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闲话

    “我没有炫耀。只是我和陛下说这件婚事的时候,唐国公恰好也在而已。”宋如柏笑着说道。

    不过云舒可以确定,宋如柏肯定是选在唐国公在的时候说的。

    因为他也想叫唐国公府的人知道,自己和他就要成亲了。

    如果是这样,国公府对云舒也会更加重视。

    而不是只把云舒依旧当做是从前那个在老太太面前服侍的小丫鬟。

    她应该有更好的待遇,在唐国公府有更好的礼遇。

    所以,唐国公才会知道云舒和宋如柏要成亲的事。

    只要唐国公知道了,并且在国公府里亲口说了这件事,那无论是看在宋如柏的身份,还是看在唐国公对云舒的看重,国公府的女眷都会对云舒更加客气尊重一些。

    一想到这里,云舒便看着宋如柏也笑了。

    他看起来憨厚老实,其实一肚子心眼儿。

    不过愿意把心思花在她的身上,云舒自然也觉得不错。

    不然,难道还要嫁给一个对自己不怎么放在心上的丈夫吗?

    “唐家的事怎么样了?真的是他们府上的六小姐?”宋如柏见云舒笑容都变得更加温柔起来,便也笑着对她问道。他随便地坐在云舒的对面,也不会刻意做出端正的姿态,反而悠闲地随意靠在椅子里,没什么形象,却带着几分熟稔与悠闲。见他这么问,显然是对老段的事还有几分关注,云舒便轻轻点头对他说道,“这事儿我瞧着只怕是难办了。一开始我们以为六小姐只是想给老段做妾。可是现在我发现,她的野心不小,竟然是打着叫老段休妻之后再娶她的意思。”

    “而且还有身孕了?”宋如柏便问道。

    “可不是。不过国公爷已经对外说唐家六小姐死了,是不承认六小姐了。而且二房还分了家,日后就算是六小姐这些丑事叫人知道了,最多也只会叫唐家二房丢脸,不大会连累国公府了。这件事对国公府如今的伤害不大了,只是我觉得对那位段大嫂太不公平,太伤人了。”云舒先顾虑到了国公府,当国公府无事之后,便对宋如柏说道,“如果老段真的要休妻,我觉得他跟畜生没什么区别,一个女人最好的时光都给了他,为她侍奉高堂,为他生儿育女,可是他有了身份高贵的名门淑女,就要休妻,这成什么了?”

    她觉得这件事里,老段是最叫人厌恶的。

    出轨,还休妻,简直没有半分人性。

    更何况那位段大嫂的年纪只怕也风华不再了,如果被休了,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

    难道就要看着老段风流快活吗?

    云舒便格外生气。

    哪怕在国公府已经骂过老段一顿,可是一想想老段嚷嚷着要休妻的那德行,她就越发生气。

    宋如柏便听了。

    “这件事是瞒不住了。既然唐家六小姐已经有了身孕,那只要段大嫂到了京城,老段肯定要急着休妻,不然唐家六小姐大着肚子在外头住着也不好看。这六小姐在京城这么多年,这些大户人家知道她身份的也不少,如今闹成这样,她的身份也不是一件需要隐瞒的事。如今倒是应该给段家嫂子送个信儿,免得欢欢喜喜地来了京城,就叫老段这么一棍子砸在脸上。”宋如柏便沉吟说道,“我叫人给高家嫂子送个信,叫她办这件事。”

    高大嫂与段大嫂都是在北疆一同生活的好姐妹,这件事她出面自然是最好的。

    云舒便担心地问道,“叫嫂子出面自然没什么问题。不过嫂子的性子厉害,会不会先去和老段闹起来?她可别吃亏了。那老段……我瞧着现在一副对六小姐神魂颠倒的样子,今天还为了他在国公爷的面前都大放厥词的。如果嫂子真的闹得厉害了,或者要打六小姐这狐狸精,我担心老段肯定要动手。”别看老段做了这么多叫人憎恶的事,就觉得他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当初皇帝带着那么多武将回到京城平息京城之乱,却只有老段一个能立了大功,别的不说,老段的身手是北疆武将之中数一数二的。

    一旦老段真的动手,云舒觉得别说高大嫂,就是老高都不是对手。

    没见昨天的时候老高被老段也给打得不轻吗?

    更何况如果老高和老段当真动起手来惊动了皇帝,那热闹就更大了。

    “你说的没错。高家嫂子的确性子急。这件事得先问段家嫂子的一件,跟老段纠缠不划算。”宋如柏便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心里觉得段家嫂子受了委屈。你别担心,不管怎么样,这件事还有北疆那么多的老兄弟们都看着,不会叫老段胡来,叫段家嫂子吃了亏,白白便宜了那个唐家六小姐。”他也是因为不想叫云舒感到难受,因此在安慰。云舒便将这件事放心地交给他,又说唐国公叫她最近跟着唐国公夫人学一学来往高门大户的各种规矩还有礼仪。

    哪怕这些年云舒在国公府也学了不少规矩,可是还是有一些是她身为丫鬟不太了解的。

    宋如柏便轻声说道,“我承了唐国公这份人情。”

    唐国公既然对云舒这么照顾,宋如柏自然明白,这是唐国公对自己示好。

    不过宋如柏也觉得云舒之所以能得到唐国公的照顾,与云舒一向招人喜欢,唐国公并不讨厌她有关系。

    如果是唐国公讨厌的人,他怎么会照顾。

    唐国公可不是看在一个小小的忠义伯的面子上就会对谁格外照顾的性子。

    唐国公看不顺眼的,天王老子来了也白搭。就比如之前坏了事的显侯,曾经多么志得意满,不也是被唐国公给嫌弃得看一眼都不愿意嘛。

    云舒听宋如柏对自己的这番话,想了想,虽然觉得有点道理,又觉得好笑。

    她平常可没觉得唐国公对自己多么喜欢,相反,唐国公平常看她不怎么顺眼倒是真的,总是挑剔她。

    她抱怨了一句,宋如柏还笑着说道,“看重你才挑剔你。不然如果是唐国公懒得搭理的人,他根本就不会给你一个眼神。”他还挺了解唐国公的。云舒的脸色怪异,不过也知道是与宋如柏说笑,因此便说说笑笑的也就罢了。倒是到了第二天,云舒就见高大嫂登门拜访,瞧着高大嫂憔悴与愤怒交织的脸色,云舒便知道宋如柏是将老段的事告诉她了,一时也有些不知该怎么说,只能对高大嫂说道,“嫂子,这件事昨儿我回了国公府一说,我们老太太勃然大怒,已经给六小姐报了病故,不承认她是唐家的小姐了。而且唐家二房的两位公子都说对段家嫂子心存愧疚,充满了负罪感,还是我跟他们说,就算是有负罪感,也应该是威武侯和六小姐,不该是不相干的人。如果他们真的觉得对不起段家嫂子,日后段家嫂子来了京城,他们多去帮一把就是。”

    “我知道。你这话说的没错。做错的是那两个人,别人犯不着觉得有什么负罪感。我就是太生气了。老段是真的要休妻?不是纳妾?”

    高大嫂便直截了当地问道。

    北疆武将之中这段时间频频有人纳妾。

    不过就算人家纳妾,家里的妻子也没变,哪怕是跟着自己吃苦一路过来的妻子失宠,也没有把人扫地出门。

    可是老段竟然直接就要休妻了。

    高大嫂听了这件事,气得浑身都哆嗦。

    “这个混蛋。”她便捂着眼睛坐在云舒的身边说道,“他纳妾也就算了。怎么能休妻呢?”她这样的话叫云舒也沉默起来,片刻之后才对高大嫂问道,“嫂子什么时候去接段家嫂子?”她还是更关心这件事什么时候是个结尾,什么时候尘埃落定,高大嫂便对云舒说道,“我今天就走,一定快点告诉段家嫂子这件事。不过老段想休妻也做梦!他老娘还在,还敢自作主张休妻?段家老婶子也不可能答应!”

    云舒便苦笑起来。

    看老段那副为了唐六小姐什么都不顾的样子,哪里还会在乎什么老娘。

    不过既然高大嫂要去接人,云舒便也将一些路上用的东西给高大嫂收拾了一些,又给高大嫂带了一些装了舒缓身心的香包之类的,对高大嫂说道,“我知道嫂子是关心段家嫂子。只是在外头路上,嫂子也得多照顾好自己。”她轻声叮嘱,高大嫂便格外受用地点了头,看了云舒两眼对她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就算闹起来,也不会觉得是国公府的错。你放心,我好歹也是恩怨分明的人。”她知道云舒关心国公府,因此才会叫云舒放心。

    云舒便谢了她,将她送走了,这才回了宅子。

    才回了宅子没多久,翠柳就上门了。

    云舒见翠柳来了,不由露出几分诧异,叫她进来问道,“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在家做女红呢吗?”翠柳忙着跟赵家小三成亲,所以忙着做一些针线等着嫁到赵家之后孝敬长辈,捧给平辈的妯娌小姑什么的,忙得很。因此她已经闭关很久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