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不稀罕

    可是似乎二夫人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她想说什么,却被唐四公子突如其来的这句话给堵住了,脸色焦急却说不出什么。

    云舒却觉得唐四公子这个提议不错。

    唐家二房已经给国公府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了。

    现在唐三公子兄弟都已经长大了,又何必还留在国公府里呢?

    如果是安安分分的也就算了。

    可是国公府里这么多事,那一桩不是唐家二房干的,叫云舒说,这家就是应该分,而且早就该分了。

    她便急忙看向唐国公,心说这国公爷可别顾忌着什么,不答应分家。

    云舒想的太甜了。

    唐国公怎么可能不分家。

    他见唐四公子提了这么一句,都没有叫二夫人来得及说什么,当机立断地说道,“那就分家。”他看也不看唐六小姐和二夫人冷冷地说道,“既然你们自己要分家,我没有阻拦的道理。”他直接抬脚就走了,二夫人满嘴的话自然没有说的地方,一时见唐国公点了头,分家已经是既定事实,二夫人顿时哭着跪在了老太太的面前说道,“老太太,这可如何是好?小四不懂事,他还小呢。怎么能分家呢?分了家,小四的婚事可怎么办?”

    她自然知道唐家的风光都在长房与三房。

    二房能在国公府里享受荣华富贵,都是因为唐家长房与三房带来的。

    唐国公自己有本事,唐三爷不仅出色而且娶了个郡主媳妇儿,更不要提如今成了皇帝表姐的唐国公世子夫人。

    如果二房分出去了,就要被打出原形。

    一个唐二爷怎么能叫唐家二房风光呢?

    二夫人本还想着等唐四公子下一科能中了进士就给他说一门好婚事哦。

    可是如果分家离开了国公府,这京城里认识唐四公子是哪根葱啊?

    唐四公子的婚事只怕也会耽误了,娶不到更好的婚事了。

    “我不需要用大伯父的光彩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唐四公子脸色通红地看着哭泣起来的母亲,看了看微微颔首的唐三公子,便说道,“儿子想要大好的前程,也能用自己的能力去得到,而不是靠着自己的妻子。自己奋斗,就算是话的时间久,可是我也不会后悔。”他对于二夫人这么厚着脸皮一心扒着国公府,就算是如今连累了唐国公还要黏在人家的身上这种做法不能接受。一个读书人,如果脸都不要了,那还怎么最一个正直的人呢?唐四公子年轻气盛,也不是没脸没皮的人。

    如果叫他还厚着脸皮留在国公府,他自己也无法接受。

    二夫人回头不由含恨看向沉默不语的唐三公子,又回头哀怨地看着云舒。

    云舒被她看得一头雾水。

    “小云,你为什么要把六丫头的事揭穿,叫唐家这么动荡。”二夫人如今也只不过是迁怒罢了。

    云舒却不愿意受这样的指责。

    “二夫人,恕我直言,就算今天我没有揭穿唐小姐的事,她那肚子也瞒不住。不过是几个月的事儿,早点被揭穿不好吗?”她敬重府里的夫人们,可是也不是能叫云舒被这样指责的理由。不过她一向在老太太跟前温温柔柔的,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不客气的话,顿时叫二夫人愣住了。老太太便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小云说的没错。她自己做了下流的事,难道还要指责别人不该揭穿了她?你这是什么道理。”

    她明显是护着云舒的。

    唐国公夫人便在一旁点头。

    “母亲,叫小云陪您做一会儿。”唐国公夫人不耐烦听二夫人在这儿哭了,便起身说道,“我去给六丫头往衙门里报一个病故。日后咱们唐家六小姐就已经是个死人。任何有人吵嚷自己是唐家六小姐的,都是假货。”她冷冷地看了唐六小姐一眼,见老段还是一副疑惑的样子,显然唐家刚刚说的那番话并没有叫他察觉到唐家的态度,对于这些从北疆而来,刚刚新贵因此听不懂言语机锋的武将,唐国公夫人想到老段说要抛弃妻子的那些话,顿时心生厌恶。

    “大嫂!我一向对你毕恭毕敬……”二夫人抱住唐国公夫人的腿。

    两旁的丫鬟却把她给拖开了。

    “我也一向对弟妹十分照顾。”唐国公夫人扬长而去。

    她这么一走,唐六小姐便颤抖起来。

    她感觉到有些害怕了。

    不过想到老段已经对唐国公说过会娶她做正夫人,唐六小姐又松了一口气。

    二夫人却没有她这么放心,低低地哭了起来。

    她心里茫然,又不知自己该怨恨谁。

    是该怨恨唐六小姐不知廉耻闯下大祸叫唐国公府失望,还是该怨恨云舒突然来了唐家措手不及揭穿了唐六小姐的丑事,是怨恨唐国公夫妻的无情,唐三公子分家的撺掇,还是唐四公子对亲妹妹的死活只做袖手旁观,还是更狠她自己没有养出一个好女儿来。此刻她哭得伤心,也知道羞愧,然而云舒却只看着唐六小姐的方向,听到唐六小姐仰着头冷笑着说道,“分家就分家,当谁还稀罕不成!母亲,你不必操心四哥的婚事。日后我做了侯夫人,什么名门淑女不能说给四哥!”

    “你闭嘴吧!”二夫人哭着训斥她说道。

    如果不是不想叫唐六小姐被唐国公给杀了,二夫人真想打死这个死丫头算了。

    她是知道廉耻与羞耻的。

    唐六小姐跟老段做出这种事,二夫人也觉得丢脸,也知道老段抛弃妻子是无耻的事。

    “我用不着你帮忙。”唐四公子看着妹妹说道,“日后你不是我的妹妹。我没有逼着功成名就的男人抛弃妻子的无耻的妹妹。就算分了家,也不是为了你分的,而是我们兄弟已经足够对不起大伯父了。日后唐家的大门,无论是国公府的,还是我们分家出去的,都不许你再迈进一步!”他与唐六小姐兄妹之情今日也算是完全断了。唐六小姐却有些不能理解唐四公子,诧异地问道,“为什么?从前咱们依附大伯父就算了。可是现在我也已经是侯夫人了,四哥,这是咱们二房的荣耀,而不是国公府的!”

    “这种荣耀我不稀罕。”唐四公子断然说道。

    “日后你们两个只怕都会遭报应。”唐三公子看着老段和唐六小姐说道,“一个抛弃妻子,一个勾引有妇之夫,你们两个干的这些事,人在做天在看,都会遭报应。”他这声音冷冷的,唐六小姐红了眼睛,老段却咬着牙说道,“你们都明白什么!我从前那媳妇她……”他垂着头半天才低声说道,“她什么都好,可是却不解风情。”他的话便叫云舒更加失望了,显然老段绞尽脑汁想说段大嫂的缺点却说不出来,所以最后憋出一个不解风情。

    这么文绉绉的话,大概也是唐六小姐教他的吧。

    唐三公子说的倒是没错。

    这两个货色以后肯定要遭报应。

    她便对老太太低声说道,“国公爷与大夫人走走了,老太太,咱们面前的恶客是不是也该请他们出去了?”

    “什么时候你倒成了主子了。”唐六小姐尖锐地说道。

    “小云是我看着长大的,在我的面前养了这么多年,她自然做的我屋子里的主。”老太太便看着老段说道,“威武侯,带着你这个心肝儿,请吧。”她面容苍老,可是板着脸叫老段十分畏惧,老段犹豫了一下,看着怀里气愤的唐六小姐,犹豫着说道,“可是六小姐是唐家的小姐,怎么能被赶出去呢?”这么小心翼翼的问题,老太太便冷淡地说道,“咱们府上的六丫头已经病故了,侯爷怀里这个,我不认识。”

    “我也不认识。”唐四公子沉声说道。

    二夫人掩面哭泣,却没有反驳儿子的话。

    如果二房要分家的话,那她就得靠着儿子生活。

    所以二夫人是不能叫唐四公子再过于生气的。

    日后奉养她的是唐四公子而不是唐六小姐啊。

    “我也不稀罕在这儿了。咱们走吧!今日唐家赶走了我,日后陛下宠幸威武侯府的时候,你们可都别后悔!”唐六小姐一转眼便看着沉默不语的云舒冷笑着说道,“还有,别以为自己嫁给忠义伯就了不起了。做过丫鬟,就一辈子只是个丫鬟!”她恶狠狠地看着云舒,可是云舒却笑了笑,看着唐六小姐温和地问道,“你这么嫉妒我能做忠义伯夫人吗?也是。”她摸了摸 自己的脸,看着唐六小姐微笑着说道,“我这个忠义伯夫人是见得光的,而不是背后偷偷摸摸有了身孕才做成的。也没用什么手段,轻轻松松这个位置就落到了我的手里,就算做过丫鬟,也比……先上了船后花买路钱要光明正大多了。这一点上,怕是小姐你一辈子都赶不上我了。”

    她的话叫唐六小姐气得脸色涨红。

    云舒却在心里冷笑。

    没气死她真是太遗憾了。

    “不过我确实有一点一辈子赶不上小姐你。你知道是什么吗?”她慢条斯理地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