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六礼

    翠柳这么突然上门,云舒当然要问一句。

    翠柳便笑着过来说道,“你要跟宋大哥成亲这么大的事儿,我能不过来问问吗?”

    “陈叔听国公爷说的吧?”云舒便笑着问道。

    翠柳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因此也不觉得惊讶,问了一句就坐在云舒的身边对云舒小声说道,“我是过来躲躲。我娘最近的心情不怎么好,所以我寻思着打着问问你这亲事的旗号过来,避开她就算了。”她这么说,云舒便心中了然,对翠柳问道,“是为了你的嫁妆吧?”她一向都这么聪明,又打小儿知道陈家的家事,因此翠柳也不瞒着她,低声说道,“不仅是为了爹给我的嫁妆,还有哥哥给我预备了一份嫁妆,嫂子也给了我一份私房钱,娘知道了,所以心里不怎么得劲儿。”

    陈白家的早就知道翠柳的嫁妆会比长女碧柳的多。

    不仅是因为陈白偏心,更是因为翠柳自己就跟云舒一块儿攒钱合伙儿挣钱,自己攒的私房就比碧柳多很多很多。

    因为云舒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人,小小年纪,还没有什么能耐的时候就知道编花结打络子赚钱,翠柳跟着云舒耳濡目染的,也成了一个小钱串子,这么多年攒的私房格外丰厚。陈白家的倒是知道翠柳手里有钱,因此翠柳的嫁妆多一些,陈白家的一开始并没有在意。陈白这做爹的给翠柳添嫁妆的时候多了一些,陈白家的念叨了两句,倒是没说什么。可是等陈平与春华小夫妻俩给翠柳的嫁妆一拿出来,陈白家的就有些受不了了。

    陈平和春华都是大方的性子,不说陈平和翠柳兄妹感情很好,就是春华也跟翠柳是这么多年的好友,自然嫁妆不会吝啬。

    可是这份吝啬叫陈白家的一下子明白了一件事。

    在儿子的心里,碧柳和翠柳是不一样的,是分了高下的。

    显然娶了一个跟翠柳感情好的儿媳进门,儿媳也是偏向翠柳,反而排斥碧柳。

    因为看到了这一点,陈白家的就知道以后碧柳是别想再娘家有好日子过了,毕竟春华以后是陈家的当家女主人,如果她不喜欢碧柳,那碧柳怎么可能得到陈家的照顾?因为想到了这一点,陈白家的最近就十分难受,时不时地就要那翠柳的嫁妆念叨两句。这叫云舒说,跟祥林嫂也差不多了,不过见翠柳头疼的样子,云舒便笑着对她眨了眨眼睛说道,“别往心里去了,反正婶子说得也没错。碧柳以后还想回陈家是做梦。她念叨念叨罢了,也不敢再叫碧柳回来。”

    “这倒是。前儿碧柳想回娘家,叫爹和哥哥在大门口就把她跟姓王的给骂走了。”翠柳便点头说道。

    “你看。所以婶子也只能这么念叨罢了。”有陈白和陈平在,陈白家的就不可能再和从前一样补贴碧柳了。

    陈白家的也知道现在自己的情况。

    她的儿子都娶媳妇快要生孩子了,她也慢慢地老了。

    哪怕再心疼长女,她也知道以后给她养老的肯定不是那个还要啃她私房的长女,而是陈平,所以陈白家的现在也不敢惹怒了儿子还有儿媳。不然,一个和儿子感情不好的老太太怎么在晚年好好地生活,那真的是一件很难说的事。哪怕陈家使奴唤婢的,不会委屈了陈白家的,可是如果陈平夫妻都冷淡着对她,跟她不亲近,那陈白家的现在想想也会害怕。所以云舒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翠柳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对云舒说道,“我爹说了,说是宋大哥的岁数也不小了,既然你答应成亲,咱们就赶紧张罗着开始办吧?”

    “怎么办?”云舒便疑惑地问道,“不就是一场婚礼的事儿吗?”

    “你傻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哪里是这么简单容易的事儿?”翠柳不客气地说道。

    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

    这是古代的婚礼的六礼,云舒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云舒却更知道自己的情况。

    她如今孑然一身,生母早早病逝,生父早就断了往来,其实说起来哪里还用得着那么多的礼仪。

    就是跟宋如柏成个亲而已,云舒觉得也没有必要办得这么麻烦。

    而且她也没有地方,没有长辈来帮自己张罗这些事。

    这婚礼的六礼都需要女方长辈出面的,她哪里还有这样的长辈。

    云舒心里便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爹说,如果你不觉得陈家脸皮厚,要攀你们忠义伯府这门贵亲的话,那就陈家帮你张罗这些。”见云舒一愣,翠柳便笑着对云舒说道,“你想啊,你打小儿就跟着咱们家来往,跟我也是亲姐妹似的,难道陈家就不能算是你的娘家了不成?爹早就有这个意思,早年就想着如果你要成亲的时候,就叫咱们家帮你张罗婚事。只是没想到你现在厉害了,一嫁就嫁给忠义伯,一不小心就当了伯夫人,咱们陈家再想提张罗你的婚事的事,就怕你看不上了。”

    她笑得满脸都是暖意。

    云舒急忙说道,“我怎么会看不上陈家。”她见翠柳嬉笑地看着自己,心里一松,又忍不住心里也暖了起来,看着翠柳感激地说道,“如果陈叔愿意出面,愿意做女方为我张罗,我感谢还来不及,怎么会看不上。我又算是什么身份呢?更何况我与宋大哥都承了陈叔这么多年的照顾,在我和宋大哥的心里,陈叔就是我们的长辈,无论我们是什么身份,都是我们敬重的长辈与亲人。”

    她这么说,就是答应了。

    翠柳便点头说道,“那我回去跟爹说一声儿,爹知道你愿意叫咱们张罗,一定高兴。”

    “还是晚上的时候我和宋大哥一起去请陈叔出面吧。也更郑重其事一些。而且要劳烦陈叔张罗忙碌,陈叔还高兴……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云舒便劝翠柳跟自己一同等着晚上宋如柏出宫再回陈家去一块儿说这件事。因为翠柳也不愿意回家见陈白家的念念叨叨的样子,便答应了,跟云舒一同在宅子里待着。趁着这个时候,翠柳便跟云舒说了唐家分家的事,对云舒说道,“这一回分家太快了。昨儿白天四公子才这么一提,晚上的时候就彻底地分了家,半夜的时候二房就都搬出去了。二夫人还哭着给老太太磕头说不想搬走,叫四公子给搀扶着走了。”

    这还真的是连夜搬走的。

    云舒眼角微微一跳。

    二房搬得这么着急,可见是真的害怕唐六小姐这件事会牵扯到国公府长房。

    “怎么分的家?”云舒便问道。

    “国公爷分了不少的银子给二房,连四公子都说太多了,不敢要。不过国公爷做事不是给人留话柄的。我听我爹的意思是说,二爷如今在北疆吃苦呢,二房就单独分家出去,如果不给一份丰厚的银子,这京城里指不定编排国公爷什么呢。什么容不得庶出的弟弟一家之类的。所以国公爷给了二房不少银子,听说好几万两,足够二房舒舒服服地过好几辈子的了。”

    翠柳的话叫云舒想了想。

    “别的呢?良田铺子之类的呢?”

    “仿佛给了几个庄子,还有铺面之类的,国公爷还分了二房一个大宅子。”翠柳继续说道。

    这样的分家,分的其实说不出来算多还是算少。

    几万两银子还有这些庄子铺面宅子的,的确是不少,足够二房富裕地生活。

    不过跟国公府的奢华富贵相比,那其实就是见仁见智的事了。

    毕竟如果二房没有分家的话,无论二房的两位公子与小姐嫁娶,嫁妆与聘礼都是国公府的公账上出,这就已经是一大笔银子。

    可是现在二房分家出去,这些花销就要靠二房以后自己出了。

    那几万两银子听起来不少,其实只怕是唐国公把这唐四公子兄弟要成亲的花销都算在里面了。

    那国公府也没出什么血,不算是吃亏了。

    唐国公没有大方地便宜二房太多,可见唐六小姐这件事是真的把他给惹毛了。

    云舒听了一会儿自己昨日从国公府回来以后唐家的动静,知道了也就算了,等再跟翠柳去对门赵家给赵夫人请了个安,宋如柏从宫里回来了,她便把陈白要帮自己张罗婚事的事给宋如柏听。宋如柏听了便连连点头,还回了隔壁他的家里,郑重其事地带了许多珍贵的东西,这才上门恳请陈白帮帮自己跟云舒。他带了不少值钱的丰厚的谢礼,不过陈白高兴的却是宋如柏对自己的这份敬重还有亲近,笑着答应了,还很高兴地收了宋如柏的谢礼,之后他就问云舒关于亲事上的事。

    云舒其实也不是急着成亲不可,因为翠柳的婚事本来就叫陈家忙得脚打后脑勺,所以云舒就说等翠柳成亲以后自己再张罗。

    陈白想了想,觉得也好,便也答应了。

    不过没过几天,他就又把云舒从家里给叫过来对她说道,“国公爷听说了你请我给你们俩张罗婚事的事儿,就叫我过来问问你。要不要六礼的事直接在国公府办?更体面一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