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分家

    “大哥!你饶了六丫头吧!”二夫人声嘶力竭地哭求道。

    “你不能杀我。我有了威武侯的骨肉,这是他的孩子。如果你杀了我们母子,威武侯不会放过你!”唐六小姐也尖叫起来。

    “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怎么不放过我。”唐国公冷冷地说道。

    他对威武侯已经心存厌恶。

    如果说从前对于皇帝看重北疆出身的威武侯觉得无所谓,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可威武侯竟然敢把手伸到唐国公府里来,就叫唐国公厌恶至深。

    “他是陛下身边最信任的人,是领兵的大将,就算是大伯父也没有他在陛下面前得到那么多的宠幸。”唐六小姐又急忙对唐国公说道,“大伯父,难道成为姻亲不好吗?您,您也是希望唐家和北疆武将联姻的吧?只要日后我成了威武侯夫人,我一定……”她一副还在做梦的样子,唐国公却冷笑着说道,“就算他被陛下信任,可既然有妻有子,还与你私通,可见他也不过是个寻常的混账人。没有脑子,也不精明,被一个女人就冲昏了头……我就算要拉拢,也不会拉拢这样没出息的货色。”

    唐六小姐捂着嘴看着唐国公。

    她霍然看向云舒。

    “所以你要拉拢忠义伯?所以你把小云献给忠义伯?”她嫉恨地问道,“你宁愿抬举一个丫鬟,也不愿意抬举我?”她的身份比云舒高了何止百倍,可是遇到了忠义伯这样的好婚事,唐家需要联姻陛下面前的新贵的时候,唐国公与老太太宁愿扶持一个丫鬟上位做伯夫人,也不愿意提她的婚事。如果当初忠义伯的婚事,唐国公抬举是她这个侄女,她又何必去勾引年纪大,又有了妻子儿子的威武侯?

    唐六小姐看向唐国公的眼里充满了怨恨。

    唐国公显然对她的怨恨并不在乎。

    他只是皱了皱眉,看见二夫人抱着唐六小姐把她护在身后不叫人把唐六小姐拉出来给她灌药,便露出几分厌烦。

    唐国公本来也不是有耐心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传来乱糟糟的声音,还传来了男人焦急的大嗓门。听到这个声音,云舒微微皱了皱眉,看向唐六小姐,却见唐六小姐的眼睛顿时亮了,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下一刻,紧闭的大门被撞开,冲进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他的脸上带着着急的样子,看见狼狈地跪在唐国公面前的唐六小姐顿时心疼得脸都皱了起来,急急忙忙上前站在唐六小姐的面前对脸色平静的唐国公施礼说道,“见过国公爷!”

    唐六小姐仿佛来了靠山,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腿放声大哭起来。

    她这么一哭起来,那男人就更加心疼了。

    “威武侯,你不请自来,擅闯我的国公府,难道是想与唐家为敌吗?”唐国公端坐在椅子里冷冷地问道。

    这闯进来的正是威武侯老段。他的脸上还带着昨天被老高与宋如柏给打出的伤痕,颇为狼狈,可是当唐六小姐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抱着他仿佛抱住了唯一的天一样,他那张尴尬的脸上便露出几分坚持,一边忍不住转身将浑身虚弱的唐六小姐给搀扶起来,一边转头对唐国公低声说道,“我也是太着急了,请国公爷恕罪。我对国公府一向敬畏,不敢有不敬国公府的意思。只是国公爷,六小姐她是千金之女,求国公爷……别对她这么冷酷。”

    唐六小姐在他的怀里泣不成声。

    “侯爷,如果你晚来一步,我们母子就见不到侯爷了。”她指着一旁小厮端着的那碗药对老段说道。

    云舒觉得自己的牙都酸了。

    唐六小姐打小儿就盛气凌人,脾气不好,可是在老段的面前也太矫揉造作了。

    难道这就是他们平日里的相处的模式?

    老段就喜欢这种类型的?

    她觉得有点别扭,老段却已经瞪圆了眼睛,看着那碗药,又看了看唐国公,问道,“国公爷是六小姐的伯父,怎么能对六小姐这么狠毒?我,我……如果不是六小姐派人来找我救命,我都不敢相信,国公爷真的会伤害自己的亲侄女!”他这话就解释了为什么会出现在国公府,完全是因为唐六小姐察觉到自己要东窗事发,因此在来老太太这里之前就叫人去找老段救命了。

    云舒静静地看着老段跟唐六小姐抱在一起。

    她觉得唐国公一定欣赏不了这样的感情。

    换句话说,唐国公其实本来也没什么丰富的感情。

    “怎么,威武侯站在唐家的地盘上,来指责唐家对自家女儿的处置不成?”唐国公夫人见唐六小姐一副格外依赖老段,老段被唐六小姐给迷得神魂颠倒的样子,便冷冷地说道,“无论唐家做什么,威武侯都没有资格站在我们唐家,在我们国公爷的面前大放厥词。”她身为国公夫人,自然是格外有气势的,老段敬畏地看了这位身份显赫,浑身的气派高贵得叫人仰望的国公夫人,气势被压倒,一边护着唐六小姐,一边少了刚刚的气势低声说道,“我是关心六小姐。国公爷,虽然,虽然我这么说不合适。可是明人不做暗事,我和六小姐之间……”

    “难道你还想叫唐家的女儿做姨娘不成?”二夫人心疼女儿,见到老段这么一副好大的年纪的样子,便哭着质问说道,“她年纪小,涉世不深,可你有家有业,怎么能勾引了她去!”

    “我没有叫六小姐做姨娘的意思!”老段急忙说道。

    “你连个名分都不肯给吗?”二夫人更加生气地问道。

    “我,我不是,我没有……”老段看见唐国公皱着眉似乎不愿理会自己的样子,又垂头看着抱着自己,失去自己的庇护就要去死的美丽年少,对自己情深一片的国公府千金,不由咬了咬牙说道,“六小姐是国公府的千金,我怎么能叫她做姨娘,叫她为我生的骨肉做庶子。我愿意休妻,娶六小姐做正夫人。”他咬着牙齿说出这样的话,带着几分毅然决然,还有几分释然,显然这样的想法他早就有了,可是或许是身为男人的最后的一点良心,叫他做不出休了妻子另娶国公府千金的决定。

    可是为了唐六小姐,他觉得还是要说出来这最重要的话。

    “你说什么?”唐国公夫人震惊地问道。

    她没有想到这威武侯站在这里竟然会嚷嚷出一句休妻的话。

    “六小姐有了我的骨肉,我早就说过要给六小姐一个名分,我们早就商量过她日后嫁给我的事。”老段说出这最艰难的一句话,一下子如释重负,接下来的话也变得格外轻松,便对眼神冰冷的唐国公诚恳地说道,“说起来本来就是我失礼了。如果不是我家那女人延迟在了路上,我的家事早就已经圆满解决。六小姐和我都觉得长痛不如短痛。六小姐的身份高贵,只有做我的正夫人才适合她。我家那女人……我愿意把我得到的陛下的赏赐金银都给她,不会叫她后半生吃苦的。”

    他便低声说道。

    云舒听得快要冷笑了。

    “这么说,你是想要抛弃妻子。”唐国公淡淡地说道。

    老段用力的点了点头。

    唐国公便冷笑了一声。

    “何必把私通说得这么干净漂亮。”他看着老段,又看了看唐六小姐冷冷地说道,“你要抛弃妻子无所谓。可是却不能是为了唐家的小姐。”唐国公冷冷地起身,见老段紧张地护着唐六小姐往后退,似乎担心自己伤了唐六小姐似的,便冷漠地说道,“毒死你都脏了我们唐家的地方。带着跟你私通的这个娼妇滚出国公府,从此以后,唐家和她没有半分联系。”他便看着唐国公夫人说道,“唐家六丫头就报一个病故吧。”

    唐国公夫人沉默片刻,便答应了下来。

    只要唐六小姐的病故报上去,那就算唐六小姐活着,可也跟唐家没有关系了。

    唐家的六小姐已经死了。

    留下来的那个,不过是个出身不明的野丫头。

    就算她还能嫁给老段,也和唐家没有关系,因为唐家的六小姐早就死了,而嫁给老段的那个哪怕叫嚷着自己是唐家六小姐,也只会叫人知道她被唐国公当做死人。

    而这个时候,唐三公子已经在一旁沉声说道,“大伯父,我与四弟刚刚商量过。我与四弟都已经长大,我们想要分家。”

    云舒不由露出几分愕然,之后又什么都明白了。

    唐六小姐出身唐家二房。

    二房如果分家出去,那就算是日后还有人拿唐六小姐的事说事儿,可也只能指责嘲笑唐家二房,而不可能牵连到唐国公府了。

    这倒是很好的选择。

    云舒心里不由轻松过了。

    只要分了家,唐六小姐就算不上是国公府的千金小姐了,她就算做出丑事,祸害的也只有自己那一房,牵扯不到唐国公与唐三爷这两房。

    唐三公子倒是很聪明,一下子就想到了这样好的解决唐六小姐的办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