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继母

    她这就是提点了,云舒忙谢了她的关照,合乡郡主却对她继续笑着说道,“等你成亲以后,我和大嫂带你在京城里到处走走,见见人,日后你在京城里就站得住脚了。”

    云舒愣了愣,看着笑容温和的合乡郡主。

    “郡主……”她觉得心里十分感动。

    以她一个丫鬟出身的身份,做了伯夫人虽然是十分光彩的,不过却也会被人鄙视。

    正经出身高门大户的那些贵族女眷未必会愿意接纳她。

    可如果是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带着云舒在外面交际,那云舒不仅有宋如柏做靠山,也代表着唐国公府的面子。

    只看在唐国公府的面子上,那些贵族女眷对云舒至少也会表面接纳,对她和和气气,遇到一些女眷之中的事,也不会把云舒给刻意落下,冷落排斥她。

    这相当于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给云舒做了背书。

    “你可别感动得哭了啊。我最怕这个了。”合乡郡主本来就是个爽利的性子,见云舒感动的样子,便笑着说道,“这本来也不算什么。说起来,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她当年刚进门,云舒还是个小丫头片子呢,说一句看着云舒长大也不为过。见云舒点头笑了,她对云舒自然也亲近几分,便对她说道,“我知道你和北疆的女眷来往得亲密一些。这也是好事。京城的女眷和北疆的女眷,你都往来着,总比一个人闷在家里好。”

    云舒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北疆女眷的事,我只担心过一阵子要不太平了。”

    高大嫂已经亲自出马去接段家嫂子了。

    只怕段家的女眷到了京城,跟老段闹起来,牵扯京城所有人的目光,那个时候才是要命的。

    这件事牵连到了唐国公府,合乡郡主自然也很生气。

    “你如今也不算是外人了,我也跟你说一句实话,六丫头这件事做得龌龊,没廉耻,如果她是三房的女孩儿……”

    “郡主也养不出六小姐这样的闺女。”云舒便笑着说道。

    “你说的也对。六丫头就是二嫂给纵的。明知道她的性子坏了,还纵容她,不纠正,叫她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我看三丫头,还有小四都是极明白的孩子,轮到了六丫头,我只能说慈母多败儿了。”二夫人最疼爱唐六小姐,所以唐六小姐养的就不如唐三小姐和唐四公子。合乡郡主也是这口气给憋的狠了,虽然二房已经分家,唐六小姐的事儿以后闹出来也对唐国公府没什么影响,可是唐三爷可是探花郎,这么多年在京城里名声好,被人仰慕,却出了这么一个丢脸的侄女,日后岂不是会叫人耻笑?

    合乡郡主心疼丈夫,便对唐六小姐和二夫人看不顺眼。

    “三小姐怎么样了?那婚事现在怎么办了?”云舒刚刚在老太太的面前没敢问,唯恐叫老太太的好心情都没了,此刻便好奇地问道。

    “大嫂不是都亲自过去赔礼道歉了吗?尚书府也都谅解了。倒是那婚事可惜了。”合乡郡主便对云舒说道,“老尚书把自己的一个孙女儿给了他这个学生,已经定亲了。”唐六小姐不肯答应的婚事,老尚书不管是为了弥补这件错事,还是当真看好自己的这个学生,总之就把自己的一个孙女跟学生订了亲。一个国公府的庶房小姐,能跟尚书的孙女相提并论吗?书香门第出身的小姐可比唐六小姐金贵多了,而且名声可比给五皇子当做侧妃的唐六小姐好听太多太多。

    因此那个年轻的读书人欢天喜地,一点都没有表露出对唐国公府的情绪,已经张罗着要成亲了。

    合乡郡主便叹了一口气。

    “又蠢笨又下贱。”她评价唐六小姐。

    她这个评价很刻薄,可是其实又很有道理。

    云舒不吭声了。

    她也觉得唐六小姐丢了西瓜捡芝麻。

    一个老大不小的老段,就算有爵位,可是就值得当小三了?

    唐六小姐就算如愿以偿做了侯夫人,可是也是一个小三,在京城的名声日后怕是要坏透了。

    “如果是这样,那结果也挺好的。”她说的是那位年轻的知县的结果挺好的,没娶到唐六小姐,反而娶到了尚书府的千金小姐,这能不是好事儿吗?

    合乡郡主不喜欢唐六小姐,所以也不觉得云舒说错什么,闻言便点了点头。

    “她以后有那后悔的时候呢。多了,忠义伯是父母双亡吗?”因为云舒快成亲了,合乡郡主便关心云舒,想知道一些关于宋如柏的家事。云舒一愣,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宋大哥还有一个继母和异母的弟弟。不过有点奇怪。”宋如柏的那个继母是个贪婪又狠毒的女人,按理说宋如柏如今做了忠义伯,在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宋如柏继母的能耐,应该已经知道宋如柏发达了,怎么可能不跑过来吸血呢?

    她是宋如柏名正言顺的继母,一旦闹腾起来,宋如柏也未必吃得消。

    毕竟头上有孝道压着呢。

    当初宋如柏离开京城的时候,那继母还上门想抢宅子呢。

    可是现在怎么没动静了?

    那颗不像是宋如柏继母的为人。

    因为心里格外疑惑,云舒便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等和合乡郡主说了一会儿话告辞出了国公府,她到了家里,等宋如柏从宫里出来,就忍不住问了这件事。见她十分疑惑这件事的样子,宋如柏便坐在她的对面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你把她给忘了。”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见过他继母了,云舒便无奈地说道,“我怎么能忘得了她啊。”那女人给云舒的印象太深刻了,就不是一个好东西,云舒自然对她“念念不忘”。

    宋如柏见她关心自己这件事,也不隐瞒她,直接说道,“当初我回了京城想要娶你,当然不可能会留下她这么一个麻烦给你。”他那个继母就像是臭虫一样,沾上了就要被吸血,叫人疲于奔命,宋如柏知道自己的继母是个什么货色,当然不可能留着她叫云舒以后为难。见云舒惊讶地看着自己,他摊开手掌看了看,不在意地说道,“你也知道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当初忍着她,也只是为了我自己。现在我不想忍了,所以处置了她。”

    “怎么处置的?”云舒好奇地问道。

    “她跟我的那个弟弟都离开京城了。”宋如柏温和地说道,“一辈子都别想回来。他们也不敢回来。”

    “不敢回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不成?”云舒听到宋如柏说他继母母子不敢回来,不由格外好奇。

    能超过贪婪地攀附如今的忠义伯的不敢,那得发生什么事啊?

    宋如柏便冷笑了两声。

    “他们的自作孽不可活。”他便对云舒说道,“自从我爹病故,那女人就没有消停过。”当初能叫宋如柏的父亲那么喜欢,宋如柏的继母自然是有几分美色的。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她虽然没有再嫁,不过左邻右舍叫她勾勾搭搭的也有几个。她惹了不该惹到的人,留在京城怕是会叫人打死。”见云舒并没有对宋如柏的继母有什么可怜的样子,宋如柏便笑了一下,对云舒继续说道,“她那时候竟然还求我救她。既然这样,我也不是什么恶鬼,只不过是叫她写了一张切结书罢了。”

    云舒看着宋如柏的笑容,觉得宋如柏的继母大概惨了。

    不过也算是恶有恶报。

    “什么切结书?”云舒笑着问道。

    宋如柏的继母又不是好人,所以宋如柏无论做什么,她心里都不觉得他继母受冤枉了。

    “不过是吧她跟她儿子卖给了我而已。日后他们敢冒出来妨碍我们,我就把他们卖到北疆去。”宋如柏说道。

    “只怕她惹的那人来头不小吧。”宁愿把自己母子卖给有仇的继子,也不敢留在京城面对惹了的那人,云舒便猜测问道。

    宋如柏点了点头,没有放在心上说道,“那女眷来头的确不小,不过其实也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他这么轻描淡写,显然并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算计了他的那个继母而已。云舒听了倒是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这也好。她离开京城,日后我的日子才过得舒舒服服,太太平平。我倒是能长命百岁了。”没有这么一个叫人生气的恶婆婆当然是叫云舒感到高兴的事,到时候嫁到宋家才轻松,凡事都可以自己做主,富庶太平。

    云舒的样子很开心。

    宋如柏自然也露出笑容。

    “你既然愿意嫁给我,我怎么会叫你受委屈。哪怕有一点可能都不行。”

    他便对云舒柔和地说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生活,也舍不得叫你因为我而受到什么委屈。”

    所以,无论是什么会叫云舒困扰的事,在她想到之前,他先想到,然后无声无息地解决,叫她什么都用不着操心。

    享受生活就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