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婉拒

    云舒一愣。

    “国公爷怎么会提到这件事?”

    “我最近忙着翠柳和你的事,随口和国公爷说的。倒是国公爷说得也有道理。你是老太太看着长大的,也算是唐家的人,如果由国公府来张罗你的婚事,你和阿柏都很体面。毕竟,我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管事,是个仆从……”陈白倒是真心为云舒着想,见云舒没有说话,便笑着对她说道,“陈家不过是奴仆之家,哪里比得上咱们国公府的显赫?国公府给你筹办婚事的话,想必你和阿柏面子上也有光。”

    这倒是真的。

    只是云舒想了想,还是笑着说道,“不了。陈叔帮我多谢国公爷的关照。只是这事儿还得麻烦陈叔。”

    “为什么?”陈白见云舒仿佛认准了自己似的,不由好奇地问道。

    “哪儿有那么多的为什么。筹办婚礼重要的家人,又不是显赫和面子。”云舒便笑着说道,“虽然咱们国公府的确显赫,可是在我的心里,陈叔对我和宋大哥这么多年照顾才更是我们的长辈,一事不烦二主,既然陈叔都答应我和宋大哥了,就别再麻烦国公府了。”她也知道国公府给自己办婚事的话更风光,可是她却觉得,比起国公府来说,陈白这些年对自己的照顾也更加亲近,更像是家人。至于唐国公,云舒觉得他像是自己的老板,却和陈白这样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的感觉不一样。

    她敬重唐国公,可是她孺慕的却是陈白这样的长辈。

    难道挑家人的时候,还要挑出身高低不成?

    云舒便对陈白笑了起来,用赖皮的声音提醒陈白说道,“陈叔,你当初可是已经答应我和宋大哥了,想反悔可不行。”

    “谁会反悔。只是,”陈白看着云舒斩钉截铁的样子,觉得喉咙有一时间堵住了似的,之后才也笑了起来,欣慰地看着云舒说道,“你可真是个傻孩子。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国公爷可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虽然这么说,可是陈白的脸上却带着笑容,那笑容里也充满了慈爱。看着陈白对自己这样欣慰地笑着,云舒摇着头说道,“不会后悔的。我知道国公爷是好意,可是我却觉得还是陈家更叫我觉得应该算是我的娘家吧。”

    陈白想了想唐国公听到云舒的回复之后的表情,笑了一声。

    他们国公爷这一回竟然没抢过他。

    不过陈白却也知道,唐国公并不会因为云舒的拒绝就迁怒云舒。

    他倒是觉得很有趣,还想拿云舒的回复回去跟唐国公炫耀一下。只是这些就是唐国公和陈白之间的事了,云舒也不知道。只不过是过了几天,国公府里来人请云舒过去,云舒去了老太太的面前,便见唐国公夫人也在,正看着她笑呢。见到唐国公夫人,云舒一下子想到了之前唐国公叫唐国公夫人教云舒一些在京城里往来的学问,忙给唐国公夫人福了福抱歉地说道,“之前家里有些乱子,因此没有来府里跟大夫人请教。叫大夫人等着我了。”

    “没什么。咱们府里这几天也忙得很。”唐国公夫人如今已经不把云舒当做普通的小丫鬟了。

    云舒都要嫁给宋如柏了,唐国公夫人自然得给予云舒尊重。

    她笑着叫云舒坐在老太太一旁的位置,便带着几分温和地对云舒说道,“而且你的婚事,我听国公爷说还早着呢,陈白还没来得及帮你准备。”她带着几分欣赏地看着竟然有胆子拒绝了唐国公的意思的云舒,对老太太笑着说道。“小云倒是一个不忘旧时的孩子。她要成亲,这成亲六礼没有人预备,国公爷本想着叫咱们府里给张罗一把,一方面是为了去去六……的晦气。”她顿了顿,显然不怎么喜欢提到唐六小姐,之后才对老太太笑着继续说道,“另一方面,小云是您身边长大的,和咱们国公府也是十分亲近的,所以国公爷就想着叫咱们帮忙张罗,也叫您高兴高兴。”

    “这倒是也好。”老太太急忙说道。

    她果然听到这里就高兴了。

    “叫小云给回绝了。”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

    老太太不免失望地问云舒,“这是为什么?”

    “也不是有意回绝了国公爷。是因为在国公爷之前已经请陈叔出面帮我张罗了。一事不烦二主,国公爷来晚了一步。”云舒可不会在老太太的面前说自己觉得陈白更亲,不然老太太听了得多伤心啊。她只不过是说了唐国公来晚了一步,许是老人家到了年长的时候就像是个老小孩儿,老太太便对儿媳抱怨说道,“他也是的,当初第一时间知道了小云的婚事,怎么就不张罗起来呢?竟然还晚了一步,多可惜。”老太太便可惜起来。

    唐国公夫人和云舒都忍不住笑了。

    “您说的是。都是国公爷的错。”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

    云舒也噗嗤一声笑了。

    “不过陈白一向能干,小云的婚事托给他,我也放心。”老太太对陈白的印象一向很好,便笑着对云舒说道,“你能拒了你们国公爷,你也很好。”她看着自己面前长大,受到自己教养的孩子并不是一个攀附名利舍弃旧日的孩子,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因为知道云舒要跟着唐国公夫人一同学一学管理有爵位的人家的来往还有内宅,因此老太太只叫云舒晚上的时候过来吃饭,便叫云舒跟着唐国公夫人一同去了。

    云舒跟着唐国公夫人一同出了老太太的院子,唐国公夫人脸上的笑容就撑不住了,叹了一口气。

    “夫人有心事吗?”云舒忙问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几天心累。”唐国公夫人一向觉得云舒是个温柔贤惠的脾气,而且不多话,嘴严实,一边与她一同往自己的房间去,一边对云舒轻声说道,“说起来这事儿,还是六丫头给闹的。她可把她姐姐给害苦了。”她的脸色难免疲惫几分,许是因为最近憋气却没有人可以开解,唐国公夫人便对云舒多说了两句说道,“尚书府对三丫头十分不满。三丫头的日子这些天难过。我亲自去了尚书府两次,才把这件事给圆回来。”

    原来唐国公夫人说最近府里忙,云舒还以为是二房搬家的事,却没想到是为了唐三小姐。

    对了。

    唐三小姐之前张罗着把老尚书的一个十分看重欣赏的读书人说给唐六小姐,这件事已经都快成了。

    唐六小姐又闹出这种事,唐三小姐只怕得受了不少的挂落,受了不少的埋怨还有训斥吧。

    读书人可最重面子还有清誉。

    因为唐六小姐闹出丑事,连累老尚书都跟着没脸,唐三小姐哪里会有好儿啊。

    云舒对唐三小姐印象一向不错,而且唐三小姐从没有刻薄过云舒,云舒便忙问道,“夫人没有在尚书府受委屈吧?”

    她这么会说话,也怪不得老太太疼她。

    唐国公夫人见云舒先关心的是她有没有在尚书府受委屈,便觉得贴心得很,笑着看了云舒一眼温和地说道,“还好。尚书府知道错不在我。不过迁怒还是有的。”她便微微皱眉对云舒说道,“不过三丫头病倒了,我去看她的时候,她都病得起不来了,脸黄黄的,看着倒是可怜。”她提到唐三小姐,云舒便轻声说道,“三小姐好歹也嫁过去好些年了,尚书府也知道她的人品。虽然会迁怒,不过过些日子就好了。”不过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唐三小姐之前被父亲唐二爷连累在夫家没法子做人。

    显然为了妹妹又被尚书府给迁怒。

    换一个人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好在尚书府不是不讲礼数的人家。”唐国公夫人便对云舒说道,“我过去了把这件事给说明白了,又赔了罪,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您还赔罪了?”云舒便苦笑。

    唐国公夫人的身份这么高贵,却还得低声下气地在尚书府赔罪,唐六小姐这件事可把唐国公夫人给连累惨了。

    “只要这件事能平平静静地过去,我赔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这么说,不过为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隔房的侄女受委屈还是叫人不悦的。唐国公夫人拍了拍云舒的手也不知是安慰云舒还是安慰自己说道,“谁叫我是国公夫人,这脸上有光的时候是我脸上有光。这没脸的时候当然我也不能往后退。”她这话也是在教导云舒,无论家门是好是坏都得做一个有承担的女主人。云舒忙应了下来,谨记在心上。

    见她这么聪慧,唐国公夫人便满意地笑了,带着云舒去自己的房里,叫云舒跟着自己学着怎么吩咐家里的管事婆子们做事,又怎么分辨一件事是否被蒙蔽。这么许多的事下来,云舒便跟着唐国公夫人学了好些天,记得好些事,记得头昏脑涨的,这才被唐国公夫人给放了假回了家里歇两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