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解决

    所以云舒干脆地想要关门。

    宋如柏却一手撑住了她的门,看着云舒一脸无奈,对她说道,“我没有秘密瞒着你。而且,我会解决掉这些事。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你不需要关门。马上解决掉。”他对云舒保证说道。

    见他这么说,云舒决定相信他,便放开了门,看着门口嫉恨交加的碧柳。

    碧柳大概从被陈白赶出陈家之后的日子就过得不好,此刻脸色黄黄的,还带着几分黯淡,看着云舒的眼神充满了嫉妒。

    云舒没有理碧柳的想法。

    碧柳对她来说,不过是当初那个差点害死了陈平的可恶的人。

    她也懒得再对她露出什么和气的笑容,皮笑肉不笑都懒得给她。

    不过云舒倒是奇了怪了。

    碧柳来找宋如柏是干什么。

    看她虽然脸色黄黄的,可是却认真地打扮了一番,身上香喷喷的,头发抹得乌溜溜的,已经竭尽全力把自己打扮得好看了。当然,碧柳当年是个十分美貌的姑娘,只是这些年嫁给王秀才家里,或许是为了王秀才的那个生了儿子的小妾,或者是因为被陈白扫地出门王家占不到陈家的便宜就不怎么把她当一回事儿了,反正碧柳看起来就不是那么年轻美貌了。不过打扮了一番,她还是不错的,瞪了云舒一眼,她便看着宋如柏含着眼泪说道,“宋大哥,多年不见,你看起来好辛苦啊。”

    云舒噗嗤一声笑了。

    这么多情的眼神,难不成碧柳还想跟宋如柏有什么吗?

    宋如柏却对云舒竟然还笑得出来更无语了。

    他沉默地看着碧柳,在她脸颊红红,眼里泛起水汽的时候,突然问道,“是你立刻就滚,还是我叫王家见见你此刻的丑态,把你拉走?”

    碧柳心疼地看着宋如柏的目光顿时不见了。

    “宋大哥,我是在关心你。”

    “滚。”宋如柏说道。

    他没有跟碧柳废话的样子。

    可是这样的样子,跟记忆里那个憨厚老实,一句话都不会说的哑巴似的宋如柏太不一样了。

    碧柳觉得自己能拿捏住那么没见过世面,垂着头从来一声不吭老老实实的宋如柏,却没想到自己遇到的竟然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就无情无义的男人。她委屈得要哭了,看着宋如柏用伤心的样子问道,“宋大哥,我们是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这么多年,我心里想着你,担心着你,极怪你的安危,心里全都是对你的牵挂。可是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我太伤心了。”

    “你睡在你男人的身边,却心里想着另一个男人,这件事姓王的知道吗?”宋如柏嘲讽地问道。

    碧柳没想到自己都这么说了,宋如柏竟然还对自己这么无情。

    难道宋如柏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而且此刻宋如柏的眼神叫碧柳格外恐慌。

    “你怎么能这么说!”

    “你这么不守妇道也就算了,可我是这么无辜。谁跟你一起长大,谁跟你青梅竹马?你一个荡妇自己不要脸胡乱嚷嚷,我这个朝廷命官还要名声,要自己的清白。如果你再敢这么胡乱攀扯,本官就送你去衙门,先给你一顿板子叫你知道身份的高低贵贱。”宋如柏这一席话这么无情,还极尽羞辱,她站在这条街上,哪怕四下无人,可是却依旧有一种被人看着受辱的羞耻感。

    听到宋如柏骂自己是荡妇,她哇地一声哭了。

    “宋大哥,小云到底跟你说了什么?我是冤枉的啊!小云,小云才是……”

    “如果你敢羞辱我没有过门的妻子,我现在就弄死你和姓王的全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来干什么。怎么,看见我如今功成名就,就后悔了,不想嫁给王秀才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也配来肖想我。”宋如柏一扫一向的忠厚沉默,一张嘴恶毒得跟刀子似的,至少云舒觉得自己都要甘拜下风了。她心里算是服气宋如柏了,看着他高大的身影挡住了碧柳看向她的那恶毒的目光,用最狠辣的语言来嘲讽碧柳,片刻之后,云舒静静地站在宋如柏的身后笑了。

    她觉得宋如柏这样,也很好。

    并不叫人觉得讨厌,相反,她觉得宋如柏现在的样子很讨人喜欢。

    不会被女人的眼泪,女人的柔情所打动而改变态度的男人都很讨人喜欢。

    “以后你再敢找上门,我就叫王秀才过来看看自己娶的这个是个什么德行。”见碧柳缩了缩脖子,又看着自己露出惊骇的样子,显然是怕了自己,宋如柏便冷冷地继续说道,“就算王秀才不管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我也有的是法子叫你求生不得。”他对陈白的确是有一份感激亲近的感情,可是那是对陈白的,又不是对碧柳的。对于碧柳,宋如柏有的时候都想直接把她弄死算了。

    他这么羞辱碧柳,碧柳本来就自视甚高,没想到在宋如柏的眼里竟然把自己这么鄙视,又不敢报仇,免得叫王秀才知道,顿时捂着脸哭着跑了。

    她这么跑了,云舒才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是来找你,嗯……想跟你有点什么的?”她委婉地问道。

    “她就是这么一个货色,看她一眼我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不外乎就是不服气你也能做伯夫人,又觉得自己当年嫁给王秀才受了委屈,没想到我会发达。”宋如柏短短时间就把碧柳给解决了,一边催着云舒赶紧回家吃饭,就别当围观党了,一边帮云舒把宅子的大门关上,边嘴里对云舒说道,“她觉得自己什么都比你出色,而且还没做过奴婢,就觉得我的妻子是随便谁都能做的。”他只不过是认定了云舒是自己的妻子,所以才会不在意云舒是什么出身。

    云舒是平民也好,是丫鬟奴婢也罢了,他都想要娶她。

    可如果换了旁人,哪怕是公主,宋如柏也不稀罕。

    碧柳找上门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不过能叫云舒看了这么一个热闹,笑一笑,宋如柏觉得也还好。

    “她在我的面前就对你目送秋波,当我是个死人吗?”云舒便挑眉说道。

    “她如果有脑子,就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宋如柏见云舒带着几分戏谑,显然并没有把碧柳这件事放在眼里,便对云舒保证说道,“也就碧柳这么莫名其妙的。我在外面可再也没招惹过其他女人。”他这话像是保证似的,云舒又忍不住扑哧一笑,却还是对他说道,“还是要注意一点,叫碧柳别在闹这种丑事出来。免得跟一个有夫之妇的妇人扯上关系,被人捕风捉影,对你在京城的名声不好。”她这可是重要的提点,不然如果京城传出什么是非,宋如柏还怎么在京城做官啊?

    这可不是什么风流佳话。

    碧柳可是成了亲,有了丈夫的。

    “我知道了。你放心就是。”宋如柏见云舒一心为自己考虑,便一口答应下来。

    他似乎被云舒关心了就很高兴,脸上也带着笑容,也很轻松,显然没有把碧柳这件事当回事儿。

    没过几天,云舒在陈家帮忙的时候就听翠柳跟自己说了一件事。

    “你知道吗?大姐病了。”翠柳小声对云舒说道。

    “病了?什么病?”

    “也不是病,是被她婆婆给打了。”翠柳幸灾乐祸地对云舒小声儿说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之就是挨了她婆婆的打,还关起门不敢嚷嚷出来。后来我娘去见了她一面,没见着人,相反,姓王的出来跟娘说,大姐去了宋大哥的家里,张嘴就是要宋大哥提携姓王的的前程。还臭不要脸地说什么如果宋大哥不答应提拔她相公做官,就要在外头嚷嚷她跟宋大哥是青梅竹马,要抹黑宋大哥的名誉。宋大哥觉得她做这种事必须要婆家的人管教管教,就叫人传话给姓王的,叫他好好管管自己的女人,别丈夫不成器,自己就要嚷嚷跟别的男人不清白。姓王的可是读书人,能受得了这样的事儿吗。太丢脸了,就叫王家那老太婆把她给打了。”

    云舒听了都沉默了。

    宋如柏这么干脆叫她没想到。

    而且以宋如柏的这说法,就算以后有人提及碧柳的事儿,也没有人会真的觉得宋如柏跟碧柳有什么不妥了。

    一说起这件事,肯定就是王秀才没有得到宋如柏的提拔,家里的女人就顾不得王秀才的名声,非要把宋如柏拖下水。

    宋如柏这么一出儿以后,那真是太无辜了。

    没想到宋如柏是用这种发自解决了碧柳,以后也不会被碧柳胡乱嚷嚷连累,云舒为他放心了,又忍不住问道,“打得重不重?”

    她真的太希望碧柳挨打了。

    最好打得她满地找牙才叫人心里高兴。

    “都不能出来见人了。而且王家担心她再跳出来嚷嚷什么,把她关起来了。娘都没看见她。”翠柳便满意地说道,“这真是我嫁人之前最好的消息。”

    “不过王家也很可恶。”云舒便摇头说道,“虽然碧柳挨打是活该,可是王家吃着软饭却还要打人,也很无耻。这么无耻的一家人如果过得好,我心里也看不过去。”

    叫她说,就算是挨打也不应该只有碧柳一个人挨打,而是王秀才跟他娘一块儿都被打得满地找牙才好。

    那才叫一家人整整齐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