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生父

    云舒沉默了一会儿。

    “你知道的,我还有个父亲。”

    虽然这么多年,她早就跟她那个没良心的爹断了关系。

    她被卖到唐国公府这么多年,也没见她爹找上门,可见她爹大概也不知道她被卖到哪儿去了,或者说是不关心吧。

    不过提到了宋如柏的继母,云舒就想到了她那个爹。

    既然能当年把她给卖了,那会不会日后来找她的麻烦?

    “我知道。当初你不是在这儿差点遇见他。”宋如柏便点头说道。

    当年云舒买了这宅子以后远远地见过她爹一面,只是之后就没有再见过。

    云舒见宋如柏还记得,不由惊讶地点了点头。

    “是啊。”

    “当年我离开京城的时候,给他家里放了一把火。没有损伤人命,不过他们一家子觉得这可能是仇人寻仇,因此早就搬走了。”见云舒惊讶地看着自己,宋如柏便对他缓缓地说道,“当年我追随陛下即将离开京城那一天晚上,就去给你爹家里放了火。”他这么一说,云舒顿时就想起来了一些当年的事,想到宋如柏很晚才回到家里,而且袖子上仿佛有黑色的火烧过的痕迹,不由忙问道,“那时候你是去我爹家里放火?”她觉得宋如柏真的叫自己很惊讶。

    如果不是她提到,宋如柏大概也不会记得这件事。

    就像是为她做了这一件事是很简单的事一样。

    “如果不把他们赶走,我不在京城的时候,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找到你。既然能把你给卖了,那日后扒着你,贪图你的攒下的银子也不是不可能。你爹面前不是你继母当家?”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我放了这一把火,把他吓得半死。当然我很快就走了。后面的事是对门赵二帮忙。”他提到对门的赵二哥,云舒眼角微微一跳,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赵二哥的事儿,便无奈地说道,“我倒是要谢你们了。叫我过了这么多年太平的日子。他们是真的以后不会出现在我面前了是吗?”

    “你希望看见你爹吗?”宋如柏笑着反问。

    “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他。”云舒干脆地说道。

    她对那种有了继室就对前任留下的亲生孩子都不好的男人没有半分谅解。

    她又不是圣母。

    虽然不应该这么说,可是云舒也不得不说一句,她的身份变成奴婢,叫她几乎一辈子都要低人一等,被人鄙视,都是因为她的父亲。

    她的母亲也是为了没用的爹累死了。

    既然这样,云舒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也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瓜葛。

    “那他以后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宋如柏便说道。

    “这么说,咱们俩成亲那一天,高堂空荡荡的。”双方都没有了在世的可以磕头的长辈,这不知怎么,叫云舒心里有些怪怪的。宋如柏便只是抬手压住她的手背轻声说道,“疼爱我们的长辈都看着咱们就足够了。”他低声劝慰云舒,云舒其实也并没有怎么伤感,就比如她失去了生母,可是这么多年她在心里记得自己的母亲,可是伤痛却已经被岁月给抚平了很多,因此听了宋如柏的劝说,她便笑着点了点头,不愿意叫他因为自己一些多愁善感担心。

    不过宋如柏的继母和云舒的爹的事解决,云舒倒是觉得很满意。

    她接下来的时间就忙着翠柳的婚事。

    也不知道为什么,陈白很着急地就要把翠柳嫁到赵家去。

    其实翠柳和赵雨都年纪轻轻的,叫云舒说,哪怕是拖延两年也是好的。

    倒是翠柳是极为明白的人。

    今天见云舒过来陈家帮自己整理嫁妆,还帮自己做被子,翠柳跟着云舒一同忙活,看着云舒飞针走线,心灵手巧,短短的时间就将一床鸳鸯戏水的大红被面给做了出来,翠柳不由赞叹了两声这被子好看,一边对云舒小声说道,“爹是怕我在家里过得不自在,也是不愿意叫娘知道我手里有多少银子。娘虽然如今也还好,可就怕她知道我赚得多了,就又念念叨叨大姐可怜这样的话。到时候不是伤了咱们的母女之情嘛。”她一副很精明的样子。

    云舒就笑着问道,“不是你着急嫁人,陈叔看出来了才这么着急你的婚事啊?”

    “胡说,谁着急嫁人了。”翠柳的脸一下子红了,恶狠狠地扑上来抓云舒的痒痒,见云舒笑着讨饶这才放开她,跟她滚在被子上翻着眼睛说道,“不就是赵小三儿嘛,我为什么要急着嫁给他。”她看起来到了婚期就嘴硬了,云舒也不揭穿她,见春华也进来给自己拿了好吃的点心,便把手里的针线放下和春华一同来吃,一边对她问道,“陈平哥说了什么时候回边城去了吗?”

    “二公子来信了,叫他先别回边城。”春华大咧咧地拿了点心吃着说道。

    她一向都能吃得很,胃口好,每天小脸红扑扑的。

    因为脾气好,性子又大方,也不是一个吝啬的性子,她平常做了什么好吃的,买了什么新鲜的吃食都会孝敬陈白家的一份儿。

    虽然点心不值什么钱,可是这份心意却叫陈白家的心里受用得很,婆媳关系,只要不涉及碧柳的话,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陈白家的也不算是难对付的婆婆,更何况上面还有一个和和气气的陈白镇着,所以春华在陈家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最近因陈白又大发雷霆了一次,叫陈白家的不再敢提及碧柳和王家那点儿破事儿,因此春华的心情更好了,一边大口大口吃点心,一边对有些惊讶的云舒说道,“二公子说他的差事或许会有变动,所以叫陈平哥先别回边城,先等等看。”这个消息倒是叫云舒从未听过,因为不久之前才去过国公府,云舒便疑惑地说道,“没听说二公子的差事会有变动啊?难道是要回京城吗?”

    说起来唐二公子在边城也已经很多年了。

    如果是要回京城也说得过去。

    可是她也没听宋如柏跟她说过。

    可见宋如柏应该也不知道。

    因为他知道云舒对唐国公府的事十分关注,唐二公子如果要回京城这么大的事儿,宋如柏知道一定会告诉云舒的。

    “这个陈平哥也不知道。二公子的信上说得也不清楚,通篇都是可能大概的,叫陈平哥也把握不好。不过陈平哥说了,二公子就算是不回京城,只怕也要调防别处。只是就是不知道二公子这件事是自己想的,还是国公府那头的决定。”如果是唐二公子自己想回来因此在谋算前程的话,那国公府这头暂且不知道也说得通。云舒便轻轻点头,想到了当初那个十分义气豪爽的唐二公子,笑着说道,“要我说,还是二公子回京城更好。到时候陈平哥和你也不需要离开京城了。”

    “可不是。只是京城里的差事不太好谋划,难着呢。”春华高高兴兴地说道。

    显然她也是十分期待能留在京城的。

    虽然留在京城糟心事儿多,可是家人还有朋友也都在京城。

    总不能为了一个恶心的碧柳,反而叫她避开了吧?

    春华一边说一边对云舒说道,“二公子回来也好。他也该成亲了。如果是在外头,这说亲都不方便。”她成了亲就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云舒和翠柳都忍不住笑了。因为翠柳的嫁妆早就预备得差不多了,所以云舒也没有再给她准备什么。可就算是这样,翠柳的嫁妆也是十分丰厚的,等陈白又给翠柳添了几样儿,虽然跟豪门大户的那什么八十一百抬嫁妆比不了,可是也满满登登地堆了几乎整个院子。

    陈白家的看了本想说什么。

    可是云舒翠柳和春华站在一块儿,看地的看地,望天的望天,当做没有看到她脸上的纠结。

    就是比碧柳的嫁妆丰厚又怎么了?

    眼红去呗。

    云舒倒是觉得这种心态难得有些坏心眼儿了,不过她却没有想到还有一天,碧柳竟然还能找上她家的门。

    也算不上是找上云舒家的门,碧柳找的是宋如柏家。

    也不知道她在门外的角落蹲了多久了,总之宋如柏才从宫里回来,一脸平常地越过了自家的门直接要去云舒家的时候,就被从角落里窜出来的碧柳给拦住了。

    “宋大哥!”碧柳惊喜的叫声连本来在门口等着宋如柏的云舒都听见了。

    她偷偷地把大门给打开一条缝儿,见到宋如柏正无语地看着从门缝里偷看的自己,顿时尴尬了,偷偷地还想把门给关上。

    一个女人来找宋如柏,自然得宋如柏自己解决。

    云舒没有辛辛苦苦去解决各路来为了各种理由寻找宋如柏的女人的习惯。

    那多累啊。

    不管是因为什么惹来的人,总之都要自己去解决,而不是应该叫她来为了这种事操心上火的。

    如果解决得不好……云舒倒是觉得,如果一个男人不能解决掉外面各种扑上来的女人,不能叫自己的妻子安心不被外面的女人挑衅欺辱,那这婚事也没什么意思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