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病故

    说起来这件事真是叫唐国公夫人感到意外之喜。

    不管怎么说,云舒是在国公府长大的。

    无论是老太太还是她,对云舒都是极为照顾的。

    云舒也不是不知感恩的人。

    如果云舒真的能嫁给忠义伯的话,那日后也是唐国公府的助力。

    这叫今日看见了唐六小姐这番无耻做派的唐国公夫人觉得心里好受了很多。

    不过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怪不得老太太急匆匆地就把云舒给送出去了,连身契都给消了。

    只怕是云舒早就和老太太说过,因此老太太为了云舒的终身才会这样着急。

    她一边笑着对云舒说道,“那你最近不如就在府里头住两天,跟着我学一学和外头的女眷来往之道。这里头的学问多着呢。不过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会明白的。”唐国公一句“榆木脑袋”把云舒给打击快了,唐国公夫人看着都觉得云舒可怜。不过这也能叫人看出来唐国公对云舒倒是并不讨厌,不然,如果是唐国公讨厌的人,这位国公爷根本就会置之不理,哪里会管他人的死活。

    因为云舒显然得到唐国公的看重,因此唐国公夫人也对云舒更加和善。

    云舒便忙谢了她说道,“倒是叫您受累了。”

    “这有什么受累的。看见你们这些年轻的孩子成亲,成家立业,我跟老太太高兴还来不及。”当然,这里面不包括站在一旁气得下意识对云舒露出几分敌意的唐六小姐了。唐国公夫人看到唐六小姐站在一旁,犹豫了一下,都觉得唐国公有些可怜了。好不容易知道了一件比较高兴的事,可是接下来如果唐国公知道了唐六小姐干的好事,只怕是要气吐血吧。因此,唐国公夫人很是犹豫了片刻,这才对唐国公说道,“国公爷,母亲急着找你来,是府里头出了一件大事。”

    “什么事?”唐国公便问道。

    老太太和云舒互相推诿地都看着唐国公夫人,胆战心惊地唯恐唐国公听到这番话暴怒。

    “是……”唐国公夫人便将唐六小姐刚刚说了什么给唐国公说了。

    一时之间,云舒觉得屋子里的气氛都在唐国公冰冷的目光里窒息了。

    二夫人又哭了起来。

    “没出息的丫头!”她哭着骂自己的女儿。

    一个丫鬟尚且知道嫁给忠义伯做正室夫人。

    可是她的爱女,唐国公府金尊玉贵的小姐却只能给一个侯爷做姨娘。

    而且这个侯爷……还是个新贵,没有根基不说,也没什么底蕴。

    这叫二夫人丢脸死了。

    唐六小姐慌慌张张地看着唐国公。

    看见唐国公,她顿时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唐二爷被捆着塞进了马车送到北疆去的可怕的那一幕。想到唐国公的心狠手辣,唐六小姐现在才知道害怕了,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地爬到了唐国公的面前颤抖着说道,“大伯父,我,我和威武侯已经是这样了,如果不能嫁给威武侯,唐家,唐家就要蒙羞,大伯父也不想看到那样的画面吧?求大伯父叫我嫁过去,把这件事给遮掩过去,唐家还是会光彩的。”她全身发软地伏在唐国公的面前,唐国公却看都不看她一眼,转头对老太太问道,“这种小事何必将母亲为难成这样。”

    这是小事吗?

    这可是叫国公府都震动的大事。

    老太太却看着唐国公,颤抖着嘴角。

    云舒心里突然咯噔一声。

    唐国公此刻的态度,和当初对唐大小姐唐二小姐自己作死的时候的冷漠何其相似。

    “国公爷的意思是?”

    “病故吧。”唐国公淡淡地说道。

    二夫人听到这话,一下子也软在了地上。

    唐四公子也紧张地站了起来。

    唐六小姐抬头,看着满不在意地吐出这一句话的唐国公,突然尖叫着问道,“大伯父说什么?”她就算是尖叫着,也不敢从唐国公的面前爬起来,然而唐国公已经吩咐脸色苍白的唐国公夫人说道,“这等令家门蒙羞的小畜生,何必留下她的性命。来人。”他垂头看着脸色苍白的唐六小姐冷冷地说道,“上一碗药,送她上路。”他半分都没有因为唐家或许会因为唐六小姐蒙羞而感到愤怒,相反,直接给了一个冷酷的解决的办法。

    只要唐六小姐“病故”,那什么丑事都能遮掩过去。

    更何况威武侯是有妻室的,唐国公根本就不可能放唐六小姐活着,叫她去给威武侯做妾,叫唐家成为京城里被人嘲笑的对象。

    更何况大家族之中,犯了错的女眷多得是病故的,多唐六小姐一个不多,少唐六小姐一个不少。

    “大,大哥……”二夫人虽然恨女儿恨得要死,可是听到唐国公要杀了自己的女儿,还是忍不住哭着也爬到了唐国公的面前央求说道,“求大哥给六丫头一条活路吧!就,就叫她从此出家也好啊。就叫她以后给咱们唐家潜心礼佛,为咱们唐家祈求唐家的昌盛。大哥,只求你饶了六丫头吧!”她拼命地在浑身颤抖的唐六小姐的身边给唐国公磕头说道,“六丫头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命啊!”

    “你的命不值钱。”唐国公冷冷地说道,“你舍不得这小畜生,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二夫人不由哭着求情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在唐家什么都不是。可是大哥,求大哥看在六丫头年纪还小,她不懂事……不如,不如叫她落了这一胎,从此和威武侯断了瓜葛,咱们这件事从此再也不提,谁也不知道难道不行吗?”她一边哭着,一边转头对唐四公子说道,“小四,你大伯父一向最看重疼爱你。你替你妹妹求求情,求你大伯父收回成命吧!你妹妹还是个孩子啊!”

    她趴在地上痛哭起来。

    云舒心说唐六小姐可不是个孩子了。

    她都会抢别人的老公了。

    这样的姑娘,唐国公的处置其实挺好的。

    直接弄死唐六小姐就天下太平了。

    不然谁能总是跟着唐六小姐身后收拾乱摊子。

    唐四公子有些紧张地站在那里,看着哭泣的母亲与妹妹,手足无措半晌,才想张嘴,却叫同样起身的唐三公子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唐三公子站在弟弟的身后,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四弟,你可别犯了糊涂!”他见嫡出的弟弟有些无措地转头看着自己,便露出几分严厉看着弟弟的眼睛说道,“这不仅事关唐家的名声与荣辱,而且四弟,你今日为六妹妹求情,又有没有想过三姐的立场?六妹妹是你的亲妹妹,可是三姐却也是你的亲姐姐,一向疼爱你。你忍心日后看着三姐在尚书府里被人鄙夷轻视,痛苦地度过一生?”

    他用力地攥紧了唐四公子的手腕,唐四公子顿时疼得清醒了起来。

    “三哥……”

    “想想三姐!混账东西!谁疼爱你,谁看重你你都分不清了吗?!”唐三公子严厉地说道。

    唐三小姐与唐四公子乃是同母所出的姐弟,一向最为疼爱唐四公子这个弟弟,对他照顾有加。

    打从唐三小姐嫁到尚书府,这些年不是没有经历风波,之前的日子就因为时常搞事的唐二爷因此很是艰难。

    如今唐三小姐刚刚才在尚书府里站稳了脚跟,如果唐六小姐的丑事被揭穿了,或者唐六小姐和威武侯真的在一起了,那以尚书府的家风,只怕是轻易容不得唐三小姐的。更何况之前唐三小姐心心念念为了妹妹做媒,做的就是老尚书的门下的学生……这件婚事如果出了篓子,唐三小姐在尚书府里可怎么办?叫唐三公子说,与其叫唐三小姐这个还算是不错的嫡姐出了事,还不如叫唐六小姐这么一个行事卑鄙的丫头去死来的干脆清净。

    只是唐四公子是个心软的人。

    唐三公子就得提醒提醒弟弟。

    如果唐六小姐不去死,那要去死的就是唐三小姐了。

    因为他的眼神带着几分锐利,唐四公子含着眼泪看了兄长片刻,慢慢地重新坐了下来,一言不发,再也没有为妹妹求情的意思。

    二夫人虽然不知唐三公子对儿子说了什么,可是在他说了什么以后唐四公子却反而坐下了,摆出一副对唐六小姐不闻不问的样子,顿时叫二夫人对庶子哭着怒骂起来道,“你这么狠心的,是不是眼看着六丫头死了,咱们嫡出的全都死干净了,你这个庶出的就能爬上来了?!挑拨至亲兄妹之情,你太下作了!”她的怒骂对于唐三公子来说不疼不痒,他眼皮都没抬,完全没有理会,老太太却见不得二夫人对唐三公子这样,顿时呵斥说道。“住口!这里哪儿有你教训孩子的份!自己养不出懂事的丫头,你反倒来骂别的好孩子?!”

    老太太骂了二夫人,二夫人不由抱住了颤抖起来的唐六小姐哭。

    云舒头疼万分,揉了揉自己的眼角,去看唐国公的脸色。

    她觉得唐国公不像是会被女人的眼泪打动的样子。

    果然,过不了多久,一个小厮端了一碗药进来,唐国公便叫那小厮送到了惊恐叫嚷的唐六小姐的面前说道,“喝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