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黑脸

    回到家里,云舒就滚在床上蒙着被子睡了个天昏地暗。

    她也第一次发现这等显赫的门第想要管好还有那么多的学问。

    从前在国公府的时候看唐国公夫人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还能时常来老太太的面前说笑孝顺,府里井井有条,云舒还觉得做国公夫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现在她才发现,真是难啊。

    想当一个贵妇人真是太难了。

    唯一好在宋如柏刚刚封爵,家里也人口少,不像唐国公府似的那么多的事儿。

    不然云舒怕是要累死。

    她整整睡了一整天,等到了晚上的时候才睡醒,不过也不想再辛苦地从床上爬起来,她厚着脸皮叫婆子给自己在床上支起一个小饭桌,直接坐在床上把饭给吃了。其实这才是最舒服的一种生活,生活富裕,当一个宅女,睡觉睡到自然醒,吃饭还在床上吃,数钱数到手抽筋,这简直就是云舒梦想之中的生活。云舒倒是舒服得很,宋如柏晚上过来吃饭的时候见她赖皮,不由露出几分笑意,却并没有训斥她这么做邋遢或者不像个样子。

    “这么累?”他坐在云舒的屋子里,一边吃厨房给自己端来的炸酱面,一边问道。

    他大口大口地吃着炸酱面,还时不时地咬两口蒜吃,吃得是十分惬意的。

    云舒也觉得炸酱面又简单又好吃,一边吃着,一边点头说道,“大夫人对我没藏私,什么都交给我了,所以我学了不少,就累了。”她见宋如柏连吃三碗炸酱面,那肚子还没有明显的鼓起来,眼角跳了跳,只觉得宋如柏的肚子大概是通向了黑洞,便对宋如柏问道,“这么好吃吗?”她虽然觉得炸酱面好吃,可是也没觉得能吃这么多。宋如柏却摇头说道,“简单又家常,我觉得不错。”炸酱面就是接地气得很,云舒便点了点头,宋如柏就跟她说道,“陛下还念叨你,说你最近没进宫,太子都想你了。”

    云舒叹了一口气。

    “宫里怎么样了?那几位娘娘好相处吗?”皇帝之前接了嫔妃进宫,云舒没有多问过,现在有了空闲,便先多问问。

    宋如柏哗啦啦地把三碗炸酱面给吃了,又开始拿着一只烧鸡慢慢地撕咬,看那凶狠的样子,一只烧鸡只怕只能暖暖肚子。他却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能吃的家伙,一边大口大口撕咬烧鸡,一边对云舒说道,“没什么好相处不好相处的。都只不过是普通的嫔妃,和我也没什么接触。而且陛下如今宫里没有皇后,她们都是一样的人,也暂时还没到需要争宠的时候。倒是听一些侍卫说都是很安分的人。”

    现在安分是因为摸不清皇帝的心。

    等时间久了,或者再有皇子降生,怕是就不会那么安分了。

    因此宋如柏也说的是“暂时”。

    “那我去看看太子吧。”云舒便说道。

    好歹沈二小姐对她不错。

    而且太子小小年纪母亲不在身边,就算是做了太子身份贵重,可是在云舒的眼里也怪可怜的。

    她打小就心软,宋如柏见她答应要进宫,便说道,“那明天咱们一同进宫,陛下说还有赏赐给你。”

    “什么赏赐?”云舒好奇地问道。

    宋如柏毫不扭捏地对她说道,“给你当嫁妆用的赏赐。”他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云舒早就知道这家伙是个厚脸皮,便无奈地点头说道,“知道了。”自从她答应成亲,这位宋大哥的脸皮就厚得很了。云舒见宋如柏对自己笑了,便更加无奈地把手里的空碗递给他。宋如柏很习惯地接过来,又起身帮她把床上的小桌子给收了,半点也不觉得云舒在床上吃饭有什么不对,还说道,“这桌子不错。”

    “你真有眼光。”云舒称赞说道。

    宋如柏觉得这是对自己最大的赞美,依旧厚着脸皮受着了。

    他倒是见云舒吃了饭,便不敢叫她直接睡觉免得不消化,和她又说了一会儿话才回去了。

    云舒这才继续睡了。

    到了第二天一大清早,云舒跟宋如柏进了宫。因皇帝还在前朝议事暂时没有时间,云舒便先去了太子的地方,就见太子正穿着一身很利落的打扮,小脸儿红扑扑地在扎马步。清晨的阳光落下来,云舒便看见太子站着的地方正好是一处树荫底下,并不会叫他晒到,又不会叫他被风吹得太厉害了。这倒是很贴心的,毕竟太子也不知道扎马步多久了,脑门上全都是汗珠子,一旦被清晨有些微冷的风吹了,怕是要吹病了。

    见太子被照顾得这么用心,云舒不由看了看站在一旁盯着太子扎马步的沈将军。

    沈将军还是一副严厉,不通人情的样子。

    不过能叫太子不被阳光晒着,不被风吹着扎马步,可见沈将军对太子现在已经不是那么过于严厉了。

    云舒也不打搅,只站在远远的地方等着太子。

    只是她没想到才站在远处,沈将军却似乎感觉到有人过来,抬头看了过来。见到是云舒,他沉了沉眼色,对一旁一个看起来像是监督的武官低声说了两句,那武官恭敬地点了点头,站在那里看着太子,沈将军便转身往云舒的方向走过来。他看起来面容格外威严,云舒最怕这样的人了,忙在他走过来的时候说道,“我没想打搅太子,叫太子分心!”她这么急着给自己辩解,沈将军还没来得及站稳身体,便瞪了云舒一眼。

    云舒觉得自己真的对付这样的人真是很苦手。

    无论是唐国公还是沈将军,都是一类人,她都不敢啰嗦。

    “你想多了。我只是过来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云舒见沈将军不是找自己的麻烦,便好奇地问道。

    沈将军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她面前好大一片阳光,脸色复杂地看着云舒。

    “我听说你答应要嫁给老宋了?”他问道。

    “是。”云舒便轻轻点头。

    这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更何况她答应嫁给宋如柏,若是面对沈公子的时候或许还会不自在,可是面对沈将军的时候,云舒觉得这个回答可以更干脆一点。

    因为这个回答应该是沈将军乐见其成的。

    他不是就希望自己这个祸头子赶紧成亲,不要再搅乱沈公子的心吗?

    “不能反悔了吗?”沈将军皱眉问道。

    云舒愣住了。

    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听到沈将军问了自己这么一句话。

    “反悔?”

    “其实瑾瑜也很好。”沈将军顿了顿,便对云舒说道。

    云舒都傻住了。

    当初是谁杀气腾腾杀到她家里来叫她别图谋他弟弟的?

    怎么现在换了说法了?

    “将军,你是沈将军吗?”云舒小心翼翼地问道。

    沈将军这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别不是被人给魂穿了吧?

    她的眼神大概格外古怪,沈将军有些恼怒,可是看着云舒疑惑地看着自己,他又忍住了,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瑾瑜也知道你要成亲了,并没有很伤心。”

    云舒觉得自己挨了重重一击。

    这难道是沈将军在告诉她,她在沈公子的心里其实没有她想象得那么有分量?

    “将军的意思是……”

    “他看起来没有很伤心,可是我是看着他长大的。”沈将军没有在意云舒那多变的脸色,沉着脸说道,“他不叫人看出伤心,是为了不叫家里人担心。可是我知道,就算他以后娶别人,也不会再有对你一样的感情。他会是一个好丈夫,会和妻子举案齐眉。可是对一个女人的真心,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喜爱,却再也不会有了。”他握紧了手,看着面前沉默下来的云舒问道,“你还愿意回头吗?”

    “从来就不是我这条路上的人,说不上回头不回头的。”云舒不笑了,也不戏谑搞怪了,沉默很久才对沈将军郑重地说道,“我和沈公子是真的没有缘分吧。”

    “情深缘浅?”沈将军面问道。

    云舒一愣,继而摇头说道,“没有情深。缘浅倒是真的。”

    沈将军便不再说什么。

    “瑾瑜说你是一个重视承诺的女子。既然你答应嫁给老宋,就不会变卦。我也只是最后想来问问你。你既然这样坚决,其实这样也好。”他便站在云舒的身边对她说道,“至于所谓的情伤……人生在世谁会没有一些遗憾。时间久了,伤口慢慢地结痂,也就不那么疼了。”他这话叫云舒倒是有些异样,忍不住看了沈将军一眼,想到沈将军也是死了妻子,便觉得这大概是感同身受吧,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觉得如沈将军这样的硬汉不需要自己自以为是的安慰。

    所以她一声不吭,倒是好奇地看着远处还在扎马步,小脸儿红扑扑的太子说道,“太子殿下怎么看起来胖了?”

    太子看起来比从前圆润了好些。

    这么大的训练量,太子还能胖了一些,这别是又养出一个吃货。

    沈将军皱眉,看着一脸好奇的云舒,便冷冷地说道,“太子每日读书习武这样辛苦,难道还不能给他吃点好的不成?你也太狠心了。”

    云舒黑着脸听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