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张扬

    唐六小姐本能地感觉到不会是好话。

    她的胸口激烈地起伏,瞪着云舒。

    云舒便对她一笑,微笑着说道,“生儿育女方面,我赶不上小姐你这么匆忙。”

    老段都因为云舒的话脸色通红了。

    “小云,你别这么刻薄。”

    “侯爷,你已经和宋大哥割袍断义了,我们之间也没什么瓜葛。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得跟您说一句,抛弃妻子的男人都是混蛋,都是畜生。”云舒见老段面红耳赤从地看着自己却没有法子反驳,便看着他轻声说道,“如果你还记得冰天雪地里是谁陪你度过了那么艰难的岁月,为你生儿育女,为你相夫教子服侍家中长辈,主持中馈,和你踏踏实实地生活那么多年,你就不应该说出会休妻另娶这么无耻的话。不解风情什么的……在北疆能当饭吃吗?能当御寒的衣裳穿吗?能每天把你的一家子都照顾得好好的吗?现在你张嘴闭嘴不解风情了,可是在明白人的眼里,这都是畜生才说的话。作为男人,对妻子是有责任的,最自己的儿女也是有责任的,而不是轻飘飘的一句不解风情,就抹杀了一个女人为你付出的那么多年的人生。”

    她看着老段,笑了笑说道,“我没有见过那位段大嫂,可是侯爷,你刚刚想了那么久却想不出她有哪里不好,这恰恰说明了你的卑劣。”

    “你敢这么和侯爷说话!”见老段眼里露出几分羞愧,唐六小姐一向知道云舒巧舌如簧,生怕老段会被云舒这些话给骂醒,便大声说道。

    “我为什么不敢?难道我还怕得罪了侯爷吗?侯爷,宋大哥已经和你反目,你们本来就不是朋友了,所以,我现在就算再得罪得罪你,也只不过是债多了不愁而已,为什么不敢说这样的话?我更要说。我看不起你。你这样的人,真是辜负了段大嫂那么多年对你的真心实意啊。”云舒见老段垂着头不说话了,便看着唐六小姐说道,“至于别人,我懒得说。自己走的路,跪着也得走完了。做过什么,大家眼里都看着呢。”

    她便垂头喝茶不说话了。

    老太太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云舒的话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也叫她心里出了一口气。

    “日后别太张扬了。就算威武侯得到陛下的看重,可这京城里也不是只有他这么一个新贵。”老太太便对老段说道,“威武侯,带着这丫头走吧。”她自尊于身份,自然不可能亲口说什么训斥的话,可是云舒刚刚的话已经叫老段羞愧得不敢抬头了,掩面搀扶着气得要死的唐六小姐走了。看见他们走了,云舒便对老太太低声说道,“老段竟然说出要休妻的话。老太太,我得回去跟北疆武将的女眷说一声,免得那位威武侯夫人到了京城措手不及,受到更大的伤害。”

    “你是要去见高将军的夫人吧?”老太太便温和地问道。

    云舒点了点头。

    高大嫂似乎和那位段大嫂感情很好。

    她如今也只能把老段脱口而出的话告诉高大嫂,叫段大嫂来京城之前有个准备。

    是把老段打死,还是进宫在皇帝的面前告御状,或者叫老段身败名裂什么的,也得早点准备准备。

    “去吧。”老太太便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唐家之女才叫段家闹成这样。日后你带着那位高将军夫人与威武侯夫人来我这儿多走动走动,也是唐家维护威武侯夫人的态度。”她十分叹息,二夫人也不敢在她的面前哭泣了,只能先叫丫鬟搀扶着惴惴不安地走了。等她也走了,老太太屋子里只剩下云舒还有唐三公子兄弟的时候,老太太便叫他们兄弟到面前说话问道,“分家这件事,你们是怎么想的?”

    既然是二房主动分家,那也只有他们这一房分出去就是。

    唐三爷不需要分出去,老太太便很满意。

    “我已经想过了。”唐四公子便将自己的一些想法说给老太太听,低声说道,“这些年咱们二房在府里头花销的都是公中账上的,所以二房有不少的积蓄,生活上是不会困顿的。”他垂头丧气的,自然也是因为妹妹做出这么理直气壮插足人家家庭的事有些难堪。老太太便点了点头说道,“不管怎么说,你们两个都是唐家的儿孙,就算分家出去,也没有赤条条分出去的。该给你们兄弟的,我都不会叫你们吃亏。”

    “不用了。”唐四公子急忙说道。

    “你们俩还没成亲呢。往后一大家子的人,又要成亲,花销抛费也不少。”老太太却不容他们拒绝,见唐三公子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兄弟两个谢过她的慈爱,便满意地笑了笑继续说道,“至于以后,虽然分了家,可是你们大伯父还是你们的大伯父,你们三叔也还是你们三叔,不会放着你们不管。”还是两个年轻的孩子呢,老太太自然不会叫好孩子受了拖累,见唐四公子低声答应了,她今日其实对这兄弟俩都很满意,便伸手,将两个孙儿的手放在一起说道,“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要记得,你们是彼此的兄弟,是要扶持一辈子的。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唐四公子善良却缺少主见。

    唐三公子理智沉稳。

    这兄弟俩只有劲儿往一处使,才能叫唐家二房兴盛。

    唐三公子兄弟都答应了一声。

    见他们答应了,老太太这才点了点头。

    她或许是早就烦了唐六小姐了,所以,虽然唐六小姐今日叫她格外生气,可是就这么把唐六小姐扫地出门,断绝了日后的关系往来还是叫老太太心里很是轻快,半点都没有郁闷憋屈的感觉。一想想日后唐六小姐无论干出什么事都不会叫唐家蒙羞,老太太心情也好了,甚至眼睛都微微亮了几分。云舒在一旁无奈地看着老太太精神了不少,大概这就是另类的人逢喜事精神爽吧。

    见老太太心情不错,云舒才放心地告辞准备跟宋如柏商量商量老段嚷嚷休妻这件事。

    她才走出老太太的院子,就叫唐四公子从身后给叫住了。

    “小云,我得对你说一句对不起。叫你因为我受了无妄之灾。”唐四公子便对云舒歉意地说道,“我只怕六妹妹日后还会在别处说起你我的事。你就要成亲了,别因为这件事叫忠义伯怀疑你。我愿意去和忠义伯解释。”他知道唐六小姐小心眼,日后不知会说云舒什么坏话,担心影响了云舒和宋如柏的夫妻关系。云舒却只是笑着摇头对唐四公子说道,“公子不必这样。宋大哥不会因为这样的事对我心生芥蒂的。他不是那种听了外面一些流言蜚语,就先来怀疑自己的妻子的那种耳根子软的人。”

    “真的吗?”唐四公子是真的觉得抱歉。

    因为云舒在他这件事上算得上是太倒霉了。

    “没错。如果他是那种怀疑我的人,那就算是嫁给他,我也会离开他。我不需要一个怀疑我的丈夫。”云舒对唐四公子说道。

    唐四公子愣了愣,对云舒笑了。

    “那就好。可是如果以后你需要我帮什么忙,我一定义不容辞。”他说道。

    云舒便笑着点头。

    她觉得事到如今,二房分家出去,而唐六小姐跟唐国公府断了联系,这样的结果已经足够好了。

    她只是没想到老段会说出那么无耻的休妻的话。

    “那我先走了。”她对唐四公子说道。

    “如果……小云,如果你遇到了那位威武侯夫人,就说唐家二房对不起她。”唐四公子便突然在她的身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唐家二房已经和六妹妹断绝了关系了。可是这不能弥补威武侯夫人受到的伤害。这是唐家二房的罪孽,这一辈子我只怕是还不完。只要日后威武侯夫人有什么差遣,唐家二房上下一定为威武侯夫人赴汤蹈火。”他其实觉得这么多并不足够,因为那位威武侯夫人是被唐家二房的女儿夺走了自己的丈夫,怎么怨恨唐家二房也不为过。

    云舒眼角微微一跳。

    “四公子,作孽的是你的妹妹,而不是你。你用不着那么大的负担,也用不着觉得这么抱歉。”她对抬头红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唐四公子说道,“也没有人用得着你的赴汤蹈火。该觉得罪孽抱歉的是威武侯,是你的妹妹,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个无辜被牵连的人。除了这两个人,别人没有必要承受巨大沉重的包袱。不过威武侯夫人到了京城以后,你们能伸出手,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帮帮忙就已经够了。她需要的是帮助,而不是你们现在的愧疚还有负罪,明白吗?”

    “明,明白了。”唐四公子突然觉得云舒和自己的三哥这么像。

    真的很像啊。

    这叫他不由自主地听从了。

    云舒这才点了点头,出了国公府回了自家的宅子。

    等宋如柏从宫里回来,直接到她的宅子来找她,云舒便将今日在国公府的事一五一十地都跟宋如柏说了。

    “你跟陛下说要娶我,连国公爷都听到了。”她脸色异样地问道,“你这么张扬的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