的下人一缕都会成为官奴,并不是每一个官奴都是曾经的主子,更多的也都是曾经那些官宦府邸里的下人。

    既然这样,云舒想了想就更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了。

    她喝了茶,吃了两块点心觉得已经有了力气,就又和宋如柏一同在伯爵府里四处走了走,见伯爵府这么大,一层院子套着一层院子的,云舒便忍不住对宋如柏说道,“陛下真是大方。这伯爵府瞧着规格和侯府差不多了。”她这么喜欢,无论是苏州园林的样式,还是这里面的各色的花与树木都是十分精致的,一时叫云舒自己住的那曾经十分得意的小宅子都有些相形见绌了。

    宋如柏脸上便露出几分得意。

    “比侯府差了半亩地。不过这宅子的确比老段的威武侯府更精美。”

    提到了老段,云舒脸上笑容都沉了沉,她很不想再提老段这个人,却忍不住对宋如柏关心地问道,“老段最近没找你麻烦吧?”

    宋如柏跟老段割袍断义,之前还跟老段冲突成那样,云舒很担心老段跟宋如柏之间又发生冲突。

    不管怎么说,老段都是北疆武将里出众的那个,和宋如柏这种后来才去北疆的外来户,在北疆武将们的心里是不一样的。

    “没有。”宋如柏便摇了摇头说道,“他正忙着照顾唐家六小姐呢。”

    提到唐家六小姐,云舒倒是没再多说,只是过了没多久,京城就热闹起来了。

    老段家的女眷们进京城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