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伴读

    皇帝看着身边这个人。

    云舒觉得他的眼神叫人有点害怕。

    之后皇帝倒是只是笑了笑。

    “今天朕哪儿都不去。”他看着这低头的人缓缓地说道,“去交待自己的差事,日后朕不想再见到你。”不管这人是叫宫里的哪个嫔妃给买通了,因此过来这么问一句,不过皇帝都已经没有兴趣知道了。他平平淡淡地一句话,叫这个人急忙跪在地上请罪,皇帝却只是抬手叫人将这人拖出去,这才对云舒笑着说道,“别叫这些奴才扫了兴。说起来,老宋把你送过来就去和朕说话去了。你不寂寞吧?”他带着几分坏笑,仿佛刚刚冷冷地把人拖走并不是他似的,云舒却并不怎么在乎。

    皇帝的确是在北疆待了几年。

    不过如果宫里的娘娘们把皇帝当做是北疆来的暴发户就真的太傻了。

    就比如这样试探的举动。

    难道以为皇帝没有在宫里混过,觉得皇帝会看不出来。

    想当年皇帝跟沈贵妃母子俩在宫里宫斗的时候,还没有如今这宫里的娘娘们的什么事儿呢。

    云舒一边腹诽,一边忙对皇帝说道,“不会。”她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皇帝却知道云舒只是这样习惯了,也不在意,便拿了一个已经冷掉了的苹果派尝了尝说道,“这个倒是还凑合。”他把那么好吃的苹果派给说成凑合,云舒和太子敢怒不敢言,皇帝见他们俩的脸鼓得跟包子似的,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一张嘴把整个苹果派都塞进嘴里大吃大嚼,之后对云舒兴致勃勃地说道,“你成亲的时候朕也去凑凑热闹吧。”

    “陛下千金贵体,怎能锦衣夜行呢?”云舒忙说道。

    谁知道京城里还有没有坏人。

    她急忙拒绝,见皇帝遗憾地看着自己,看起来怪可怜的,又忙笑着说道,“更何况陛下去我与宋大哥的婚礼自然是咱们俩的光彩。可到了那个时候,陛下万众瞩目,大家都去关注陛下去了。我这个新娘子怎么办呢?长到这么大,难得成亲能叫人关注一次,陛下别抢我的风头了吧?”她笑着说话,皇帝自然觉得这话也很顺耳,虽然有些遗憾,不过却还是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若是朕去了,谁还理你啊。”

    虽然这是大实话,可这么说出来真的好吗?

    云舒默默地运气。

    不过她也知道,皇帝如果去她的婚礼自然是很光彩,可是也太光彩了。

    她想闷声发大财,而不是各种光鲜都被大家看见,叫人觉得烈火油烹似的。

    她也不习惯那样的生活。

    “你呢?”皇帝笑着对宋如柏问道,“这也是你的意思?”

    “小云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陛下看重我和小云的心情,我和小云全都明白。只是在我们的心里陛下是最重要的那个。”宋如柏便对云舒笑了笑。他大概是在皇帝的面前总是不苟言笑的,所以这么一笑都把皇帝给吓住了。皇帝看了宋如柏一会儿才叹息着说道,“都说成亲会叫人改变。你竟然都会笑了。”他今天的心情不错,因为也不去嫔妃那里,所以留了宋如柏和云舒吃饭,等云舒告退出宫的时候,果然又赏赐了云舒很多的金银珠宝,看起来非常的惹眼。

    云舒瞧见皇帝赏赐自己了那么多的好东西,都是宫里内造的,甚至还有很多的官窑的瓷器,不由心里十分高兴。

    这样官窑出的瓷器都是宫中挑选的精品,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到了现代那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

    就算是云舒要成亲,也拿不到这么好的瓷器。

    想到这些瓷器能叫帮自己张罗婚事的陈白更轻松不要费心,云舒就觉得皇帝的确是个很贴心的人。所以等到了家里,她叫人给陈白传话,叫陈白知道自己的嫁妆里已经有了很多的瓷器,不需要准备了,这才跟宋如柏说了一声,倒是对宋如柏跟着皇帝又回来接自己有些奇怪。宋如柏脸色有些怪异地说道,“我担心有人挖墙脚。”他送云舒到了太子那儿就去皇帝面前了,不过却也看见了沈将军。

    云舒便看着他笑着问道,“你担心沈将军跟我说什么?”

    “自然是担心。”宋如柏很诚实地说道。

    云舒便笑了。

    宋如柏担心沈将军帮沈公子说好话,挖墙脚。

    不过沈将军还真是这么干了。

    不过对于沈将军对自己一下子转变了,云舒倒是觉得多个朋友总比对一个对自己总是敌视的人好,所以也很放心。等到了第二天,她记得沈将军和自己说的事,便去了唐国公府上,将太子身边要几个小伙伴的事给老太太说了。

    老太太便沉吟起来。

    “这事儿我跟沈将军说了,我只不过是个传话的。沈将军也只当我是个传话的。”谁家的孩子不金贵啊?虽然这是极为荣耀的事,毕竟这可是陪伴太子,可是唐五公子兄弟那也是老太太的心头肉,除了唐国公世子这个长孙之外,老太太最喜欢的就是两个小孙儿了。所以云舒便也没有给老太太说那些自己觉得陪着太子都挺好的话。倒是老太太听了便对云舒说道,“这是沈家在跟咱们示好,能叫小五小六跟着太子,往后情分出来了,前程自然也有了。我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您舍得啊?”云舒便笑着问道。

    她这么问,老太太便笑了。

    “我当然舍不得。这两个孩子从小儿就在我的面前寸步不离。只是他们是男孩子,是以后三房的继承人,也不能总是养在女人的面前,不能吃苦受累。不然,三房谁来支撑?”老太太却是一位十分明理的人,见云舒轻轻点头,便温和地说道,“我听说太子在宫里都读书习武养养勤奋。太子尚且如此,难道咱们家的孩子反而吃不了苦,进不得宫,和我们这些女人形影不离?我舍不得,可是也不能误了他们的前程。”老太太便叫身边的丫鬟说道,“去把郡主请来。”

    她只是祖母,关于孩子的事儿自然是要问合乡郡主的意见。

    等合乡郡主来了,听了老太太的意思,便笑着说道,“这是天大的好事儿!之前我父王还跟我念叨过,说是陛下要给太子选几个玩伴,还问我想不想试试把小五给送进宫去。”宋王因为十分喜欢唐三爷这个长得好,为人俊雅的探花女婿,因此对唐三爷一向都很好。知道宫里有这个意思,便想到了自己的小外孙,想着不管怎么样,靠着自己的这宋王府的名声,送一个外孙进宫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合乡郡主担心宋王总是帮着自己这个已经出嫁的女儿外孙,反而忘了自家的几个嫡出的孙儿也是能进宫和太子作伴的,嫂子们对她有埋怨,因此就没有答应。

    却没想到云舒倒是带来了个好消息。

    而且还是两个儿子都能进宫。

    “说起来,我也多少明白沈将军为何想叫咱们家的公子进宫。”云舒便笑着说道,“好歹咱们跟沈家也是姻亲,世子夫人可是太子殿下的亲姨母,这样的亲密,难道与太子殿下一同长大的这样的好事不留给自家人,反倒要留给外人吗?”她这话诙谐,合乡郡主从嫁过来就颇为喜欢云舒,早年的时候就觉得云舒跟别的丫鬟不一样,没想到云舒长大了竟然有这么大的造化,竟然一下子就要做伯夫人了。

    不过若是合乡郡主自己设身处地地想,都觉得自己未必能跟云舒似的对人雪中送炭到那个地步。

    那可是落魄之中的忠义伯,前程断绝,一无所有,跟丧家犬一样被赶出京城,可能要死在北疆的时候。

    可是云舒却依旧对忠义伯那么尽心尽力。

    可见忠义伯回到京城还愿意娶云舒,也是为了当初的这份情意吧。

    合乡郡主自己就是王府郡主,不会羡慕云舒婚事,倒是对云舒这么风光以后还记得国公府感到自己的眼光没错。

    因此她一口答应将两个儿子送到宫里去,等云舒从老太太的跟前出来,便笑着把云舒给拉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去,对云舒笑着说道,“你跟咱们的情分,我也不说什么感谢的话了。听说昨天你进宫了?宫里还太平吗?”她一边叫云舒吃桌上的点心,一边十分悠然地问道。如今她和唐三爷夫妻十分恩爱,大概是因为唐三爷在当初珍珠那件事上深受挫折,因此就算是珍珠已经被送出国公府,可唐三爷也没有再纳个姨娘通房。

    老太太一向不管儿子院子里的事,对于唐三爷和合乡郡主夫妻恩爱,没有再纳妾也从不理会。

    所以合乡郡主如今的日子比从前过得开心多了。

    到底少了珍珠在面前晃悠,合乡郡主的心情能不好吗?

    她便对宫里的事十分好奇。

    云舒自然也不愿意提宫里的八卦,便摇头说道,“我是哪个台面上的人,哪里敢在宫里胡乱走动,宫里的事儿我怕是还不如郡主知道得多呢。只见着了太子殿下跟沈将军罢了。”她说的是实话,合乡郡主自然也知道云舒一向谨慎,在宫里也不会胡乱打听宫里的是非,便压低了声音对云舒说道,“你不胡乱打听是对的。宫里的事儿咱们这些外臣少参合才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