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娘娘

    怎么成了她狠心了?

    云舒在心里默默腹诽了一下,不过她一向不是个和人争执的性子,所以笑了笑没说什么。

    沈将军站在一旁看着太子。

    “宫里的娘娘们对太子还好吧?”云舒没话找话地问道。

    “陛下从不要求她们对太子多么疼爱。那也不现实。”沈将军淡淡地看着太子的方向对云舒说道,“我也并不要求她们对太子真心疼爱。哪怕她们的心里有些许算计,只要不妨碍太子也无妨。”没有人会相信宫里的嫔妃会对太子这个皇帝这么疼爱的儿子还真心喜欢。毕竟日后宫中还会有嫔妃生下皇帝的子嗣,到了那个时候,太子在她们的眼中只怕跟绊脚石也没什么俩样。

    所谓的相安无事,也就是叫这些嫔妃以后别跟太子扯上什么关系而已。

    云舒也明白这个道理。

    见沈将军已经有了这样的心里准备,她点了点头。

    她没有不懂事地问沈二小姐的事。

    因为那本就不该是她应该问的。

    所谓交浅言深。

    哪怕她因唐国公府和宋如柏的关系和沈家算是关系不错,可是如沈二小姐这样的身份上的事,她也绝对不会多事,开口胡乱地询问。

    因此,她便看着太子的方向笑着说道,“不过没多久不见,我总是觉得太子殿下看起来比之前更精神了。这也是因为练武的原因吗?”她这样关心太子,沈将军便点了点头说道,“太子不是一个懒惰的孩子。”这样的夸奖叫云舒笑了起来,显然对于如今的沈将军来说,他并不吝啬夸奖太子。等过了一会儿太子已经练习好了,可以歇下来了,他看见了云舒,眼睛一亮便小跑着过来,仰头对云舒笑着问道,“云姨怎么来了?”

    云舒一边拿帕子给他擦拭头上的汗水,一边笑着说道,“因为我想太子殿下了呀。”

    她笑容温柔,目光柔软,沈将军听着这么讨好的话,便往一旁走了过去,对一旁的几个人询问太子的情况。

    太子便忍不住仰头对云舒笑了,一双小手抱着云舒的手问道,“云姨,你给我做好吃的吧?我想云舒家的吃的了。”他显然这一次比上一次进宫的时候还要轻快的样子,云舒便知道太子这段时间在宫里的日子应该是不错的。不过听到太子要她给他做饭,云舒眼角微微一跳,觉得这难度太大了。她那厨艺可别把太子给毒死了。不过好歹是在宫里,宫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御厨,云舒想了想,便跟太子说道,“那我给御膳房写几个方子,太子殿下尝尝看?”

    太子急忙点头。

    云舒便跟着他一同回了屋子里,拿笔写了几样儿点心的做法,叫人给御膳房送过去了。

    她觉得以御膳房的聪明才智,应该不需要问她太多就能研究出来了。

    “你叫御膳房给太子做什么?”沈将军便问道。

    “就是一些点心,”云舒把蛋挞还有苹果派的做法写给了御膳房,其实这是很简单的小吃,而且用的东西也都简单得很,见沈将军关心太子都会吃到什么,她便继续说道,“还有一些果蔬脆片……小孩子多吃一些果蔬会更好。不过有的孩子大概不喜欢吃蔬菜之类的,所以加工一下。”她所谓的加工,沈将军一开始没有太明白,不过想了一会儿就明白了云舒的意思,倒是觉得这样也好。

    虽然做男人的粗枝大叶,不过却也知道孩子多吃什么对身体好。

    云舒自然也想着叫太子吃点对身体好的东西。

    “太子之前喝过奶茶,说是很喜欢。”

    “还是别给孩子喝太多奶茶了。”云舒汗颜,忙对沈将军说道,“咱们国公府的老太太,如今我都不敢给喝太多了。”奶茶里头那么多的糖分,如果只是隔三差五地喝个新鲜也就算了,云舒从之前就劝着老太太不要喝太多奶茶,免得老人家的身体不消化。至于她虽然并不是一个看重容貌的性子,不过年轻姑娘哪儿有不爱美的啊,现在也忍着不怎么喝奶茶了。不过如果跟那些经常在外面奔波,比如皇帝,唐国公这样的男子来说,喝点奶茶似乎不算什么,因此云舒叮嘱沈将军别给太子喝太多奶茶,免得变成小胖子,这才算完了。

    沈将军怕是眼下把自己又当爹又当妈,认真地记下来云舒说的话,只是看了云舒一眼说道,“你倒是对国公府十分亲近。”都已经被放出国公府了,可是提到唐国公府的时候依旧用了“咱们”二字,可见云舒对唐国公府的依赖。对于他这样的询问,云舒也没什么好忌讳的,点头说道,“我在国公府长大,从小就被老太太养育,自然把国公府当做自己的家一样。”这么说有点厚脸皮,她像是抱国公府大腿似的,沈将军却说道,“既然这样,我还有一件事,你不如回去在唐家卖个好。”

    “卖个好?”云舒疑惑地问道,“将军这是何意?”

    “太子在宫中没有玩伴,孤零零一个特别孤单。我与陛下也不能朝夕陪伴太子。”沈将军便对云舒说道,“陛下想要在京城这些显贵人家之中挑选一些与太子年纪差不多的孩子进宫,和太子一同作伴,读书习武。”这话叫云舒一愣,不由说道,“这可是叫人抢破头的差事。”能与太子一同长大的话,那就是从小儿相伴的情分,太子日后如果顺利地登基,那作为和他一同长大的这一些陪伴的孩子,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啊。

    从孩提时一同长大的感情,那可是最不寻常的。

    云舒一边说,一边对沈将军急忙问道,“将军的意思是……叫我回国公府问问这件事?”

    她一下子就想到了。

    唐三爷和合乡郡主的两个嫡子,年纪跟太子差不多上下的样子。

    “由我出面询问,就仿佛是沈家拉拢唐家一般,叫人看了不好。”沈将军很注意这样需要避讳的事,见云舒若有所思地想着,对云舒说道,“这件事如果唐家愿意的话,我想叫唐家两个孩子都进宫陪伴太子。算不上是伴读,毕竟这两个孩子也是宗王血脉。”唐家三房的唐五公子和唐六公子生母乃是合乡郡主,合乡郡主出身宋王府,自然这两个孩子也流着皇家的血,不能当做普通的伴读,因此,就算是进宫了,也不会被当做太子的跟班,地位还是很被人尊重的,因此也不会受什么委屈。

    就比如那些宫里的事,比如皇子读书不好就叫师傅打伴读的手板儿之类的,那肯定轮不上唐五公子和唐六公子。

    既不会受委屈,又能和太子一同当做兄弟一般长大的话,日后感情好了,唐三爷这一房也算是能在京城站得住脚了。

    唐国公府自然会更显赫,这种显赫会延续到太子登基之后的接下来的那一朝。

    云舒心里知道沈将军这是对唐家当年对沈家的帮助投桃报李,想要回报当年的恩情,也知道这件事是唐家的好事。

    不过她却不会越俎代庖,自作主张替唐家做什么决定。

    除了唐国公与老太太,没有人有资格为唐家主动决定什么。

    所以云舒便只是笑着说道,“这件事我回去跟老太太提一提,把将军的意思带到。将军放心,我别的差事做得不好,可是传话的差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她没有因为这件事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就为唐家做决定,沈将军也不在乎,反正他需要的也只不过是一个传话的人而已。趁着这个时候太子已经把自己最近的功课拿出来给云舒看,仰着头看着云舒十分期待的样子。云舒不负太子的希望,用力地把太子给夸了一番。

    不过她也没有夸张,因为太子的功课的确非常好。

    等她翻看好了太子的功课,便见御膳房已经把做好的点心送过来了。

    蛋挞没见着,不过却做好的苹果派,闻起来香香甜甜,入口微酸,又有些清甜,那手艺把云舒家里的厨房里的婆子被对比成了天上地下似的。

    云舒跟太子吃得都不抬头。

    沈将军早就走了。

    倒是晚上的时候,云舒牵着太子的手在庭院里散心,溜小孩儿,一边给太子说蛋挞是多么的好吃之类的,就见皇帝带着宋如柏进了宫门。

    见云舒跟太子就跟悠闲得不行似的,皇帝年轻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

    “你可真是难得进宫啊。”他便笑着说道。

    云舒无语地先给皇帝请安,却见皇帝一把把太子捞起来给抱到屋子里去了。

    宋如柏跟在皇帝的身后,见云舒疑惑地看着自己,便对她说道,“今天陛下心情好。前朝有一些好消息。”大概是什么国泰民安之类的吧。

    云舒不感兴趣地点了点头,就当自己听见了,却见皇帝回了屋子里坐下,一边抱着太子,一边对云舒笑着说道,“你一来,太子就高兴得什么似的。”他才想说什么,便听见一旁的一个人低声问道,“陛下,今日去哪位娘娘的宫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